banner 01

Items filtered by date: 九月 2019
週三, 24 五月 2017 00:00

香港房屋協會提供的資助房屋

立法會十六題:香港房屋協會提供的資助房屋

********************

  以下是今日(五月二十四日)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署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邱誠武的書面答覆:
 
問題:

  自二○一四年五月起,香港房屋協會(房協)轄下出租單位租戶的戶主去世後,其成年子女須通過全面經濟審查(即家庭每月入息及資產須低於限額)才可獲准轉換為新戶主。另一方面,有租戶向本人反映,房協用以調整轄下出租單位租金的機制缺乏透明度,而且房協沒有向有經濟困難的租戶提供租金援助。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是否知悉:

(一)過去五年,房協有多少個可供編配予合資格申請人的空置單位;

(二)過去五年,每年分別適用於房協轄下甲類和乙類屋邨單位的(i)家庭每月入息限額、(ii)家庭資產限額,以及(iii)它們每年分別的調整幅度(按住戶人數分項列出);

(三)過去五年,房協(i)接獲租戶轉換戶主的申請宗數,以及(ii)基於申請人未能通過全面經濟審查而拒絕的申請宗數;

(四)現時房協用以調整(i)家庭每月入息限額、(ii)家庭資產限額及(iii)轄下單位租金的機制的詳情(包括考慮因素和計算方程式);房協會否盡快檢討該等機制,以期增加其透明度;及

(五)房協會否考慮參考香港房屋委員會的做法,設立租金援助計劃,向有經濟困難但沒有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的租戶提供租金援助;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香港房屋協會(房協)是一個獨立運作、財政自主及自負盈虧的非牟利機構,宗旨是為市民提供房屋和相關的服務。房協按其政策營運和管理其轄下的出租屋邨。
 
  我現在根據房協提供的資料,就麥美娟議員提出的各個問題答覆如下:
 
(一)在過去五個財政年度(即由二○一二年四月至二○一七年三月),房協合共有1 207個甲類出租屋邨單位、54個乙類出租屋邨單位,及255個年長者居住單位可供編配予合資格申請人入住。

(二)過去五年,每年分別適用於房協轄下甲類和乙類出租屋邨單位的家庭入息及資產限額,以及按年調整幅度載列於附件一。
 
(三)由二○一四年五月開始,若房協轄下出租屋邨單位的戶主去世,所有名列於租約上的家庭成員除符合有關申請資格(註)外,亦須通過「全面經濟審查」後,才可獲批新租約。在申請轉換戶主時,下列出租單位的住戶可獲豁免「全面經濟審查」:前戶主的配偶;所有名列於租約上的家庭成員均年滿60歲或以上的住戶;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的住戶;社會福利署推薦的體恤困境及特殊個案住戶;以及出租單位的合租戶。「全面經濟審查」的家庭入息及資產限額(分別為申請出租單位之家庭入息限額的三倍及84倍)載列於附件二。

  由二○一四年五月至二○一七年三月,房協共接獲1 661宗申請轉換戶主的個案,當中1 082宗個案獲豁免「全面經濟審查」,579宗個案需進行「全面經濟審查」。因未符合資格或未能提供所需資料而放棄申請,並已交還單位的個案共47宗,當中未能通過「全面經濟審查」的個案有七宗。

(四)房協每年均會檢討及評定出租單位之家庭入息及資產限額。在制訂限額時,房協主要參考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每年檢討公共租住房屋入息和資產限額的結果,目標是在長遠而言使有關限額與房委會所訂的限額趨向一致。

  此外,房協每兩年檢討租金水平,以屋邨營運成本為主要考慮,並包括下列的具體因素:租金收入必須足夠支付日常管理開支、租務管理開支、差餉(如包括在租金內)及地租;及為大型改善工程及維修保養支出作出儲備。在檢討租金水平時,房協亦會考慮其他經濟數據(如通脹及薪金指數)及住戶的負擔能力等因素。

(五)根據二○一七年三月的資料,房協約有9%租戶領取綜援。這些綜援受助人可獲由社會福利署發出的租金津貼以支付租金。若有個別租戶有長期經濟困難,該租戶可申請調遷往房協轄下租金較低的屋邨。如有關租戶為長者戶,亦可考慮調遷往租金較為優惠的長者單位。房協安排註冊社工(即服務協調主任)駐邨跟進個案,直接為有需要的租戶尋求適當的援助。房協亦會不時檢討向經濟有困難的租戶提供適切援助的途徑及方法。此外,社會上有其他資源,為遇上突變事故而出現短暫經濟困難的家庭提供適切援助。

註:申請轉換戶主資格為:所有名列於租約上的家庭成員自申請書填寫日期起計至新租約起租日/准用證生效日,均不可在香港擁有任何住宅物業;及上述的家庭成員現沒有名列於任何資助房屋計劃內。

附件1: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705/24/P2017052400448_259433_1_1495599255226.pdf

附件2: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705/24/P2017052400448_259437_1_1495599255231.pdf

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19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24 五月 2017 00:00

《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5 月 2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4 May 2017

《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想發言表達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對各項 修正案的立場。我聽了大半天的辯論,發現大家所談的不單是修正案 的內容,更多是對同性婚姻觀念的看法,以及最近一宗官司的判詞, 有多位同事均認為政府應提出上訴。

 不過,我們得回到今次這項《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條 例草案》")。首先,這項《條例草案》已經歷兩屆立法會審議,對社 會有非常重要的影響。我們希望這項《條例草案》得以盡快通過,而 現時只欠當前這部分。因此,我們希望大家可以理性地討論,然後盡 快落實《條例草案》。因為這項《條例草案》遲一天通過,便代表那 些非法私營龕場可以多經營一天,甚或令更多市民受害。因此,我們 也希望這項《條例草案》可以盡快通過。

 數位同事提出的修正案的內容均提及同性伴侶的地位,我們明白 也認同同性伴侶應有資格領取去世伴侶的骨灰。其實,早於上屆立法 會審議《條例草案》時,已有同事提出相關的意見。當時,前議員何秀蘭 提出了修正案,要求修改親屬的定義,令同性伴侶可享有領取另一半 的骨灰的權利。

 不過,我們今次重新審議《條例草案》時,便發現政府比上一屆 進步,在"訂明申索人"的定義中加入了"相關人士"的類別,而"相關人 士"的定義則為與死者在去世前共同生活了兩年的人。事實上,這項 修正案的彈性相對較大,不論是對同性伴侶或異性同居伴侶,也賦予

他們申索領取骨灰的權利,甚至是家傭、一些看着我們長大的鄰居或 親戚朋友也屬這類別,所以彈性是頗大的。我認為政府今次比在上屆 提交有關條例草案時做了較多工作,目的也是希望這項《條例草案》 可以盡快獲得通過。

 對於有同事把同性伴侶或同性婚姻人士加入"親屬"的定義中,我 們不能夠支持。正如我剛才所說,今天的許多爭拗均源於大家對同性 婚姻這項議題的想法或看法。在這方面,工聯會的立場很清晰,我們 認為同性戀人士不應受到任何形式的歧視,包括在職場上,他們不應 因為性取向而受到任何形式的歧視。可是,由於同性婚姻對我們的社 會有深遠影響,我們認為暫時不應就此立法。然而,我們仍要保障他 們的權利,我們認為政府是次就"相關人士"提出的修正案已可保障他 們的權利。

 陳志全議員剛才發言時也提到我們也認同及支持他的修正案,而 他該項修正案是將政府建議"相關人士"應在死者去世前與死者同住的 時間,由兩年改為 1 年。在這方面,我們持相對開放和寬鬆的態度, 我們認為感情不能以時間量度,一段感情可能是在最後共住的 1 年才 最轟烈,故此我們認為共住 1 年的修正也可接受。

 不過,當議員看到修正案的投票次序便知道,如果陳志全議員的 修正案有機會進行投票,我們是很想支持的,但我們也會先支持局長 的修正案。由於我們會先就局長的修正案先進行投票,如果我們反對 局長的修正案,而陳志全議員的修正案最終無法進行投票的話,那《條 例草案》便不會涵蓋"相關人士"的修正,屆時問題可能更大。因此, 即使今次我們未能處理"相關人士"與死者在逝世前應同住 1 年還是兩 年的問題,我們希望政府可以考慮日後在法例生效後,再認真檢討, 確定"相關人士"應訂明為同住兩年還是 1 年的人。因為這不單會影響 死者的同性伴侶,正如我所提及,異性伴侶也同樣會受影響。

 我們解釋了我們對這些修正案的看法,並希望這項《條例草案》 可盡快獲得通過,令市民的權益受到保障。多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8 五月 2017 00:00

《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5 月 1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8 May 2017

《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聽完陸頌雄議員發言後,我已猜到一定會有人駁 斥他,結果有人說陸頌雄議員是"炮手"。沒有人找他當"炮手",我們 工聯會也沒有人找他當"炮手",我相信陸頌雄議員是說出他的真心感 受。坦白說,他的發言頗為激動,我可能不會像他說得這麼直接和坦 白,不過年青人有火,雖然我也算年青,但他比我年青,他的火比我 更大,所以他說出了真心說話。

 聽了數星期或數十小時的辯論,我們看到泛民議員對這份財政預 算案("預算案")誇誇其談,說來說去都是一句話:因為是這個政府做 的預算案,所以他們便要反對。他們不會理會這份預算案有甚麼內 容,總之就要反對。

 其實羅冠聰議員剛才罵陸頌雄議員時說,政府投放在扶貧方面的 撥款每年都有增加,他終於說了一句真心話,政府近年用於推行扶貧 措施的撥款真的有所增加,不過當然,我們從事關注勞工基層工作的 人仍然希望可以增加更多,但我們不得不承認,政府投放在這方面的 資源的確有所增加。羅冠聰議員說到陸頌雄議員好像拿着《毛語錄》 和揮動國旗發言,為何在香港會有人覺得年青人熱愛祖國是有問題 呢?我認識陸頌雄議員很久,他真的很愛國,他來自愛國世家,他確 實如此,那有甚麼問題?為何羅議員要把陸議員說到好像傻子一般?

 其實,我們在這數十小時坐在這裏聽到大家的言論,聽到反對預 算案的真正原因只有一個,雖然他們以不同理由和藉口來解釋,就是 因為是這個政府,因為是這位行政長官,因為是這位財政司司長,所 以他們不會通過這份預算案。但是,不要忘記,如果不通過這份預算 案,難道他們真的否決其中的扶貧紓困措施?難道他們真的反對長者

生活津貼加強版?難道他們反對將可領取醫療券的年齡下調 至 65 歲?我認為做人要有邏輯。陸頌雄議員剛才也說過我們對這份預 算案的取態,我們工聯會認為預算案的確是"有錢不懂花",我們從事 勞工基層工作,希望可以把更多資源放在勞工基層,放在協助住在"劏 房"和板間房的基層市民,放在這方面的資源越多越好。

 剛才有同事一而再、再而三說藥物很昂貴,我認同這番說話,我 甚至認為政府應該在撒瑪利亞基金以外,設立一個獨立的基金,以資 助罕有疾病病人用藥,無須醫生證明,只要病人有需要和申請便可使 用。

 對於政府要覓地,既然政府已有 700 多億元的房屋儲備金,那麼 可否使用我們建議的方法,將市區重建局("市建局")在舊區重建收回 的土地,與香港房屋協會("房協")合作,利用這筆儲備金在市區內增 加公營房屋的供應?這一定會比研究發展郊野公園邊陲或棕地更 快,因為市建局每年都在進行這些工作。我希望政府聽取我們的建 議,進行這些工作。

 我們認為這份預算案的確有措施可以幫助市民,所以我們會支 持。我們不會好像某些人般,在這 60 個小時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 反對這個政府做的事,然後說支持這個政府的人是"無腦",說陸頌雄 議員這麼愛國真的很傻,一定要被罵。如果香港有年青人夠膽把愛國 的心說出來,其實並非羞耻的事,所以,我希望同事即使不同意,也 不要攻擊他人。

 此外,我們認為這份預算案的確有一些要盡快推行的紓困措施, 包括長者生活津貼加強版,以及將可領取醫療券的年齡降至 65 歲。 我們希望日後財務委員會的審議工作能夠順利進行。司長既然在座, 我要複述我們的建議,就是市建局和房協合作,利用房屋儲備金那 700 多億元。這個建議能立即覓地建屋,真的可作考慮,希望政府能 聽取我們的意見,而且希望日後在財務委員會進行下一步工作時,政 府這些扶貧紓困措施不會再受"拉布"影響,能夠盡快落實。

 主席,我謹此陳辭。謝謝。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四, 18 五月 2017 00:00

《2017 年撥款 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5 月 1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8 May 2017

《2017 年撥款 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我曾在本會評論政府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 是有錢不懂花,因為我們坐擁 9,000 多億元財政儲備,這的確是一個 問題。然而,在這數星期的預算案辯論中,聽到一群反對派議員的思 維,我認為有一件事比有錢不懂花更令人恐懼,那是只懂花錢而不懂 賺錢。

 香港雖然有 9,000 多億元儲備,但如果我們不賺錢,不繼續增強 本港的競爭力、經濟力量和經濟動力,終有一天會坐食山崩。這種"有 錢便分掉"的思維,對我們的下一代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我們應適度 有為地用錢,應用則用,我們還有很多事情是應該要做的,司長,各 局長。

 不過,在過去數星期的辯論中,我不見到反對派議員就產業和經 濟方面提出任何實質建議,甚至連着墨基本上也很少。讓我舉出數個 例子。現時全球最關心的是甚麼?"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剛好在上星期 閉幕,全球有 170 個國家派出代表團出席,其中有 29 個國家由國家 元首或政府首長出席。就這個對香港很重要的發展機遇,為何反對派 議員視若無睹,甚至每次提起這概念時,也只懂得冷嘲熱諷呢?香港 在地理位置上確實立於不敗之地,如果乘飛機畫一個圈,在 5 個小時 的途程內可覆蓋全世界一半人口。香港真的是一片福地、寶地,問題 是如何好好運用我們的儲備、人才和機遇,而不應只顧搞政治、罵人 和罵政府。我也不懂得如何形容這種做法,有人說這是對抗式政治或 否決式政治,我認為是過火了,已經超出正常監察政府應有的尺度, 失去中庸的智慧。即使不說得那麼遠,就說河套區的創新及科技園, 有人提過嗎?本土經濟產業,有人提過嗎?我真的沒有聽到。

 是否因為不懂經濟,認為"一帶一路"太過深奧呢?是否因為不懂 經濟,所以他們對基建項目只會說 3 個字:"大白象"、"大白象"、"大

白象"呢?他們的詞語真的很貧乏。回顧香港開埠 100 多年以來,我 們一直大興土木、移山填海,如果沒有基建,怎會有今天的香港?當 然,在進行基建項目時應好好控制開支,處理工傷問題。

 姚松炎議員作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別的議員,我記 得他在上星期的發言令人匪夷所思。他提出兩個觀點,第一,他指出 現時有太多工程,工人太忙,應接不暇。姚議員可能不知現時建造業 的失業率又再上升,高於全港的平均數,已達到 5.4%。他知道嗎? 他又指如有太多工程上馬,便會搶貴原材料,令造價超支。我想問: 這些議員是否沒有常識的呢?香港在全球中只是一個小點,香港多進 行幾項工程,又怎會搶貴原材料。即使沒有唸過經濟的人,只要稍有 經濟常識也知道這不會發生。代理主席,原材料的加幅是全球趨勢, 延遲一天開展工程,造價只會更昂貴,這可從過去的經驗印證。延遲 一年開展基建,造價只會以雙位數字的增幅上升,越拖延便越慢完 成。最經典的例子,就是港珠澳大橋。當年公民黨鼓勵一些文化程度 不高的婆婆和基層市民提出司法覆核,他們當然否認,但因打官司而 受惠的全部是與公民黨有密切聯繫的大狀和律師,用的是納稅人的金 錢,包括律師費和訟費,這不但延誤了港珠澳大橋的工程,而造價亦 增加了 65 億元。這真的不是一個小數目,這是最經典的例子。

 這 60 多億元令我想起我們在上星期審議本港加入亞洲基礎設施 投資銀行("亞投行")為成員的基本股本撥款申請,也是 60 億元,"拉 布"了兩個星期。全球已有 77 個國家加入亞投行,當然包括絕大多數 的東南亞國家,例如印度這人口大國,亦包括歐洲一些經濟體系發達 的國家,包括英國、法國、德國和意大利等,加拿大也加入了。反對 派議員凡事均從最壞的角度打算,我明白我們作為監察者要居安思 危,要看清楚問題,但這會否令所有機遇也離香港而去呢?這種思維 令人擔心。

 在這數星期,我又觀察到另一現象,就是"賊喊捉賊"。反對派議 員很多時候指責政府部門表現差,要削減所有相關經費,發展局就是 一例。發展局上任局長是陳茂波司長,現任局長是馬局長。他們指責 發展局建屋不力,梁振英解決房屋問題不力,因而要削減發展局全部 經費,這是"賊喊捉賊"。當然,我也認為發展局有改善的空間。就此, 最明顯的例子是大埔第 9 區和頌雅路的公屋計劃,這些項目本來並無 爭議性,但也在工務小組委員會和財務委員會拉拉扯扯了數星期。從 數年前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以至是近期的橫洲發展計劃,每每在初 期諮詢時也沒有人站出來反對,但到最後階段,在第三期諮詢時便指

沒有諮詢,扣政府帽子。他們不停拖拉,無視現時還在輪候公屋的 29 多萬戶,無視正以數千元租住不足 100 平方呎的"劏房戶",有些甚 至要露宿街頭也遭無視,他們正無視最基層和最悲慘的市民的生活。 為何大家不以更積極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呢?這是"賊喊捉賊"。為何要 這樣做呢?很簡單,如果社會上的問題解決了,反對派便沒有政治高 地指責政府。至於橫洲發展計劃,我是元朗區議會議員,清楚知道整 個過程。計劃在 2014 年年初開始討論,朱凱廸議員聲稱很關注鄉郊 發展,他又住在元朗,為何他當時不發聲呢?這些例子多不勝數,我 不多說了。

 還有很多修正案是衝着"ABC"的概念而來,便是"Anything but China",反中,反回歸,凡與祖國有關的事都要誣衊。交流項目被說 成是收買人心或統戰的手段我認為統戰是中性或正面的,統戰就 是"統一戰線",團結一切力量,建設更美好的社會和更好的國家,其 實是沒有錯的。可是,他們總以很負面的詞語來形容,甚或是用"洗 腦"等字眼,將一切認識國家、慶祝回歸的活動說成沒有意義,粉飾 太平。

 第一,所花的錢十分有限。第二,很多市民也期待精彩和有意義 的交流活動。那些議員不喜歡參與,大可不參與,為何要剝奪其他市 民正常參加慶祝活動和交流學習的機會呢?說到底,他們就是希望我 們與國家的距離越拉越遠,越來越不認識國家,因為不認識便會帶來 恐懼、疏離,這正正符合反對派的政治利益。這些政治攻訐,將一切 放到政治高地,無視一些發展階段。他們認為所有事情也要一步到 位,一切中間的改善和改良措施也不值得欣賞和讚許。

我剛才聽張超雄議員的發言,發現他好像有點矛盾,他說不得不 承認政府的福利開支增加了很多,有五成增幅,但可能礙於他的政治 立場,他不能稱讚,我認為他有點認知矛盾,這是政治掩蓋理性。當 然,在立法會這個政治舞台表演,他個人的成本很低,主席,他只要 逗留在這裏發言,手舞足蹈,七情上面,便可在 Facebook(臉書)上獲 取"Like"("讚"),在 YouTube 有收看率,甚至有機會上大電視,這多 划算。不過,世上沒有免費午餐,高昂的成本最終由整個社會一起"埋 單找數"。

預算案歸根究底是政府一年的基本開支,政府一定還有很多不完 善的地方,我們要積極監督、鞭策和改善,但絕對不能因噎廢食,亦 不能像一句外國諺語所說,"將嬰兒和洗澡水一起倒掉"(throw the baby out with the bathwater)。我們總不能因為對當中有一些事情不滿 意,便將整個部門的開支削減,令部門的運作停頓。這是不行的,即 使削減所有撥款,並不等於他們便會做得好,這在邏輯上是有問題 的。再者,本屆亦有不少已有改善之處,例如長者生活津貼已推出高 額版本,增加至 3,400 多元,亦放寬了原有的申請資格等。我們並非 滿足於這個階段,但絕對不能因噎廢食,全然否決一切。當然,反對 派議員知道有我們在抗衡,所以他們便可以自在地做"騷"。

 最後,除了告訴本屆政府官員外,我亦想告訴下屆官員我不 知陳茂波司長會否留任,但如果他留任的話,我期待他好好思考特區 政府的理財哲學,如何做到"應用即用",不要再被過去的框架捆綁, 我想這是市民的期望,我因此支持《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主席,我謹此陳辭。多謝。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17 五月 2017 00:00

再工業化及工業邨

立法會十九題:再工業化及工業邨

***************

  以下是今日(五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何啟明議員的提問和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的書面答覆:
  
問題:
  
  政府聯同香港科技園公司近年積極推動再工業化,並於二○一五年修訂工業邨政策,以更善用香港科技園公司轄下三個工業邨的土地,支援科學與創新及科技(創科)產業。另一方面,近年有不少香港廠商擬將其在內地的非創科產業生產線遷回本港,並有意申請進駐工業邨。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現時每個工業邨內有多少間營運中的公司及按業務類別分類的數目;
  
(二)是否知悉過去五年,每年每個工業邨的(i)樓面面積使用率、(ii)可供出租的樓面面積,及(iii)接獲非創科產業公司申請進駐的申請宗數和按業務類別分類的數目;
  
(三)是否知悉香港科技園公司在未來五年有否擴建各個工業邨的計劃;當局在蓮塘/香園圍口岸附近開闢新工業邨的計劃最新進展為何;
  
(四)當局有何措施便利非創科產業的生產線回流香港並進駐工業邨,以及支援該等產業在香港發展;及
  
(五)鑑於有意見指出,打造「香港製造」品牌作為高質素產品保證將有助推動本港的再工業化,當局在未來三年就打造「香港製造」品牌的政策及措施為何,以及會如何協助本港製造的產品建立品牌形象?
  
答覆:
  
主席:
  
  就問題的五個部分,現答覆如下:

(一)現時在大埔、元朗及將軍澳工業邨內運作的公司共有142 間,其業務分類表列如下﹕
  

業務分類

大埔工業邨

元朗工業邨

將軍澳工業邨

總計

1.
  

食物及飲品

17

4

4

25

2.

生物科技及製藥

8

7

0

15

3.

廣播

2

0

2

4

4.

資訊及電訊(例如數據中心、海纜、衛星地控)

3

0

10

13

5.

印刷及出版

4

3

3

10

6.

支援服務(例如飛機工程及維修、工程機械服務及維修、測試、檢驗及認證)

4

4

3

11

7.

機械及零件

12

4

1

17

8.

塑膠樹脂及塑膠產品

4

2

0

6

9.

綠色科技

0

3

1

4

10.

其他(例如建築物料、化學品及氣體、電子零件及紙品包裝)

16

13

8

37

合計

70

40

32

142


(二)及(三)按舊有的工業邨政策,工業邨的土地主要批予合資格的廠戶,供其設計及建造獨立廠房。進駐工業邨的廠戶一般無須屬於任何特定產業,但申請人必須證明其業務無法在一般多層工業或商業大廈內有效營運。就符合必要進駐條件的廠戶而言,涉及高投資額、高增值、聘用大量技術人員以及使用新型或經改良技術會獲優先考慮。根據上述政策,香港科技園公司(科技園公司)在過去五年,總共接獲七宗進駐工業邨的申請,涉及數據處理、電訊、製藥、傳統中藥、食品加工、建築物料等多個產業。
  
  過去五年,三個工業邨的土地使用率如下:
  

年份

大埔工業邨

元朗工業邨

將軍澳工業邨

合計

二○一二年

100%

99%

92%

97%

二○一三年

100%

99%

93%

97%

二○一四年

100%

98%

90%

96%

二○一五年

100%

98%

89%

96%

二○一六年

100%

96%

85%

94%


  政府於二○一五年調整工業邨政策,以支援再工業化,吸引高增值科技產業和生產工序。科技園公司自此會興建及管理高效能的多層工業大廈,出租給多個用戶,並會考慮不同產業的申請。在特殊情況下,科技園公司仍會考慮批出用地予條件優秀的申請機構興建獨立廠房。科技園公司正在將軍澳工業邨興建數據技術中心及先進製造業中心,預計分別可於二○二○年及二○二一/二二年度落成。
  
  除興建新的多層工業大廈外,科技園公司會鼓勵工業邨內的廠戶交還未盡用的廠房,並從中物色合適的樓房予以翻新再出租。科技園公司在過去五年有兩幢由承批人退還的廠房作出租之用,廠房位於大埔工業邨及元朗工業邨,樓面面積分別為17 416平方米及7 930平方米,目前已全部租出。現時,科技園公司正翻新大埔工業邨內一幢退還的廠房,可提供8 500平方米的總樓面面積,預計租戶最早可於今年九月遷入。
  
  長遠而言,政府計劃在元朗工業邨西南面橫洲地區一幅約16公頃的土地擴建元朗工業邨。政府亦已在蓮塘╱香園圍口岸附近初步選定一幅約56公頃的土地作長遠工業邨發展之用。科技園公司現正就此展開初步規劃研究,預計本年底有結果。

(四)根據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提供的資料,政府支援工業的政策,是為業界締造有利的營商條件,及提供適切的支援,讓業界發揮所長。部分企業,尤其是高端產業的企業,有條件考慮把部分需要較少土地及人手的高增值工序在香港進行。香港企業,包括有意回流返港的企業,可透過不同政府部門及半官方機構轄下的支援計劃,在融資及提升整體競爭力等方面得到支援。
  
  在技術支援方面,政府在一九九九年設立創新及科技基金,用以資助可提升製造業及服務業的科技水平,以及促進創新的應用研發項目。基金下有多個資助計劃,包括創新及科技支援計劃、大學與產業合作計劃、企業支援計劃、專利申請資助計劃等,其中一個目標是鼓勵大學及企業進行更多研發,推動再工業化。另外,香港生產力促進局(生產力局)一直協助製造業轉向高增值生產及逐步轉移至「工業4.0」,包括舉辦國際性工業創新策略會議和研討會,以及與德國弗勞恩霍夫生產技術研究所(Fraunhofer Institute for Production Technology)合作建立「工業4.0升級與認可計劃」。生產力局將於本年成立「工業4.0」技術展示中心,展示「工業4.0」的概念和智能特點,並促進「工業4.0」訊息交流。

(五)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表示,工業貿易署(工貿署)一直致力協助企業(包括本地品牌的製造業)發展品牌及拓展內地及海外市場。工貿署的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為中小企業參與出口市場推廣活動提供資助,中小企業發展支援基金則資助非分配利潤機構推行協助提升香港中小企業整體或個別行業中小企業競爭力的項目。
  
  此外,政府在二○一二年六月推出10億元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向香港企業及非分配利潤組織提供資助,協助企業提升在內地的競爭力和業務發展。
  
  工貿署與香港貿易發展局、本地商會和各相關團體不時合作舉辦研討會,邀請香港、內地及海外的知名企業家和專家,分享建立品牌及開拓市場策略的經驗。工貿署亦透過不同途徑(如品牌推廣網站),為企業提供與發展品牌有關的實用參考資料。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55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17 五月 2017 00:00

海運及空運人才培訓基金

立法會三題:海運及空運人才培訓基金

*****************

  以下是今日(五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陸頌雄議員的提問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政府在二○一四年撥款一億元成立「海運及空運人才培訓基金」(基金),以資助在學青年人或在職人士接受相關的技術訓練及升讀專業學位課程,並投身海運及航空業。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有否評估過去五年及未來五年,每年海運及航空業的人力供求情況;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自基金成立以來,每年分別有多少名學生及在職人士獲基金資助,以及他們當中分別有多少人於修畢課程或接受培訓後受聘於海運及航空業(並按職位列出分項數字);

(三)當局現正推行哪些措施,透過基金培訓海運及航空業人才;及

(四)會否採取措施鼓勵海運及航空業的僱主聘用曾獲基金資助的人士,例如規定受聘於香港註冊船舶上工作的船員當中須有若干名曾在本地接受培訓,以保障本地人才的就業機會;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為培訓更多人才支援航運業的長遠發展,政府於二○一四年四月撥款一億港元成立「海運及空運人才培訓基金」(基金),協助和鼓勵在學年青人或業內在職人士接受航空及海運教育及訓練,以提升行業的整體競爭力和專業水平。基金設有多項培訓資助和獎勵計劃,涵蓋航空及海運業不同範疇。

  就陸頌雄議員提問的各部分,現答覆如下:

(一)根據政府統計處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和「就業及空缺按季統計調查」結果,過去五年(註一)海運(包括港口)及航空業界的整體就業情況的統計數字如下︰

年份

整體就業人數

海運/港口

航空

總數

二○一一

97 000

49 710

146 710

二○一二

92 300

52 710

145 010

二○一三

92 100

55 420

147 520

二○一四

93 300

57 740

151 040

二○一五

88 400

59 370

147 770


  至於人力需求預測,根據勞工及福利局在二○一五年編製的「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粗略推算在二○一二年至二○二二年期間,貨運業(註二)(涵蓋海運、空運及陸運業)的人力需求預計每年平均增長0.1%,由約164 800人增加至165 600人,我們並沒有就海運和空運業的細分數字。

(二)及(三)基金自二○一四年四月成立以來,共推行了11項與海運及空運業界有關的資助及獎學金計劃,鼓勵工作人士尤其是年輕一代,投身海運及空運業。資助計劃詳情列載於附件,受惠人數如下:

財政年度

學生

現職人士

二○一四至一五

360

272

二○一五至一六

402

458

二○一六至一七

406

1 183


  政府沒有上述受惠人士在完成有關課程後從事海運業或空運業的統計資料。不過,部分資助計劃只供海運和空運業界的現職從業員申請;此外,獲頒發獎學金修讀與海運或空運業相關的學士或碩士課程的學生,均須在畢業後投身海運或空運業界工作一年。根據有關大專院校的調查顯示,在二○一六年,約55%的受惠學生在完成一年指定的工作期規定後仍繼續在香港從事與海運業或空運業相關的工作。

(四)為促進香港海運業的持續發展,香港船舶註冊歡迎來自不同國家的船舶在香港註冊,目前香港船舶註冊的總噸數位列全球第四。與世界位列前排的船旗國(例如巴拿馬、利比里亞、馬紹爾群島、新加坡等)一樣,香港船舶註冊並沒有相關船員國籍的限制,香港船舶註冊亦沒有要求其註冊船舶須聘用接受本地培訓的人才;此舉有助繼續吸引海外和內地船東的船舶在香港註冊。

  為增加本地學員的受聘機會,海運方面,政府透過不同途徑,包括海事處與海運業界的定期會議,鼓勵本地船東和船公司聘用在本港受訓畢業的學員。在空運方面,政府亦會透過本地教育機構鼓勵本地飛機維修公司/機構聘請曾修讀飛機維修專門課程的年青學生,以協助更多新血加入飛機維修業和推動行業的持續發展。事實上,本地海運及空運專才的就業機會良好,兩個行業對本地人才需求殷切,因此當務之急反而是透過「基金」和其他措施吸引更多本地人士投身航空及海運業界。

註一:二○一六年的數據有待公布。

註二︰貨運業涵蓋公路貨運、拖頭拖運和陸路運輸中的行李或貨物提存上落服務;以及船務代理及管理人、海外船公司駐港辦事處、遠洋和往來香港與珠江三角洲港口的貨輪船東及貨輪營運者、港內水上貨運和水上貨運輔助服務活動;亦包括航空運輸(貨運)和航空運輸輔助服務活動;以及其他運輸輔助活動。

附件: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705/17/P2017051700585_258941_1_1495010174868.pdf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40分

Published in 質詢
週三, 17 五月 2017 00:00

規管網上眾籌借貸平台

立法會五題:規管網上眾籌借貸平台

****************

  以下是今日(五月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麥美娟議員的提問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的書面答覆:

問題:

  近年興起透過互聯網向公眾籌集資金和借出小額貸款的平台(眾籌借貸平台)。然而,有理財顧問指出,參與眾籌活動的投資者面對相當大的風險。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現時經營本地眾籌借貸平台的公司數目,以及過去三年當局接獲關於眾籌活動的投訴宗數,並按投訴類別列出分項數字;

(二)現行法例如何規管透過眾籌借貸平台進行的籌集資金及借出貸款的活動;

(三)鑑於有理財顧問指出,投資者透過該等平台提供資金,而平台再把該等資金借予借款人,為免該等投資者誤墮法網,當局會否釐清該等投資者會否被視為《放債人條例》(第163章)下的放債人,並因而須領取放債人牌照;及

(四)當局會否就參與眾籌活動的投資者所面對的風險進行公眾教育活動;如會,詳情為何?

答覆:

主席:

(一)我們並沒有現時經營本地眾籌借貸平台的公司數目的資料。

  過去三年,公司註冊處沒有收到關於眾籌借貸平台的投訴。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在過去三年所接獲關於眾籌活動及借貸平台的投訴宗數統計表列如下:

年份

有關眾籌的投訴

有關借貸平台的投訴

二零一五

0

6

二零一六

4

1

二零一七(至三月底)

0

0


(二)及(三)視乎相關安排的具體結構及特性而定,某些類型的眾籌活動(尤其是股權眾籌及點對點網絡貸款)可能受《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及/或《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的條文所規限。有關詳情,請參閱證監會於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出版的「有關可能適用於眾籌活動的法規及眾籌活動風險的通知」。

  根據《放債人條例》(第163章),任何人從事放債業務都須領有放債人牌照,而持牌放債人從事放債業務須按該條例的規定運作。警方是《放債人條例》的執法部門,如果我們收到有關無牌經營放債人業務的投訴,會轉介警方跟進。

  由於每個眾籌借貸平台的營運模式也會有所不同,我們不會評論個別個案。

(四)我們會確保眾籌借貸平台對投資者及消費者的保障,符合香港的監管規則和規例的水平。針對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投資者教育中心正籌備一系列相關文章,向公眾介紹不同金融科技服務/產品、相關風險及監管架構等。題目包括股權眾籌、點對點網絡貸款、智能顧問等,有關文章將會在未來數月在投資者教育中心的錢家有道的各個平台刊出,包括其網站、Facebook專頁、報章專欄及網誌。錢家有道網站已載有一篇專題文章向投資者及公眾講解參與眾籌活動的相關風險。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30分

Published in 質詢

立法會 ─ 2017 年 5 月 1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7 May 2017

 (即餘下表決鐘的 鳴響時間縮短至 1 分鐘) 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支持李慧琼議員提出的議案,即餘下表決鐘的 鳴響時間縮短至 1 分鐘。

 對於反對派的種種行為,我欣賞張超雄議員的坦白和老實,坦承 這是"拉布",不像某些議員般拖拖拉拉,"戾橫折曲",聲稱是幫助聽 障人士云云。他們連上廁所的問題也要討論這麼久。老實說,我認為 在議事堂討論"屎尿"的問題很羞家,香港人應該會為這些人感到羞 耻。

 議會固然不是橡皮圖章,議題都必須經過充分討論。事實上,議 會的制度是為英國傳統的紳士而設計的。可是,現時的流氓政治卻玩 盡《議事規則》,並把議會扭曲,而扭曲議會的正是這些經常站在道 德高地的反對派議員。

 按照議會的機制,大家在各個事務委員會均有充分時間討論財政 預算案("預算案"),而在議會內外亦可與政府保持溝通,甚至財務委 員會亦已就預算案召開多節特別會議進行討論。現在,主席也預留了 60 小時以供討論預算案,我想無論如何 60 小時也不是一段短時間。

當然,香港的問題多多,但亦不可能讓議員指出所有問題。我相信不 同議員各有本身的專長或分工,大家分工合作各自表達意見不行嗎? 主席,為何發言的內容一定要重重複複?作為一名議會新丁,我認為 無謂的"拉布"只是燃燒所有在席人士的時間和生命。

 至於議事的水平,其實言簡意賅是很重要的。不管是文字或說 話,都不是長便代表有水準,精簡才是有水準的表現,所以"拉布"在 某程度上是沒有選擇之下的辦法。有人說由於這個社會有太多不公義 的地方,所以他們才要抗爭,原因是議會制席和選舉制度並不公平。 不過,大家也記得兩年多前的政改方案是誰拉倒的,是反對派令香港 人失去向前進步和走向更民主化的機會。然而,他們竟以此為理由 將"拉布"合理化,這是否很荒謬呢?

 即使是"拉布",也要視乎所用策略是否成功。經過多年的"拉布", 除浪費了大家的時間外,究竟我們得到些甚麼?也許反對派議員真的 很空閒,議事堂內有攝影機,在 YouTube 和電視均有直播,於是大 家便把這裏當作是舞台,盡情發揮。然而,作為一個"貼地"的議員, 無論是來自地區直選或功能界別,都必須落區和接觸所屬業界以便進 行研究、聽取意見和處理個案,而不是花時間呆坐議事廳內聆聽某些 議員亂說一通。

 主席,我有時候也覺得對不起我的選民和街坊,因為"拉布"令我 沒有足夠時間接觸市民。議員的工作不是在議會詭辯,更重要的是實 事求是及聆聽意見,"拉布"只會令行政立法關係越來越緊張。老實 說,行政長官即將換人,大家不是說希望破冰及大和解嗎?為何到了 這一刻仍要在旁枝末節上"拉布"?這說明反對派根本沒有和解的誠 意,只是盡用所有機會以不同方法攻擊政府。他們就削減政府開支提 出的修正案,全部是攻擊政府的理由和藉口,而這些抗爭策略亦已證 明並不成功。即使曾經撞牆失敗但仍然繼續,而且一次比一次猛力, 但那道門其實就在旁邊。為甚麼他們堅持仍要撞牆,不斷以"拉布"方 式燃燒大家的時間和納稅人的金錢?

 議會仍有很多議程要處理,例如昨天便有一項法案,大家問為何 每次都是以這種方式處理,而不是修改法例,政府的回應是立法會的 議程項目現已大排長龍。議會必須有合理的效率,但當然也不代表要 盲目地按掣。我們應該花時間改善法例及優化政策,而不是花時間休 會或討論表決鐘的鳴響時間是 1 分鐘抑或 5 分鐘。

我已刻意不就今次的預算案發言,因為我覺得要說的早已說清 楚。我們也希望來屆政府可以做得更好,但卻絕對不會用這種無效 的"拉布"方法,我希望在席議員共勉之。

 謝謝主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10 五月 2017 00:00

《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5 月 1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0 May 2017

《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我現就陳志全議員就總目 139 及總目 140, 分別削減食物及衞生局局長 2017 年 4 月至 6 月的預算薪酬開支,以 及削減食物及衞生局衞生科轄下醫療規劃及發展統籌處處長的全年 薪酬開支進行發言。我反對陳議員提出的削減建議。

 剛才,有同事提到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的運作,以及源資分配 不均的情況,對此,我是非常同意的。但是,很可惜,我們不是建議 削減醫管局行政總裁的薪酬。如果是建議削減醫管局行政總裁的薪 酬,我想我會支持的。但是,說到要削減局長的薪酬,我則認為他是 毫不相關的,因為削減建議影響不到真正相關的人。真正相關的人的 薪酬比特首還要高,但他卻把醫管局搞得一塌糊塗,前線員工工作士 氣低落,醫療事故頻生。每次發生醫療事故後,高層都不見蹤影,要 基層醫生或前線醫生出來面對問題,並承擔責任,弄得大家怨聲載道。 

剛才郭家麒議員表示,公立醫院的醫生因為只得 5 分鐘看症時 間,即使新症的診治時間也只得 10 分鐘,而門外輪候人數百多二百 人,因此沒有足夠時間為病人診症。這點我很同意。其實,如果大家 仍記得,在數月前的施政報告或財政預算案辯論時,我也指出過,當 輪候病人的人數越來越多,我們仍要求醫生在 5 分鐘或 10 分鐘內完 成為病人診症,這是否正常與正確的準則?每一次發生醫療事故後, 醫生還要填寫更多表格。如今他們在 5 分鐘的診症時間內忙着注視電 腦屏幕或填寫表格,根本連看病人一眼也沒時間。故此,這種制度是 需要改善的。但是,我們不能因為制度差,便接受如郭家麒議員所說, 醫生也是人,也會犯錯誤。

 我想說的是,醫生犯的錯誤通常都是不能彌補的錯誤,是會危及 病人生命的,難道他可以把肝臟還給病人嗎?怎能推說因為只得數分 鐘診症時間,根本看不完,而且醫生也是人,所以會犯下這個不能彌 補的低級錯誤?他說醫生因此而犯下這種低級錯誤的說法,我相信是 無人能接受的。這個低級錯誤令病人失去了正常功能的肝,致使她要 接受兩次換肝手術,甚至會令她失去性命。

 如果大家仍記得,上月死因裁判法庭有一案例,一名血癌病人 這是我協助的一宗個案,個案當事人被送往急症室時......醫生在他覆 診時忘記把覆診紙給他,延誤了接受診治的時間。其後他被送到急症 室,但醫生也沒有足夠警覺性,沒有立即為他進行適當治療,使他白 白錯失可以挽救、治療他生命的黃金機會。即使裁判官和那位做專家 報告的醫生也表示,該名病人本來是有得救的。

 的確,醫生也是人,人便很自然會犯錯,而醫生面對很大的工作 壓力,我們是明白的。所以,大家要一起令制度變得完善,卻不能說 醫生也是人,所以他也會犯錯,因為他們犯下的通常都是不能彌補的 錯誤。

  我希望如果有醫護人員在聆聽我的發言,我想告訴大家,我們很 體諒大家的工作壓力,但我們更希望你們能用心照顧病人,因為你們 做的每一個決定都關乎一條生命,甚至是一個家庭。

 此外,究竟在發生醫療事故後的通報機制是怎樣運作的?正如鄧 桂思的個案般,醫院是知道的卻不披露,病人家屬不問便不會說,更 要在知道後一段長時間後才披露。其後更向大眾說,其實那些並非需 要通報的案例,因為不是錯開藥物,而是遺漏開藥而已。"老兄",所

說的遺漏開藥令病人出現併發症,或容易出現併發症,因而令病人失 去生命。為何仍然說不是因為錯開藥物,只是遺漏了開藥,所以無須 作出通報?有沒有搞錯?有沒有搞錯?為何可以如此輕視自己所犯 的錯誤,輕輕帶過便算呢?

 正如我剛才所說的血癌病人個案一樣,其實在我所處理的很多醫 療事故個案裏,很多病人或病人家屬可能只是因為其他事情找我們求 助。正如我剛才所說的血癌病人個案,其家屬找我時,只是因為病人 已過身,不想再進行譬如解剖等手續,所以諮詢我們可以怎樣做。然 而,在我們參閱這個個案時,卻發現醫生遺漏讓病人覆診、為何在急 症室內的數小時內,病人完全沒有醫生或工作人員理會、為何病人送 往病房數小時後仍沒有人理會等問題,在我們看到這些資料時才發現 有這些問題。但是,如果不是因為我們在事後處理其他事宜而看到問 題的話,醫管局是不會向家屬交代這些問題,亦不會向家屬負責的。

 正如我在 2014 年處理的一宗醫療事故個案,病人入住了青山醫 院,因為服下醫院的精神科藥物,而導致病人血糖很高。其後醫生說 要抽血檢驗,但驗後卻忘記看報告。結果病人的血糖高至開始發燒, 被送入屯門醫院時,血糖度數是高得無法量度。後來,在這名病人過 身後,家屬又來找我們求助,但求助目的並非因為病情,因為家屬一 直也相信醫生,不知道原來醫生看漏東西。結果家屬只是因為遺失了 死者的錢包來求助,我們為了這件事替家屬進行調查,然後才發現情 況不是這樣,原來有更重要的事情發生了,就是那份驗血報告仍放在 抽屉底。病人已過身,家屬卻不知道原來他的血糖高至這樣。最終這 亦令病人白白錯失救治的機會。但是,就這件事來說,如果不是病人 家屬為了遺失錢包來找我們求助,家屬亦不會知道真相的,因為醫院 是不會向他們交代的。

 所以,我認為這並非只是醫生工作壓力的問題,而是究竟這個機 構對病人或病人家屬有否負責任的問題。一旦出事,他們只想着如何 遮掩,可以瞞天過海嗎?我們很擔心究竟這是否冰山一角?究竟還有 多少個案是我們不知道的呢?如果當天不是為了遺失錢包,那位病人 的母親便不會知道原來自己的兒子曾有一份檢驗血糖報告放在抽屉 底,而醫生根本沒有看過,因而沒有救治其兒子。

 我想說的是,我們正在說的是要改善這個制度。如果我們只想削 減局長的薪金,而不看醫管局的問題,即使削減他多少薪酬也沒有 用,即使局長整年不"出糧"也幫不上忙。醫管局高層在處理這些問題

時,究竟是抱持何種心態?剛才陳沛然醫生說,其實政府向醫管局所 撥的資源已很少,即他認為 500 多億元是很少。不要緊,但問題是我 早已在此說過,現在不是多與少的問題,而是用得是否正確的問題。

 正如一些同事所說,香港醫管局用於藥物的開支只佔政府總開支 10 多個百分比,與其他國家比較,人家高出我們 10 多個百分比,為 甚麼?究竟那 500 多億元用在何處?既不用於藥物上,應該說即使在 藥物上也用得不多,而且還經常說聘請不到前線人員。我們在數個星 期前,與前線工會及支援職系的工友會見醫管局,醫管局說這些工作 很難聘請人手。我們固然知道現時公立醫院的工作量如此大,聘請人 手一定有困難,但我經常說,人家不跟你談心便要談金了,你的待遇 好一點就可以聘請到人手了。醫管局的行政總裁的薪酬竟較特首更 高,而前線職系的員工數年也不會加薪或只加很少,亦有同工不同酬 的情況,工齡越長的員工薪酬反而較新入職的薪酬為低。你不處理好 這些問題,當然聘請不到人手,一旦出事便推說人手不足。若要人手 足夠,視乎我們究竟有否用心改善制度。

 所以,並非只像陳沛然議員所說,是否資源不足,要多撥款但再撥更多錢也沒有用,如果只用作支付高層的薪酬的話。要加薪給 前線職系和支援職系的員工,加薪給護士和醫生,改善他們的待遇才 足夠。所以,我相信不止是錢是否足夠的問題。

 也有同事提及罕有病的問題,我也要說,有甚麼理由香港一個如 此富裕的社會,竟然有人因為沒有錢購買藥物醫治而致死亡的呢?這 是沒有人可以接受的。所以,我們認為政府或醫管局要認真研究如何 處理罕有病的藥物開支需要。此外,我覺得立法會也有些事宜可以跟 進的,便是研究一下為何罕有病的藥物的價錢動輒高達數百萬元呢? 我們看看其他國家,人家的藥廠是否有為罕有病病人提供藥物支援 呢?如果藥廠所發明的每種藥物價格動輒也要數百萬元,然後我們要 求醫管局或政府全數支付數百萬元藥費,的確是不可行的。

 就此,我想問題是兩方面,一方面,我們應在制度中想出辦法, 令病人有能力買到藥;另一方面,我們不能忽視一個問題,便是為何 藥廠每每售賣價格達數百萬元的藥物呢?如果我們只要求政府撥款 買藥,我相信藥物價格只會越來越貴,這是大家都要正視的問題。我 相信立法會如果有機會,也要討論香港的藥廠......當然這牽涉到很多 方面的利益問題,可能我今天提出這問題後便會有很多人批評我,因為這牽涉很多方面的利益,關乎一個病人需要數百萬元、數千萬元的 開支。

 代理主席,所以,就陳志全議員動議取消醫療規劃及發展統籌處 處長的薪酬的修正案,我是不會同意的。坦白說,看看今屆政府,正 如陳沛然議員剛才所說,政府就像最後歲晚收爐一樣,不斷推出新措 施,令每個人都工作得相當辛苦。但是,這些工作,我們常常說的法 例正是從這個部門提出的。如果削減這個部門的薪酬等開支,令它不 能運作,那麼數年前大家討論得如火如荼,說要規管私家醫院的事便 會沒有了;現時我們討論要規管醫療儀器或規劃人手的工作都會沒 有,所以,我相信我們不能取消這個部門。反之我認為應該要賦予這 個部門更多公權力或職能,令它可以統籌甚至監察醫管局的運作,令 資源真正用在病人身上,以及改善前線醫生和支援職系的其他醫療員 工的待遇上,而不是只增加高層的薪酬,"肥上瘦下"。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

Published in 大會發言
週三, 26 四月 2017 00:00

港台電視頻道的節目編排

立法會十六題:港台電視頻道的節目編排

*******************

  以下是今日(四月二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陸頌雄議員的提問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的書面答覆︰

問題:

  香港電台(港台)數碼地面電視頻道港台電視33(33台)及模擬電視頻道港台電視33A(33A台),現時全時段免費轉播中國中央電視台(中央台)中國環球電視網紀錄頻道(紀錄頻道)的英語節目。有市民建議港台轉播中央台綜合頻道更多元化的節目,為他們提供更多電視節目的選擇。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港台曾考慮甚麼因素以決定33台及33A台應全時段轉播紀錄頻道的節目而非中央台其他頻道的節目;及

(二)港台會否考慮上述建議,讓市民透過其數碼地面電視頻道及模擬電視頻道,免費收看中央台綜合頻道的節目;若會,詳情為何,包括需要進行甚麼預備工作;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問題的兩個部分,現回覆如下:

(一)香港電台(港台)於二○一四年一月推出數碼電視服務,並在其數碼電視頻道港台電視33轉播中國中央電視台(中央台)中國環球電視網紀錄頻道(紀錄頻道)。此節目編排乃與中央台磋商後的安排。自二○一六年四月二日起,港台亦於其模擬電視頻道港台電視33A同步播放有關節目。紀錄頻道是一條以播放紀錄片為主的電視頻道,全日二十四小時為觀眾提供各類題材(包括人文及地理、中國生活、旅遊及探索、歷史等)的紀錄片,為觀眾提供多元文化藝術的節目選擇。轉播國家電視台節目符合載於《香港電台約章》中港台作為公共廣播機構的目的,以及在電視服務方面的節目編排目標。

(二)如述,港台電視33及33A轉播任何內地電視頻道,事前港台必須與該電視台磋商相關具體安排,而所選擇的頻道亦需符合《香港電台約章》内關於港台的功能和公共廣播定位。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00分

Published in 質詢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