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04 四月 2018 06:41

支持「輔導教師+社工」方案 學童要「真優化」輔導服務

輔導教師(Student Guidance Teacher,下稱SGT)作為教育界同工,喜悉政府建議小學增加一位社工資源。惟據悉教育局將下年度推出的「一校一社工」安排,卻違反財政預算案「初衷」,與特首關心教育的主張背道而馳。由SGT組成的「真優化」小學學生輔導教師大聯盟(下稱「大聯盟」)連同立法會議員何啟明,希望當局落實的是每校「輔導教師+社工」(1+1)政策,「真優化」小學學生輔導服務。

 

 

違反輔導服務「初衷」推倒行之有效的模式

財政預算案的原意是優化小學輔導服務資源,但目前建議是以社工取代學生輔導教師的一換一方案,這將建立差不多半個世紀,令小學復學率遠勝中學,發生嚴重小學學生自殺及家庭事故的個案偏低,吸引鄰近國家前來「取經」,行之有效的小學輔導模式推倒重來。

 

大聯盟認為,目前社會複雜多變,學校的輔導工作不能只集中處理有「問題」的個別學生及家庭,更要學校整體包括教師、輔導人員、言語治療師及心理學家等各施其職的努力,為學校計劃及推動預防及發展性的教育工作,達到防患於未然。然而很多小學嚴重個案都牽涉管教問題,其中更多是由學生學習所引發的情緒行為問題所演化,故此負責統籌學校輔導工作的人員,對學校教育的認識和了解是十分根本和重要的。事實證明歐美等先進國家和地區的輔導體系,多以擁有教師培訓及輔導專業的人員在校內推動輔導工作。SGT原來就是學校的一份子,參與大量行政和家教會等工作,更容易得到學生、教師和家長的認同及信任,把很多未立案見報的學童問題,消滅於萌芽中。
 

大聯盟促請當局尊重教育專業,尤其是SGT的專業性。有SGT表示,他們輔導小朋友及同工互相之間的相處,留意到學生缺課的規律;有同工不斷進修,擁有雙碩士學位,委身此工作是因為工作崗位的性質和意義;有老師亦分享到與SGT的合作,自己未能處理有問題的學生及家長,但SGT以她的專業判斷,以學童參與跳繩訓練比賽來解決了問題;有家長亦深深感激SGT的幫助,發現小朋友須消耗1小時上落樓梯,才可克服其多動問題……

 
現教育局突然將SGT專職專責,變成全體教師均可擔當的任務,何啟明議員直言,以現時的條件,可謂各教師有職責等如無職責。一則加重前線教師工作量,二則抹殺SGT多年的工作成果,三則輕視輔導工作的重要性。而教育局以傾斜津貼於選擇「一校一社工」模式,並設硬性取締學生輔導教師空缺,及設過渡期收編教師團隊方法,逐漸令SGT崗位消失。何啟明議員認為,SGT一直由教育局培訓認可的,局方以少產出為由而撤掉SGT,實是邏輯上的謬誤,不能接受!

 
大聯盟為全港學童的訴求:

教育局在毫無合理研究理據下,推出「一校一社工」政策,表面增加輔導資源,暗裏裁減人手,貿然把富有小學輔導經驗的SGT撤走,改聘學位社工代替,實誤導市民,反令「一校只剩一社工」。這不獨罔顧社會需要及訴求,亦浪費政府多年來培訓SGT的資源,政策倒行逆施!在此必須向公眾澄清,SGT受僱於辦學團體或學校,是常額非編制為主,不存在保飯碗的疑慮!SGT是為全港學童及其專業發聲!

 
支持「1+1」方案要「真優化」輔導服務

 
1.爲優化小學學生輔導服務,大聯盟認同「1+1」方案,視社工為學生輔導服務的伙伴;

2.要求增聘SGT,恢復培訓課程及加快審批程序,務求在每間小學設立一位常額學生輔導教師統籌全方位輔導服務,推動關愛校園、成長課、情緒管理課程、家長教育、教師培訓、支援融合教育等預防性及發展性的輔導工作,防範於未然,與學生、家長及教師聯繫一起,關顧學生各樣成長需要;

3.要求增聘一位社工,主要協助處理日益複雜的家庭狀況,專注補救性的個案工作,及早介入阻止悲劇發生,如虐兒、家暴等。

 
冀望教育當局在現時庫房充盈的情況下,能夠大力施行有利於民的「1+1」方案,在每校設立一位學生輔導教師及一位社工,讓不同的專業攜手合作,各展所長,大大減輕前線老師的工作壓力,免虐兒等悲劇再生。SGT亦是學童的家長,感同身受,極殷切關注數十萬小學生及其家庭獲到「真優化」的小學學生輔導服務。

 

Read 313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三, 04 四月 2018 06:49

搜尋

« August 2018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