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1 二月 2019 00:00

"增加過渡性房屋供應"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2 月 21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1 February 2019

"增加過渡性房屋供應"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首先,我要感謝鄭泳舜議員提出今天的議案,讓 大家可就過渡性房屋的發展作討論。事實上,過渡性房屋並不是新鮮 事,早在上世紀 50 年代開始,政府已經建有徙置大廈和臨時房屋("臨 屋")供基層家庭居住,以紓緩當時擠迫、惡劣的房屋問題,並逐步發 展為今天的公共房屋。到近年樓價高企,土地供應不足,於是政府再 次發展過渡性房屋。坦白說,有關過渡性房屋的建議不是在今屆政府 才提出,我們在上屆政府已經多次討論這建議,而且不少民間團體因 應房屋問題越來越嚴重而提出要興建和發展過渡性房屋。當然,今屆 政府終於落實建議,我們知道陳帆局長與其團隊在過渡性房屋方面正 在開始一些工作。

 對於以過渡性房屋協助解決基層的住屋困難,我相信跨黨派和市 民都會認同。不過,局長,雖然今屆政府願意落實推行過渡性房屋, 可是,政策已提出兩年,而政府似乎沒有實際作為。政府表示要發揮 民間力量,把過渡性房屋的項目交由非政府機構處理,但不撥款,只 為它們申請資助。然而,所有人也知道在香港要發展房屋,最重要的 便是金錢。因此,我們看到經過兩年發展上後真正可供出租的過渡性 房屋只有 540 個單位,到 2020 年,如果真的能完成所有計劃,也只 有 1 240 個單位,相比 94 000 個住在"劏房"等不適切住房的家庭而言 大約只有 1%。

 如果單靠民間力量,其實並不能成事的,局長。我們看過一些鄰 近地區的組合屋,其設計就好像以一個一個盒子(box),砌成一間房 屋,而其特色在於組合屋有排污設施,可以處理排污。安裝排污設施、 接駁喉管等,便是香港在臨時用地上,要發展過渡性房屋時遇到的重 大困難;而那些組合屋則有這些設施,運用排污的技術,可以分解廢 物等。但是,如果要引進這些新技術來香港,我相信單靠香港社會服 務聯會或其他民間組織也不能成事,必須由政府牽頭,由政府配合去 做。民間組織不是不能把有關新技術引進來香港,它們可以做到。但 除非它們財雄勢大,如果靠私人團體要把這些技術真的引進來香港,可能便是財雄勢大的團體把技術引進到香港發展,結果變成可以賣錢 的技術。如果我們不想這樣,而想引進和利用這些技術以發展組合屋 或過渡性房屋,則必須靠政府來處理。如果靠民間組織和非政府機 構,不可能找到很多新技術來協助發展更多過渡性房屋。

 此外,鄭議員剛才也提到,立法會秘書處為我們完成了一份研究 資料,可見不同地區的過渡性房屋,例如加拿大、澳洲和台灣的過渡 性房屋,都是由政府提供資源協助發展。如果需要有規模發展過渡性 房屋,政府需要投入更多和多做事,即我剛才提到的金錢、技術,以 及協助這些機構發展過渡性房屋。另外,在我的修正案中,其中一項 建議是,我們要令現時運輸及房屋局轄下的過渡性房屋專責小組的規 模及職能擴大。局長,我也認識你身邊兩位過渡性房屋專責小組的成 員,我知道他們是很能幹的公務員同事,但過渡性房屋專責小組的人 數那麼少,可想而知,可以做到多少事情呢?

 而且,我很不明白,為何政府一開始考慮過渡性房屋時,不會想 到由政府興建呢?我們回想在 1990 年代,我剛才也提到當時有很多 臨屋,當然,我們現時不是說,我們發展的過渡性房屋要好像當年的 臨屋一樣當年臨屋的環境和治安可能也較差但當時政府也 會因應住屋問題而發展臨屋,為何現時的政府不肯自行興建過渡性房 屋呢?當時的政府也自行興建臨屋,不知政府現在是為了甚麼原因而 不自行發展過渡性房屋,是因為面子問題嗎?是否彭定康當年說要把 所有臨屋清拆,所以政府現在便不能重新興建這類房屋呢?為何過渡 性房屋不能由政府自行發展呢?其實,由政府發展過渡性房屋是最好 的;由運輸及房屋局轄下一個部門覓地、引進和發展技術,以及以公 帑興建和管理是最好的了。

 為何管理是一個問題呢?因為現時過渡性房屋由多個民間組織 做主導,每個機構和組織也可能因應其目標和宗旨定下不同計劃,這 些計劃也是好的,但計劃的形式則較多。例如香港房屋協會在漁光村 的過渡性房屋的申請門檻,是已登記輪候公屋 3 年或以上的家庭;九 龍樂善堂的樂善堂社會房屋計劃("樂屋"),除了是輪候 3 年之外,還 需要是居住在惡劣環境或急需支援的家庭;"光房"、"光屋"是針對低 收入單親家庭;以及有一些是以更新人士或單身人士為對象,總之便 是不同項目有不同對象。這本身是一宗好事,但計劃數量卻太多。我 們是研究房屋政策或關心房屋政策的人,但當一名街坊走來問我,他 可以申請甚麼計劃時,我也需要上網查一查,看看他符合哪些計劃的 資格。所以,如果交由政府統一處理,便能夠解決市民和有需要人士不 知道該向甚麼機構提出申請或是否要找社工轉介等問題。所以,這將 更能幫助有需要的市民,我們希望政府:第一,最好便是考慮自行發 展,如果政府不願自行發展,那麼過渡性房屋專責小組的規模和職能 便應該加大。此外,就着現時由非政府機構提供的不同"光房"計劃或 過渡性房屋計劃,例如"樂屋"等,亦應有一個統合平台。因此,我在 修正案中也提到應要設立一個平台,讓不同機構的過渡性房屋計劃可 統一接受有需要市民的申請,以及可定期邀請合資格的家庭作出申 請。因為,有些家庭或人士有時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符合資格,所以 作出更多宣傳和發放更多資訊便是很重要的。

 此外,我們知道要發展過渡性房屋,土地資源相當重要。所以, 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提供一張政府土地清單,用以發展過渡性房屋。我 對於原議案提出政府土地清單的建議表示支持,但我們認為單靠政府 用地並不足夠,所以政府也要考慮如何運用私人荒廢或臨時用地。土 地供應專責小組便曾提出,現時私人發展商擁有近 1 000 公頃的私人 土地儲備,如果有一些誘因令私人業主願意借出土地以發展過渡性房 屋,應可發展一些較大型和更多單位的項目。

 此外,在市區,有時候發展商收購樓房的過程很漫長,那麼,在 收購過程中,可否也把這些單位臨時借出作過渡性房屋之用呢?我們 留意到,原議案和各項修正案都提到市區重建局("市建局")。我在此 申報,我是市建局的非執行董事。我在參與市建局工作的過程中,知 道整個收購過程很漫長,有些項目需要八九年時間才能完成收購。在 收購過程中,如果能把有關單位臨時借出作為過渡性房屋之用,將會 是一件好事。當然,政府也要讓發展商有信心,知道借出單位後,日 後可以成功收回,不會影響它們的發展計劃,這也很重要。

 對於原議案及各項修正案,香港工會聯合會也大致認同。但是, 就着朱凱廸議員和譚文豪議員的修正案,由於內容刪去了原議案中我 們認同的建議,包括為過渡性房屋制訂供應目標,以及把過渡性房屋 納入《長遠房屋策略》等,故我們不能支持他們的修正案;而對於原 議案和其他修正案,我們會支持。

 主席,我謹此陳辭。  

Read 363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