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09 十一月 2016 00:00

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9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9 November 2016

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

黃國健議員:主席,我發言代表工聯會反對林卓廷議員提出的議案。

 廉政公署("廉署")成立了 40 多年,當然不是百年老店。( 眾笑 )廉 署上下人員盡忠職守,克盡己任,打擊貪污。香港得以成功建立一個 廉潔的社會,廉署居功至偉。香港市民重視廉潔,我們每一個人也有

責任維護廉潔的社會,維護廉署的尊嚴。廉署作為一個獨立機構,受 法律保障,剛才郭榮鏗議員也提到,《基本法》第五十七條訂明廉署 獨立運作,以保障廉署的工作不受干預。

 很多議員經常在多個場合對外發言表示,十分擔心廉署的工作受 到干擾郭榮鏗議員剛才也有表達這種關注很多議員經常掛 在嘴邊,說害怕廉署的工作受到干預,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這些說 害怕廉署受到干預的議員,卻提出一些介入廉署內部運作的議案。廉 政專員白韞六早前已經向議員發信,表明涉及李寶蘭女士的人事安排 純粹基於人事管理,完全不涉及任何廉署調查的案件。當然,有些議 員並不相信,而現時在這個議事堂裏說成就像真的一般,指他們確是 在調查 UGL 事件,但如果根據廉政專員前來立法會所給予的答覆, 當中並不涉及任何所調查的案件,除非我們不相信白韞六,認為他這 個人不可靠。

 廉政專員的信件也強調,作出這個決定的原因,並非在於受到任 何壓力,行政長官也沒有就此提出任何意見。既然如此,議案提出調 查的理據是否足夠呢?至於取消署任安排的過程和原因,信件和白韞 六專員在立法會亦已作出詳細交代,表明屬人事管理的事情。我記得 他曾經表示,李寶蘭女士的署任,是方便行政還是行政方便 我忘記了前後位置總之是方便行政的署任安排,而不是升職前的 署任安排。毫無疑問,這是人事管理的事情。人事管理肯定是廉署的 內部事務,所以我實在不認為立法會有理由在這個時候介入。

 廉署過去的表現已經充分說明,他們的調查工作和內部運作不會 受到外間壓力影響,也不會考慮政治因素,無論對方職位有多高,即 使是特首或司長,廉署也會不偏不倚地展開調查。在一個高度政治化 的社會,廉署要排除政治壓力,做好肅貪倡廉的工作,絕對不容易。 今天我們的立法會如此政治化,我們為何要反其道而行,令廉署捲入 我們的政治旋渦呢?我也不認為一個高度政治化的立法會可以十分 公平、公正、客觀地進行調查工作,尤其有人向我提及,現在要進行 這項調查,而特首選舉又快將來臨,兩者是否有關連呢?我不知道, 亦不會揣測這些動機,但我認為這件事值得我們思考一下。立法會引 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是一項重大權力,運用時一定要非常 謹慎,如果我們運用這項權力的理據是建基於一些沒有實際證據的指 控,甚至乎是基於一些臆測、估計或自己想象出來的理據的話,我認 為在這些情況下展開調查並不恰當。

主席,我們也留意到,之前有些同事列舉 1993 年當時的立法局 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徐家傑被解僱事件,以此為例。 當時的案件與現時李寶蘭事件最大的分別,在於徐家傑當時是被革 職、被辭退,而李寶蘭今次只是被取消署任,完全不是同一回事,而 且當時廉署拒絕解釋,徐家傑本人亦公開表示廉署解僱他並不合理, 因此才促成當時的立法局調查這件事。但是,在今次事件中,廉署已 經應議員要求,以口頭和書面交代取消李寶蘭女士署任的事件,而李 女士亦沒有公開表示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所以這兩個案例其實不能 相提並論。

 主席,基於以上種種理由,工聯會認為立法會現在沒有即時需要 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廉署。我們希望立法會不要因 為一些沒有實質證據的指控,而介入廉署的內部運作,甚至將廉署捲 入政治旋渦之中,打擊市民對廉署的信心。我十分相信廉署會繼續不 受壓力,無畏無懼地執行肅貪倡廉的工作。

 主席,我謹此陳辭,反對議案。

 

Read 193 times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