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0 十一月 2016 00:00

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機制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1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0 November 2016

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機制

黃國健議員:主席,我動議通過印載於議程內的議案。

 主席,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計劃,自 2000 年年底實施以來, 其退休保障成效一直備外界批評。我們考究當中原因,除了強積金 本身基金表現參差和收費偏高外,強積金對沖機制是破壞強積金退休 保障功能的"最大元兇"。

 事實上,特首早在 2012 年的競選政綱已承諾,"逐步降低強積金 戶口內僱主累積供款權益用作抵銷僱員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的比 例"。但是,事隔 4 年之久,特區政府在處理對沖安排上依然毫無寸 進。究竟特區政府是無心,還是不做?相信社會自有公論。

 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最大原因,是設立強積金與遣散費及長期 服務金兩者的主要目的並不相同。先說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遣散費 是當工作滿兩年或以上的僱員被裁員、解僱或停工時,僱主所支付的 一筆金錢;而長期服務金則是當工作滿 5 年或以上的員工,因健康理 由或年老等原因而辭職時,僱主向他們支付的一筆金錢。簡而言之,

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目的,都是要紓緩僱員因失去工作而須面對短 期的財政壓力。

 反觀強積金制度,主要的功能是作為退休保障,以就業為本的強 制性供款制度,確保每名就業人士在就業期間撥出部分工資,以協助 就業人士為退休生活儲蓄。一些原本可能積蓄不多,甚至沒有為退休 而儲蓄的人士,現在可以透過強積金計劃儲蓄一筆金錢,以備日後退 休生活之用。

 由此可見,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與強積金的目的各有不同。因 此,我們不應該把強積金僱主供款與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作對沖,兩 者不應混為一談。

  我們要求取消對沖機制的另一主要原因,是它嚴重蠶食"打工仔 女"的"血汗錢",直接影響他們的退休保障,尤其是中下收入的基層 員工。在 2015 年受到對沖安排影響的 47 300 名僱員,平均約有 93% 的相關強積金僱主供款部分被對沖。

 事實上,一些行業例如飲食、清潔、保安業等,每每在兩三年約 滿後便被遣散,結果對沖安排導致這群僱員所得的強積金累算權益大 幅減少,根本不足以作為退休保障。由於政府遲遲未落實取消對沖安 排,令"打工仔女"所賺的"辛苦錢"被蠶食,因此,政府名副其實是破 壞退休保障的"幫兇"。

 除此之外,我們亦要求政府要全面檢討強積金制度,以確保其行 之有效,保障"打工仔女"的退休生活,而當中最為社會所詬病的是基 金收費過高及表現參差。

 儘管政府當局在 2016 年通過"核心基金"改革,並致力令基金收費 下調,但最近期的強積金平均基金開支比率仍是 1.56%,遠高於 4 個 實施類似退休計劃國家的基金收費,當中包括智利為 0.56%、英國為 1.19%、澳洲為 1.21%,而新加坡則稍高,為 1.4%。

 正如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積金局")所說,積金局須要繼續 努力減低收費,因為當前的收費水平與計劃成員的普遍期望仍有距 離,強調減低收費必須繼續是未來的工作重點之一。基金表現亦相當 參差,主要原因是股票佔強積金總資產 66%,容易受到外圍經濟波動 影響。

一些商界代表認為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有如洪水猛獸,他們所持 的理由包括取消對沖機制會令僱主須作出雙重開支,即一方面要支付 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另一方面亦要支付強積金僱主供款;取消對沖 機制會加重僱主的財政負擔,對微企及中小型企業的營商環境構成重 大影響;以及對沖機制是當年就強積金立法時,經諮詢後所達成的共 識等。

  我要在這裏逐一解釋。第一,以 2013 年的對沖金額(大約 30 億元) 計算,這數目只佔當年全港總薪酬支出的 0.37%,對實質企業現金流 的影響其實很低。學者羅致光亦曾經指出,取消對沖機制對企業的每 年財務影響其實十分有限。可見有關加重企業財政負擔的論點,實屬 商界無的放矢的說法,以及政府偏袒的表現。第二,由於時移勢易, 強積金對沖確實"沖"走全港"打工仔女"合共 292 億元"血汗錢",嚴重 影響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使其不能發揮應有作用。因此,為了"打 工仔女"的退休保障着想,實在有必要盡快取消強積金的對沖機制。

  近日有消息指,政府傾向取消長期服務金,並曾經提出以失業保 險金取代遣散費,工聯會認為不能接受。正如我較早前說過,長期服 務金和遣散費的目的是紓緩僱員因失去工作而須面對的短期財政壓 力。因此,取消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是本末倒置的做法,只是將取消 對沖機制的視線轉移。取消長期服務金的建議,說明政府放棄保障勞 工權益的責任,令商界有錯覺以為爭取勞工權益可以"進一步、退兩 步",對日後的勞資談判造成負面影響。至於以失業保險金代替遣散 費的建議,更意味着政府有意運用公帑倒貼為商界"買單",袒護商界 之心可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主席,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阻力,主要來自心理上的影響。我 認為政府應帶頭做好良好僱主的榜樣,率先以政府外判承辦商的僱 員、非公務員合約員工及基層員工的對沖安排作為第一步,即是由政 府帶頭取消這些員工的強積金對沖機制,而不應再在處理對沖安排一 事上含糊其詞。既然特區政府本着"民生無小事"的原則,而對沖安排 又是全港"打工仔女"的首要大事,所以政府務必盡快妥善處理,以回 應社會的訴求。我希望今天出席的張建宗局長真的聆聽勞工界的聲 音,亦希望局長能給大家好的開始,由政府帶頭取消強積金對沖機 制,向商界做好的示範。

 主席,我謹此陳辭,稍後再作其他回應。

黃國健議員:主席,我今天提出這項議案,是希望給社會一個機會關 注和討論這個議題,然後形成共識,促使政府盡快就取消強制性公積 金("強積金")對沖機制這問題作出決定和有所行動。

  今天這項議案有 6 項修正案,先後有 22 位同事發言。我很感謝 發言的同事,無論他們的立場為何,是支持還是反對這項議案,他們 都說出了各自的理由,而我們應讓社會和市民評論究竟哪一方的理據 較強。

  其實,由政府提交強積金的具體法例開始,我們已反對法例包含 對沖安排。前任議員陳婉嫻當年曾提出修正案,以刪除有關對沖的條 文,但當然並不成功,如果成功,現在便不會有此安排。

現在讓我談談今天的各項修正案。

   尹兆堅議員要求行政長官履行承諾,對此我們理所當然予以支 持,因為照理說,工聯會是第一優先的"債主","追數"我們一定會追 到底。

 我們亦支持長期服務金不應與強積金對沖。如果說要一併取消長 期服務金和遣散費,才可以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即是"左袋與右袋 交換",這是我們勞工界不可能答應的,除非我們是傻的。我相信政 府也不是傻的,它不會拿這種方案跟我們"摸底"。有人說政府拿取消 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方案跟工聯會"摸底",這純粹是捕風捉影的說 法。

   我們認為,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都是僱主本身應承擔的成本。不 過,在制度轉變時給予僱主過渡性協助,由政府作出一定的財政承 擔,我們不會反對。因此,我們會支持蔣麗芸議員的修正案。

   吳永嘉議員的修正案開宗明義地表示強積金對沖機制"運作良 好",我相信廣大市民和"打工仔"都不會同意此說法,所以我不會多 作評論。我們不能支持這項修正案。

   田北辰議員的修正案雖然未能全面兼顧"打工仔"的權益,只是提 出取消遣散費的對沖安排,而沒有提出取消長期服務金的對沖安排, 但我們認為田北辰議員的修正案是出於善意的。作為僱主,他最低限 度願意走前一步,試圖平衡勞資雙方在這方面的矛盾,打破僵局。因 此,雖然我們不同意田北辰議員的修正案,但仍感謝他在這方面作出 的努力。

   此外,我要說明一點,對於劉小麗議員的修正案,工聯會議員是 不會投票的。工聯會一開始已致函主席,質疑劉小麗議員在宣誓時的 表現,認為她並不合格,而現時亦有針對其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和選 舉呈請,故此直至法庭澄清劉小麗議員的議員身份前,我們不會就她 的修正案投票。

  我希望今天能夠聽到在座的政府官員就目前的討論作出有益、有 建設性和較具體的回應,令大家對政府就對沖問題擬採取的做法有多 些了解。我亦希望商界朋友不要那麼激動,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是可以 商量的。如果大家都作理性討論,我希望能夠達成共識。

Read 356 times

搜尋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