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8 六月 2017 00:00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九)項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7 年 6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June 2017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九)項動議的議案

 

黃國健議員:代理主席,我本來不想發言,因為身邊有很多人勸我不 要發言。他們說,梁振英即將"落莊",替他說話沒甚麼好處,只會招 來萬箭穿心,被網上很多文字打手"圍插"。這真是頗令人害怕。所以, 有些聰明的議員,都安排在這段時間外遊。中國古語有云:"君子不 立危牆之下。"這個年頭,不單"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連"淑女也不立 危牆之下"。

 說回今次的彈劾鬧劇。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場政治鬧劇。為 何我稱它為彈劾鬧劇?因為彈劾案獲通過的結果,是行政長官下台, 但不足 3 星期後,他的任期便會屆滿,這項彈劾還有何意義?彈劾程 序未能完成,便要終止。所以,這項彈劾本身完全達不到任何有用的

目的,只是讓反對派議員有最後機會搭建一個平台斥責梁振英,把他 罵得狗血淋頭,對他侮辱一番。充其量只能達到這種目的。

 如果為了這種目的,反對派議員便把自己說得如何偉大、如何正 確,並無限上綱地"吹大"這件事,我認為沒有必要。他們何不老老實 實......梁耀忠議員昨天發言時很誠實,他說這次彈劾其實是給傳媒一 個機會。甚麼機會?傳媒審訊的機會。事實上,如果我們有勇氣走出 來就這件事說句公道話,我們不但會面對網上文字打手的圍攻,更有 部分傳媒會以一些很巧妙的方式配合,向我們施壓。

 代理主席,昨天上午,我突然收到一名自稱港台"議事論事"節目 記者傳來的短訊,要求我就《防止賄賂條例》第 3 及 8 條應否規管行 政長官表態。本來這很正常,但自本會上次討論該議題後已過了很長 時間;傳媒如果要跟進該議題,為何不早點問我?我記得大概兩三年 前,傳媒曾問我這個問題,我亦曾回答,並已表態,為何現在又要再 問?這名記者在我們辯論這項彈劾特首的議案時重提該議題,還限我 在昨天中午前答覆,是否想引導市民把彈劾特首與防止賄賂及收黑錢 聯想起來?這樣做是否公平?這種配合是否過於着跡?代理主席,我 說到這裏便算,因為我再說下去,或會被指干涉言論自由,我這種小 人物擔當不起。但是,老實說,有些事,公道自在人心,要說的始終 要說出來。

 現在談談今次彈劾的理據。很多反對派議員在闡述彈劾理由時, 都提到梁振英在 UGL 事件中收了錢,涉嫌受賄或不適當地收錢,諸 如此類。但是,正如我們很多同事都指出,UGL 事件是在數年前發 生的,如果還有下文,一切應已曝光,為何冷飯炒完又再炒,炒到今 時今日,去到最後機會,仍要"擺他上檯","插"他一番?UGL 事件究 竟有甚麼問題,我認為莫乃光議員昨天說得公平,應留待執法機構和 法庭判定,而不是在立法會這個"政治醬缸"、這個 "泥漿鬥獸摔角場"搞 一輪便可得出結果。

 他們提出的另一個彈劾理由,是梁振英干預調查 UGL 事件專責 委員會的調查範圍。代理主席,這是徹頭徹尾的誤導。大家要搞清楚, 梁振英修改的並非調查範圍,而是調查範圍的建議。那還未成為調查 範圍,只是一項建議。這項建議是公開的,放在網上,任何人(包括 梁振英)都可以就其提出意見。他做得不好,觀感上令人覺得不好的 地方,是他沒有正式致函專責委員會提出他的意見。

 梁振英與周浩鼎議員討論此事,其實並無不可。只要周議員認同 和接受梁振英的提議,並在把有關文件提交專責委員會時說明它經過 梁振英修改,那便完全沒有問題。這樣做在法律上是沒有問題的,只 不過他們事實上做得不好看,令人在觀感上覺得他們好像在串通。但 是,正如我剛才所說,這並非修改調查範圍,而是修改調查範圍的建 議,這項建議須經專責委員會討論和通過,才能成為調查範圍。在專 責委員會作出決定前,這只是一項建議。修改一項建議有甚麼大不 了?這叫干預嗎?

 林卓廷議員更說這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嚴重的干預立法會事件。我 想提醒林議員,也許他年紀太輕,不懂歷史,以前的立法局是由港英 政府委任議員,由港督兼任主席,港督不用干預立法局,而是控制立 法局。林議員,你聽到嗎?你將這件事無限擴大,有好處嗎?只說出 部分歷史,誤導我們的年輕人,有好處嗎?這怎可能是香港開埠以來 最嚴重的干預立法會事件?有需要說得這麼嚴重嗎?

 此外,林議員經常說廉政公署("廉署")已立案調查梁振英。我想 提醒大家,廉署立案調查的門檻很低。如果反對派議員能到廉署看 看,我相信他們會看到一大堆有關他們自己的檔案。何足為奇?廉署 正在調查某人,並不代表該人有罪。即使廉署調查完畢後正式提出起 訴......正如梁國雄議員,我不認為他現在有罪,因為最後是由法庭判 決的。即使廉署正在調查梁振英,又有甚麼大不了?這足以證明他有 問題嗎?我們不應未審先判。今天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所做的事就是 未審先判。如果未審先判,調查 UGL 事件專責委員會還有存在價值 嗎?

 代理主席,這正是我一直主張解散專責委員會重選的原因之一。 這個委員會的威信本來就不高,它並不代表立法會多數議員的意見, 而是由少數議員通過呈請方式成立的,現在又發生這件事。再者,梁 繼昌議員有明顯的角色衝突,卻在泛民包庇下堅拒退出這個委員會。 這個委員會百孔千瘡,繼續工作下去還有意義嗎?既然反對派今天未 審先判,為此事定性,這個委員會還調查甚麼?

 這種政治"大龍鳳",我認為在立法會上演得太多了。在梁振英離 開前夕,反對派仍要搭建一個平台來羞辱他、攻擊他。從政治上來說, 他們可能感到很"過癮",但這樣做對香港有益嗎?他們很多時只說出 部分而非全部真相,誤導香港市民,對整個香港社會有益嗎?

 代理主席,我在今天的發言中說了一些心底話,可能之後會被人 圍攻,但也沒有辦法,因為總要有人站出來表達意見。工聯會反對今 次的彈劾。多謝代理主席

Read 262 times

搜尋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