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6 十一月 2016 00:00

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November 2016

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

何啟明議員:代理主席,對於大多數於 2000 年以前在中學就讀的香 港學生(包括本人)來說,中國歷史科("中史科")絕不陌生,即使事隔 多年,大家仍可說出不同朝代發生的歷史大事。在那些年代,即使學 校沒有把世界歷史獨立成科,也有獨立的中史科,可見其地位之高。

 雖然教育局多番強調,在 2001 年教改後才把中史列為初中必修 科,在此之前,中史從來不是初中必修科,但事實勝於雄辯,10 多 年過去了,我們看到中史科不斷被邊緣化,公開試的考生人數不斷減 少,新一代對中國歷史的認知大不如前。局長所謂的必修科,是容許 學校放棄開設中史科,而將其課程內容裁剪、分割,再寄生於其他學 科中。有 4%的中學把中史結合世界史為內容;有 8%的中學開設專題 形式的綜合中史課程,但並非以獨立成科的方式教授中史。 

反對派經常說我們不談文革後的中國歷史,但中國歷史源遠流 長,五千年歷史豈能單靠一個學科便闡釋清楚?中史課程內容甚多, 若不獨立成科,根本無法充分講授。舉例說,有關課程涵蓋近代史(包 括清代歷史)、現代史(即清代滅亡後的歷史)及當代史,究竟同事們是 否已清楚了解這數個不同範疇?還有政治史、文化史及經濟史。如果 不把中史獨立成科,我們的中學能否妥善處理相關課程內容?

 其實,研讀自己國家的歷史根本是天經地義的事,這是所有國家 和地區的共同標準。飲水思源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亦是培養下一 代應有道德觀的重要元素。中史獨立成科,可讓我們的下一代從根開 始認識國家和民族的歷史,從而確立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這是單從 學習世界歷史、香港史以至分割式的中國歷史所做不到的。

 數星期前,我看到前候任議員游蕙禎在社交網站上的一段感言, 當中提到:"單計開埠約 160 年的歷史,足見香港歷史遠比中華人民 共和國長,香港歷史絕非中國歷史一部分"。從有關文字和游小姐早 前宣誓的言論,足見我們有必要讓我們的下一代修讀中史。作為一個 曾應考或修讀中史的香港人,我不明白為何游小姐單憑香港開埠和中 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時間,就可以推斷出"香港歷史絕非中國歷史一 部分"。游小姐眼中的歷史,似乎只有香港歷史。

 游小姐比我年輕,距離中學階段應比我近。以前讀書,除了修讀 中史,我們還修讀世界歷史,兩科要分開考試。游小姐的說法是否表 示只需要修讀香港史,而不用修讀中史和世界歷史?若然如此,在作 為世界級國際城市的香港,我們的下一代便如同坐井觀天,思維和了 解範圍極度狹窄。相反,學習中史可從宏觀角度,更深入了解香港的 發展和由來。

 游小姐早前在本會宣誓時,說出了一個令全國人民震驚的字眼, 促使 200 多名歷史系教授、校長、教師及文化工作者刊登聯署聲明, 要求我們把中史的教育認認真真地辦起來。我不知道游小姐從哪兒學 來那個驚世字眼。其實,該字眼是用於日本侵華年代,代表着中國人 民被侮辱的歷史事實。如果她認為無須修讀中史,為何又使用中史的 字眼來侮辱一個民族呢?

  在唐朝,唐太宗李世民曾以下述說話形容其諫臣魏徵:"以銅為 鑒,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鑒,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鑒,可以明得失"。 游小姐可能不懂這句說話,因為她認為那段時期的中國歷史並不重 要。但是,我們認為,若要有系統地學習中文和中史,就必須把中史 獨立成科,這亦有助我們的下一代認識國家歷史,鼓勵並培養他們向 前人學習,從歷史中汲取經驗。

 香港回歸祖國接近 20 年,中港兩地的交往越趨頻繁,帶來很多 新機遇。我希望透過中史獨立成科,年輕一代能多些了解中國,我們 的國家,這樣才能與世界接軌。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

Read 175 times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