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8 六月 2017 00:00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九)項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7 年 6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June 2017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九)項動議的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葉建源議員剛才說今天討論的彈劾議案是一件很 嚴肅的事情,我的確覺得這是一項很嚴肅的問題,所以這項議案的遣 詞用字必須十分準確,務求在符合《議事規則》的情況下進行討論。 可是,聽罷昨夜和今早議員的發言,我發覺很多同事也是語言"偽術 家",不斷將很多不同的屬性加入這個議會。

 涉及這次事件的委員會是專責委員會,但很多同事如許智峯議員 卻把它稱作調查委員會,而姚松炎議員則把它稱作專責調查委員會, 兩者同樣不符合《議事規則》。當天,立法會會議廳內有 28 位議員 提交呈請書,希望處理一些他們想處理的問題。這 28 人想怎樣做也 沒有問題,因為完全符合《議事規則》的規定。然而,這種處理方法 純粹是把問題交由一群委員來 consider(研究),這是《議事規則》內 所採用的翻譯。觀眾可能未必能夠完全明白我的發言內容,我希望可 以盡量解釋清楚,否則大家有可能會把很多不同的概念混淆。

 這個專責委員會純粹研究某個範疇所發生的事情,與事務委員會 所進行的研究相似,但當然專責委員會更為專職。不過,相對於調查 委員會,例如調查前議員甘乃威或鄭松泰議員的調查委員會,它是建 基於有否表面證供的事實陳述,然後才調查有否瀆職行為。因此,調 查委員會和事務委員會是有分別的。現時的專責委員會純粹研究一件 事,然後提交報告讓立法會進行討論。所以,雖然這個專責委員會的 名稱中有"調查"二字,但其英文名稱卻用了"Inquire",一個很輕微的 字眼,而"調查"通常會譯作"investigate",而不是"inquire"。因此,我 不認為中文名稱譯作"調查委員會"及用了"調查對象"等字眼,會令大 家誤解委員會的本質。

我們現在討論的是,究竟梁振英先生向周浩鼎議員提供一些資料 是否有問題?這正是我們今天要研究是否贊成彈劾他的主要原因。梁 振英先生是整件事的持份者之一,而當中其實有很多不同的持份者, 包括梁振英先生、UGL、戴德梁行、行政會議秘書處因為牽涉秘 書處在行政上有否申報利益的制度以及稅務局。如果大家認為梁 振英是調查對象,那麼稅務局和 UGL 同樣會是調查對象。不過,我 們明白這只是研究範圍,而不是調查對象。因此,如果我們不斷將梁 振英先生說成是調查對象,然後把這種說法推而廣之,將他說成是法 庭上被落案起訴的疑犯般,這便完全違反了專責委員會就此事展開研 究的原意。

 我是修讀哲學的,從哲學角度來看,這種詮釋方法只會不斷輪 迴,然後不同背景的人又作不同的詮釋,一些對本屆政府心存惡意的 人更會不斷將這想法作惡意詮釋,但這已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所以我 不會怪責他們。

 我們必須研究背後的原意,以及議會一向的操作是否存在很大的 問題。以立法會其他委員會所研究的事情為例,例如立法會最近研究 象牙貿易或垃圾徵費問題。如果一些垃圾車車主與我們進行討論,會 否出現"打同通"的問題?如果反對象牙貿易的人與我們討論,而我們 在接納他們的觀點後在議會上提出,這樣又是否屬於"打同通"?我不 認為這是"打同通",因為如果在與有關代表討論後,其想法與我作為 立法會議員的想法沒有互相違背,我便會以我的名義提出有關的意 見,這是議會一貫的操作方式。如果政府在某委員會商討某件事情 時,完全不可以與任何持份者商討,這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那麼議 會還當甚麼民意代表?議會還怎能與別人討論或互相傾談?這是沒 有可能的。因此,如果反對派議員說梁振英先生不可以向任何一位委 員反映意見以供參考,我認為這是完全說不通的。

 當然,議員接納他的說法與否,須由議員自行承擔後果。不過, 無論議員是向梁振英提供整份文件或是向他口述,向來都是議會政治 的一部分。我相信反對派同事與不同持份者在不同的議題上均有很多 交流,所以我並不認為當中存在很大問題。

 如果以這種交流作為是次彈劾的原因,並如議案措辭所載,研究 梁振英作為調查對象有否瀆職,那麼基於剛才提出的邏輯,我並不認 為這是瀆職。首先,他這種交流方式不屬違法;其次,我也不見得他

向周浩鼎議員提出意見是瀆職。這情況就像我們每次在討論工務工程 前,政府都會先向我們提供基本資料一樣,目的是讓我們對工程有更 多的了解,然後才在議會發言,有助提升議會的效率。因此,按反對 派的說法,即專責委員會是調查梁振英先生,猶如公審會一樣,我認 為這並不是專責委員會的原意。所以,我既不理解亦不認同反對派以 此邏輯贊成彈劾特首的議案。

 現時的議會制度,自開埠以來已越趨透明。有些同事指這次事件 是開埠以來最大的醜聞,我對此完全不認同,因為如果沒有如此透明 的制度,那麼開埠以來的 150 年也不會不斷作出改善。當然,我們可 以要求政府不斷提高透明度,但我想理性的市民也會明白,強行將透 明度提高至無可再透明的程度,的確會降低政府的效率。正如我們的 申報制度,固然可以越加詳細,但我認為這並不是一般市民想要的。 又例如,我們會否要求母親每天抹窗,令玻璃高度透明?我也會做家 務,但我不會把時間全部用於抹窗以提高玻璃的透明度。

 反對派的同事也說得很清楚,他們純粹希望立此存照,希望將他 們的一言片語記錄下來。然而,這對整個特區政府甚至整個香港社會 是否有益,卻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因此,我反對彈劾議案,更 希望反對派議員不要拖累香港社會,必須以香港社會的經濟發展和民 生建設為重。如果我們不思進取,一定會不進則退。如果大家把全部 精神都放在政治爭拗,而且還是花了 5 年時間仍然爭論不休的政治爭 拗,只會令我們在與周邊地區也不要說內地例如新加坡相比 時,香港的社會發展處於不進則退的狀態。希望大家反對今天的彈劾 議案,讓議會得以繼續前進,可以討論香港應該討論的事情。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Read 292 times

搜尋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