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08 二月 2017 00:00

促請政府加強規管放債人及財務中介公司

立法會 ─ 2017 年 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February 2017

促請政府加強規管放債人及財務中介公司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我動議通過印載於議程內的議案。

 代理主席,經過近 3 年的持續爭取,加上全方位的跟進工作,我 們要求政府加強規管放債人及財務中介公司的議案,終可在會議廳得 到正式的討論。我們可以走到這一步,過程漫長,爭取的工作亦實在 不容易。

 在這個過程中,我看到一位又一位市民被詐騙、被欺騙、被威嚇。 2014 年年中,我收到第一宗這類個案,當時牽涉的金額只是 48 萬元, 我們開始了跟進工作,但仍未意識到問題原來這麼嚴重。到了今年 1 月,我們收到的個案已達 251 宗,而牽涉的金額已超過 4 億元。    在這些個案中,我們發現不良財務中介的詐騙手法層出不窮,由 收取巨額中介費、誘騙事主抵押物業,以至分契侵吞業權等方法,可 說是無所不用其極。他們令無數受害者和家庭遭逢惡運,墮入借貸陷

阱中,最終只有賣樓還債,將他們辛苦儲來的那層樓,獻給這群不良 的財務中介。

 由於處理了 250 多宗個案,我們便就我們的資料庫稍作調查。我 們發現這 250 多宗個案牽涉 150 間財務中介公司、118 間放債人公司, 另外有 44 間律師樓,而有數間財務公司和律師樓的名稱更是經常出 現的。這些資料證明有關個案並不是單獨偶然發生,而有可能是幕後 有集團式經營,所以政府必須盡快處理。

 一年多前,一位印刷廠東主因為業務出現困難,向財務中介公司 求助,透過財務中介公司,以為向財務公司抵押物業,借款 150 萬元 來挽救自己的印刷廠。最終,他只收到一份"consultant fee"的文件, 註明顧問費 150 萬元,即他全部貸款均給了中介公司。這位東主最後 連 1 元也收不到,更失去廠房,最終,他因自己被騙而感到內咎和對 不起家人,遂留下遺書,控訴這間財務中介公司,然後自殺身亡,留 下太太和一對仍在求學的子女,他們當時尚未中學畢業。

 時至今日,我仍然記得事主太太曾對我說,她是在丈夫過身後看 到遺書才知道丈夫曾被騙。她當時面對喪夫之痛和家中巨變,但仍然 勇敢站出來。她說她知道過程會很漫長、很艱難,甚至很危險,因隨 時會有人上門找她,但她仍然要站出來,將事件告訴社會大眾,要為 他的丈夫討回公道,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再看到有無辜市民受害。過 去數年,這群受害人勇敢和堅強的態度,驅使我和我的團隊用盡不同 方法,希望可以協助他們。

 幸好,我們的工作沒有白費心機。三年前,市民可能連何謂財務 中介騙案也搞不清,以為只是普通的電話騙案,今天,大家看廣告時 也會聽到:"借錢梗要還,咪俾錢中介"的提示語句。市民對吸血財務 中介騙案的認知有所提升。

 三年前,當這些個案的事主前往報案時,絕大部分不獲警方受 理,警方會告訴他們這些是私人財務糾紛,要自行解決,不會受理, 令受害人極度徬徨。不過,今天我們的建議得到保安局和警方積極跟 進,當局大力掃蕩這些不法分子,並向前線警員發出指引,令不幸受 騙的事主可以到警署報案,警方亦可調查這些騙案。警方甚至在商業 罪案調查科中央處理這些騙案,令不良財務中介稍為收斂但其實 很快會死灰復燃無論如何,我衷心感謝警方在這方面的工作,亦 希望他們可以持續採取嚴厲的執法行動。 

三年前,香港只有兩間志願機構協助這些騙案事主今天仍是 兩間,機構向我們反映,由於資源不足,要在社區推動理債教育宣傳 舉步為艱。不過,今天政府已接納我們的建議,兩間志願機構已獲撥 資源推行一些先導計劃,為有財務困難的市民提供一些專業輔導及支 援服務。我們希望這些服務得以持續,加強市民大眾對理債概念的認 識。

 三年前,政府的規管出現極大的漏洞,財務中介實際上是"無皇 管",我們多番向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反映,我的團隊甚至參考了英國 和新加坡的例子,製作了我手上這本《加強監管放債及財務中介服務 的策略建議》。我相信當時有參與會議的人也知道,局方當時的態度 非常消極,幸好,當我們當面向行政長官提交這份建議時,他願意聽 取我們的意見,最終政府也採取了現時一系列的措施,收緊放債人牌 照條件。雖然未必一定會有成效,但最少走前了一步。

 我們這 3 年在推動政策的工作,雖然做了很多,但其實絕對是不 足的。早前,我有機會跟一些執法人員交流,他們告訴我,現時這些 騙案的模式已轉變,變為快閃、零散。即他們行騙後便立即走掉,一 次過騙走百多二百萬元便走。我今早看到一宗個案,中介一次過騙走 300 萬元便結業。這些情況令追查個案變得更為困難,所以我們需要 盡快制訂規管措施。

 政府去年 4 月公布了一系列措施,但其實並不能徹底解決問題, 在本質上,財務中介依然是"無皇管",當局只是把規管中介的責任轉 嫁到放債人身上。因此,要處理這個問題,不單要治標,更一定要治 本。治本的方法就是正式把財務中介納入法例的規管範圍內,規定須 領取牌照,以實施直接規管,並訂明已領牌的財務中介不得向貸款人 收取任何費用。

 以英國為例,當地法例已把財務中介等服務直接納入規管範圍, 而且列入高風險活動。香港雖然自稱國際金融中心,但正如今早一項 口頭質詢所指,我們的金融科技已落後,其實我們在財務中介方面的 法例和規管同樣落後,我們有需要堵塞這些漏洞,保障消費者和市民。

 我們要把財務中介納入規管的另一原因,就是希望這個行業可以 朝正確方向發展。有同事可能不明白,他們認為根本無須中介存在。 其實,市面現時有一些正當經營的中介公司,會為有需要申請按揭的

市民提供轉介服務,就如代客"格價"。事實上,英美等國家已擁有超 過 5 萬間這些中介公司,反映這已是行業的趨勢。我們不能再掩着眼 睛和耳朵說無須作出規管,否則,便會落得現時的境況,任憑不法分 子利用法律漏洞行騙。

 此外,目前發出放債人牌照的要求相對寬鬆,在此情況下,即使 放債人因為與不良財務中介人串謀而被撤銷牌照,他們很快便可以改 頭換面,再開一間公司繼續經營。大家可知道,本港現時財務公司的 數目,比 2011 年時增加了近 1 倍。因此,我們認為應要盡快收緊放 債人牌照和審查程序。

 在過去數年,我一直有接觸一些經營放債人公司和財務中介公司 的行業人士,我也得說說,他們其實很希望政府可以對行業加強規 管。這是真的,他們確實想政府施加規管,因為他們希望藉着規管可 以趕走行內的壞分子和害群之馬。因此,我想問局長,市民想政府作 出規管,業界想政府作出規管,究竟政府會否採取行動?

 我還想提出一點,接觸業界時,我曾在某一場合遇到一個懷疑是 經營不良財務中介的人,他向我說:你有本事便捉我,捉到後又看看 可以怎樣。局長,我們的社會是否可以容忍這些不法分子如此囂張地 行騙及傷害市民呢?究竟局長是否有魄力和決心來保護市民呢?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稍後我會再就各位同事的發言發表意 見,謝謝。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首先感謝 3 位同事就我的議案提出修正案,當 中不少是正面的修訂,反映了加強規管放債人及財務中介公司的要求 得到本會跨黨派的支持和關注,我確實希望局長可以推行。

 就梁耀忠議員的修正案,他特別提到行業從業員的登記,這點我 們是認同的。事實上,在我剛才提及我們在 2015 年 9 月推出的那份 《加強監管放債及財務中介服務的策略建議》中,我們也有提及從業 員登記制度。我們亦有提到胡志偉議員提出的設立貸款協議冷靜期的 部分,所以我會贊同兩位議員的修正案。不過,對於梁繼昌議員的修 正案,特別是刪去議案中"落實"中介人發牌的制度而改為"研究",我 們認為現時的問題是必須解決的。

 我剛才聽到多位同事質疑是否有需要設有中介公司,我想指出, 當我在數年前接觸這些個案時,特別是當我聽到向晴軒的社工向我們 表達要設立中介人發牌制度時,我也懷疑究竟是否要有中介。不過,

當我接觸這個行業後,我便發現原來已有正常的中介機構、中介公司 存在。既然現在已有這些機構和公司,但我們卻不設立發牌制度,致 令一些不法分子走法律罅來行騙,我們是否要這樣呢?

 局長和其他同事,如果大家認為是無需中介的,那倒不如全面取 締中介吧,我可以修改我的建議。我們是否可以全面取締中介,不容 這個行業設有中介呢?當局大可這樣說吧。既然中介已經存在,當局 要不取締中介,要不就發牌加以規管,而不是乾坐着觀望,甚或讓放 債人自行規管替他們工作的中介。

 政府是有責任面對現時這個問題的,所以對於梁繼昌議員表示仍 要研究,我們認為不能再等。

 我剛才說過,我從 2014 年起接觸首宗這類個案,至今已 3 年, 已做了 200 多宗,我們不能再等 3 年。每增加 1 宗個案,就多 1 個家 庭受影響,甚至不只是 1 個家庭,而是 1 個生命受到影響。因此,我 希望政府和局長作出正面回應。如果政府真的認為無需中介也可以, 當局無需規管中介,那當局乾脆建議取締中介好了。如果當局建議取 締中介的話,我也可以支持。當局不可再像現時這樣,這不做,那又 不做,只乾坐看着市民被騙。

 此外,我都想提出,各項修正案其實豐富了我原議案的建議。不 過,在原議案中,我除了提及中介人的發牌制度外,也特別在第(二)項 提到有關控制、監管放債人公司的經營。事實上,請大家看看數字, 2011 年全港有 829 間;2015 年 11 月已有 1 571 間,增加了 1 倍。既 然這個行業的發展如此蓬勃,我們是否要如剛才多位同事所說般,任 由警方進行發牌,任由法庭進行發牌便了事,其他也不予理會呢?我 們是否容許如此落後的法例繼續影響香港金融行業的發展呢?

 此外,我亦想回應一些同事對修正案的意見,特別是梁耀忠議員 提出的從業員發牌制度和我們提出的中介人發牌制度,他們關注這些 制度會否引來業界反彈。我想告訴大家,在我們過去數年接觸和諮詢 業界的過程中,包括香港物業融資協會,發現他們是支持和同意我手 持的這本建議書的。我們亦曾接觸香港那些正當的財務中介公司,他 們也是同意的。他們自行推行一些行業守則,更自願推行一些行業從 業員的操守守則。其實,他們是願意接受監管,更願意行業可以作專 業發展的,問題在於我剛才所指出之處,就是市民想政府監管、業界

想政府監管,那政府做不做呢?而立法會又應否坐在這裏,慢慢再作 研究和等待呢?

 因此,正如我剛才所說,對於梁繼昌議員提出要繼續研究的修正 案,我是不會予以支持的。

 多謝主席。

Read 250 times

搜尋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