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6 二月 2017 00:00

致謝議案

立法會 ─ 2017 年 2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February 2017

致謝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歡迎行政長官在其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重申 和展現政府對解決房屋問題的決心。

 "安得廣廈千萬間"這詩句說明社會對房屋的期望,而令市民安居 樂業,是政府和議員的基本責任。雖然現時經濟下滑,樓市買賣氣氛 卻依然熾熱,政府對房屋供應的承擔便更為重要,政府要為市民帶來 安穩的基本生活。

 陸頌雄議員剛才提及,工聯會在 1980 年代初開始提出,"公屋為 主,居屋為副,私人市場作補充"的房屋發展策略。我們提出這個策 略的背後原因,是希望能夠建立一個可持續、可靠和穩定的置業階梯 或房屋階梯,令每一個組群的市民也能夠住得其所。

 我們最近看到,香港的房屋問題,很多時候是信心問題。只要當 局推出"綠置居"、居屋等公營資助房屋,市民便會爭相申請,為甚麼? 因為他們很擔心樓價會一直上升,為了解決置業問題,他們便爭相提 出申請。如何解決這個信心問題?

 這是我擔任立法會議員的第二個任期,我看到政府願意在很多新 發展區,如洪水橋和東涌等地區尋覓土地,增加公屋或資助房屋供 應。工聯會曾多次進行考察,並向政府提出很多意見,包括就公營房 屋的發展形式、數量和對現時在該區居住的居民的影響進行研究和討 論,並已向政府提交意見。不過,我們經常提出,如要解決問題,最 終仍須增加房屋供應,政府面對的是土地問題。

 我最近經常提出一點,但政府(包括局長)似乎不大願意回應。我 提出,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可否考慮與市區重建局("市建局") 合作。換言之,市建局收購土地後便與房委會合作,在市區興建公營

房屋,因為這些土地是"熟地",程序上較在其他新發展區或地區改變 土地用途容易,而且在市區增建公營房屋,市民便可以住在市區。

 但是,兩個政策局局長多次作出同樣答覆,張局長曾經答覆,要 求市建局建屋,須考慮該局的財政問題,原因是市建局須自負盈虧, 不知道財政上能否承擔等。這些都是技術問題,主要問題是我們是否 願意採用這個模式,盡快增加土地供應,以便在市區興建和發展公營 房屋。政府一次又一次表示,市建局要解決資源問題,但政府當初為 何要注資成立市建局?為何市建局董事會要有政府代表?為何有數 名立法會議員出任為市建局的董事?因為市建局不僅是一個自負盈 虧的發展商,還是一個有使命要為社區更新作出貢獻的公營機構。

 市建局的前身是土地發展公司,由政府注資 100 億元成立。當時 市建局從土發公司接手 25 個發展項目,這些項目大多數是市區內已 經有街道經濟或墟市的地方,例如嘉咸街、觀塘市中心裕民坊等。由 於採用市建局的發展模式,政府收購土地後,要考慮 100 億元該怎樣 運用。市建局與私人發展商合作招標時,只能按照價高者得的原則。 價高者得的原則令市建局收購的土地的價格非常昂貴,此外發展商為 了賺錢,肯定會興建豪宅或高價樓宇。市民認為,市建局把市區或舊 區的小商販趕走,街道經濟沒有了,囍帖街等都沒有了,換來賺錢的 地產項目。如果市民申請公營房屋,他們只能住在偏遠地區。

 市建局收購土地後進行招標,因價高者得,私人發展商於是興建 貴價樓,以致地區內沒有街道經濟。如果市建局與房委會合作,便能 解決這些問題。市建局應與房委會合作,在市區興建公營房屋及基層 市民能夠負擔的房屋。其實,這是市建局的使命,我們要着眼於整個 市區的重建,不希望舊區出現我們不需要的貴價樓。

 行政長官在之前兩份施政報告中提到,市建局須發展資助出售房 屋,煥然壹居是一個半成功的例子,因為最初興建煥然壹居時,不是 用作資助出售房屋,所以價錢可能偏貴,但這總算是很好的嘗試。只 要政府和市建局願意考慮在市區興建公營房屋,財政上的承擔、建築 費用等技術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有些人總是說,市建局不可以這樣 做,要顧及那 100 億元,其實,那筆錢也是政府公帑。

 如果市建局與房委會合作興建公營房屋,也可以幫助政府增加公 屋供應,除非政府說不可以,一定要用市建局的土地來賺錢,則作別

論。如果政府沒有打算用土地來賺錢,而是想幫市民解決住屋問題, 市建局及房委會便有可能合作興建房屋。市建局在發展局轄下,房委 會則是在運輸及房屋局轄下,今天趁着兩個政策局的局長都在席,我 希望他們可以聆聽意見並作出回應,我希望特首參選人也可以聽一 聽,盡快想出方法,在市區尋覓"熟地",增加興建公營房屋。

 為何我強調要在市區興建公營房屋?大家不要忘記,市建局進行 市區重建工作時,往往會把舊區的基層市民趕走,而這些市民可能住 在"劏房"和板間房。市建局的建屋項目是要更新市區,但卻令一些基 層市民面對生活和住屋方面的困難。所以,我強調應要在市區興建公 營房屋,協助基層市民"上樓"。

 這幾年的施政報告都沒有提到,如何協助住在"劏房"和板間房的 基層市民解決住屋問題。大家可以很簡單地說,只要增加房屋供應, 便一定可以協助他們及縮短輪候時間,但問題是政府現時的建屋量根 本未達標。由於"劏房"居民沒有簽訂標準租約,他們有些人在 1 年內 被加租兩次,甚至被"炒水炒電",即被濫收水電費。政府從來沒有行 政政策協助"劏房"住戶。基層市民看着當局在舊區興建貴價樓,但他 們卻要搬走,又要被業主壓榨及濫收水電費,試問他們怎會開心,怎 可以安居樂業?

 陸頌雄議員剛才也提到,工聯會曾經提出租務管制,但局長說這 樣做不行,因為推出租務管制後便會減少出租單位,對租戶沒有好 處,如提供租金津貼,最終也會令業主受惠。工聯會曾提出一個三管 齊下的方案,協助住在"劏房"和板間房的基層市民:第一,租務管制 只限於平價樓和舊樓,即應課差餉租值為 6 萬元以下的樓宇,因為這 些樓宇大多數被用作"劏房"和板間房。政府也會提供租金津貼及徵收 物業空置稅。

 我們希望透過三管齊下的方案協助市民,如果政府又說這樣做不 行,還可以怎樣做?如何幫助"劏房"戶和住在板間房的市民?大家看 到小朋友要趴在床上做功課,會否感到"心噏"?很多時候,我們提出 興建新公屋,會引來鄰近地區居民很大反彈。他們認為,現時區內的 交通配套和社區設施已不足,如有更多市民遷進該區居住,情況便會 更為惡劣,社區問題和設施問題都會更趨嚴重。

 交通是最主要的問題,很可惜,住屋問題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有 關,海陸空交通問題也與他有關。可否讓局長更聚焦地處理交通問

題?我們很希望下屆特首領導的新政府,可以考慮成立發展及房屋 局,而運輸事宜則由獨立的政策局負責,處理海陸空交通事務,這樣 當局才能制訂長遠的交通運輸策略。

 很遺憾的是,前兩年的鐵路發展計劃沒有提到要興建屯門至荃灣 沿海鐵路("屯荃鐵路")。政府一方面說不會興建屯荃鐵路,另一方面 卻讓市民遷入洪水橋和元朗南。怎可讓那麼多人住進新界西北?交通 問題該如何解決?多年過去了,雖然屯門公路終於擴闊了,但該處仍 會出現塞車,西鐵車廂也仍然載滿乘客。大家以為增加車卡便可以解 決問題嗎?

 如果不興建屯荃鐵路,這些遷入新發展區的市民,便會做開荒 牛,正如當年東涌的居民一樣。東涌的居民做了多年開荒牛,當局終 於打算推展東涌西發展計劃,並可能會在東涌西增建鐵路站。可是, 市民的入伙日期未能配合鐵路啟用的時間。為何要市民遷進新發展區 後,要住上數年,慢慢待居民人數足夠後才向他們提供鐵路服務?

 所以,我認為政府要想一想,如何令整個社區的設施和交通運輸 服務更為完善,這樣才可減低對現有居民的影響,以及減低在新發展 區或其他土地上興建公營房屋的阻力。我希望政府盡快增加房屋供 應,解決市民,特別是基層市民的居住困難。

 我會在其他環節再發言。

 主席,我謹此陳辭。

Read 271 times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