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2 四月 2017 00:00

《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4 月 12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2 April 2017

《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的發言包括 3 部分,是我近年特別關注的議題。 第一,是不良財務中介的規管。自 2014 年我收到第一宗求助個案至 今,我已經收到超過 250 宗有關不良財務中介的求助個案,涉及款額 超過 4 億元。雖然我們一直盡力為每名受害人處理個案,但更重要的 是我們想推動在規管制度和政策方面的改革,因為這樣才能杜絕無良 的詐騙手法,真正保障市民權益。

 剛才有數位同事提到,現任財政司司長在上任不久後便要處理財 政預算案("預算案")。他們說道,預算案的內容可能是前任財政司司 長撰寫的,因此他不能作大幅修改。不過,司長在預算案演辭中特別 提到要打擊不良財務中介,又提到政府已經實施更嚴格的牌照條件, 加強對放債業務的規管,以及會嚴肅跟進新措施的成效。我幾可肯 定,有關內容是出自現任司長的手筆或是他的看法。原因是,在現任 財政司司長上任後,我們立即約見他,並特別提及此事,因為政府之 前數年推動這方面的工作真的非常緩慢,見諸於由本來不想做,及後 只做了一些事情,及至現在加入牌照條款,並在廣告中增加 10 個字 的提醒語句。不過,最終的成效如何呢?要取得成效,財政司司長必 須願意加大力度,以及認為有問題。我感謝現任財政司司長,因為這 是第一次有財政司司長在預算案中提到願意加強規管不良金融機構 或財務機構。

 至於政府提出會嚴肅跟進新措施的成效,我在今年 2 月 8 日提出 的一項議案得到各黨派的同事支持並獲得通過。我希望政府接納立法 會議員的意見,而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政府幫助受害人,認真檢討《放 債人條例》("《條例》")。事實上,《條例》的確很古老,當中對於 借貸或放債人的規管非常落後。

 在 2 月 8 日獲得同事支持通過的議案除建議檢討落後的《條例》 外,亦提出希望推動行業的專業發展,持續嚴厲執法及加強公眾教 育。當局表示會在 2016-2017 年度和 2017-2018 年度撥款 480 萬元進 行公眾教育及宣傳,亦承諾會增加公司註冊處的人手以加強監管,我

對此十分支持。不過,擬用於宣傳教育的 480 萬元相對於不良財務中 介所賺取的金錢,可謂"小巫見大巫"。所以,我希望政府能夠繼續加 大資源做好公眾教育,因為當有受害人被騙,即使將涉事的財務中介 公司繩之於法,其實亦於事無補。最重要的是在源頭檢討法例,打擊 不良的財務中介,以及做好公眾教育,令市民懂得保護自己。我希望 政府在 5 月底的相關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可以向我們報告檢討的進展。

 另一項議題是大家都很關注的房屋發展問題。房屋發展聽來並非 財政司司長負責,但我接着提出的必須得到財政司司長首肯,並且要 有新意才能做到。為甚麼呢?我們一直指出,香港的房屋發展問題源 於香港土地不足。當局提出了一些新發展區的建議(例如新界東北、 洪水橋、東涌及元朗南等),但由討論至落實,已經要十年八載。如 是者,當局可以如何加快覓地建屋呢?大家不要忘記,我剛才提到的 新發展區均位於新界,那麼市區是否有土地可以立即用作建屋呢?香 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打算發展的新屋邨都位於一些要重新開發的 土地,因此涉及一個諮詢過程,最低限度要若干年才落成。而且,這 些屋邨很多都遠離市區,例如水泉澳邨、皇后山發展項目及安達臣道 發展項目,其實都位處偏遠地區。如是者,當局可如何在市區覓到"熟 地"立即興建公營房屋呢?

 方法之一,是依靠財政司司長轄下的市區重建局("市建局")。市 建局現時的運作模式是如何的呢?我在此申報,我是市建局的非執行 董事。市建局現時的運作模式,是在收購舊樓後,透過招標讓私人發 展商發展私人樓宇。在這種進行公開招標的運作模式下,必然會出 現"價高者得"的結果,意思是出價最高的發展商會中標。私人發展商 以高價投得土地,所興建的房屋必定不會便宜。結果如何呢?便是市 建局經常被指責舊區重建項目趕走當區的基層市民,興建天價房屋。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市建局的運作模式所致。

 市建局成立之初獲得 100 億元撥款,因此當時的財政司司長嚴格 規定市建局必須維持 100 億元儲備,1 元也不能少。市建局以高價收 地後要進行重建或維修保育,又要維持 100 億元儲備,因此必須以最 高的價錢將土地售予私人發展商。這會予人一種感覺,便是市建局只 會興建貴價房屋。其實,現任財政司司長只要讓市建局無須維持 100 億元儲備或透過招標方式以高價出售土地達致收回成本,那麼市 建局在收地後便可以與房委會或以彈性的方式與香港房屋協會("房 協")發展公營房屋,可以是出租公屋,亦可以是資助出售房屋,甚至 是候任行政長官多次指出要增加的綠表置居先導計劃單位。 

不過,先決條件是財政司司長要有魄力或願意透過旗下的機構, 幫助市民解決住屋問題,願意用市建局的土地發展公營房屋。因為大 多數市建局的土地已經改劃為住宅用地,所以市建局在土地發展方面 其實比房委會發展"生地"為快。因此,先決條件是財政司司長願意這 樣做。

 當然,有人會說道,市建局負責市區重建及執行"4R"工作,而非 興建公營房屋。但是,我亦想指出,市建局亦並非負責興建"天價 樓"的,而市建局的重建工作更不應該讓私人發展商興建"天價樓"。 問題在於政府是否願意把市建局收回的土地發展房屋,以及用甚麼模 式發展而已。因此,我的提議不會有違市建局進行舊區重建的工作。 市建局仍然可以在舊區回購土地,然後用來發展房屋,亦可以做其 他"R"的工作,即活化或維修等,仍然可以進行活化中環街市等工作。

 然而,如果當局讓市建局採用這模式,令市建局無法透過向發展 商高價賣地而賺取利潤,市建局的 100 億元儲備很快便會花掉。因 此,政府必須給予支持。政府是否沒有錢呢?不是。政府在數年前已 經設立 500 億元房屋儲備金,現時已經滾存至 770 億元。如果這筆錢 可供市建局回購土地,然後將有關土地交由房委會或房協發展公營房 屋,便可以立即在有"熟地"的地區發展公營房屋。

 讓我舉一個例子。市建局最近作出新嘗試,在庇利街及榮光街進 行一個小社區重建項目。市建局以往可能是興建單幢式樓宇,但這次 則會進行一個小社區重建項目,預計提供 1 150 個單位。以這規模而 言,市建局其實可以發展一個公營房屋社區,可以是公共屋邨或居者 有其屋計劃屋苑。市建局甚或可以將有關土地交由房協發展夾心階層 住屋計劃屋苑,只供港人居住。凡此種種,皆可以在短時間內在市區 內落實的。請問大家,現在在市區內還有一如元州邨或紅磡家維邨的 屋邨嗎?市區內已沒有屋邨了,因為市建局的運作模式是在回購土地 後興建"天價樓"。因此,只要財政司司長願意拆牆鬆綁,讓市建局可 以採取這種發展模式,市區的公營房屋用地便可以立即增加,從而解 決市民的住屋問題。這是第二方面。

 我很關注的第三個問題,當然是香港的醫療制度。數字顯示,香 港的醫療開支確實不少,每年大概佔本地生產總值 17%。我不知道為 何每年的百分比都差不多,這是否意味着政府已硬性規定每年的醫療 開支約為 17%呢?因為我們看到,有一年是 17.6%,有一年是 17.4%, 有一年是整整 17%,另有一年是 16.7%,大概維持在這個百分比。有好處亦有壞處。好處是醫療開支最低限度維持在這個水平,壞處是 醫療開支沒有增加。不過,香港現時的醫療其實......當然,增加撥款 不一定有用處。例如,如果 增加撥款是為了增加醫院管理局("醫管局") 高層的薪金,便沒有任何用處。不過,如果政府可以善用資源,將增 加的撥款用於提高前線員工的待遇或資助病人的藥物開支等,便真的 可以紓緩醫療問題。

 我最近曾處理數宗醫療事故的個案。死因裁判法庭昨天就一宗醫 療事故作出裁決,當中一名癌症病人在入院時因為沒有獲得醫生的適 切治療,花了數小時等候驗血,以致錯失治療機會。專家證人在研訊 表示該名病人本應是有救的。今年 1 月,同一間醫院發生另一宗醫療 事故,當中一名 21 歲幼稚園準女教師同樣在入院時花了數小時等候 抽血,當取得驗血報告後才發現她的心臟酵素高,最終因器官衰竭而 死亡。

 本港的醫療制度是有問題的,但問題在於資源必須用於病人及前 線同事身上。我在施政報告辯論時指出,在我熟悉的公營機構當中, 醫管局員工的士氣最差,員工不想"講心",唯有"講金"。不過,政府 首先要增加醫療開支,之後要審視醫管局獲得的撥款是否用於前線員 工身上。

 昨天,我聯同一群醫管局支援職系員工協會會員與新界西醫院聯 網總監開會。我們提出一點,便是新界西醫院聯網的病床使用率(特 別是內科、婦科及兒科 3 個主要科目)長期超過 100%,而且高於其他 醫院聯網,但病房人員的編制與其他醫院聯網的一樣。因此,新界西 醫院聯網支援職系的同事工作得很辛苦,士氣十分低落。如果醫管局 願意正視這些問題,增加前線員工的待遇,便不會出現聘請不到員工 的問題。所以,我們希望政府增加醫療開支,更重要的是要審視醫管 局的開支是否用得其所。

 主席,我謹此陳辭。多謝。

Read 147 times

搜尋

« April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