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3 四月 2017 00:00

《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4 月 13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3 April 2017

《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首先我要多謝法案委員會主席及各位同事,特別 是政府的同事,大家都知道《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條例草

案》")的審議已經歷數載,我經常看到首席助理秘書長黃淑嫻星期 六、日都加班,非常辛苦,我要多謝他們的努力。

 我剛才到區議會開會,一位區議會的同事經常說:"在香港生時 無屋住,死後無位葬"。說來說去,都是土地供應問題。骨灰龕位供 不應求已纏繞我們多年,有同事剛才提到上屆特首說過要"區區有龕 場",當時我是區議會副主席,聽到特首這話,我非常懷疑是否可行。 大家若了解地區的需要,便會明白並非每區均可行,而且當龕場變成 社區設施時,便會有居民問可否原區安放?葵青區居民的骨灰可否安 放在葵青區?因此,大家要再想想這項公共政策,在增加供應時是否 要勉強做到"區區有龕場"?更佳方法可能是找一個適合的地點興建 大型龕場以提高龕位供應量,這樣較"區區有龕場"的做法更好。

 我也頗認同陳志全議員剛才所說,因為我經常在區議會開會,我 都知道"家家有求",大家不要把責任全推在民建聯身上,各黨派都有 人反對。葵青區算是不錯了,當時說"區區有龕場",第一個龕場便在 葵青區興建,不過,我們當時更提出可否在原區安放。希望大家明白, 大家都不想再聽到"生時無屋住,死後無位葬"的說話,因此各黨派同 事應更理性處理公營龕位的供應問題。

 公營龕位長期供應不足,而且剛才有同事說,決定是否得到龕位 是靠抽籤而非輪候,因此該名很喜歡開玩笑的同事又會經常說:"生 時不能中六合彩,死後也不能抽到龕位",情況很糟。基於這種種原 因,私營龕位炒賣的熾熱程度可比擬私人樓宇。不知為何我今天與陳 志全議員(他不在席)的說話非常相似。我們在網上都看到,一個供擺 放 3 人灰的龕位叫價 348 萬元,單人龕位也要 115 萬元,真不知這 是甚麼世界!

 說到私營龕位的天價,其實政府亦有責任。陳克勤議員剛才提到 補地價的問題,高地價政策不僅影響住房,連龕位也一樣受影響。我 們聽過一些經營者表示,龕場單是補地價便要十多二十萬元,怎會不 導致出現天價龕位呢?所以,希望局長跟地政總署研究,我們不希望 見到高地價政策在陽宅出現,亦不希望在陰宅出現,否則市民難以買 得起。

 由於需求殷切,一位難求,數年前便開始出現私營龕場的違規情 況。當時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成立了一個骨灰龕小組研究有關

問題,雖然我當時仍未擔任立法會議員,但已經開記者招待會,檢視 相關合約,協助被騙的苦主。在 2014 年,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條例 草案》,但很可惜,無論政府官員及立法會同事如何努力,經過兩年 審議,去年因為有 1 名同事為了阻止香港醫務委員會的改革而"拉 布",因而亦拖垮了該項《條例草案》。今天終於有機會恢復二讀, 我們定必支持。

 不過,支持歸支持,我們仍認為有問題需要處理,不會盲目支持。 由於在法例生效後 6 個月發牌委員會才成立,在這 6 個月期間,市場 上應該沒有私營龕位供應,正常來說不應再有龕位出售,這樣便形成 一個真空期。有報道甚至指出,6 個月成立發牌委員會,加上 3 個月 接收申請書,再加上不知多少個月審批發牌,最終應該要 18 個月後 才會再有龕位發售。當時我們說過,是否這期間不要離世?因為在這 期間離世便會"死無葬身之地",即使政府表示有臨時龕位供應,華人 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華永會")也會供應龕位。

 就這真空期問題,我特別在法案委員會審議時去信要求政府提供 補充資料,後來亦曾與政府會面。我們清楚向政府表示,希望這真空 期越短越好,即使政府表示在真空期期間,華永會有短期暫存的骨灰 設施可供使用,我們仍認為真空期宜短不宜長。理論上,如果發牌委 員會在法例生效 6 個月後成立,最好第七個月便能處理發牌申請,縮 短真空期。特別是我們都知道,現時列在"表一"內的龕場較容易獲得 發牌,希望食物環境衞生署的同事或發牌委員會在處理發牌申請時, 應該逐個個案處理,不要待收到一定數目的申請才處理,令真空期延 長。真空期不應延長的原因,其一是不想人死後卻無葬身之地。第二 個問題是,很多人會認為要趁現在購買龕位,不然日後價格會升得更 厲害,因為將有 18 個月沒有龕位出售。現在買了龕位,有需要時便 可用以安放先人的骨灰。人們若持有此心態,在該段期間的炒賣情況 將會更厲害。

 政府一定要清楚告知市民,不要胡亂購買龕位。我在拜山時曾聽 過有人推銷說:"10 多個月後便沒有龕位供應,屆時龕位的價格一定 上升,我們的龕場一定會取得牌照,取得牌照後,屆時的價格一定較 現時高,你不如現在購買。"我也有認真地聽,看那人有否違反《商 品說明條例》,但很難指他違反該條例,因為政府從未公布真空期有 多長。他說有 10 多個月,這數目真的可以計算出來。所以,政府必 須發出清晰的信息。

我們不想引起炒賣,亦不想有關行業的從業員在該段時期"手停 口停"。我與政府官員會面時曾表示,工聯會轄下一個工會的成員從 事出售龕位,然後處理骨灰上位的工作。如果那段時間沒有私營龕位 供應,他們便有一段長時間沒有工作,真的"手停口停"。雖然政府表 示,等 10 多個月,私營龕場獲得牌照後,他們可重新處理骨灰上位 的工作,而現時只是將骨灰臨時擺放一處,之後便可恢復有關的工 作。不過,這群"打工仔"不可能等 10 多個月,即使之後可以賺很多 錢,他們在這期間也要工作糊口。所以,希望政府將真空期盡量縮短, 希望局長稍後能夠回應我們這問題。

 此外,在管理方面,我們認為實施發牌制度後,如何確保在合約 執行上保障消費者的權益,亦十分重要。

 我們也明白對私營龕場實施規管後,預期屆時仍會有數以萬計的 私營龕位未獲發牌而不知如何處置。未來數年,可以預期陰宅與陽宅 同樣會面對供不應求的情況。所以,我們認為政府要推出不同的解決 方法,包括推廣綠色殯葬等。

 我十分同意陳淑莊議員所說的:"我們甚麼都能做"。我經常開玩 笑說,我死後,合用的便拿去用,器官可捐贈的便捐出,無謂浪費, 以便在生命最後 1 分鐘仍可幫助別人。我們認為這些觀念應予推廣, 因此宣傳和教育非常重要。

 我亦想藉此機會談談工聯會議員的投票立場。我們同意處理先人 骨灰並非一件愉快的事,已逝者的親人、其身邊的人一定會傷心。因 此,我們希望在處理誰人有權領取骨灰的問題上,能夠盡量方便他 們,減少爭拗。基於這個原則,我們支持政府提出將"相關人士"定義 為"在該日期前,與該死者在同一住戶內生活最少 2 年的人",而不論 其背景或性別,希望這種做法可以令死者的同性伴侶也好、其照顧者 也好,均可有權領取並處理死者的骨灰。

 關於議員同事的修正案,包括他們對"親屬"定義的修訂,或在條 文中加入優先次序等,我們認為這方面需要取得社會共識,並進行更 充分的討論。因此,我們決定支持政府的建議,這並不表示我們認為 同性伴侶無權替其伴侶處理骨灰或後事,我們只是認為,在"親屬"定 義上,大家需要有更清晰、更詳細的討論,然後讓社會建立共識。我們認為政府現時的做法比較可取,亦顧及有關人士的需要。我們會支 持經政府修正的《條例草案》。我謹此陳辭。

Read 364 times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