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2 七月 2017 00:00

《道歉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7 月 12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2 July 2017

《道歉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對於很多人來說,道歉難以開口,因為道歉牽涉 面子問題,還要承認自己做錯事。所以,要一個人真心認錯,甚至真

誠地開口道歉,有時實難做到。如果牽涉一些專業行業,道歉更難以 啟齒。例如,保險條款通常會限制專業人士道歉,以避免道歉內容最 後成為被追討賠償的證據。所以,要專業人士在工作層面道歉,差不 多是不可能出現,因為一旦道歉,可能會喪失保險賠償的保障。

 所以,如果遇上不幸意外的事宜,專業人士即使想表達歉意也不 能開口,出現這種現象,是由於香港沒有道歉法的保障。因為道歉者 未能得到保障,受屈者便不得不從法律途徑追討,令事件要花很長時 間處理,對雙方都是痛苦歷程。在我曾處理過的多宗醫療事故個案 中,求助者心中最想得到的,其實未必是巨額賠償,亦不是要醫生失 去專業資格,他們最想得到的,往往只是想知道事件的真相,以及一 句真誠的道歉。當出現嚴重醫療事故後,家屬希望醫生可以對他們說 的,是"對不起"這 3 個字。

 所以,我們支持訂立道歉法。雖然剛才涂謹申議員提到,訂立道 歉法是否真能令家屬滿足於聽到"對不起"或"道歉"幾個字而不繼續追 討,他又提到可能出現所謂的專業道歉人士,可能會影響追討,甚至 影響醫療機構系統的改善。不過,如果大家聽到姚松炎教授的發言, 便正好證明涂謹申議員提及的事情可能是過慮了,因為姚議員反過來 告訴我們,有道歉法並不等於人們聽了道歉後,便不再進行法律追 討,因為我相信家屬或受影響人士也明白,道歉可以令他們得到安 慰,但不能因此而阻止他們在法律上繼續進行其他行動。

 在其他國家如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地,其實已訂立道歉 法例,釐清了道歉的法律後果,起到鼓勵道歉的作用,讓各方放下爭 議,促進和解;而且有不少研究和外國經驗均顯示,如果案件有人願 意提出道歉,爭端可以更早及更有效地解決。

 今天我們審議《道歉條例草案》("《條例草案》"),當然是希望 達致這個效果。《條例草案》訂明,一個人作出道歉,並不等於他承 認過失,或因而要負上法律責任;而且在裁斷過失、法律責任或任何 其他爭議時,均不可把道歉列作不利於道歉人士的考慮因素。《條例 草案》容許一個想道歉的人,道歉後不會被人利用其道歉來控告自 己,讓願意作出道歉的人可以得到保障。正如我剛才提到,在我曾處 理過的多宗醫療事故個案當中看到,我們安排醫生和家屬開會,醫生 明明告訴家屬,是他們看漏了東西,並要在其兒子逝世後才發現抽屉 裏有他的驗血報告,而他們沒有看到,但其兒子現在已逝世了。既然

如此,家屬便要求醫生道歉,但醫生是不會道歉的,他只會說他做了 甚麼程序並解釋整件事件,皆因他們考慮到上述問題。所以,如果能 獲法律條例保障,便可令這些人道歉,當家屬處於最痛苦的時候,能 在心靈上獲得一點慰藉。

 《條例草案》訂立的原意當然是保障道歉者,但這項《條例草案》 由討論至現時訂立,仍有一點極大爭議,即《條例草案》第 8(2)條, 剛才有多位同事也提到。這條文的內容指,如果所有證據皆無法運 用,可由法庭決定,可否把道歉所包含的事實陳述用作控告道歉者的 證據,這項安排確實具爭議性,法例訂立的原意是要保障道歉時陳述 的內容不會用作檢控的證據,但這條文又訂明可交由法庭裁斷,決定 道歉內容可否用作證據,表面看似有矛盾。可是,我們也要仔細思考, 如果真的除了道歉時陳述的內容外,已找不到其他證據,而法例賦予 法庭作出判斷的權力,對於受屈一方其實有平衡作用的保障;況且香 港市民一直充分信任我們的司法制度,我們相信法庭能夠作出公正的 裁決。

 這項法例不單適用於民事法律程序,也包括紀律處分程序,例如 香港醫務委員會的紀律程序;而《條例草案》對政府也具有約束力。 過去,很多時政府即使明顯犯錯,也不會向公眾道歉,今次訂立道歉 條例,可令政府勇於向市民道歉。當然,有人可能會說,這樣會令政 府動輒要道歉。不過,我們亦希望這項道歉法例能令受屈者在最痛苦 及最不快樂的時候,最低限度聽到一個人說"對不起"3 個字,讓他的 心靈得到少許慰藉。

 工聯會支持通過這項《條例草案》。

 主席,我謹此陳辭。

Read 297 times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