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六, 07 十二月 2019 00:00

制訂房屋政策 紓緩殷切住屋需求

立法會 ─ 2016 年 12 月 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7 December 2016

制訂房屋政策 紓緩殷切住屋需求

 

郭偉强議員:主席,謝偉俊議員今天提出的議案關乎香港的房屋和土 地這兩項困擾全港市民的問題。如果我今天說土地和房屋供應的問題 將長期困擾香港人,全港市民必定認同,沒有人會反對這說法。

 主席,政府近年在興建公營房屋方面遭遇重重困難,公共租住房 屋("公屋")的需求只會越來越大,因為香港根本欠缺土地,而公屋供 應不單沒有實質增加,反而有下降的跡象。大家可翻查一下,在 2001 年至 2006 年這 5 年期間,公屋的平均落成量為每年 21 500 個, 2007 年至 2011 年,公屋平均落成量為 13 400 個,而由 2011 年至今 這 5 年中,公屋平均落成量只有 12 500 個。然而,輪候公屋的人龍 卻越來越長,人龍變成神龍,"神龍見首不見尾",我們只看到輪候的 人,卻看不見龍尾,輪候人數現已達 29 萬。

 增加土地供應是重中之重的工作,所以,我在修正案中提出在未 來 10 年興建公屋的數量必須每年達到 33 000 個,因為達到這個數 量,才可以清減現時公屋輪候冊上的人數,否則這條人龍只會越來越 長,政府每年只提供 1 萬多個公屋單位,只能"止咳",只能還息不能 還本。當然,要達到這個建屋數量,便須大幅增加土地供應,但近年 一些涉及土地的議題,往往會成為甚富爭議的政治議題。

 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明白香港整體社會越來越關注環境保 育,亦認同環保有其重要性,環境一旦受到破壞,要回復原狀並不容 易,亦會影響生態,但問題是,保育與發展之間是否一定對立,沒有 商榷餘地?我認為並非如此。

 在香港未發展的土地中,有 87%是林地和濕地、8%農地,亦有 1%荒地,在這些土地當中,是否一幅土地也不能發展?當香港人口 繼續增長,或市民沒有地方居住時,是否真的不值得為他們設想?

社會上經常提到先發展棕地,因為棕地往往是一些已破壞的農地 或魚塘,保育價值十分低,但棕地的業權問題就要率先妥善處理,如 果棕地屬於政府,便應由政府管理和開發;如果是私人的棕地而又適 合發展的,就應合理地按法例收回,這樣才能增加並善用土地供應, 縮短公屋輪候時間,為在輪候冊等候"上樓"的市民提供希望。

 不少輪候公屋的市民由於輪候期太長,要長期捱貴租。其實在香 港,不論是租金、樓宇呎價、供款比例等,均與"打工仔"的工時一樣 冠絕全球。對於一些長時間未能"上樓"的市民,我們認為政府應提供 租金津貼。為甚麼?我認為政府要對其"3 年上樓"的承諾有所承擔, 當未能履行承諾時,便應付出代價,如果不付出代價而容許這承諾久 久不能實踐,政府便只會繼續鬆懈、"闊佬懶理",無意加快興建公屋, 對這群輪候者負上應有的責任。

一旦談及租金津貼,政府便一定搬出一大道理,指政府提供租金 津貼只會便宜業主,又未能協助貧窮家庭。所以,工聯會認為必須配 合租務管制,訂定一些小型單位的租金上限,提升對租客的保障,如 果業主不肯出租單位,便向他們徵收物業空置稅,三管齊下,才能減 輕市民的租金負擔。在這裏順帶一提,有街坊要求我們反映,現時的 差餉是因應單位的租值釐定,任由這些單位的租值肆意上升,亦會加 重現時已擁有物業的住戶所繳交的差餉。

 香港有三成人住在公屋,這些人相對上是較幸運的一群,但對於 一群入息剛過限額,沒有資格申請公屋的家庭,他們境況最慘,只能 在私人市場捱超貴租金。因此,我們認為政府應為不同收入、不同階 層的家庭提供置業的階梯。除了早前推出試驗性質的綠表置居先導計 劃外,工聯會提議的"安居易",亦正切合這類市民的需求,為他們提 供置業的選擇。我們亦建議,在多元化的置業計劃外,亦要防止樓宇 變成被炒賣的商品,但很可惜,直至今天,政府仍然沒有具體或有效 的方法,可以防止我們緊絀的土地和房屋資源變成炒賣工具。

 我們中國人的傳統思想,都是一心想置業,希望"有瓦遮頭",有 一個可以安身立命之所,但當大量基層家庭仍在私人市場捱貴租時, 試問又如何要求他們安定下來?再者,除了捱貴租外,他們很多時更

會因業主大幅提高租金而被迫遷,令這些租住單位的人士,形同遊牧 民族經常被迫遷。對於租金越來越貴的問題,政府是掌握有關情況 的,但就此做了甚麼工夫?我們看不見。

 至於新一代的青年人,他們可能認為買樓跟他們的距離太遠,而 租樓則可以保持靈活性,但政府說了很久的青年宿舍,至今仍屬空 談,我希望政府可以加快落實青年宿舍的落成和使用。

 總括而言,香港人的居住環境確實很差,這是世界公認的。隨着 經濟環境改善,市民的居住面積反而越來越細,供樓負擔卻越來越 重。以往在七八十年代,只有最基層的人士才要住"籠屋",但現時"劏 房"和"棺材房"的情況卻反為更普及化,只要上舊式樓宇一看,幾乎 見到個個單位都是"大房劏細房"。

 政府近日指私人單位的供應量已大增,但這是否真正佳音?必須 強調,現時推出的私人樓宇很多屬"蚊型單位",呎價卻十分昂貴,最 低要 1 萬多元,市區單位的呎價更最少要 2 萬元,一個 200 多呎的單 位叫價 500 萬元的情況比比皆是,試問這些新供應的單位,可否幫到 市民解決住屋需求?我可以告訴大家,答案是否。若想改善香港的居 住環境,增加土地供應,新開發的土地資源必不可少,亦應優先用於 興建公營房屋。如果議會只懂得指責政府,事事阻撓、半步不讓,根 本就並非想要解決問題。

 我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

Read 52 times

搜尋

« Januar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