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1 一月 2017 00:00

對下任行政長官的期望

立法會 ─ 2017 年 1 月 11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1 January 2017

對下任行政長官的期望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很榮幸能夠在 2017 年第一個大會上提出議案。 眾所周知,就業、僱員權益、房屋、退休保障等都是香港工會聯合會 ("工聯會")的核心政策。

 下星期便會公布新一份施政報告,兩個月後就是行政長官選舉, 因此我提出這項"對下任行政長官的期望"的議案,除了為提供新年新 希望這平台外,也希望讓同事提出為香港解困的意見。當然,有意參 選的人可以預先感受一下上任前的壓力。同時間,市民也有機會看清 楚哪個黨派、哪位議員能夠提出有意義及可行的建議,又可以看看誰 會繼續對人不對事,為反對而反對。

 有媒體很關心地問道,為甚麼沒有官員出席聆聽,又問我有沒有 生氣。我認為,既然涉及各政策範疇,歡迎 13 位問責局長一起出席 聆聽我們的辯論。不過,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擔心之後要回應, 擔心沒有人能夠代表下一任特首作答,所以沒有人出席。司長呢?根 據媒體猜測,應該都在"熱身"、"拉筋"。

 主席,言歸正傳,我是港島區的民選議員,不少街坊跟我們交談 時都表示,一說到民生議題,就有一份很重的無力感,似乎凡事皆要 爭拗一番,爭拗過後又沒有結果。有人歸咎是政府的問題,亦有人說 是行政長官的問題。言談之間,似乎只要更換行政長官,就可以解決 所有民生問題。不過,曾提出"ABC"的人現在又不是真的 anyone 都 接受,明顯是自打嘴巴。否決"一人一票"的政改之後,泛民成功繼續 把選舉委員會的制度說成是下屆特首的原罪,打造一個任何人、任何

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將任何一位當選人視為 對敵。

 主席,1947 年、1948 年的美國國會曾經被嘲諷為"a do-nothing Council"。當時,佔眾議院超過五成七議席的共和黨用封殺手段,否 決民主黨總統杜魯門的多項建議,只容許一些無關痛癢的法案通過。 這種封殺手段令共和黨在隨後一屆的議席數目大跌,失去了多數黨的 優勢。不過,可惜的是,在 70 年後的今天,泛民黨派照樣封殺政府, 但仍然"惡人先告狀"。

 今早兩節的工務小組委員會會議討論在大埔興建 7 000 多個公屋 單位,原本是急市民所急,解決住屋需要。但是,泛民一於有理無理, 提出要求在該區興建街市,這項建屋方案因而被迫拖延了兩次會議。 之後還有另外兩項公屋計劃,我不知道會拖到何時才能處理。

 主席,讓我談談產業及就業問題。在回歸前,香港已經出現產業 空洞化的情況。在 1980 年代至 1990 年代,製造業工人陸續失業,但 殖民地政府當時採取不干預政策(即現在所謂的"小政府,大市場"), 任由香港製造業萎縮。製造業由 1980 年佔本地生產總值的 23%跌至 近年只佔 1.3%。服務業則增至 93%。經濟結構過分傾重於服務業, 令"打工仔"選擇減少,更是導致貧富懸殊的主因。

 服務業如果是從事金融或地產這些炒賣的業務,的確可以"錢搵 錢",越賺越多。對比之下,基層職位(例如飲食、零售、運輸、貿易 等職位)的收入低,讓人覺得沒有前途。在收入兩極化的情況下,年 青人難免覺得沮喪。香港樓價高企,市民連最基本的需要亦無法滿 足。香港人要麼"一世當'樓奴'",要麼"一世捱貴租"。兩夫婦如果每人 月入 2 萬元,根本沒有資格申請公屋,抽居屋又要碰運氣,想買樓又 儲不到首期,逼於無奈要租住私人物業,租金真的貴得離譜。政府統 計處的數字顯示,各類單位的租金指數在 1997 年是 135,及至 2016 年 第四季已上升至 171。如果以實數計算,在港島區一個約 450 平方呎 的單位的租金平均約為 16,000 元至 17,000 元,但家庭入息中位數只 是 26,000 元,即租金佔收入接近六成,嚴重影響新生代的生活質素。

反觀鄰近地區例如我們的競爭對手新加坡,他們在房屋方面做得 十分出色,樓宇選擇多,價格亦在能力負擔之內,居住環境寬敞,設

施齊全,人均居住面積達 30 平方米,而香港只有 15 平方米。但是, 我們的平均數亦反映不到實際情況,因為只住 5 至 7 平方米的大有人 在,而住"劏房"的更只有一張床位。  與台灣一樣,新加坡的產業結構有七成是服務業,另外三成是工 業,主要行業包括電子、生物醫藥、石油石化,都需要高技術人員。 他們的青年人出路比較闊,讓理科或工科的學生有較多出路,亦可以 在相關工作中發展專業,薪酬自然有望可以提升,無須轉行從事競爭 激烈的服務業,以致拖低工資。反觀香港,產業結構失衡,堵塞人才 出路,令理科人才出現斷層。最近在落馬洲河套區建立創新及科技園 的討論中,有學者指出香港要發展創新科技,第一欠缺的竟然是創新 科技人才,因為理科、工科在香港出路有限,過去選讀 STEM 科目(即 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 和 mathematics)的學生人數也減少, 科研人才不足,要發展創新科研,既要土地,也要有人才。

 其他行業的發展也今非昔比。香港曾經是影視之都,電視、電影 和歌曲風靡世界各地。但是,今時今日,亞洲最有規模的影視娛樂出 產國莫過於韓國,因為韓國政府早於 1990 年代已經推動影視行業的 發展,而其中一項最重要的鼓勵行業發展政策是修訂版權和侵權下載 等相關法例,保障歌、影、視的知識產權。但是,香港經過了 1990 年代 翻版肆虐的時期,法例竟然沒有與時並進,版權保障不足,嚴重打擊 文化娛樂產業,導致產業走向衰落。

 主席,以上種種所見,香港要重拾發展軌道,應該已經忙得不可 開交。但是,觀乎近來的經驗,只有扶貧工作做得比較好,正因扶貧 工作沒有人敢反對,所以順風順水,但經濟發展和民生政策就必然帶 來資源運用問題,當中有所取捨,因而有所爭議,只要出現爭議便會 阻撓重重。雖然我們有不少儲備,但坐食山空的道理,連小朋友也一 定懂得。要扭轉貧富懸殊的格局,在香港這個整體低稅制度的情況 下,難以大刀闊斧達成財富再分配的功能。唯一對症下藥的方法,是 推動產業多元化,創造多元工作崗位,使所有人均可以透過工作來提 升和發展個人事業。

 所以,工聯會寄望下一任行政長官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 生。但是,我們也明白,社會上有一群人只集中精力搞政治,令香港 天下大亂。我今天提出這項議案,是希望香港有安定的條件,讓市民 過平穩富足的生活。所以,要有就業、住屋,以及社會穩定,先決條 件便是要有社會安定。 

不過,大家只要看看數項修正案,便會發現梁耀忠議員、羅冠聰 議員和楊岳橋議員分別刪除了原議案中"凝聚社會共識、維護國家主 權、貫徹落實'一國兩制'"等重要字眼,背後的原因非常清晰,便是一 旦社會有共識,他們便會失去存在價值。他們拒絕維護國家主權,更 在"一國兩制"中,只斷章取義挑選"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國兩 制"其實已經包含"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是中央送給香港的權 利,而香港也有責任維護國家主權,權利和責任必須並行。不過,工 聯會很有信心,搞分裂的人一定不可能被選為行政長官。對於有人仍 然罔顧政治現實,一直擾擾攘攘地吹噓自決、分裂,只會將結越打越 實,根本對於解困毫無幫助。

 自從回歸以來,反對派一直拖政府後腿,只想政府一事無成,他 們可以為爭取政治本錢繼續責罵。以推動創新科技為例,深圳推行創 新型科技已經超前我們,行業的經濟增長每年接近兩成以上,亦佔深 圳的本地生產總值達到三成半。但是,香港特區政府成立創新及科技 局,原意是推動創新科技的發展,但"拉布"已經拖拉了數年,在"拉 布"的政治價值消失後就不聞不問,爭議聲中被窒礙的社會發展代價 便由業界、市民和整體社會承擔。主席,罵人比較容易,但真正落實 政策是需要研究和協商,要找出最大的公約數來實行。現在的議會"拉 布"成風,玉石俱焚和"攬炒"的消極意識削弱了議會的正能量,最後 只會一拍兩散。

 有 3 項民生議題,工聯會認為是最迫切需要處理的。第一,是勞 工議題;第二,是住屋問題,以及第三,是退休保障。其他工聯會議 員會談談房屋和勞工權益,而我在此想談談退休保障。世界銀行所提 倡的五根支柱之一的退休保障必須惠及全民,亦與經濟援助不同,所 以不應設有資產審查。況且,退休保障是社會回饋長者的應有之義, 是對長者貢獻社會的一份報答。工聯會和其他團體提出的方案均有完 整的融資方案,可供當局參考,我們希望惠及全民的退休保障在今屆 政府得以落實,下任政府能夠繼續推行,如有不足,亦應該加以改良。

 主席,我同時是退休保障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我們在上星期舉 行了全天的諮詢會,有與會團體以全民退休保障來威迫所有議員否決 財政預算案,我認為這種做法並不恰當。不過,我在此必須向下屆政 府反映,退休保障的確是大家所關注的,特別是當我們面對人口老齡 化即將降臨時,我們所有人均關注退休後的生活。所以,如果不盡早 解開這個結,我十分擔心這議題會淪為反對派的政治本錢。 

主席,工聯會寄望下任特首有智慧、有魄力,能夠集中精力完善 民生經濟,穩定社會,積極應對拖後腿的政治牽絆,同時廣納建言, 凝聚社會共識,維護國家主權,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 自治",帶領民生經濟向前走。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Read 208 times

搜尋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