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05 七月 2017 00:00

根據《產品環保責任條例》及《釋義及通則條例》動議的擬議決議案

立法會 ─ 2017 年 7 月 5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5 July 2017

根據《產品環保責任條例》及《釋義及通則條例》動議的擬議決議案

 

郭偉强議員:代理主席,香港的廢物回收工作非常落後,日本、南韓 和台灣很早已有廢物回收制度,例如台灣在 1997 年,即 20 年前,已 經開始實施廢電器回收;南韓首爾政府亦在 2009 年開始與回收中心 合作,從政府和私人企業回收電子廢品。香港要到 2017 年才制定"四 電一腦"的回收法例,回收空調機、電冰箱、洗衣機、電視機和電腦 產品這 5 類電器,我只能說"遲到好過無到"。

 法例實施後,供應商包括進口商先要繳付循環再造費,才可以 把"四電一腦"推出市場。電視機和電冰箱每件收取 165 元;洗衣機和 空調機每件收取 125 元;電腦顯示屏每件收取 45 元;電腦主機、列 印機和掃描器每件收取 15 元。不少人估計這些徵費最終會轉嫁給消 費者,然而廢電器一天不作規管,一天也得不到妥善的處理,而預繳 回收費的規管方式,亦在多個地方實行,包括歐盟、南韓和台灣。不 過,這些地方比香港多做幾步。歐盟、南韓和台灣成立專款專用的回 收基金,將從生產商繳納得來的循環再造費補助下游的回收產業。以 經濟誘因鼓勵市民回收電子垃圾,不單不會因為規管而打破回收業工 人的"飯碗",而且還會創造大量基層就業機會,例如在台灣,回收和 拆解廢舊電器的回收商會以小量金錢購買市民不要的舊電器,只要處

理廢電器時遵守環保標準,便可以按處理量向"資源回收基金"領取相 應的補貼,多勞多得,有利很多中小微企經營。市民有經濟誘因,更 願意把電子垃圾送去回收,所以回收的效果更顯著。

 不過,香港"四電一腦"的徵費條例卻不會設立回收基金,收到的 錢會撥回政府庫房的"大水塘",予人的感覺是純粹為了收回成本,對 減廢的成效存疑。此外,"四電一腦"法例的訂立,更予人政府偏幫大 財團的印象,因為政府去年花了超過 5 億元在屯門環保園建設廢電器 處理廠,廠房將由一間德國與本港合作的大企業使用,因為這間公司 投得政府的 10 年回收合約,政府還會每年補貼兩億元作為營運成 本。反觀中小企回收商不但沒有補貼,而且隨時因為新法例的實施而 結業,一來因為政府補貼了大公司,搶去他們的生意;二來因為法例 要求他們領牌,而領牌的門檻嚴苛,予人的觀感是政府阻撓中小企申 請回收牌照,惹起這些中小企不滿。

 香港每年大約產生 7 萬噸電子垃圾,當中近八成可以回收,又或 轉廢為財,是錢財的財,因為電子廢物中有很多貴價金屬,經過處理 後,可以提取黃金或銀等貴金屬,例如首爾回收這些電子垃圾,每年 的盈利高達 38 億美元。台灣的回收商也表示,大約每兩萬部廢電腦 可以提鍊一公斤純黃金。換句話說,回收"四電一腦"是有利可圖的, 加上政府的補貼,實際上是"錢"途無限,大財團因此才會爭取經營。

 中小企回收商多年來為香港處理廢舊電器,對於香港的回收業有 功又有勞。在"四電一腦"的法規生效後,應該要創造空間,讓這些中 小企繼續經營。一些本身已經做好防污染的中小企回收商,不應因為 新法例的實施而遭扼殺生存空間,反而應該繼續存在,抗衡大企業壟 斷市場,以保持業界的活力和競爭力。

 因此,我歡迎政府把新的發牌管制回收商實施日期由 2017 年 6 月 延後 18 個月,讓中小企經營者有足夠時間改善設施、設備、地方及 申領牌照。至於政府當局建議提出的兩項修訂,第一項把消費者向銷 售商購買電器後提出除舊服務的要求時間放寬至 3 天,我們表示歡 迎;第二項修訂容許循環再造標籤張貼在"四電一腦"上,或者把標籤 分開提供給消費者,不一定要張貼在產品上,因為有些貨品可能會直 接送付消費者,我們認為循環再造標籤只要能送到消費者手上就已經 足夠。然而,政府必須做好宣傳,讓消費者有"四電一腦"必須張貼循 環再造標籤的知識。  

代理主席,剛才很多同事也提到,這個標籤通常不太美觀,究竟 要張貼在甚麼地方呢?例如應該張貼在電冰箱的正面或背面呢?如 果貼在背面便會失去讓市民每天看到的效果,但我估計大多數人會選 擇貼在背面,因為貼在正面會影響產品設計。至於空調機,我相信也 會張貼在窗外的機身上。老實說,張貼了是否便一定記得已經付費 呢?我不認同。為何 5 角的膠袋徵稅成效較佳,就是因為很多市民認 為"小數怕長計",每天買菜時不只光顧一檔,會光顧十檔八檔,如果 每檔也要付 5 角購買膠袋,一天便會多花 5 元至 6 元,但其實市民每 天買菜時多走數步,就是想多節省兩元,那麼市民當然不願意多花 5 元付膠袋徵費。

 相反,電器產品的壽命通常較長,不會每天也購買,也很少一次 購買數件。所以,收取 100 多元給市民的印象便是要收回成本,他們 會否明白要減少購置新電器呢?我似乎感受不到。有市民告訴我,他 購買一部普通貨色的空調機,大約千多二千元,用了 1 年多後,便需 要更換雪種及清洗,原來清洗的費用並不便宜,既要把空調機拆下來 清洗,然後又要重新安裝,最少收費五六百元,再加雪種,可能要花 六七百元,花費相等於購買一部新空調機的價錢。因此,市民雖然知 道電器仍可繼續使用,但計算價錢後,便覺得不如購買一部新的。因 此,現時出現最多的情況是電器其實並沒有損壞,是可以繼續使用 的,但由於費用問題,最終大家也選擇購買新電器。這就是這類廢電 器的數量那麼大的原因。

 政府有否想過除了以專款專用扶助回收業中小企進行相關回收 工作外,在舊電器翻新和清洗等工作上,政府有否扶助措施,令更多 人願意使用家中既有的電器,不會那麼快便購買新電器,從而真正減 少廢電器數量呢?我認為這一點是值得考慮的。我再舉一個例子,如 果跌碎了手提電話的屏幕,更換屏幕的價錢便相等於手機的價錢一 半,相信不少朋友也有此經歷,這也是一個問題,就是工資和材料費 用竟然比購買新手提電話的價錢貴或價錢相若。所以,我們亦應該考 慮如何防止這些情況出現,真正做到減少廢電子電器數量。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支持決議案。多謝。

 

Read 451 times

搜尋

« Jul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