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0 十一月 2016 00:00

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1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0 November 2016

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等了兩天,我很努力聽完無論支持或者反對這 項議案的同事的意見,我一方面聆聽,另一方面很心急,心急甚麼呢? 我們工聯會排在後面有一項有關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議案辯論,是 關乎民生的重大議題,但林卓廷議員提出的議案差不多花了兩個半 天,即超過 1 天時間辯論。我不能說這項辯論完全沒有意義,因為捍 衞 ICAC我們香港的基石,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聽到特別是 支持這項議案的同事所說的理據實在非常薄弱。第一點,我聽了那麼 久,連一點風聲也沒有,究竟 UGL 與梁振英這案件有否立案?有沒 有成案?是一丁點資料也沒有。

 第二點,究竟李寶蘭是否真的負責調查 UGL 案件?又是沒有資 料。這些情況令整件事情真的好像有些同事所說般,是一個偽命題。 好了,如果真的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展開特別調查,究 竟會出現甚麼結局?是否一個適合的平台?最低限度,首先會出現 3 種可能性。第一種可能性......

陸頌雄議員:主席,剛才提到空穴來風,其實也沒有甚麼風,看來支 持議案的同事連最基本的證據及合理懷疑也難以提出。所以,如何能 有足夠理據串連這數件事情的關係,以支持成立專責委員會作出調 查?即使作出調查,又會有何結果?

 當然,我們很重視立法會作為監察政府及行政長官的一個重要部 門,但如果成立這個專責委員會的話,我估計有可能出現數種情況。 第一,是證明了根本從來沒有就 UGL 立案,正好說明這是一個偽命 題。第二種情況,原來確實已就 UGL 立案,這正正會影響對 UGL 案 的調查進度,因為這樣已影響廉政公署的保密調查機制,更可能會影 響調查結果,大家可有考慮到呢?

 第三種更有可能的情況,就是甚麼也查不到。因為大家也知道, 現在的立法會已徹底淪為一個政治宣示的平台。無論官員提出甚麼證 據,同事也極有可能基於某些政治立場或預設的偏見,例如我認為你 有問題便是有問題,以致最終無論怎樣,也無法釐清。所以,我們認 為成立專責委員會的意義不大。一、是偽命題;二、是沒有效力;三、 正如我剛才所說,為何我忍不住要說出來?因為我真的等了 4 個星 期,由宣誓風波/鬧劇至這項議案,我們也討論了兩天,接下來的議 案辯論是由黃國健議員提出的"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機制",我們希 望能盡快開始討論。

 就林卓廷議員這項議案,我表示反對。多謝主席。

Read 282 times

搜尋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