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6 十一月 2016 00:00

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

立法會 ─ 2016 年 11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November 2016

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

 

陸頌雄議員:夏、商、周、春秋、戰國、秦、漢、晉、隋、唐、五代 十國、宋、元、明、清、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何我能夠把這些 國號念得朗朗上口?這並非因為我讀書時中國歷史科("中史科")成績 很好,我只接受過初中程度的歷史教育;我的記性也不是很好,讀書 不是特別聰明,每逢要背誦內容,我也不太在行,但為甚麼我會記得 呢?我沒有刻意上網找查這些資料,我剛才背誦的歷朝歷代年號,都 是初中中史科老師教我的,這正好反映基礎教育何等重要。

 基礎教育會成為每個人的思考基礎,亦令我們把知識記得特別牢 固,即使是 20 年後,我仍然記得夏、商、周,能夠一直數到中華人 民共和國。現今社會的知識講究分析和獨立思考,因此知古識今、以 史為鑒特別重要。現時高中推行通識教育,其實歷史科(如果初中也 有歷史科)同樣能夠訓練學生的思辨 能力、分析能力和語言運用能 力;在整個中學教育過程中,這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因此,對於現時 中史科並非必修科,我們覺得非常可惜。哪怕是只有 20%初中生沒有 修讀中史科,我覺得對這 20%的初中生而言,也是十分不公平。  

分析問題靠賴堅實的客觀知識和基礎,因此學習歷史很重要。中 華文化、中華歷史上下五千年,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中唯一能夠文 化、歷史連綿不絕的國家,我們有連續使用的文字、文化傳承,以及 治亂興衰的歷史,每個環節都有大智慧,值得學習。

 在議事堂上,這個本應純屬專業的教育議題,所以在某程度上我 很同意葉建源議員的一些看法,儘管我倆的政見並非一致。但是,立 法會始終是一個政治表達場地,議員無可避免地要談到政治。

 最近,我看過梁頌恆一個專訪,他說有一次中史科的問題問到誰 是中國第一位皇帝,他不懂答案,便隨便寫上他很喜歡的球星巴 治奧的名字。我想說的是,一個人對政治歷史常識的缺失確實會影響 他對事情的判斷和理解。秦始皇不單是中國第一位皇帝,正正由於秦 始皇開疆闢土,令香港在 2 000 多年前已納入中國版圖,這是鐵一般 的事實。前議員梁先生不清楚這個史實,造成他後期的"港獨"思潮, 亦令他提出一些很荒謬的說法,甚麼香港開埠的歷史比中國歷史更 長,真是貽笑大方。這事說明客觀事實對我們分析問題很重要。

 另外,我留意到有些議員一見"中國"二字,便會出現過敏反應, 像吃了壞東西,又會出現一些思維錯亂的看法。其一是將國民教育和 中史科混為一談,當然,我個人非常支持推行國民教育,亦請局長思 考應如何進行。一扯到國民教育,他們便會說中史科其中一個教學目 的是國民身份認同,頓時將問題政治化、妖魔化,說甚麼"洗腦"之類 可怕的事情。然而,國民身份認同其實在公民教育科的課程大綱同樣 是重點目標之一。剛才陳淑莊議員亦提及,她身為公民黨議員,難道 公民黨又要廢除公民教育嗎?唉,我真的不知該如何形容這些非常混 亂的邏輯思維。

 另外,朱凱廸議員提到國家有一些政策,又或有些學者曾提到, 希望人心回歸。香港的土地回歸國家後,人心回歸又有甚麼問題?他 又說,是否所有香港人都要做百分百的中國人?我想反問,做中國人 有甚麼問題?難道要做 70%的中國人、50%的中國人或 30%的中國人 嗎?雖然朱凱廸議員不在席,但我真的很想問他,他是否中國人?假 如他不是中國人,為何他有資格參選,成為立法會議員?我很希望他 有機會能夠回應一下。

 一談到歷史,有些人會把香港歷史和國家歷史割裂,甚至放在對 立面,但其實兩者密不可分。香港歷史屬於國家歷史的一部分,香港 開埠所為何事?便是因為鴉片戰爭,英國人用鴉片毒害中國人,他們 船堅炮利,迫使我們簽下不平等條約,這是喪權辱國的歷史,我們會 銘記於心。我們要效法孫中山先生為國為民,捍衞國家主權和民族尊 嚴,我們要繼承他的理想,因此我們要學習歷史。

 我作為中國人,也身為爸爸,本來不一定要發言,但聽見一些謬 論,實在不吐不快。我很希望下一代能夠接受規範的中史科教育,因 此我支持張國鈞議員的議案,將中史科列入初中的必修科。

 我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

Read 245 times

搜尋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