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6 二月 2017 00:00

致謝議案

立法會 ─ 2017 年 2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February 2017

致謝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首先,秘書處對今次討論的命題分配得很好:土 地、房屋、交通、環境及保育,這幾個命題互為緊扣,有時候亦有矛 盾的地方。

 香港社會現時最大的矛盾是房屋問題,租金越來越貴,樓宇面積 越來越小,青年人因為房屋問題不能成家立室,社會充斥着各種各樣 的矛盾,也助長了地產霸權對民脂民膏予取予攜。

 要開發土地、興建房屋,便要在解決交通、環境及保育等問題上 取得平衡。很可惜,過去幾年,議會的政治鬥爭不斷,議會上彌漫着 一種文化,特別是反對派都有一種兒孫騎驢的思維。甚麼是兒孫騎驢 的故事?相信大家都聽過,即無論如何政府都是錯的,他們將環境保 育、土地房屋等問題變成絕對的對立,彷彿環境保育是至高無上,在 未能百分之一百解決交通問題之前,便絕對不可以建屋。根據這些邏 輯,要解決房屋及土地問題,本身已是困難重重,現在更是舉步維艱。 這是整體的政治環境。

 我很歡迎行政長官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仍然不忘他的初 心,將房屋問題列為重中之重,回應了市民的關注。我要特別肯定現 屆政府重啟對擱置多年《長遠房屋策略》的研究,並訂立 10 年建屋

目標,將房屋供應量量化,讓我們看到究竟政府能否達標。過去幾年, 公私營的房屋興建量均穩步上升,私人樓宇的施工量由 2011 年的大 約只有 10 300 個單位上升至 2016 年的 25 000 多個單位。未來 3 至 4 年會有 9 萬多個公私營房屋供應。在公屋方面,由 2012 年至 2016 年 只得 68 000 多個單位落成,但預計 2016 年至 2020 年會有 94 000 多 個單位落成,看來是有進步的,但當然,正如我開首所說,基於外圍 因素,特別是美國在金融海嘯後推出無止境的量化寬鬆政策,利率長 期接近零,在這借貸非常寬鬆的情況下,樓市未能降溫,那怕是 DSD、 SSD、BSD 或從價印花稅劃一 15%這些"辣招"盡出,都不能煞停這樓 價飆升的車,這是事實。

 公屋供應量是有所增加,但輪候時間不減反增,現在已增至 4.7 年,這些都是我們要面對的事實,但我們不能把這些問題全歸咎 於現屆政府,特別是行政長官梁振英。站在對事的立場,這是絕對不 公平的,除非有個別同事針對人,那我無話可說,但我們要實事求是。

 工聯會多年來均主張"以公屋為主,居屋為副,私人市場作補充"的 房屋政策理念。現在公屋的興建量增加了,但我們覺得要縮短輪候時 間,便要把目標訂得更高。我們希望每年能興建 33 000 個公屋單位, 同時也希望提供青年宿舍單位,令現時單身非長者的輪候時間可以縮 短,也令年青人在儲錢和"上樓"之間有一個居住的地方。現屆政府已 開始興建青年宿舍,但數目仍很小,我希望政府在這方面可以做得更 多。

 另一個問題是居屋售價。最近一期在彩虹附近的居屋售價大約是 每呎 7,000 多元,一個三四百平方呎單位的售價為 300 多萬元。我相 信大家聽到居屋這售價都會譁然,這已經超出夾心階層人士的負擔。 我曾多次就此問題詢問局長,但局長未有正面回應。何謂夾心階層? 我們首先要提出其定義,那就是收入剛好超出公屋申請上限,但又購 買不起居屋或私人樓宇的人士。現時申請公屋的收入上限:二人家庭 (也許是剛結婚未有子女)是 16,000 多元;三人家庭(假設兩夫婦再加 1 名子女)是 22,000 多元,以這樣的入息,肯定購買不起 300 多萬元 的居屋單位。因此,工聯會提出在居屋以下加設"安居易"計劃,這 跟"綠置居"有異曲同工之妙,但"綠置居"是從公屋計劃分支出來。我 們覺得應該在不影響公屋供應的情況下另行覓地,推行工聯會提出 的"安居易"夾心階層置業計劃,令整個置業階梯更完整,即公屋、"安 居易"房屋、居屋、私人樓宇,這正好針對入息在 16,000 元至 3 萬元 之間家庭的需要。 

除了"安居易"外,政府亦應認真審視居屋的定價。在 1990 年代, 樓市尚未熾熱的時期,政府曾將居屋價格定為市價六折,但今天政府 則堅持將居屋定為市價七折,其解釋是要符合申請人的負擔能力。不 過,由於政府放寬了門檻,現時申請人的入息上限約為 5 萬元,政府 以 5 萬元為限決定申請人的負擔能力,月入 5 萬元的申請人當然能負 擔 300 萬元的樓價,但月入兩萬多元的家庭又如何?局長,他們並無 資格申請公屋。因此,我們認為政府要考慮多個方法來處理,不過, 方法總比困難多。

 除了我剛才所說的覓地、興建新居屋等政策外,當局也要推行一 些短期措施。政府未能兌現"3 年上樓"的承諾,便應負起責任。我認 為有兩項措施須迫切進行,亦可以快速地落實。第一,是租金津貼。 既然"3 年上樓"是政府莊重的承諾,政府如未能履行,便應為這群有 經濟需要的人提供租金津貼,減輕他們在私人市場的租金負擔。第 二,是租務管制。對於一些細小的單位,特別是"劏房"單位,要重新 實施租務管制。我知道全面實施租務管制可能在社會上會引起很大爭 議,但對於一些細小、租金較低單位(如"劏房")的租金劃一道線,實 有迫切的需要。根據調查,過去數年,"劏房"的租金絕對"跑贏大市", 每年以 14%至 15%的幅度上升,令一群基層居民任人魚肉,這問題急 須解決。

 當然政府曾多次解釋,說租金津貼會推高私人樓宇的租金,可能 令市民更難以租屋,這句說話局長已經說過多次,我也背得出了。但 是,我認為,始終方法總比困難多,如何優化這些措施,令其副作用 減至最少,或這些副作用亦未必一定出現,只是政府過分擔憂而已。 舉例來說,領取租金津貼的人不會大聲告訴業主他領到租金津貼很高 興,請業主加租,不會是這樣的。其實租金也是按市場供求釐定的, 如果市場供求不變,租金怎會因為數額不高的租金津貼而推高呢?我 絕對不能認同這一點。政府又表示,實施租務管制後,業主不會出租 單位,這更是違反常識,業主恨不得盡快出租單位,怎會故意空置單 位而不出租?所以,我希望政府有所擔當,要摒棄這些固執看法,實 事求是,參考我們這些實際意見。

 當然在地區興建公屋有時會遇到阻力,包括一些不合理的阻撓, 一如我剛才提及的,最近的大埔公屋規劃也被反對派"拉布"了數個星 期,真的很慘,他們連讓有需要的市民"上樓"也要阻撓,在雞蛋裏挑 骨頭作為反對理由。除此以外,現時在地區上也會遇到一些實際問 題,包括交通問題和設施問題,有些人認為公屋居民會分薄社區設

施。我在這裏強烈建議政府採取跨部門、跨政策局的協作模式,在興 建公屋的同時,可否參考私人發展商的手法,因為他們一定會興建商 場,我們並非鼓勵政府興建商場,而是興建街市、體育館、圖書館或 公立診所等居民需要的設施,應與公屋計劃同步進行,這樣我相信在 爭取地區支持方面一定會暢順很多。

 最後,房屋和土地歸根究底都是政治問題,如果政府能夠妥善解 決,相信會大大化解社會的怨氣和矛盾對立。多謝主席。

Read 218 times

搜尋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