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2 三月 2017 00:00

檢討及重組政府架構

立法會 ─ 2017 年 3 月 2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 March 2017

檢討及重組政府架構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自回歸以來,特區政府曾經就政府架構作出 數次改動。最早一次是在 2002 年,也是改動最大的一次,當時的特 首董建華因應社會的要求,引入問責制,改變了過去政策局之首由公 務員擔任的傳統,各個政策局局長變成政治委任,從而吸納更多外界 人才,令整個政府運作的格局改變了。當時的政府架構是 3 司 11 局, 正式開始了香港的政治問責官員制度。 

其後,架構也有所改動,在 2007 年曾蔭權連任行政長官時,增 設了一個政策局,變成 3 司 12 局,這個政策局便是發展局。後期在 2008 年,他也引入了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制度,他的方向是希望透過 引入更多政治人才,培養梯隊,在公務員體系以外吸納人才,最重要 是有問責的精神。

 當然,發展是需要適時作檢討的,有人對問責制的成效有意見, 亦有人可能對不同官員的質素有意見。下屆政府之首的選舉在即,正 是一個很好的時機檢討和改革制度。因此,對於梁繼昌議員提出的"檢 討及重組政府架構"議案,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是支持的。更重 要的是,因為梁繼昌議員點出了這屆政府的一些失誤,其中一個原因 便是架構、職能和協調出現問題,我們亦認同這一點。

 我舉一個常見的例子來說明,便是強積金對沖的問題。政府表 示,強積金對沖的問題與強積金有關,與錢有關,所以當然與財經事 務及庫務局有關。當我們找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時,他們便表示這個問 題與勞工權益有關,於是我們找勞工及福利局張建宗局長,現在他已 成為司長。政府各個政策局協調出現問題,變成互相推波短傳,好像 巴塞隆拿般厲害,導致這些有利勞工權益的議題一直被拖拉,我不知 道政府是存心還是無意這樣做。

 除了各個政策局互相"推樁"外,另一個問題便是未能很好地互相 配合。最明顯也是最多同事提到的問題,便是房屋問題。興建房屋一 定要覓地,但興建房屋是由運輸及房屋局和發展局兩個不同的政策局 負責。由於未能合併處理,令很多政策措施未能獲適時改革。

 更可惜的是,在今屆政府開首時,其實梁振英已提出合併和重組 這兩個政策局,但因為重組未能成功,導致本來我認為政府在這數年 就興建房屋和土地開發是可以做得更好的,卻正因兩個政策局的不協 調,所以未能做好這工作。由此可見,當年泛民"拉布"阻止梁振英上 場時的政府重組建議,令現時政府未能妥善推行一些完善的政策,這 是最明顯的例子。

 當時政府亦提到重組工務、運輸、發展、房屋這數個政策局,還 提出成立文化局,設立科技及通訊局。倡議成立這兩個政策局其實回 應了當時的社會訴求,特別是這方案已有廣泛的社會共識,甚至有些 泛民議員當年也這樣提出多年,所以這是回應泛民或社會當時訴求的 措施。   

但是,大家也知道,有一個 ABC 理論,ABC 當然很"小學雞", 意思便是 Anyone but CY,但凡梁振英提出的方案便堅決反對,那怕 由他一開始上台,到現時這一刻,他已宣布不連任特首一職,都仍未 結束,導致很多工作的進度十分緩慢。創新及科技局也是在十分艱 難、吵吵鬧鬧、擾擾攘攘的情況下,拖延至 2014 年才成立。

 我想談談諮詢程序。諮詢是很重要的,既要諮詢立法會,亦要諮 詢公眾,我們對此沒有意見。當然,每次諮詢一定會有不同意見或聲 音,我認為我們應該尊重行政長官作為推動政策的主導者,在行政主 導架構下,在諮詢後便應該讓政府因應時勢進行改革,千萬不要再次 出現現屆政府開始時(即差不多 4 年多前)因人廢言、為反對而反對的 情況。我們希望新任特首能夠為我們帶來新景象,在新一屆政府上任 後,泛民的同事能夠展開理性的討論。

 今次這項"檢討及重組政府架構"議案,雖然是由泛民議員提出, 但工聯會也會同意和支持。最後,可能有同事認為,政府重組架構未 能成功,是因為特首是經由小圈子選舉產生。但是,我必須指出,本 來下屆特首其實已經可以在 2017 年經普選產生,但很可惜,有關建 議遭泛民主派議員在違背民意的情況下否決了。當然,他們現在很樂 意參加"造王者"的遊戲,但無論如何,我們向前看,希望大家可以在 理性務實的情況下推動未來的政府架構重組,讓我們下屆政府能夠更 順暢地施政。多謝代理主席。

Read 185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