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3 三月 2017 00:00

確保行政長官選舉公正進行

立法會 ─ 2017 年 3 月 23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3 March 2017

確保行政長官選舉公正進行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原議案要求特首選舉公平、公正,本來問題 不大,但議案措辭卻特別針對中央政府有否干預;我覺得公平、公正 的選舉不應有非自願投票的情況出現,這是很正常的,但為何只針對 中央可能作出干預呢?

 我沒有聽畢所有議員的發言,但剛才有些議員,例如朱凱廸議 員、尹兆堅議員發言時說到好像真有其事當然他們的邏輯仍然 是:我說的就是證據我希望剛才發言的議員,如果提出覺得中央 有干預,甚或如朱凱廸議員提到有恐嚇式、黑社會式的粗暴干預,他 們應為當時人申冤、報案或向 ICAC 舉報,我相信假如真有其事的話, 這樣做才是對受威迫的人最大的保護。再不然,香港是法治社會,他 們大可申請人身保護令,這才是對他們最大的保障,我呼籲收到這些 消息的議員真的要替苦主發聲。雖然議員在議會發言受到《立法會(權 力及特權)條例》保障,但必須有真憑實據,不應信口雌黃;我這樣 說並非特別針對哪位議員。

 第二,代理主席,我要為"長毛"申冤。"長毛"多年來在議事堂為 民主派、反對派抗爭,一直走在最前線;他有經驗、有能力,無功亦 有勞,對嗎?有議員剛才提及前主席曾鈺成議員及葉劉淑儀議員,說 好像有人不讓他們參選,但究竟是誰不讓"長毛"參選呢?"長毛"對反 對派的民主運動作了這麼大貢獻,無論怎樣也要"撐"他,更何況他們 全是政治盟友。當然,"長毛"都有下台階,他說因為未能取到足夠的 公民提名,但若然真的要做,他們到街上替他籌集提名,一定能夠做 到。坦白說,若有心做,又怎會不夠提名呢?

 如果我用反對派危言聳聽或陰謀論的模式嘗試解讀這情況,我覺 得"長毛"不能參選或沒有報名參選,背後是否有一位 big boss 操控或 影響他呢?不過,代理主席,坦白說,我沒有任何證據,所以我會收 回這些陰謀論,因為我不是一位陰謀論者,我希望議會的工作是實事 求是。 

反對派說到,如果選"薯片"可以對抗中央,表達反抗中央的意向, 所以會策略性地投票給"薯片"代理主席,我沒有提任何人姓名 其實,這就是"盲反"。讓我舉個例子,教育界;一位候選人強調 會大幅增加教育資源,1 年達 50 億元。代理主席,我除了是代表勞 工界的議員外,亦是一位 8 歲小朋友的父親,我聽到這承諾也不禁眼 睛發亮。然而,教育界的選委說會捆綁(all in)投票給那位沒有教育政 綱的候選人,我真的摸不着頭腦。

 他們其實很坦白,說到底就是對抗中央。中央多年來苦口婆心的 說,香港要謀求發展就要團結、溝通、和諧,但反對派多年來都是火 上加油,撕裂加對抗、搞政治,為的就是要對抗中央。我有時候會想, 中央會否像對付反叛的小朋友一般,把話倒過來說,說要以政治鬥爭 為綱之類,反對派才會乖乖地搞民生經濟、做實事呢?當然,中央是 一定不會說出如此不實際的話。

 說到民意,反對派說因為舉行了公投是所謂的"公投"所 以要按照民意 all in "薯片"。然而,當年梁振英的民望"爆燈",另外 兩位候選人的民望加起來都不及 CY。在座曾參加選舉的人都會明 白,在選舉中以 1 勝 2 是很厲害的;他們當年為何不支持 CY?他們 經常這樣搬龍門,大家怎跟得上?

 反對派又說,這是策略性投票,是 lesser evil。我近來經常聽到 這個詞語,我也認為有時候確實需要 lesser evil。然而,說到 lesser evil,為何他們不支持人大八三一決定下的普選方案?當時各大民調 都顯示,該方案得到民意支持,最差那一次都有過半數人支持,為何 他們卻不支持該方案? 在該方案下,香港人最低限度可以"一人一 票",怎樣看都是 lesser evil,即使他們覺得有提名委員會門檻的選舉 機制並不完美,但起碼可以有"一人一票",怎樣都是 lesser evil。我 作為勞工界的議員,如果真的有普選,"林鄭"及......不好意思,其他 的候選人就會用勞工政綱來遊說我們支持,但反對派卻否決了政改方 案,我真的覺得很痛心。

 香港市民真的要看清楚今天的政治形勢,不要被一些美麗的口 號、謊言蒙騙。我們作為選委,會憑良心為香港人投下負責任的一票。

 多謝代理主席。

Read 181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