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29 三月 2017 00:00

根據《議事規則》第 49E(2)條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7 年 3 月 29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9 March 2017

根據《議事規則》第 49E(2)條動議的議案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長久以來,香港一直存在着在職貧窮的問題, 不少"打工仔女"無論多麼努力,每天工作多少個小時,生活仍然捉襟 見肘,難以養家。這種情況以前有,即使現在法定最低工資增至 34.5 元,情況仍然沒有多大改變。舉例來說,如果一個人工作要承擔 三人或四人家庭的開支,領取最低工資月薪只有 8,000 多元,即使把 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算在內,仍處於貧窮線之下,試問最低工資怎 能完全保障基層員工的生活開支?

 回顧歷史,爭取最低工資的過程一點也不容易,工聯會多年來均 關注在職貧窮的問題,多年前已向政府提出訴求。遠的暫且不說,在 2004 年,工聯會的立法會議員已在本會提出"最低工資、最高工時"議 案,促請政府立法訂定最低工資,可惜當時政府並無採納。其後,有 議員在 2005 年至 2006 年也提出過類似議案。工聯會在 2004 年的施 政報告中建議提出 10 項扶貧措施,包括訂定最低工資。經過五六年 的爭取,在 2010 年,數千名各行各業的工人發起遊行,要求行政長 官正視解決在職貧窮的問題。其後,在 2010 年 7 月,政府在"工資保 障運動"失敗後,立法會三讀通過《最低工資條例》,並在 2011 年 5 月 1 日開始實施最低工資,當時是 28 元,弱勢社群的工友終於獲 得一定程度的工資保障,亦是爭取勞工權益的重要里程碑。

 但是,我們看到最低工資存在不少漏洞。轉眼間,最低工資已實 施 6 年,我們看到勞動業市場非常平穩,並未出現商界危言聳聽的說

法,說會引發漣漪效應,會有大規模裁員和結束營業,反而我們看到 就業人數屢創新高,而香港的經濟亦持續穩步發展。不過,因為相關 政策的漏洞多年來未獲堵塞,令工資滯後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大大影 響了政策的成效。

 按照《最低工資條例》的規定,最低工資委員會須最少每兩年一 次就最低工資作出檢討,但實施多年以來,每次都只是兩年檢討一 次,而其實法例容許在較短時間就進行檢討。事實上大家看到,兩年 才檢討一次所參考的數據、所得出的結論,必然會滯後,過去幾次調 整的金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以今次為例,最低工資由 32.5 元增至 34.5 元,兩年的加幅只有 6%,與生活開支的增長相比,市民和工友均感到仍然處於低水平, 與實際經濟狀況脫軌,根本不能解決物價不斷攀升對基層"打工仔"造 成的壓力,亦不能體現"打工仔"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

 工聯會早前曾按照多項因素,包括不低於綜援水平、基本工作及 生活開支等,並參考 2015 年時薪中位數 62.9 元,以及過去 4 年時薪 中位數的升幅 4.7%,建議 2017 年法定最低工資應調整至每小時 41 元,才能應付"打工仔"實際生活需要。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 34.5 元這個標準令最低工資的受惠人數不斷 減少。在 2011 年法例實施初期,最低工資訂為每小時 28 元,根據政 府統計處的資料,受惠人數大約有 18 萬人,佔整體僱員的 6%;在 2013 年,當最低工資調升至 30 元時,受惠人數卻跌至 10 萬人,佔 僱員人數的 3%;到了 2015 年增至 32.5 元時,受惠人數進一步減少, 只有 42 000 人受最低工資的保障,佔所有僱員人數的 1%。

 到了今年又如何?按前年及去年的數據顯示,賺取少於每小時 34.5 元的僱員人數分別為 154 500 人和 90 400 人。大家要留意,短短 1 年已經減少 6 萬人,而且現在又過了 1 年,到今年 5 月 1 日,受惠 於最低工資的僱員,究竟還剩下多少呢?政府當局提交立法會的文 件,十分保守地估計今年上半年賺取每小時工資低於 34.5 元的僱員 人數約為 74 000 多人,佔全港僱員的 2.5%。我對此不太樂觀,估計 受惠人數可能不足 2%。

 一項工資保障政策的受惠人數竟然長期少於 5%,甚至是 3%,怎 能夠說是成功呢?參考外國的例子,符合最低工資保障的工作人數大

約是 5%至 10%。我們十分擔心受惠人數的比率越跌越低,令有關政 策出現名存實亡的危機。我們要展望未來,探討如何優化機制。

 代理主席,其實工資是工人心中的一把尺,也是他們付出勞動力 而獲取的報酬和社會的肯定。今年是 2017 年,150 年前,馬克思的 著名經濟著作《資本論》首次出版,當中描述的歷史情況,是資本家 只會向工人支付僅可糊口、僅可維持生命的最低工資,令他們到工廠 打工,繼續為資本家賺錢。一百五十年過去,仍然有一群工人的待遇 跟 150 年前一樣,也是僅可糊口、苟延殘喘,但完全無法分享經濟發 展的成果。

 香港作為亞洲甚至是全世界經濟最發達的地區,擁有國際金融中 心的地位,這是否一個合理的水平呢?每小時 34.5 元的最低工資, 絕對不是勞工界的希望,這個水平僅僅聊勝於無。我們贊同今次的修 訂,但不代表我們認同 34.5 元是一個合理的水平。我們只是不希望 看到最基層、最沒有議價能力的"打工仔"連少許工資增長也欠奉,被 迫原地踏步,才會贊同今次的修訂。

 因此,工聯會必須嚴正重申,要求特區政府正視最低工資制度的 漏洞,並盡快優化有關機制,包括對最低工資進行一年一檢,確切考 慮"打工仔"的實際生活開支,必須包括撫養家庭人口的基本生活需 要,也加入經濟增長的因素,以確立一個科學、合理而操作性高的參 考基準,包括以時薪中位數的 60%,或覆蓋勞動人口的 10%至 15% 等,作為每次調整討論的參考基礎,以減少勞資雙方不必要的爭拗。

 我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

Read 262 times

搜尋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