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8 五月 2017 00:00

《2017 年撥款 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7 年 5 月 1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8 May 2017

《2017 年撥款 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代理主席,我曾在本會評論政府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 是有錢不懂花,因為我們坐擁 9,000 多億元財政儲備,這的確是一個 問題。然而,在這數星期的預算案辯論中,聽到一群反對派議員的思 維,我認為有一件事比有錢不懂花更令人恐懼,那是只懂花錢而不懂 賺錢。

 香港雖然有 9,000 多億元儲備,但如果我們不賺錢,不繼續增強 本港的競爭力、經濟力量和經濟動力,終有一天會坐食山崩。這種"有 錢便分掉"的思維,對我們的下一代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我們應適度 有為地用錢,應用則用,我們還有很多事情是應該要做的,司長,各 局長。

 不過,在過去數星期的辯論中,我不見到反對派議員就產業和經 濟方面提出任何實質建議,甚至連着墨基本上也很少。讓我舉出數個 例子。現時全球最關心的是甚麼?"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剛好在上星期 閉幕,全球有 170 個國家派出代表團出席,其中有 29 個國家由國家 元首或政府首長出席。就這個對香港很重要的發展機遇,為何反對派 議員視若無睹,甚至每次提起這概念時,也只懂得冷嘲熱諷呢?香港 在地理位置上確實立於不敗之地,如果乘飛機畫一個圈,在 5 個小時 的途程內可覆蓋全世界一半人口。香港真的是一片福地、寶地,問題 是如何好好運用我們的儲備、人才和機遇,而不應只顧搞政治、罵人 和罵政府。我也不懂得如何形容這種做法,有人說這是對抗式政治或 否決式政治,我認為是過火了,已經超出正常監察政府應有的尺度, 失去中庸的智慧。即使不說得那麼遠,就說河套區的創新及科技園, 有人提過嗎?本土經濟產業,有人提過嗎?我真的沒有聽到。

 是否因為不懂經濟,認為"一帶一路"太過深奧呢?是否因為不懂 經濟,所以他們對基建項目只會說 3 個字:"大白象"、"大白象"、"大

白象"呢?他們的詞語真的很貧乏。回顧香港開埠 100 多年以來,我 們一直大興土木、移山填海,如果沒有基建,怎會有今天的香港?當 然,在進行基建項目時應好好控制開支,處理工傷問題。

 姚松炎議員作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別的議員,我記 得他在上星期的發言令人匪夷所思。他提出兩個觀點,第一,他指出 現時有太多工程,工人太忙,應接不暇。姚議員可能不知現時建造業 的失業率又再上升,高於全港的平均數,已達到 5.4%。他知道嗎? 他又指如有太多工程上馬,便會搶貴原材料,令造價超支。我想問: 這些議員是否沒有常識的呢?香港在全球中只是一個小點,香港多進 行幾項工程,又怎會搶貴原材料。即使沒有唸過經濟的人,只要稍有 經濟常識也知道這不會發生。代理主席,原材料的加幅是全球趨勢, 延遲一天開展工程,造價只會更昂貴,這可從過去的經驗印證。延遲 一年開展基建,造價只會以雙位數字的增幅上升,越拖延便越慢完 成。最經典的例子,就是港珠澳大橋。當年公民黨鼓勵一些文化程度 不高的婆婆和基層市民提出司法覆核,他們當然否認,但因打官司而 受惠的全部是與公民黨有密切聯繫的大狀和律師,用的是納稅人的金 錢,包括律師費和訟費,這不但延誤了港珠澳大橋的工程,而造價亦 增加了 65 億元。這真的不是一個小數目,這是最經典的例子。

 這 60 多億元令我想起我們在上星期審議本港加入亞洲基礎設施 投資銀行("亞投行")為成員的基本股本撥款申請,也是 60 億元,"拉 布"了兩個星期。全球已有 77 個國家加入亞投行,當然包括絕大多數 的東南亞國家,例如印度這人口大國,亦包括歐洲一些經濟體系發達 的國家,包括英國、法國、德國和意大利等,加拿大也加入了。反對 派議員凡事均從最壞的角度打算,我明白我們作為監察者要居安思 危,要看清楚問題,但這會否令所有機遇也離香港而去呢?這種思維 令人擔心。

 在這數星期,我又觀察到另一現象,就是"賊喊捉賊"。反對派議 員很多時候指責政府部門表現差,要削減所有相關經費,發展局就是 一例。發展局上任局長是陳茂波司長,現任局長是馬局長。他們指責 發展局建屋不力,梁振英解決房屋問題不力,因而要削減發展局全部 經費,這是"賊喊捉賊"。當然,我也認為發展局有改善的空間。就此, 最明顯的例子是大埔第 9 區和頌雅路的公屋計劃,這些項目本來並無 爭議性,但也在工務小組委員會和財務委員會拉拉扯扯了數星期。從 數年前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以至是近期的橫洲發展計劃,每每在初 期諮詢時也沒有人站出來反對,但到最後階段,在第三期諮詢時便指

沒有諮詢,扣政府帽子。他們不停拖拉,無視現時還在輪候公屋的 29 多萬戶,無視正以數千元租住不足 100 平方呎的"劏房戶",有些甚 至要露宿街頭也遭無視,他們正無視最基層和最悲慘的市民的生活。 為何大家不以更積極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呢?這是"賊喊捉賊"。為何要 這樣做呢?很簡單,如果社會上的問題解決了,反對派便沒有政治高 地指責政府。至於橫洲發展計劃,我是元朗區議會議員,清楚知道整 個過程。計劃在 2014 年年初開始討論,朱凱廸議員聲稱很關注鄉郊 發展,他又住在元朗,為何他當時不發聲呢?這些例子多不勝數,我 不多說了。

 還有很多修正案是衝着"ABC"的概念而來,便是"Anything but China",反中,反回歸,凡與祖國有關的事都要誣衊。交流項目被說 成是收買人心或統戰的手段我認為統戰是中性或正面的,統戰就 是"統一戰線",團結一切力量,建設更美好的社會和更好的國家,其 實是沒有錯的。可是,他們總以很負面的詞語來形容,甚或是用"洗 腦"等字眼,將一切認識國家、慶祝回歸的活動說成沒有意義,粉飾 太平。

 第一,所花的錢十分有限。第二,很多市民也期待精彩和有意義 的交流活動。那些議員不喜歡參與,大可不參與,為何要剝奪其他市 民正常參加慶祝活動和交流學習的機會呢?說到底,他們就是希望我 們與國家的距離越拉越遠,越來越不認識國家,因為不認識便會帶來 恐懼、疏離,這正正符合反對派的政治利益。這些政治攻訐,將一切 放到政治高地,無視一些發展階段。他們認為所有事情也要一步到 位,一切中間的改善和改良措施也不值得欣賞和讚許。

我剛才聽張超雄議員的發言,發現他好像有點矛盾,他說不得不 承認政府的福利開支增加了很多,有五成增幅,但可能礙於他的政治 立場,他不能稱讚,我認為他有點認知矛盾,這是政治掩蓋理性。當 然,在立法會這個政治舞台表演,他個人的成本很低,主席,他只要 逗留在這裏發言,手舞足蹈,七情上面,便可在 Facebook(臉書)上獲 取"Like"("讚"),在 YouTube 有收看率,甚至有機會上大電視,這多 划算。不過,世上沒有免費午餐,高昂的成本最終由整個社會一起"埋 單找數"。

預算案歸根究底是政府一年的基本開支,政府一定還有很多不完 善的地方,我們要積極監督、鞭策和改善,但絕對不能因噎廢食,亦 不能像一句外國諺語所說,"將嬰兒和洗澡水一起倒掉"(throw the baby out with the bathwater)。我們總不能因為對當中有一些事情不滿 意,便將整個部門的開支削減,令部門的運作停頓。這是不行的,即 使削減所有撥款,並不等於他們便會做得好,這在邏輯上是有問題 的。再者,本屆亦有不少已有改善之處,例如長者生活津貼已推出高 額版本,增加至 3,400 多元,亦放寬了原有的申請資格等。我們並非 滿足於這個階段,但絕對不能因噎廢食,全然否決一切。當然,反對 派議員知道有我們在抗衡,所以他們便可以自在地做"騷"。

 最後,除了告訴本屆政府官員外,我亦想告訴下屆官員我不 知陳茂波司長會否留任,但如果他留任的話,我期待他好好思考特區 政府的理財哲學,如何做到"應用即用",不要再被過去的框架捆綁, 我想這是市民的期望,我因此支持《2017 年撥款條例草案》。

 主席,我謹此陳辭。多謝。

Read 183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