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this page
週四, 09 十一月 2017 00:00

致謝議案

立法會 2017 11 9 LEGISLATIVE COUNCIL ― 9 November 2017

致謝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在這個環節,其實我想多些談及房屋問題。但是, 因為我擔心我的發言會過時,所以我先說我同樣關心的醫療問題。

施政報告有很大篇幅談論基層醫療發展,提出成立基層醫療發展 督導委員會,全面檢視現時基層醫療服務的規劃,並制訂發展藍圖。 我們對此建議當然表示歡迎。

 事實上,工聯會多年來一直要求政府正視基層醫療服務的需要。 早於 2013 年,我已經在立法會提出"加強推動基層醫療發展,改善長 者醫療服務"的議員議案,希望政府及社會可以及早就人口老化所帶 來的醫療服務挑戰做好準備,避免公營醫療體系服務崩潰。

 局長曾經以"一條河"來形容基層醫療的概念,我們表示認同,因 為若源頭的工作做得不好,問題便會一直在中上游累積,無法處理。 因此,我們希望政府能真正就基層醫療在上游做好準備,透過預防、 及早處理和社區分流,令病人得以及早在社區中得到適當的診斷及治 療,所受的痛苦自然可以減少。病人不用擠進醫院求診,而醫院的前 線醫護人員亦能減輕工作負擔,真正有需要、病情較重的病人亦可以 得到更好的照顧。當整個醫療體系可以減少對昂貴的第二、三層醫療 服務的依賴,整體醫療服務開支對庫房所帶來的財政負擔,相信亦能 因而得到紓緩。

 其實,基層醫療並非甚麼新概念,只是在醫院管理局("醫管局") 主導的服務下一直發展緩慢,亦予人有點鬆散的感覺。其實,衞生署 轄下一直設有基層醫療統籌處,不過一直未見它有任何統籌工作,大 部分服務由醫管局與衞生署分擔,沒有真正的統籌,情況鬆散。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提到要將葵青區作為試點,設立一個嶄新 運作模式的地區康健中心,我們表示支持,尤其是我是葵青區區議 員,我們在區議會的一群同事及地區團體多年來在葵青區推動基層醫 療工作,連行政長官也讚賞葵青區做得不錯,應該以葵青區作為一個 試點,我們對此感到非常欣慰。

 其實,當政府於 2014 年表示會向各區區議會撥款 1 億元時,我 們已經建議以"攜建共融健康社區"為主題,在葵青區的社區重點項目 下,把撥款用作提供牙科、眼科、社區健康等一系列服務。我們亦成 功通過利用社區重點項目的部分資金,加上仁濟醫院的幫助,促成推 出一輛"牙科醫療車"。

 當時,我們的爭取過程其實並不容易。我記得,工聯會在 2014 年 要求全港各個區議會如葵青區議會般,利用這 1 億元撥款為市民提供 牙科方面的社康服務,但最終只有葵青區議會能夠通過。其實,當時這建議並非很容易便獲得葵青區議會通過,當時我們想提供這項服 務,曾經有政府人員對我說,其實他們沒有處理這項服務的經驗,建 議我們不如搞一些社區健康服務,因為我們很久以前已開始推動葵青 區作為"長者友善社區",並推行健康城市計劃,他們建議我們從這方 面去做,增設健身設施,試圖說服我不要建議提供牙科服務,但是, 我回應表示,如果不提供牙科服務,我也不會支持做其他工程項目, 因為那些項目一定可以獲得撥款,但是,有關社區服務的項目需要區 議會牽頭去做。最終,在各同事同心協力下當然大家都有份成功 爭取,人人都爭着說自己成功爭取我們促使了區議會提供牙科及 眼科檢查服務。

 最近有報道指我們區議會的服務不達標,說會為多少人注射預防 針,結果沒有;說要向多少人提供眼科服務,結果亦做不到。有評論 怪責我們宣傳不足,但其實這正是基層醫療服務工作應由政府而不是 區議會來做的原因,因為區議會是有局限的,如果我們使用撥款來做 宣傳,最終可能會有報道指區議會是"大花筒",花錢做宣傳工作,而 不是用在市民身上。區議員已經盡量宣傳,呼籲市民登記,但如果每 天都作出呼籲,又會有人說區議員利用政府資源作個人宣傳。所以, 區議會做這些工作是有局限的。

 政府現時願意先在葵青區設立地區康健中心,我希望這項服務能 夠成為 18 區內的一個起點,日後可以擴展至其他地區。除了設立地 區康健中心外,更重要的就是人手安排。 

 長期以來,在眾多專科中,家庭醫學專科醫生的培訓數字一直較 低,如果能夠為家庭醫學專科醫生、社康護士和其他各方面的輔助醫 療人員提供培訓,配合該中心的硬件,才能夠統一做好基層醫療。如 果有機會,我希望局長盡快將地區康健中心的構思告訴我們,究竟當 局打算怎樣做,以及當中會提供甚麼服務呢?其實葵青區已經有一兩 間類似的中心,但當然服務沒有這麼全面。究竟這些服務會如何整 合、由誰提供、與工聯會一直建議的社區健康中心有何分別呢?我希 望政府能夠盡快把這些資料告訴我們。

 接着便是大家近期特別關注,並且已經談論了很多的房屋問題。 在施政報告發表前,工聯會已經向政府提出"地盡其用,多元住屋"的 倡議,同時提出一系列房屋建議。對於特首今次在施政報告中提出一 系列政策以鋪設置業階梯,我認為特首有心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因 為我們的住屋問題已經持續多年。

 不過,我發現在房屋政策方面,我們這位一向"好打得"的特首似 乎說得不夠清楚,好像意有所指,卻欲言又止,明明會有很大的改變, 卻又似有疑慮,不肯說清楚。特首在施政報告第 147 段表示,未來的 新建公營房屋應以更多"綠置居"取代出租公屋,但沒提及有關詳情。 會如何取代?會否不再興建公屋?還是所有興建的房屋也會成為"綠 置居"?比例為何呢?其實我在答問會上提問時,行政長官並無清楚 回應,只表示會交由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考慮和研究。但是, 房委會表示還未有怎樣研究。我曾詢問郭偉强議員,他是房委會的成 員,他們似乎仍未着手研究。究竟比例為何呢?

 如果政府有這樣一個大方向,有決心讓市民安居,解決他們的住 屋問題,便應該說得清清楚楚,不要讓市民胡亂猜想。若政府想幫助 市民置業,如何覓地、如何多建房屋、公營房屋出售的比例、售價、 轉售限制等,全部均是市民(包括基層)十分關注的問題,我希望政府 能夠盡快公布,讓市民能夠及早打算。

 如果政府認為過早公布這些消息會影響樓市,便更應趁現時樓市 只升不跌,盡快多公布這些消息,讓市民清楚知道政府日後為我們的 房屋政策訂定了甚麼新方向。

 對於這份施政報告的房屋措施,我有兩個心,一個是開心,因為 政府願意以多元的方式在房屋上求變,指出房屋的社會功能,亦願意 鋪設房屋階梯和興建過渡性房屋等,這些均是值得支持的。但是,同 時,我也感到擔心,因為特首以置業為本,希望人人擁有物業,甚至 抱持房屋可以令市民向上游的心態,這會否影響沒有能力置業的市民 的房屋需要?究竟政府幫助市民"上車",是否等於能夠幫助市民安居 置富呢?如果特首認為房屋並非簡單的商品,那麼,應如何在市民的 必需品與商品之間取得平衡?這些均須行政長官處理和公布。

 關於以置業為本對租住房屋的影響,雖然工聯會主張"地盡其 用,多元住屋",但我們在房屋政策上有一項更重要的主張,便是公 屋為主,居屋為輔,私人市場作補充。今天可能是居屋為輔,"輔"是 輔助的"輔",其實居屋可能包括"綠置居",因為我們認為,出租公屋 是基層市民在住屋上的唯一依靠,而且若沒有公屋,他們的住屋就只 能淪為"劏房"、板間房,甚至"籠屋"等,這些均不是合適的居住環境。

 根據政府的統計,全港有 29%的人居於出租公屋,16%居於資助 出售房屋,人口達 290 萬,可見公營房屋在本港住屋問題上的重要

性。事實上,由 1960 年代、1970 年代的廉租屋開始,公屋居民均須 經過經濟審查,評定為入息有限的家庭。他們在目前的樓價下既無法 置業,亦無法承擔昂貴的租金,只能夠由政府協助他們解決住屋需 要。現時輪候公屋的家庭有 27 萬,平均輪候時間是 4.7 年,有 6 萬 個家庭更已輪候超過 3 年。要疏導這些輪候者,我們更應加大出租公 屋的供應。

 早前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主席黃遠輝表示,要縮減輪候時 間,預計需要有 4 萬個單位應市。如果政府改變公營房屋政策,以"綠 置居"取代新出租公屋的供應,那麼,政府是否有信心可以在一年內 讓 4 萬名公屋居民流轉至置業?政府又能否在一年內推出 4 萬個"綠 置居" 單位呢?根據政府的最新數字,由 2017-2018 年度至 2021-2022 年度的 5 年內,公營房屋的總建屋量約為 100 300 個,當 中包括 75 000 多個公屋單位和 25 000 多個資助出售單位。我們可以 看到,現時公營房屋的租售比例約為 3:1,即 3 個出租單位對 1 個 資助出售單位。事實上,5 年提供 10 萬個公營房屋單位這數字,其 實已較《長遠房屋策略》的目標水平低了兩成。

 如果要調整有關比例而不影響出租公屋的供應,唯一方法是增加 供應,即提供更多土地興建出售公屋,但政府又好像沒有甚麼意願大 量增加公、私營房屋的比例。我們坊間一直要求把公、私營房屋的比 例增加至 7:3,即每 7 個公營房屋單位,便有 3 個私營房屋單位, 但政府並無回應。因此,社會大眾難免會擔心"綠置居"的置業措施會 否蠶食出租公屋的供應,亦因此有那些有關公屋單位達 80 萬個便會 封頂的推測。雖然行政長官已表示不好意思,把大家嚇着了,但政府 仍要說清楚這一項政策,究竟在"綠置居"取代出租公屋的政策下,比 例為何,以及會如何實行?亦應表明不會阻礙數十萬在輪候冊上等 候"上樓"的市民。

 如果我們要以置業為本,便一定要有新增的土地。關於"港人首 置上車盤",政府已經打了私人發展商的主意,表示可以混合發展, 但我們工聯會認為應該有短、中、長期方式去增加土地供應。就短期 而言,我們建議利用私人會所,例如搬遷粉嶺高爾夫球場以騰空土 地,一個球場便可以騰空 170 公頃的土地,而這樣做亦不代表球場需 要關閉,其實球場可以遷往復修的堆填區,例如在將軍澳堆填區重 置。粗略估計,有關土地可以提供數萬個住宅單位,容納 10 萬以上 人口居住。

此外,我們已提出多年,希望政府可以考慮利用市區重建局("市 建局")收回的土地。這些土地雖然細小,但是勝在位處市區,是可以 立即興建樓宇的"熟地"。於過去 5 年,市建局接收了 19 個項目,合 共有 45 000 平方米的土地。如果我們可以利用這些土地來興建公營 房屋,供應便可以立即提升,同時亦可以釋放市區土地的潛力,例如 市建局的土地可以用作起動舊公共屋邨的重建計劃,騰出更多空間。 市建局現時的招標方式一直為人詬病,因為它收購土地後,採用公開 招標的方式讓私人發展商投地。私人發展商為了得到土地,一定會以 高價投標;他們投得土地後,便會興建一些天價的樓宇。市建局經常 遭人批評,指它把基層市民趕離市區,令我們的舊區全部興建了天價 樓宇,便是因為這一種發展模式。市建局收回土地後,可否與房委會 或香港房屋協會合作,發展公營房屋?行政長官希望興建更多"綠置 居"的同時,是否可以令市區仍然有公營房屋供應,讓基層市民無需 在重建時便要搬離市區,遷往其他地方?我們希望政府能盡快切實考 慮如何充分利用市建局的用地。

 在中、長遠的供應方面,我們知道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前天曾討論 近岸填海。對於填海造地,我表示認同,因為按《香港 2030+》推算, 本港未來將會欠缺 1 200 公頃用地,其中房屋用地欠缺 200 公頃。因 此,我認為應該進行填海以配合發展,但這並不代表政府無需疏理反 對聲音,我認為政府應該在研究填海時便開展保育工作,以免填海被 評為先破壞、後補償。

 對於施政報告提出的許多房屋政策,其實我有數項疑問。首先, 如果以置業為本,市民的承擔能力為何?政府表示要以"綠置居"取代 出租公屋,這樣市民便可以置業安居。然而,會否如此完美呢?正如 行政長官自己也提到,現在公屋居民有 76 萬戶,其中 19%,即差不 多兩成是長者戶;綜援戶則有 16%,合計已經是 35%,有多少人會願 意或有能力購買"綠置居"呢?現在政府表示,情況不是這樣的,公屋 住戶中有許多有能力的人。他們最喜歡說,如果大家到公共屋邨看 看,便會見到停車場內停泊了許多名車。就這些有能力的公屋居民而 言,我們贊同要善用公屋資源,但若我們希望這些有能力的公屋居民 遷離公屋,並非單靠富戶政策,即最近新修訂的富戶政策,便能夠令 他們願意放棄公屋。就着這份施政報告,我舉辦了多場居民大會。我 在這些公共屋邨不論是新或舊的屋邨詢問居民是否願意購 買"綠置居"。他們的答案是甚麼?大多數人的首個反應是搖頭,然後 有些表示要看看價錢和位置。若政府不研究措施,單靠富戶政策要他 們遷出,最終會怎樣?當局是無法令他們遷出的,因為正所謂"你有

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他們可以怎樣做呢?雖然局長不願意承認那 數萬個刪除戶籍的個案與富戶政策有關,但事實上,他們是有許多方 法的,我們現在甚至看到有居於屋邨的夫婦離婚,因為要保住家中用 來謀生的的士,於是離婚來規避富戶政策。因此富戶政策是否能夠令 人放棄公屋,轉而購買"綠置居"呢?我對此存疑。

 我的另一疑問是,如果"綠置居"的原意是讓公屋居民改善居住環 境,那麼,他們定必希望居住環境會更大、更佳,這樣的話,交回的 公屋便可能是細單位,而他們主力購買的便會是大單位。

 政府如何確保未來供應的出租公屋的 size(即大小)分配得宜?即 未來1 年會有多少個二三人單位和四五人單位?而"綠置居"又會否全 部大單位均有人購買,剩餘小單位或近垃圾房或低層的單位卻沒有人 問津?屆時怎麼辦呢?是否把單位轉為出租呢?我覺得政府應該要 回應這問題。

 我覺得還有數個問題需要思考。行政長官表示以置業為主導,讓 市民"上車"便等於幫助了他們。在香港樓市相當熾熱的時候,似乎每 個人都認為協助市民買樓置業,便是對他們好,但是,作為政府是否 便應該幫助市民置業、置富呢?而置業又是否確實能置富呢?我們其 實應該幫助市民解決居住問題,還是幫助他們置業從而向上流呢?既 然政府表示要舉行大辯論,討論土地供應,其實不妨也舉行一個大辯 論討論房屋政策,是否以置業為主導,便等於真正解決市民的住屋需 要?這是否市民真正所想或能夠幫助他們的政策呢?

 有人說,這次政府提出的房屋政策其實好像新加坡的組屋政策, 而組屋的其中一個特點,是與自由市場分開,但是,我們現時似乎並 未做到這樣,所以,我一開始便說,特首對這項新的房屋政策似乎欲 言又止,不敢說清楚是否想學新加坡般興建組屋,讓每名市民置業, 但又好像說到"綠置居"會取代出租公屋般,究竟是怎樣的呢?究竟新 加坡的組屋模式能否套用在香港的公共房屋政策上呢?我認為這些 問題均要思考。

 事實上,新加坡在很多方面與我們並不相同。最近有人建議使用 公積金或強積金來買樓,但是,大家也知道兩地的供款比例是不同 的。究竟這些建議可否套用在房屋政策上呢?所以,政府需要思考市 民真正的房屋需要為何,繼而為我們想出能解決大多數市民的問題的

房屋政策。我認為置業只是房屋問題的一部分,更大的部分是基層市 民的住屋需要,我們如何令他們可以及早"上樓"呢?

 多謝主席。

Read 282 times
Los Angeles SEO Company Over The Top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