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30 十一月 2017 00:00

中止待續議案辯論

立法會 2017 11 30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November 2017

中止待續議案辯論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代理主席,有時間的話,請開辦一些《議事 規則》補習班。

代理主席:許智峯議員,現在並非《議事規則》補習班。我重申,主 席已作出裁決,裁定有關議案合乎規程,我不會另行作出裁決,請坐 下。麥美娟議員,請繼續發言。 

立法會 ─ 2017 年 11 月 3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November 2017

麥美娟議員:是的。代理主席,真的很可笑,真的應舉辦《議事規則》 補習班,並非人人站起來說要提出規程問題,便可以發言的......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請你教導一下他們吧,他們經常在會議上詢 問規程問題,然後討論《議事規則》,其實真的很"核突"......

麥美娟議員:"羞家"是指他的家,所以,我不會說"羞家",我只是說 很"核突"。即是說,我們這裏正舉行立法會會議,不是用作為《議事 規則》補習班。我也沒有要求代理主席裁決,剛才他那句"其心可誅"究 竟是否屬於冒犯。黃國健議員真的可算是大量,但他們竟要求代理主 席裁決黃國健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有否違犯規程,所以說他們應先 去上課。

 代理主席,我站起來發言,並非為了"拉布",也不像涂謹申議員 剛才立即站起來,狀似很緊張般,其實我在剛才那 10 多分鐘......幸好

我們期間稍作休息了,若然我們中間沒有稍停,像他這樣發言 15 分 鐘,我真的擔心他,"老兄",他還"仔細老婆嫩"呢,所以希望他們不 要這麼生氣。我今次站起來在以下的數分鐘時間發言,是為了想告 訴......我不是向他們說,而是向在收看電視直播的觀眾說,為甚麼黃 國健議員要引用《議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中止待續議案,而我是 會予以支持的。

 我相信其他的建制派同事也會予以支持,我們提出與他們提出有 何分別?如果大家記得我們的辯論過程,莫說其他,今天早上我們已 討論一項中止待續議案並進行表決,而上次我們討論"一地兩檢"時也 提出兩三次中止待續議案。為甚麼黃國健議員會提出中止待續議案? 各位市民,因為我們和他們的分別在於,今次我們是希望制止"拉 布",與他們不同,他們過去可能為了某些目的而"拉布"。

 在過去每次有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後,每位議員便可以站起來 發言 15 分鐘,如果反對派有 20 多位議員,每位發言 15 分鐘,那麼 每項中止待續議案便可以討論六七小時、七八小時,令議事的程序不 斷被拖延,每項議案均提出中止待續議案,即我們就議案辯論了一段 時間後......即每位議員正常地就原議案發言 15 分鐘後,再提出中止待 續議案。所以,各位市民,原本每位立法會議員可以就議案發言 15 分鐘,只要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每位議員便可獲雙倍時間,每位 議員總共的發言時間變為 30 分鐘。因此,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成為"拉 布"或拖延立法會議事、阻礙立法會議事的手段。

 大家翻查紀錄便可見,即使正如今天早上,有反對派議員引用《議 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的中止待續議案,以中止辯論增加法援律師 費的決議案,但其實並非所有反對派均支持中止待續議案。有些贊 成,有些反對,有些議員當"黑臉",有些議員則是當"白臉",因為他 們每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其實根本並非真的為了中止議案,他們 有時是為了"真中止",有時是為"假中止"而"真拖延"。

 所以,我們的目的,在於我們是真的希望中止這項辯論,稍後我 們會投票支持這項中止待續議案,因為我們不想一項議案......正常的 議會程序被迫拖延下去。因此,市民會發現,為甚麼以往反對派所做 的事,建制派又突然做了。這是由於我們正面對立法會會議被人搗 亂、擾亂、拖延,所以在這個被人形容為正在打仗的時期,在打仗時, 別人有策略,我們也要對應方式,因此,黃國健議員根據《議事規則》 第 40(1)條提出中止待續議案。但是,我們只是想中止這部分的辯論,

我們其實並不希望因為這部分的辯論而影響了大會日後其他餘下的 議程,包括我上次提及的,便是何啟明議員今年 7 月已提出的一項有 關勞工權益的議案,至今仍未有機會討論。我們很希望中止了這些辯 論後,可以正經議事。

 有人死也不承認是在"拉布"。大家有否發現,原來反對派經常叫 我們翻看錄影帶,一旦有問題便要求主席翻看錄影帶,我現在真的很 想大家翻看錄影帶,重看昨晚 7 時 20 分後的辯論環節中,李國麟議 員說過甚麼話。他告訴我們......他沒有用盡 15 分鐘,因為"拉布"也頗 困難的,如果大家記得,李國麟議員說:"你也知道我在說甚麼的, 也要'拉布'發言一下,不過我不會用盡 15 分鐘,就照稿讀吧。"所以, 我也經常說我非常佩服李國麟議員,因為他夠膽做之餘也夠膽說,總 比有些人敢做卻不敢說好。如果他們這麼忌諱被人指摘"拉布",那便 不要"拉",因為敢做便不怕承認,如果不敢承認便不要做。

 昨天李國麟議員的發言已清楚告訴大家,對,他們只是想"拉布"拖 延一下而已。既然話說得如此清楚,難道我們聽到了也不作出應對策 略,任由他們"拉布",任由他們拖延立法會議事程序,任由他們令立 法會不能正經及正常地議事嗎?所以,我們要使出這個對策。老實 說,黃國健議員只是向你們學習而已,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 身",我們坐在這裏終於從你們身上學了很多東西,今次就做一次給 你們看,為何你們做就可以,人家做便......大家看看涂謹申議員剛才 多麼氣憤,我相信稍後還會有其他反對派議員......我剛才在 10 多分鐘 的休息時間中看到他們多麼的緊張。其實,他們無需緊張,你們做的 時候也不見得我們會緊張,因為大家也知道大家正在做甚麼。

 我想藉這數分鐘告訴市民,我們這個做法跟他們的做法有分別。 例如涂謹申議員發言毫無邏輯,他說黃國健議員代表工聯會令香港立 法會變成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他也是知識 分子,我經常說自己讀書不多,他身為專業人士也想象得到,立法會 有甚麼可能會變成人大常委會呢?他即使要冤枉人也要有一點邏 輯。少讀書的我真的不明白他的是甚麼邏輯,我不說了。

 不過,代理主席,我不會用盡 15 分鐘,因為我沒打算跟他們糾 纏下去。有同事剛才說我為何這麼早便按"發言按鈕",應遲些才發言 反駁他們,但我們並無打算反駁他們,這樣只會淪為口舌之爭,輸的 是香港,損失的是立法會的時間,所以我不打算跟他們作口舌之爭, 或稍後聽完他們的發言後用我的 15 分鐘發言反駁,我不會浪費時

間。我只想用這數分鐘告訴香港市民,我們現在做的事就是要反"拉 布",我們不想立法會的議事程序被人拖延,我們希望立法會能正正 經經地議事。

 所以,我們會支持黃國健議員提出的辯論中止待續議案。多謝代 理主席。

Read 215 times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