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8 二月 2018 00:00

《2017 年水務設施(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8 年 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February 2018

《2017 年水務設施(修訂)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自揭發食水含鉛超標後,市民提高了對安全 食水的關注,政府亦因應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而提交 《2017 年水務設施(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以協助加強 規管水務設施施工階段的流程,防患於未然,並確保負責施工的水喉 工人、工人的工藝及施工流程符合更嚴格的要求,保障市民能享用更 安全的食水。

 本人為負責審議是項《條例草案》的法案委員會成員之一,我們 在法案委員會討論的其中一個重點,是如何確保水喉註冊工人可合法 在地盤內施工(即在合乎法例規定下被督導施工),並且一旦不幸發生 如鉛水事件般的食水設備安全問題時,工人如何可獲得合理的辯解機 會,以保障他們的權益。 

286

 在法案委員會審議《條例草案》期間,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 會")、香港建造業總工會和香港喉管從業員總會等代表曾多次聯同商 會與政府會面,而有關工會代表亦再另行與政府進行數次會面,仔細 就《條例草案》的修訂內容進行討論。我們集中討論如何既可讓工人 享有合法施工地位,而一旦發生問題後,如何保障工人的權益,給予 他們作出合理辯解的機會。在與我們多次溝通後,政府作出了一些修 訂。對於政府在聽取工會和工友的意見後作出相關修訂,我們表示歡 迎,亦希望政府日後在制定任何關於《水務設施條例》的其他條文時, 也能聆聽前線工友的意見。

 《條例草案》的主體內容,是有關容許在《建造業工人註冊條例》 下註冊的指定工種的註冊技工及在持牌水喉匠或相關技工指導下的 一般工人,可以合法地進行喉管工程,從而肯定有關的建造業工人對 喉管行業的貢獻。事實上,如喉管系統的建造只可以如過去般,只容 許持牌水喉匠親自進行的話,大家也可以想象得到,必定會出現人手 不足的情況。因此,這項《條例草案》確立了註冊建造業工人合法施 工的地位,我們認為是可取的。但是,我們也關注到,現行的《水務 設施條例》仍未有就承建商及一些相關專業人士的責任作出界定。我 們一直擔心工人因而須承擔承建商、專業人士或其僱主的責任,因此 特別就工人在工程被發現違規時的刑責問題多次與政府進行磋商。

 這項《條例草案》建議加入法定免責辯護條文,以保障工人能作 出免責辯解的原意本是美好的,但我們認為這樣仍不足夠,因為根據 政府原先建議的修正案,舉證責任落在工人身上,令現時一般的水喉 工人難以引用免責條文作為辯解,故此我們擔心這會對工人造成壓力 和憂慮。經過我們向政府反應後,政府在修正案中加入"明知故犯"的 元素,於是舉證的責任在於局方,工人便無須主動援引免責條文作出 辯解。稍後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討論修正案時,我會進一步解釋為 何我們支持政府的修正案。

 此外,根據政府的另一項原建議,提出檢控的時限是由事件發生 起計的 6 個月,其後修訂為在水務監督發現違規事件起計的 6 個月 內,這涉及事件發生與被發現的分別,而稍後在審議修正案時,亦會 解釋我們支持政府的進一步修正案的原因,在於我們這項修訂,能促 使工人所須負責任與其參與工作的程度成正比。

 總括而言,就政府今次擬備的《條例草案》,雖然審議所需時間 較預期的長,但我們樂見政府願意多花時間與工人溝通,並且吸納工 會和工人的意見以完善《條例草案》,既讓工人安心,亦令修正案獲

得工會支持。如《條例草案》的修正案在我們的支持下獲立法會通過, 便能確立註冊工人合法施工的角色,並有助保障安全食水的供應。

 我也想藉此機會談談有關工人進修的事宜。剛才有同事提及,政 府應要求工人修讀與工作相關的課程及接受培訓,因為工人未持有任 何牌照,只得工人註冊證,他們可選擇每次續期 3 年或 5 年。然而, 根據專工專責的原則,工人所具備的各項工種技藝已於註冊證上列 明。有意見認為,政府應要求不同工種的工人每次為工人註冊證續期 時,應接受相關培訓及修讀有關食水安全的課程。其實,對於工友能 獲提供更多進修或培訓機會,以令他們能更專業地工作,工聯會是絕 對支持的。但是,我們也希望政府能夠為培訓工人的機構提供更多的 資源及為願意進修或接受培訓的工人提供資助,因為政府應明白現時 的情況,即建造業工人其實是"手停口停",如政府要求他們花數星期 進修或接受培訓,當然是可以的,但他們在該數星期便無法工作,因 而沒有工資,既然工人在進修或接受培訓期間沒有收入的保障,那麼 政府要如何鼓勵工人進修或接受培訓呢?因此,無論政府只要求工人 自願進修抑或強制他們進修課程也可以,但如政府強制工人進修的 話,便須解決工人的收入問題。舉例而言,如政府要求工人修讀為期 3 個月的課程,可否讓工人在該 3 個月的進修期內也如常可領取工 資?若然,便沒有任何問題了。因此,政府必須顧及工友的實際處境, 故我們建議政府在為工人提供足夠的培訓機會時,也應考慮投放資 源,以為他們提供相應的資助。

 此外,除喉管行業外,我們知道建造業的其他行業亦面對工人老 齡化的問題,現時建造業工人平均年齡已達 50 歲以上。因此,我們 支持政府投入更多資源為各個工種提供培訓,以提升在職工人的專業 工作技藝水平,並培訓新人入行,讓工人有更專業的發展,一改人們 過去視建造工人為一般地盤工人的觀感,即透過參加培訓及進修,工 人的工藝將更趨成熟,可作更專業發展。對此,我們表示支持。然而, 正如我剛才已指出,政府必須解決工人在進修或接受培訓期間的收入 問題。倘若一如同事剛才所建議,政府強制要求工人進修或接受培 訓,那麼當局可否視工人進修或接受培訓為工作的一部分而向他們發 放工資或等額資助呢?工人不工作便沒有薪酬,如要修讀 3 個月的課 程,難道他們在該 3 個月內不用生活的嗎?所以,政府必須解決這個 問題。

 政府今次的修正案仍未清晰界定發展商、專業人士和承建商在處 所內的水管系統設計、建造、流程管制方面的角色為何,亦未能清楚 訂明他們的參與程度與須負責任程度的比例,因此我們認為政府應盡

快就這部分進行檢討及作出相關修訂。我相信,如政府能在過程中吸 納業界和工人的意見,並盡早進行這部分的檢討及修訂工作的話,便 能得到本會和業界的普遍支持,正如今次的《條例草案》般,立法工 作便能順利進行。

我謹此陳辭,支持《條例草案》。

Read 326 times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