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8 二月 2018 00:00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五) 項及第(十)項動議的議案

立法會 ─ 2018 年 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February 2018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五) 項及第(十)項動議的議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你和代理主席真的很可憐,處境十分艱難,容許 議員發言會被罵,不讓議員發言亦會被罵。我記得,你曾多次快速詢 問是否有其他議員想要發言,如果沒有便讓政府官員答辯,但那邊廂 的反對派議員每次都會起來罵你。如果我沒有記錯,有一次好像更須 暫停會議翻看錄影片段,才可決定是否繼續讓他們發言。主席,你快 速地詢問是否有人想要發言,他們說你不對;緩慢地詢問,他們也說 你有錯。現在,他們更指代理主席無權發言。作為代理主席,竟然連 發言也不可以,這是否笑話?

 此外,我們建制派議員如若發言,他們指我們"拉布";我們若不 發言,他們剛才又說沒有議員聽他們發言,說我們在幫政府、不知道 有何目的等。發言不對,不發言也不對。其實,反對派的邏輯很簡單, 就是我們做甚麼都不對,只有他們才是正確的。擲毫擲出頭像就是他 們贏,擲出文字就是我們輸,甚麼都得由他們操控。

 他們早前提交了多項譴責或傳召議案,但議案最後會被撤回還是 在議會討論,全部隨他們喜歡。他們有何目的?不為甚麼,只是想操 控議會的時間,令議會唯他們獨尊。如此霸道的行為,我相信正在收 看直播的市民必須了解一下現正的情況。除了這項傳召議案,議程上 本來還有多項譴責及傳召議案,但反對派議員卻是想撤回便撤回,不 管當初多麼着緊想要討論。有一項本應今天討論的議案已被撤回。他 們是否真的希望討論該議案?是否真的想要認真處理該議案?不,他 們只想透過提出傳召或譴責議案為所欲為,控制他們在議會的發言時 間,讓他們可以隨時喜歡說甚麼就說甚麼,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如 此霸道的行為,正在收看直播的市民必須認清楚、看清楚。

 主席,說回這項議案。事實上,政府宣布任命鄭若驊出任司長後, 隨即發生僭建風波,確實令人遺憾;其後她處理問題的手法,同樣令 人失望。我經常笑問,究竟特區政府有沒有公關?好像沒有,"關公"則 有很多。政府處理問題的手法的確令人失望。事發後,問題被揭露, 政府應如何向公眾清楚交代?應如何令市民明白事情的真相?之後 又應怎樣處理問題?在出現問題後,最重要的是解決及處理問題。可

是,政府整個應對過程令我及很多同事質疑是否可以做得更好和更專 業。

  司長在任期之初便已發生這種事情,她往後的工作想必十分困 難。司長必須付出更大的努力克服困難,並且透過日後的工作成績贏 取市民信任。在未來一段日子,立法會將會有很多需要司長協助處理 的法例,例如"一地兩檢"和《國歌法》的立法。這些工作需要一位富 有魄力的司長集中精神處理。我期望司長日後在工作上付出更大努 力,讓香港市民看到她的工作成績及能力。

 針對司長家中的僭建問題,我認為有關部門必須秉公處理,一視 同仁,不應因為其司長身份而給予特別待遇。正如某專業界別的立法 會候選人,他不理會部門發出的清拆令,結果被"釘契"。如果司長與 該候選人一樣,同樣漠視政府部門發出的清拆令,不肯清拆僭建部 分,我認為部門應該一視同仁。該候選人被"釘契",司長同樣要被"釘 契"。部門要以相同方式處理,不應放過司長。當然,司長也可以像 該候選人般不理會清拆令,被"釘契"也不怕。

 關於今次的傳召議案,正如我剛才所說,是政治意義大於一切。 反對派的同事提出傳召或譴責議案後,既然可以隨時輕易撤回,證明 他們根本無意處理傳召或譴責議案的內容,而只是想讓自己操控議會 的時間,令一切在他們股掌之中。

 他們是否想藉傳召司長解決或處理她家中的僭建問題?顯然不 是。傳召司長到來,他們不就是大罵一頓,又或上演一場"政治 show"來 表演一番?我們又怎會希望用來正正經經議事做事的立法會議事廳 變成反對派上演"政治 show"的地方?

 因此,我們反對由莫乃光議員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第(五) 項及第(十)項動議的議案。多謝主席。

Read 387 times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