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8 二月 2018 00:00

傳召律政司司長

立法會 ─ 2018 年 2 月 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8 February 2018

傳召律政司司長

 

何啟明議員:主席,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這項議案是一個"政治 秀"。作為一名政治新丁,我不知道"政治秀"應該怎樣才玩得比較好; 但作為一個活了 30 年的人,我只有一個原則,就是做人不應該"嚴以 待人、寬以待己"。我完全不能接受雙重標準。即是說,評論同一事 或人,卻用上兩套原則,我便不能接受。

 主席,對普通百姓來說,要找一條很清晰的道德原則,其實是一 件很困難的事情,所以學院才有哲學的出現。這是個數千年來討論不 休的問題,要釐清自己的道德原則究竟如何,根本難以做到。然而, 其中一個方法是我們可以嘗試把一些事情或說法放在不同事件中,便 能較容易釐清原則。正如周浩鼎議員剛才所說,看看究竟是否用同一 把尺來量度不同的人。

 《東方日報》剛剛有一篇評論,可能大家已看過。大家試試把評 論中的人名抹去,便可知道該把尺可否放在不同的人身上。評論指 出,(我引述)會計界議員梁繼昌指,相信某人已經和團隊溝通有關違 規建築的問題,認為對方已經主動披露所有違規建築,是開誠布公, 又稱住得獨立屋有問題是在所難免(引述完畢)。梁繼昌議員不在席, 不知道他稍後會投甚麼票。如果用一把尺來衡量一位南區區議員,我 相信衡量律政司司長時亦應該用同一把尺,這樣才說得通、說得過 去,才能夠說服別人。

 接着林卓廷議員又說,某人涉及僭建招牌也要道歉,並認為誠信 和承擔責任最重要。某人的做法不知道是否開誠布公,他說香港很多 僭建,很多人都用拖延策略,這是不值得鼓勵的。究竟林卓廷議員對 於某人的僭建招牌及另一人居所的僭建,用的是否同一標準?究竟他 稍後會投甚麼票?市民一定要看清楚,他是否用同一把尺來量度自己 和別人。 

然後,提出這項傳召議案的莫乃光議員說未看清楚某人對僭建的 解釋,所以不知道對方怎樣解釋,但知道對方已作解釋和道歉,因此 沒有補充。其實,要是沒有補充,今天應否討論這項議案?對於某人 沒有補充,對於別個某人卻要傳召,究竟是否出於同一把尺的同一個 做法?

 然後,還有朱凱廸議員指出很多人都有僭建,但這是誠信問題, 最重要是不說謊。對於一位南區區議員也好,對於律政司司長也好, 究竟是否用同一把尺來量度他們?我相信朱議員稍後可能要解釋一 下,究竟他的尺如何量度?

 我相信,大家作為公職人員,要用同一把尺來量度他人才是合理 做法。我們議員在議事堂可以評論任何事,但若要說服市民便肯定要 用同一把尺,這樣才算是一位合理及能夠說服市民的議員。更甚者, 一位南區區議員在僭建後被"釘契"10 年才參選。究竟他的情況較為嚴 重,還是某位官員臨急上任才接着處理她的僭建問題較為嚴重?我相 信市民心中自有答案。

 反而,司長需要更加注意一個問題,就是為何一個部門發現違規 問題後,10 年間也沒有人手處理"釘契"?司長應該記下來,回頭督促 相關部門處理。一位公職人員被"釘契"10 年,為何相關部門仍然任由 此情況繼續?究竟"釘契"是否有效力?司長,如果你......屋宇署的工 會其實曾向發展局要求增加人手處理"釘契"問題,但發展局一直拖 延。如果政府當局採用同一把尺,便應加快增加屋宇署的人手,以處 理"釘契"問題,不應任由這些事情繼續發生。

 我相信不論是某位官員也好,某位南區區議員也好,甚或某位市 民也好,政府部門也應用同一把尺對待他們。因此,就處理違規僭建 的問題,尤其是對於那些並非對市民造成即時危害的僭建個案,既然 大家都非常擔心,政府部門便應盡快加強力度處理,才是合適的做法。

 主席,我不認為莫乃光議員用同一把尺對待所有公職人員,所以 我不贊成這項傳召議案。多謝主席。

Read 275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