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6 五月 2018 00:00

《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8 年 5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May 2018

《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盡快通過政府提出有關復職令的 《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主要原因有三:第一,以往需要取 得僱主同意法院才可發出復職令,現時取消這個條件;另外,如果僱 主不遵從復職令,須支付額外賠償金,金額上限為 72,500 元,即員 工月薪的 3 倍;最後,不遵從復職令即屬違法。

 對一些被不合理及不合法解僱的僱員而言,這是多了一重保障, 但這安排比我們想象中遲落實。記得在上一屆議會時,大家都很關心

如何盡快落實復職令。大家會問,勞工顧問委員會("勞顧會")何時開 始討論復職令?原來在 2008 年已開始討論,當時建議的賠償金上限 不是 72,500 元,而是 50,000 元。在 2016 年議會再討論復職令時,已 相隔多年,但 50,000 元的賠償金上限沒有變,所以大家都同意交由 勞顧會再討論,看是否需要調整該金額上限,最後將上限定為 72,500 元。

 大家會問,72,500 元如何計算出來?賠償額當然越高越好,你問 我,我認為 100,000 元、80,000 元都沒問題。根據政府提供的資料, 在 2012 年至 2016 年期間處理的個案,所涉及的僱員,大部分都是月 薪 24,000 元以下,以 24,000 元這中位數乘以 3,72,000 元在數字上 是 24,000 元的足 3 倍,這數額基本上可以接受。

 有修正案要求增加賠償金上限,當然,增加賠償金人人都說好, 像尹兆堅議員說,張超雄議員提出的修正案都很好,為何行不得?尹 兆堅議員是否記性不太好?大家還記得,在 16 座位小巴一事中,政 府已決定將小巴由 16 座位改為 19 座位,當時尹兆堅議員有意提出修 訂,要將座位增至 20 個。從街坊的角度而言,20 座位小巴當然好, 多一個座位可以早點上車、早點上班。但最後尹兆堅議員不等投票便 撤回該項修訂,他解釋大概是修訂不好或是甚麼其他原因。但我要告 訴大家,事實是當時運輸及房屋局說得很清楚,議員提出 20 座位的 修訂,該局便會將整項 19 座位小巴的方案撤回,重新再討論,這樣 不知何時才能推出 19 座位小巴,可能到現時仍未有。如果尹兆堅議 員表示張超雄議員的修正案很好,他一定支持,那他可能要回憶一下 20 座位小巴修正案一事,了解自己當時為何要撤回。

 大家都明白,真正要爭取的是如何將方案落實,而不是純粹找機 會讓自己在最後一刻有機會投票這樣簡單。現在大家似乎還未考慮到 現實問題,究竟勞顧會是否最好的平台或勞顧會是否自高無上,坦白 說,於我而言,我對勞顧會又愛又恨......

(尹兆堅議員示意擬提出問題)

主席:郭偉强議員,請稍停。尹兆堅議員,你有甚麼規程問題?

尹兆堅議員:主席,我要求郭偉强議員澄清,因為可能他記性欠佳, 他剛才提到早前我對增加小巴座位的修正案,性質有點......

郭偉强議員:多謝主席。如果尹議員這樣問,我唯有這樣答。按陳志 全議員的說法,他們是最後一刻還要"撐"到底,然後"博一鋪"。記得 我在上一屆議會討論侍產假時,曾以所羅門王的故事作比喻,有兩個 母親爭奪一個孩子,所羅門王拔劍說要把小孩劈開,兩個母親各分一 半,最後孩子的親生母退讓,懇求所羅門王不要斬孩子。現在每一次 討論勞工或勞工權益的議題,都會有人假冒是勞工議題的媽媽,說劈 吧,劈死它吧,方案最後告吹與我無關,是政府不願做事而已,每次 都是這樣。我們這些真心誠意希望方案落實的議員,便會要求他們不 要節外生枝,讓有關法案可以盡快通過,這樣可以盡快處理僱員的問 題。例如昨天我們討論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也要求加快進行,因拖 延越久便越多人受害,這就是事實。當然,反對派純粹從政治角度考 慮問題,而且說話不符事實,這已是他們的習慣,無須在這裏多作爭 論。

 主席,我想指出,剛才提及勞顧會的角色,我個人對勞顧會是又 愛又恨。愛它,是因為勞顧會達成的共識,基本上在立法會會夠票通 過,但未經勞顧會討論的,在立法會很大可能不夠票通過,即是做不 成。勞顧會完成的事情,在議會上會較易通過或落實,這是我對勞顧 會的愛。但是,對勞顧會的恨,是因為其組成有先天缺憾,勞顧會由 6 名僱員代表、6 名資方代表,再加勞工處處長組成,可想而知,勞 顧會每次的商討結果都只是中間落墨,不會對僱員最有利,縱使主持 的是勞工處處長。我經常說,如果他不是幫勞工的一方,便應稱為"勞 資處處長"。

 由於勞顧會的組成,導致經其通過的所有方案都是中間落墨,提 交議會後更會被多裁減幾分,回歸前後都是一樣。主席,我反而覺得 最應負責任的是政府,因為政府所委派的勞工處處長,應在勞顧會擔當一個決定性角色,但很可惜,政府對於勞顧會的支持不足,正如同 事剛才所說,政府一直只將勞顧會當作擋箭牌,幫其擋住問題,政府 是否支持勞顧會?是的話,應該將其定為法定機構,而不只是一個諮 詢機構。事實上,政府是"縮骨"的。剛才有同事說政府偽善,我們也 認為政府的確不如其所聲稱般重視勞顧會,這是我們的看法。

 主席,請容許我多說一些,以回應剛才一些議員對香港工會聯合 會("工聯會")不公道的攻擊,特別是關於集體談判權一事,其實他們 只是說出整件事的很小部分。我必須強調,當年未經審議的議案,在 回歸後是整批,而非單獨一項被取消。我必須強調,當年通過的復職 令,在執行上會嚴重混亂,極難執行。所以,縱使工聯會十分希望爭 取集體談判權,但我們也要堅守原則,便是這些事項必須經過議會審 議。如果今天有人(特別是反對派議員)要將如此重要的原則收起不 提,然後用來攻擊工聯會,便等於他們之前要將一些未經審議的議案 直接通過或直接表決......這樣的話,請他們以後不要再"拉布",不要 再說未經審議、不夠時間審議的事項不能表決,為何他們要特別提到 集體談判權,然後又以雙重標準來批評工聯會?這絕對是無耻的行 為。

 主席,工聯會十分希望任何一項有關勞工的議題都能夠盡快通 過,政府應盡快全面檢討整套勞工法例,這總比現在逐項爭拗,拗 至"牙血都出"為好。《僱傭條例》有很多章節,如果要逐項爭拗,我 不知今屆政府可以處理多少項,下屆政府又可以處理多少項。只有全 面檢討勞工法例,才能順應社會的轉變,香港經濟結構已經轉型,社 會運作模式亦已轉型,我們已回歸多年,為何回歸前的勞工法例仍沿 用至今,沒有全面檢討?我認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必須負上相關責 任。我謹此陳辭。

Read 165 times

搜尋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