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7 六月 2018 00:00

中止待續議案

立法會 ─ 2018 年 6 月 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7 June 2018

中止待續議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發言是代表工聯會反對陳淑莊議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我會盡量避免觸及本應在二讀辯論中才談論的內容,但可 能仍會牽涉一部分。

 總的來說,由昨天到現在,反對派議員的發言內容可歸納為 4 點: 第一,"盲拉布";第二,"明呃鐘";第三,"三幅被";及第四,"嘥米 飯"。

 為何我說他們"盲拉布"?大家都留意到,自從《議事規則》修改 後,傳召鐘聲已少響了,因為大家都知道要求點算法定人數已起不了 甚麼作用。但是,為何今次會議又多次響起傳召鐘聲,又有議員提出 休會辯論,又有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說到底,他們是想"拉布", 令高鐵不能如期通車。

 主席,單是昨天,本會已點算法定人數 10 次,浪費了兩小時。 反對派指摘主席只編配 36 小時處理《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 案》("《條例草案》")8 小時二讀辯論,22 小時全體委員會審議, 6 小時三讀程序說時間不夠。但是,二讀辯論開始後不久,陳淑 莊議員發言後卻隨即提出中止待續議案。如果中止待續議案獲得通 過,會有甚麼後果?後果就是所有議員都不可發言。反對派的動機就

是令所有議員都不可發言,這樣的話,他們又何來不夠時間發言?因 此,陳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是自打嘴巴。

 我必須強調......我相信稍後會有反對派議員說,如果建制派議員 全部在席,他們便不會點算法定人數。他們經常把歪理掛在嘴邊,但 問題是他們的發言是否動聽?一點也不動聽,因為大家可以看到,反 對派議員本身並沒有全部在席;連自己人也不想聽他們發言,這是一 個現象。

 第二點,是"明呃鐘"。有議員說以 8 小時進行二讀辯論並不足夠, 並說每位議員最低限度應有 1 次發言機會。主席,你已很寬宏大量地 表示會盡量安排,只要議員有心發言,便可發言,但問題是反對派議 員是否有心發言?他們要求主席就何謂有心發言訂出一條界線或一 個很明確的解釋。但是,"雞食放光蟲",他們是有心發言還是只想"拉 布",所有市民都看得到;不是你說,不是我說,是市民大眾都看得 到的。

 反對派議員說不夠時間發言,但這項中止待續議案已令反對派議 員每人多了15分鐘發言時間。原本在二讀辯論中,每位議員只有15分 鐘發言,現在他們每人可多說 15 分鐘,即每人有 30 分鐘發言,這樣 也不夠時間發言嗎?讓他們霸佔全部辯論時間才夠嗎?主席,不夠時 間發言的畫面是他們自己塑造的。由於二讀辯論的 8 小時有可能被這 項中止待續議案佔據部分時間,二讀辯論的時間可能變得更少或更受 限制,這結果是誰造成的?是陳淑莊議員自己造成的,是她提出這項 中止待續議案的。因此,他們說不夠時間發言的理由根本不成立。

 第三點,是"三幅被"。反對派議員多次聲稱"一地兩檢"違法違憲, 令香港喪失部分司法權。首先,我必須指出,他們的"割地論"本身有 強烈的"港獨"意識。我認為他們若尊重《基本法》,根本不應以"割 地論"形容今次"一地兩檢"的安排。至於"一地兩檢"是否違法違憲,主 席,大家都知道,特區政府在提出"一地兩檢"時已徵詢法律意見,而 所得的法律意見是它基本上並無問題;相反,反對派提出的法律觀點 (即香港律師會的觀點)則是它有問題。事實上,在"一地兩檢"落實之 前,以及在有關的司法程序完結之前,是不可能有答案的,因為雙方 所說的只是各自的意見,並不是法官的判決。因此,如果今天以一個 不存在的判決來阻止該條例生效,是本末倒置,是說不通的。

同時,我必須指出,在 2 月 23 日舉行的法案委員會會議上,鄭 若驊司長在會議的第 16 分鐘至第 23 分鐘的 7 分鐘內,已就反對派提 出的所有法律觀點作出回應。我看了該次會議的有關片段數次,我認 為我已理解政府的答覆,市民大眾也應該看看。雖然市民大眾並非法 律專才,未必明白政府的答覆,但是否不明白就不可以支持"一地兩 檢"?答案是否定的。"一地兩檢"與市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如何有效 運用高鐵和如何加快落實便捷的"一地兩檢",是市民所關心的民生議 題。如果反對派再一意孤行地拖延,只是逆民意而行。

 我特別想談談《基本法》第十八條有關全國性法律的規定。我引 述鄭若驊司長的說法:"《基本法》第十八條的原意是要限制全國性 法律在香港特區範圍內對所有人一般性適用。"關於今次"一地兩 檢"的清關手續,第一,內地法律只會在指定範圍而非在全香港實施; 第二,只會適用於指定對象,即買票後肯乘坐高鐵的人;第三,並非 由香港機關執行,而是由內地機關借用或租用香港的地方實施。所 以,"一地兩檢"根本沒有違反《基本法》第十八條。

 法律很多時會訂明某行為是否可以作出。反對派議員經常說《基 本法》沒有訂明可以實行"一地兩檢",但反過來說,《基本法》並沒 有訂明一定不可以實行"一地兩檢"。所以,我們其實有發展空間可以 使香港向前走。反對派議員到過粵港澳大灣區("大灣區")後表示香港 落後了,要追落後,但他們有否讓香港人追落後?沒有。高鐵會為香 港和內地擴闊 1 小時生活圈。有議員說他今早 7 時在將軍澳開車, 8 時多即大約一個半小時後才來到金鐘。高鐵通車後,一個半小時將 可由香港到達廣東省,大大提高兩地往來的便利和效益。當然,大家 亦會關心"造大個餅"對市民是否有益。這可能會令老闆有更多生意, 但老闆有更多生意,是否需要聘請更多員工和提升人才?是需要的。 因此,如果以狹隘的眼光看高鐵通車,說市民若不乘搭高鐵便等於沒 有得益,這說法是歪理。

 最後一點,主席,是"嘥米飯"。正如我剛才所說,反對派議員到 過大灣區後便說要追落後,但又不讓香港人追,這樣還不是"嘥米 飯"?過去的民意調查一直都有過半數市民支持落實"一地兩檢"和高 鐵盡快通車,為何反對派議員不聽這些意見,要逆民意而行?馬時亨 曾以"阻住地球轉"來形容反對派。當然,他的身份是港鐵主席,有利 益衝突,但大家如果有落區聆聽市民的意見,應知道很多市民都指罵

反對派議員"阻住地球轉"。這是事實。我希望他們不要再提出休會辯 論和中止待續議案,因為市民已給他們很多"中指"了。

 我謹此發言,多謝主席。

Read 213 times

搜尋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