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28 三月 2018 00:00

《2017 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條 例草案》")

立法會 ─ 2018 年 3 月 2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8 March 2018

《2017 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條 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對於《2017 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條 例草案》"),我的感受的確非常複雜。

 在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和一群議員同事、病人家屬和病人組 織等戰友,一直希望能夠盡快通過《條例草案》,令我們可以踏出香 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改革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透過修訂舊有 條例內一些不切合實際情況的條文,例如只能成立一個初步偵訊委員 會("偵委會"),加快醫委會處理投訴的程序和進度。但是,我一定要 指出,今次的《條例草案》絕對並非盡善盡美,只是我們認為醫委會 改革確實不應該再拖,因此,我們只好勉強支持。

 為了今天的辯論,我特意找回兩年前恢復二讀辯論時的發言稿, 當中有一段我這樣說:"醫委會處理醫生投訴個案時效率不足,已經 是不爭的事實;根據食衞局的資料,現時醫委會積壓的投訴個案已經 多於 900 宗"這是 2016 年的數字"單是初級偵訊階段,平均要 處理 28 個月(即約兩年半),如果需要進行紀律研訊,完成整宗個案的 平均時間更需要 58 個月(即約 5 年多)"。在事事講求效率的香港社會, 我們怎能想象處理一宗投訴個案需要花 5 年多的時間呢?兩年過去 了,情況更為惡劣。我們在 2016 時無法通過法案,導致情況在這兩 年間繼續惡化,其實立法會欠缺病人家屬、病人,甚至受影響的醫生 一個公道。

據我所知,當局有額外撥出資源給醫委會,支援醫委會秘書處及 其行政工作,我們也善意期望積壓個案數目和處理個案所需時間能夠 減少。但是,我們也知道,條例不容許召開多於一個偵委會,這個最 大的局限一日未解決,積壓的個案將難以疏導。醫委會的醫生並非三 頭六臂,即使他們不眠不休地處理積壓個案,但如果只有一個偵委 會,這個瓶頸效應也是無法消除的。所以,我們認為,即使《條例草 案》並不完美,但我們希望能夠盡快改善當中的問題,例如處理只有 一個偵委會的瓶頸效應,故此我們支持《條例草案》。雖然我不能說 是含淚支持,但肯定只是十分勉強地支持。

 我同時希望政府當局稍後回應時或在其他場合告訴我們,現時醫 委會積壓的投訴個案數目,以及處理個案所需的時間,讓我們得悉最 新的情況,也希望條例修訂後,情況得到改善。我多次強調,我們認 為修訂並不完美,因為現在討論的問題並非容許成立多於一個偵委 會,或容許多聘請一名法律顧問,又或增加審裁員人數就能解決,而 是整個機制存在問題。

 我想大家可能也記得劉美娟的個案。她和丈夫用了 9 年時間,才 能為因醫療失誤而夭折的嬰孩尋回公道。如果大家不介意我複述她的 個案我已問過她,她不介意我重提她的個案她最初向醫委會 投訴時,醫委會以"不幸個案"為由,拒絕處理她的投訴。後來她要賣 樓套現,進行民事訴訟。民事訴訟找到更多的證據,她把這些證據加 上法官的裁決,再次提交醫委會,醫委會才肯接受處理她的投訴。最 終,醫委會研訊裁定有關人士專業失德罪名成立。這並非單一個案。

 在 2009 年,一名頗有名氣的兒科醫生為一名 14 個月大的男嬰進 行治療,男嬰其後因傷口感染需要切除半隻手指。男嬰父親其後向醫 委會投訴該名醫生專業失當,但醫委會轄下的偵委會於 2012 年指個 案證據不足,拒絕研訊。結果男嬰的父母入稟向醫生索償,高等法院 其後就該索償個案頒下判詞,表明醫生涉及疏忽,須向男嬰的父母作 出賠償。男嬰的父親之後在 2013 年 1 月再次就個案向醫委會投訴, 並附上高等法院判詞等最新資料,偵委會仍然指沒有新證據顯示該名 醫生專業失當,再次拒絕受理。男嬰的父母其後提出司法覆核,法官 在司法覆核的判詞中明確表示,時任偵委會的正、副主席在初步篩查 證據時越權,而偵委會主席與該名醫生相識,卻未有申報,並忽略了 高等法院指該名醫生存在疏忽的判詞。因此,法庭下令撤銷偵委會拒 絕對該名醫生展開紀律研訊的決定。偵委會最終承認錯誤,並同意由 另一位主席和副主席組成偵委會重新審理投訴。 

我們從中看到,在這個制度下,本來病人或家屬遇到事故時,可 以向一個專業團體投訴,偏偏這個專業團體卻是一個很高的衙門,令 他們難以投訴。若他們要取回公道,便可能要像劉美娟般賣樓,要不 然便要好像那名男嬰的父親般,鍥而不捨地先進行民事訴訟,還要提 出司法覆核,才能為兒子取回公道。但是,不是大多數家屬都可以這 樣做。

 2012 年我剛上任立法會議員時,有一名女兒為已去世的母親向我 們求助,我們協助她向醫委會投訴。當時有一名醫生為其母親進行切 除乳房手術,女兒認為母親因為手術後得不到妥善的治療而去世。怎 料投訴涉及漫長的程序,不斷要提供各種資料。最終醫委會表示不會 就這宗投訴作出調查。我們本來告訴該名女兒可以參考別人的方法提 出上訴,但她說不會上訴,因為實在太漫長了,等了兩三年也沒有結 果,還要她籌錢上訴,於是她便不再追究。在 2014 年,我收到另一 名女士的投訴,由同一位醫生在一間醫院做同樣的手術,亦因為失 誤,她要急忙轉醫院,改由其他醫生治療。由此可見,可能該名醫生 真是有問題,不過第一宗個案的病人家屬根本沒有資源上訴,結果情 況持續,導致第二宗個案發生。所以,我們認為整個機制需要檢討。

 還有一宗個案。2012 年,有一位太太因為白血球指數過高求診, 接受了一些治療後過世。她的丈夫作出投訴,本來醫委會表示會在 2016 年 10 月進行研訊,不過在開庭前兩個月又告訴他決定不會研 訊,但沒有交代原因,醫委會又無上訴機制。其實我認識這位太太, 他們兩夫婦很恩愛,60 多歲剛剛退休,計劃一起"打麻將"、跳舞、旅 行,度過美滿的退休生活。一宗醫療事故,導致一對恩愛夫妻分開, 丈夫想為太太討回公道,醫委會告訴他何時研訊,他以為等到時,又 說不會研訊,亦沒有交代原因。是否可以上訴?醫委會卻叫他斥資提 出司法覆核。

 這宗個案不是由我處理,我只是從報章看到,原來我認識這對夫 婦。我知道有另一些同工正在協助他,不知道他最終有否上訴,但我 看到在這個制度下,被投訴的醫生可以就判決提出上訴,但投訴的病 人或家屬卻不可以。我們缺乏對病人及家屬有利的制度。所以,我覺 得《條例草案》通過後,必須盡快進一步檢討和完善這個機制。很多 人說,我們是否應該參考英國的制度?我們希望完善機制,保障病人 及家屬,令他們作出申訴時得到應有的保障,最低限度不需要賣樓籌 錢才能討回公道。

 《條例草案》另一個部分是關於有限度註冊醫生的問題。我們在 上屆立法會討論這個問題時,很多同事都已說出重點。問題並非在於 制度,而是信任。他們不信任,不知道政府透過這個制度找甚麼醫生 來香港。我們現時看到公營醫療系統將近"迫爆",在公營醫院工作的 醫生工作壓力很大,我們真的很希望可以有更多人手,所以,我曾多 次詢問政府,亦請局長稍後再次保證,透過有限度註冊聘請的醫生只 會負責臨床工作(即照顧病人的工作),而不會負責行政工作,不會阻 礙本地醫生升職。他們只會在公立醫院內照顧病人,紓緩人手短缺的 壓力。請局長在稍後發言時再次作出保證。

 我們也知道,有限度註冊年期由 1 年延長至 3 年,旨在令海外醫 生,甚至在海外求學及工作的港人子女,願意透過有限度註冊返回香 港的公營醫療系統服務。我們認為這樣不會令醫療水準下降。有人認 為由 1 年延長至 3 年會令醫療水準下降,請局長稍後就這個謬誤再作 解釋,延長年期根本與醫療水準無關,因為所有醫生的註冊申請,都 需要由醫委會審核。

 我們希望透過延長有限度註冊年期至 3 年,增加彈性,令在海外 工作的醫生願意受聘來香港服務。當然,成效究竟有多大,暫時不得 而知。我們希望《條例草案》通過後,政府密切注視落實有限度註冊 由 1 年延長至 3 年是否真的有助聘請醫生,以減輕公營醫院內醫生的 壓力。

 我們明白,現時在香港的醫療系統內工作,尤其是在公營醫院內 工作的醫生和護士工作量很大,承受很大壓力。所以,增加醫護人手, 紓緩他們的工作壓力,以為病人提供更好的服務,是刻不容緩的。

 財政預算案第145段說會確保醫院管理局有足夠資源聘請所有本 地醫科畢業生。我們希望財政司司長作出這個保證後,政府進一步培 訓更多本地醫科生,讓他們無需擔心畢業後無法找到工作。有了這個 保證,我們便可以培訓更多本地醫生,紓緩公營醫療系統的人手壓 力。而《條例草案》通過後,亦要盡快檢討醫委會的改革,令病人的 權益得到更大保障。

 我謹此陳辭。

Read 234 times

搜尋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