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16 五月 2018 00:00

《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8 年 5 月 16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6 May 2018

《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我發言支持《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條例草案》")。剛才同事的發言,其實只關乎一件事,就是有多 少議員屬於勞工界?在這個議事廳中,每次討論關於勞工權益的任何 議題,反對派的同事便如獲至寶,藉機會攻擊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 會"),他們不外乎都是用那幾個議題攻擊工聯會。

 區諾軒議員可能任職立法會議員不久,不太清楚侍產假的事,我 曾解釋過相關事宜,不過他當時應還未成為立法會議員,未進入議會。

 如果每次立法會討論勞工議題時,都被反對派政治化所有議題, 用其政治立場取向,掩蓋我們所應聚焦的事項,我很擔心我們如何能 保障、繼續爭取香港的勞工權益。當我們每次討論勞工問題時,我很 奇怪為甚麼那些反對派議員不是討論"勞"的對頭"資",而是謾罵工聯 會。工會如自相攻訐,一盤散沙,如何為勞工爭取利益?受惠的當然 是資方和這個在勞工權益上甚麼都不做的"佛系"政府。

 其實很多問題的焦點,都是勞工顧問委員會("勞顧會")的角色是 甚麼?不論侍產假也好、或今次討論的復職令也好,工聯會因為明白 勞顧會的角色,因而會好好利用勞顧會這個平台,令勞資雙方可以盡 快取得共識,讓勞工要爭取的權益,可以在議會中通過。政府難道沒 責任嗎?這個"佛系"局長和"佛系"政府,任由勞資雙方爭辯,不論爭 辯後通過的建議如何,政府都視為已完成其責任。有關復職令的問 題,勞顧會已討論多年,為何要討論那麼久?不論是侍產假也好、復 職令也好,在勞顧會討論後,我們都會堅守我們的立場,因為我們知 道,如果大家不堅守在集體談判的平台上取得的結果,在議會上"反 檯",便甚麼都沒有了。

 區諾軒議員真可笑,可惜議員在議事廳內說話有《立法會(權力及 特權)條例》的保障,否則他要負上法律責任,剛才郭家麒議員竟然 指吳秋北支持合約工時。何啟明議員要求郭家麒議員澄清,郭家麒議 員真是胡說八道,還叫我們看報紙。郭家麒議員,你不懂勞工事務, 我來幫你補習。

 吳秋北當時為了標準工時委員會要推出合約工時,跟勞工界代表 一起退場。看甚麼報紙,你應該看會議紀錄。我們在勞工界召開的武 林大會,勞工界的共識是反對合約工時,而我們在標準工時委員會上 與勞方代表一起退場。郭家麒膽敢在這裏誣衊人,他為了達到自己的 政治目的,誣衊吳秋北支持合約工時,人家做事有板有眼,有文件交

給特首,表示反對合約工時,要爭取標準工時立法。在這情況下,郭 議員竟還可以這樣誣衊人。

 區諾軒議員更可笑,說我們放棄侍產假,你知道誰支持 3 天侍產 假嗎?是坐在那邊的反對派,他們全部贊成 3 天侍產假。我在這裏已 解釋過很多次,侍產假的決定不在於 3 天或 7 天,而是 0 天或 3 天的 分別。政府說若有關的修正案獲通過,便會收回該法案,那時便連 3 天 侍產假都沒有了。當然,工聯會很蠢,我們太老實了。我們應該像某 些人一樣,為了要取得政治掌聲,明知政府會收回有關法案,也應該 支持,那樣便不會給你們任何口實了,但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為了 一時的掌聲,當日可能連 3 天的侍產假也爭取不到。

 為何我們在勞顧會內要花那麼長時間討論?如果經勞顧會討論 後,大家取得共識,資方與勞方都同意,再把法案交到立法會,讓大 家一起通過法案,這就是勞顧會的重要功能。如果在勞顧會商討的結 果,在立法會被大家"反檯",連資方都"反檯",那我們在勞顧會討論 的事項,在立法會亦未必能通過,情況就是這樣。

 郭家麒議員要誣衊我們,不要緊,請他找其他事來誣衊,但一些 有根有據的事他竟然也用來誣衊我們?集體談判權?你知否若根據 當年的集體談判權,50 人的企業,可以有多少個集體談判渠道?這 種集體談判權能否成事嗎?每次談到勞工權益時,某些人不是以事論 事,而是為了個人的政治目的無的放矢,真的很令人氣憤。代理主席, 我說過郭家麒議員這些人,不論大小選區都是與我們同區的,我們之 間有競爭,他自然要攻擊我們,但攻擊還攻擊,他也要提出事實,不 要誣衊我們。事實是甚麼?我要告訴全港市民,當市民(特別是基層 市民)要求政府向人人"派錢"時,公民黨的郭家麒議員提出反對。在一 個電台節目上,我贊成"派錢",他反對,這便是事實。他唯一說得對 的話是"工友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當工友有問題時仍然會找工聯 會。就在上星期,稔灣有一個地盤出現欠薪糾紛,誰去理會那數十名 工友?是我們工聯會的屬會。在今年第一季,我們處理欠薪的個案, 所欠薪金總值已超過 3,000 萬元,為甚麼?當然,我們有工友的信任。 不幸的是,那些"走數"的承建商/資方,說是因為立法會"拉布",他們 的撥款申請不獲批,以致沒有錢發薪給工友......

代理主席:麥美娟議員,剛才有數名議員發言批評工聯會,而我亦容 許你作出回應。你已發言近 8 分鐘,請你在餘下時間返回《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二讀辯論的議題。剛才區諾軒議員發言 5 分鐘 後,我也同樣作出提醒。請你集中討論《2017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 的內容。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我剛才發言時已表明我們會支持這項復職 令,因為《條例草案》已經過勞顧會長時間討論,無論是修訂或新訂 其他勞工法例,勞顧會均會作長時間討論,我們尊重這個談判渠道。 可是,我在此想告訴局長及政府,請你們也尊重勞顧會,請你們也要 鞏固勞顧會的理念,不要將勞顧會變成你們的擋箭牌。

 其實,無論就今次討論的復職令、早前的侍產假或日後可能會討 論的其他勞工法例,政府只會告訴市民勞顧會正在討論。任何關於勞 工法例的議程,政府想討論的,便交給勞顧會討論,不想討論的,便 說勞顧會有很多議程要討論。究竟政府有多重視或有否充分尊重勞顧 會這個角色,而勞顧會的工作究竟有多大程度可讓社會了解?現在竟 然有人批評工聯會操控勞顧會!請局長認真告訴社會,究竟勞顧會是 一個甚麼機構或組織,它如何在香港推動保障勞工的法例,包括這項 現正要進行二讀的《條例草案》所涉及的復職令。勞顧會如何發揮功 能,所討論的其實是甚麼,經過甚麼過程?我們往往只見到勞顧會討 論的成果,包括《條例草案》提出的復職令,這是為何我們會支持這 項《條例草案》,但我相信有需要讓公眾知道當中的討論過程,否則 我們很多人(包括參與勞顧會的代表)全都要啞子吃黃連。

 代理主席,《條例草案》提出的復職令,對僱員非常重要,因為 我們知道在 2012 年至 2016 年期間有 25 宗關於復職的申索,但沒有 1 宗的申索人能得到復職。我們希望這項《條例草案》能夠盡快順利 通過,好讓一些遇到不合理或不合法解僱的僱員能爭取到復職的機 會,即使他們不能復職,亦獲得應得的補償。代理主席,我們會支持 這項《條例草案》。

Read 164 times

搜尋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