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30 五月 2018 00:00

發展基層醫療服務

立法會 ─ 2018 年 5 月 3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May 2018

發展基層醫療服務

麥美娟議員:代理主席,香港工會聯合會過去在任何場合,無論是事 務委員會、財務委員會("財委會")特別會議,甚至是施政報告辯論等, 均一直有把握機會提出發展基層醫療服務的問題,可說是由"嫻姐"那 一代開始談到現在。但是,儘管我們一直提出,但究竟政府在發展基 層醫療服務這議題上有多足夠的承擔,以及多大決心進行發展,實成 疑問。

 若要證明政府有足夠的承擔,便必須從兩點顯示出來,第一是資 源,第二是政策。但是,很可惜,從過去數年的情況可以看到,政府 其實在這方面並沒有做過些甚麼。說到資源方面,問題並不僅在於是 否足夠及有否提供,而是根本連數字也欠奉,所以我們也無從得知資 源是否足夠。為甚麼這樣說呢?

 在 2014-2015 年度,當財委會審核開支預算時,我曾要求當局列 出各項基層醫療實質服務和用於推廣基層醫療服務的相關開支。在 2015-2016 年度,我亦要求當局提供每年基層醫療服務開支佔整體醫

療衞生服務開支的百分比等數據,但遺憾地,我現在已不會再提出這 些問題,因為政府並沒有這方面的數字可以提供。我相信政府並非有 意隱瞞相關數字,而是根本沒有進行這方面的統計,所以連數字也沒 有。即使再次提出有關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也無法知道究竟政府投放 更多資源進行基層醫療服務發展的決心有多大。

 當然,數字並非一切,政府大可表示雖然沒有相關數字,但卻極 有決心推行。可是,我們看不到當局有這種決心,而且剛才已有多位 同事提到各方面的不足,加上政府不能提供相關數字,難免會令市民 感到政府根本沒有決心發展基層醫療服務,一切只是說說而已。所 以,我們認為政府如真的有意發展基層醫療服務,首先必須訂立指標 或方向,提出一些可以量度和看得到的數字,最低限度可讓人得知政 府有否增加投放在發展基層醫療服務方面的資源。

 此外,我們一直指出,現時提供的基層醫療服務總是予人一種流 於零碎的感覺。例如最基本的家庭醫生服務,雖然醫院管理局("醫管 局")轄下的普通科門診已有提供,但其實衞生署也有提供相關服務, 於是形成不同部門均有提供一些服務的情況。其實一直以來,有醫學 界人士提出應成立新的政策局或部門,以整合所有基層醫療項目。現 時有部分基層醫療項目由醫管局負責,但醫管局本身已有一個龐大的 架構需要管理,加上第二及第三層服務又需要極多資源,還能期望醫 管局調撥多少資源發展基層醫療服務呢?

 所以,一方面,即使繼續由醫管局負責提供這些服務,也不見得 它會予以多大的重視或能夠調撥很多資源進行;而另一方面,政府亦 不見得有很大決心或會投放很多資源進行這方面的工作。所以,即使 不成立新的政策局處理這問題,我知道當局現時也就此成立了一個委 員會,但這個委員會究竟能否發揮統籌基層醫療服務發展的作用呢? 它能否統合醫管局或衞生署正在負責的工作,掌握有關數字,計算每 項服務的所需資源,然後訂定可行的計劃呢?

 我稍後會就基層醫療服務,要求政府在所提出的各個不同領域, 例如中醫、牙科和普通科門診服務等投放資源。但是,在提出這些意 見之前,我希望政府先藉着已成立相關委員會,而特首又在施政報告 提出要着力發展基層醫療服務的機會,認真思考如何量度過去多年來 投放在基層醫療服務上的資源,以及如何能確保這些資源用得其所。 我們是否需要考慮以某種架構確保基層醫療服務能成功發展,而不會 永遠也好像要依附於某些機構或部門之上?所以,我認為在討論基層醫療服務發展之前,政府應就其定位、方向和資源作出考量,並向市 民有所交代。

 人手規劃是另一問題。政府於去年成立了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 委員會,我們希望這個委員會能真正就香港的基層醫療服務發展進行 方向性的規劃,不單是各項服務的規劃,更重要的是人手和設施的規 劃,因為有人手才能提供服務。我們認為當中最重要的是,政府必須 就牙科醫生和牙科輔助人員的供應作出規劃和增加培訓。我們知道在 數年前已曾增加培訓名額,令這數年的人手供應有所增加,但人手依 然不足。

 根據 2017 年的統計數字,全港只有 2 400 多名牙科醫生,但他們 卻要服務全港 700 多萬人口,亦即每 10 萬人只有 30 多名牙醫,遠低 於其他已發展地區約每 10 萬人有 50 至 60 名牙醫的比例。這足可解 釋為何每次提及基層醫療服務發展時,不分黨派和階層的議員均會提 到牙科服務不足。政府過去在培訓本地牙科醫生方面確實做得不足, 所以令牙科醫生供應量偏低,向病人提供的服務和照顧亦不足。

 我們曾作出調查,結果有 70 多歲的長者告訴我們,他們已有 6 年 沒有向牙醫求診,亦即不會每年洗牙。他們不會進行這種牙科治療, 因為公營醫療系統沒有提供這方面的服務,而這方面的私營醫療服務 又收費昂貴。政府沒有告訴長者他們必須驗牙,所以長者也認為無此 必要,因為沒有這方面的宣傳教育。因此,我們建議要就牙科人手作 出良好規劃,增加培訓本地牙科醫生。我亦在修正案提出,希望能在 全港 18 區增設公營牙科診所,但在公營牙科診所未能全面發展之 前,政府應考慮提供"長者牙科醫療券",讓長者能及早獲得適切的牙 科服務。

 我想帶出的另一問題,是各項健康檢查及疫苗注射,包括婦科健 康檢查。香港婦女動力協會最近曾進行調查,訪問了超過 1 000 名婦 女,探討她們對健康檢查,特別是婦科健康檢查的認識,以及有否經 常進行檢查。我們把所得結果與 5 年前所得數字作出比較,結果發現 在這數年間,婦女仍然沒有定時進行婦科檢查。有超過七成婦女每隔 4 年至 6 年才檢查 1 次,平均則每 2 年至 3 年進行 1 次婦科檢查。

 若說基層醫療服務應在預防、宣傳和教育方面,從最基本之處做 起,那麼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是,政府在這方面實在做得不足,以致婦女在面對某些疾病時,往往要在病發時才得知本身的病況。例如骨質 疏鬆,患者可能要在骨折時才知道自己患有此病。

 另一項要提出的是普通科門診服務。相信局長也知道,普通科門 診服務的問題在於無法接通預約電話,不是因為電話線路不足,而是 門診服務的籌號不足。我們這些服務地區的議員,其中一項經常要做 的工作是為長者進行電話預約門診服務,把每天早上的數小時全部花 在不斷替他們打電話預約門診服務之上,但往往不得要領。在無論如 何也無法接通普通科門診電話派籌服務線路的情況下,難怪身體抱恙 的長者要到急症室求診。所以,普通科門診服務不足是很嚴重的問 題,必須解決。而且,我們認為政府應考慮設立輪候名單,從而得知 普通科門診服務不足的問題有多嚴重。

 代理主席,我的發言時間不足,但我希望政府能切實就香港的長 遠基層醫療服務發展訂定工作清單。( 計時器響起 )

 

Read 205 times

搜尋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