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1 二月 2019 00:00

"增加過渡性房屋供應"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2 月 21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1 February 2019

"增加過渡性房屋供應"議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們今時今日再次討論興建過渡性房屋,是有點 兒羞愧的,因為就好像時光倒流,回到了七八十年代。為何社會一直 進步,本港的公營房屋供應卻沒有同時進步,而是有倒退的情況呢? 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當然,歷屆政府在房屋供應上的政策出現了失 誤,無論是公共租住房屋("公屋")供應減少以至居者有其屋計劃單位 的停建,也令到缺口加大。大家現時實際面對的是甚麼問題呢?在這麼困難的情況之下,為 何我們還要厚着臉皮來討論興建過渡性房屋呢?就是因為現時的實 際情況,居於不適切住房或"劏房"的人士有一半正輪候公屋,而輪候 公屋的時間越來越長,最新的數字是 5.5 年。我是香港房屋委員會("房 委會")的委員,而我認為平均輪候時間需時 6 年是指日可待的。

 事實上,大家都明白到問題的嚴峻程度。未來 5 年公屋及綠表置 居先導計劃的供應加起來只有 74 600 個單位,與目標相距甚遠;而 土地供應的長中短期措施,最短期的措施都要十年八載才見成效。如 果要遠水救近火,坦白說,根本是無法拯救。反過來,市民看到政府 越要嘗試拯救就越感到憤怒。事實上,政府必須為突破3 年的"上樓"目 標,作出一些"補鑊"的措施。    主席,過渡性房屋原本是下策,但逼於無奈而要寫在施政報告之 內,特首更說這是重中之重。然而,很可惜,過渡性房屋專責小組成 員只有 7 人,他們的權力有多大?可否取得土地、公帑呢?我有點憂 慮。此外,目前靠非政府組織(NGO)擔當聯繫人的角色,籌集資金或 技術等,有些情況是政府出"豉油"、非政府組織出"雞"。究竟政府想 做好過渡性房屋還是只想裝模作樣呢?在 1 年內興建數百個單位又 怎能解決問題呢?政府其實心中有數。

 此外,主席,"劏房"亦是長期積壓的問題。大家都看到,很多同 事剛才都提到,香港推行的是高地價政策,政府靠賣地及稅收而盤滿 缽滿,每年都有盈餘,但基層市民卻因為購買力追不上樓市升幅,已 經無路可走。現時很多單位由於分間後租金回報更吸引,以致"劏 房"住戶的居住面積越來越細少,但租金則越來越昂貴。如果再不正 視這個問題,我絕對擔心這將會是社會不穩定的主要因素。

 所以,我們要求政府成立"過渡性房屋基金",以及增加過渡性房 屋專責小組的規模及職能,當中包括要有由房委會、香港房屋協會或 市區重建局來主導的過渡性房屋項目,才能夠真正解決問題。

 此外,主席,我們亦建議政府為一些有潛力的地段制訂一份清 單,因為大家都不太清楚究竟各政府部門持有多少閒置土地,有多少 建築物,例如政府的閒置單位、校舍或員工宿舍等,無論在設施配套、 交通或間格上都能夠配合發展過渡性房屋。政府應該想盡辦法提供過 渡性房屋,絕對不應該有公屋已經是政府提供的最低水平,如果低於 這個水平,政府做了反而會捱罵的思維。這種怕事及避難的想法,我 覺得絕對要正視。主席,我們亦看到香港的工業北移已有一段長時間,真的可以考 慮使用空置或低用量工廈來興建過渡性房屋。如果政府願意這樣做, 未來 10 年很大機會可以額外提供 18 000 個過渡性房屋單位,而這正 是政府興建公屋不足的數字的一大部分。因此,我們很鼓勵政府利用 工廈。當然,政府亦要主動與工廈業主磋商,制訂有效的年期,因為 我相信工廈業主可能都會擔心,將單位作為過渡性房屋單位,對他們 未來的發展有甚麼影響,但我覺得政府必須爭取時間解決房屋問題。

 主席,今天的原議案及各項修正案的建議在行政上不容易處理, 當中涉及很多人力、物力及金錢,但這是關乎民生的一個重大問題, 尤其這是政府自行製造的問題,所以政府絕不能因為怕麻煩而敷衍了 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更應該抱着事不避難的精神,迎難而上, 在短期內覓地,提供足夠的過渡性房屋單位,並長期提供足夠的公屋 單位,以解決基層市民的住屋需要。

 我謹此陳辭。

Read 312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