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1 二月 2019 00:00

"活化強制性公積金"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2 月 21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1 February 2019

"活化強制性公積金"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何君堯議員提出的"活化強制性公積金"議案是很 多"打工仔"關心的議題。不過,我們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對 於"活化強制性公積金"的理解與何君堯議員的有所不同,故此我只能 對他提出的原議案投反對票。

 何議員議案的側重點是"活化強制性強積金",讓計劃成員可以靈 活自主地使用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購買醫療保險,以便他們患病 時,可以有其他選擇而不向公營醫療系統求醫,以紓緩公營醫療系統 的壓力。聽起來,其用意是好的,但實在有違強積金的原意,因為強 積金並不是醫療保險,而是為"打工仔"的退休生活而進行的強制定期 儲蓄,令他們晚年有一定的退休儲蓄保障。此外,香港的強積金供款 額非常低,有別於鄰近地區(如新加坡),其供款額是工資的 30%,我 們勞資雙方合共供款 10%。在這麼少的供款額下,不論用作購買醫療 保險,或如謝偉俊議員的修正案所述,用作首次置業首期,均會大大 削弱強積金原有制度的成效。

 正如我們一向也反對強積金與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對沖的原因 一樣,現時強積金最大的問題是甚麼?便是收費昂貴、回報差。昂貴 的收費包括行政費及基金的管理費。試問在香港有甚麼生意可以必賺 不賠的呢?便是成為強積金受託人,它們每年可以賺取的基金收費和 行政費過百億元。十八年來,所收款項已超過 1,000 億元,不管回報 率多麼低,"跑輸"大市,它們的收費一樣"照袋"不誤。試問我們"打工 仔"及參與強積金計劃的成員又怎會心服口服呢?因此,我的修正案的重點,是透過根本改善強積金制度的不足,從而加強對"打工仔"的 退休保障。

 首先,工聯會再次促請政府盡快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這是 完完全全不合理、不公平及不公義的機制。雖然政府已訂立方向,但 我們始終不明白為何要多等 5 年,在 2024 年才能落實。政府可否把 握時間,在本屆立法會任期內提交法案讓立法會審議?我相信在座大 多數跨黨派議員也會支持,並能爭取足夠時間通過相關法案。

 再者,在法例制定後,為何仍要等兩年才實行?根據政府的時間 表,有關取消對沖機制的法例將留待下屆立法會任期內才會通過,即 2020 年後。而且,立法後為何仍要等兩年才實行呢?即使有需要就 行政措施進行一些微調,無論如何 1 年已足夠有餘。主席,強積金對 沖的安排 1 年已可"沖走"我們"打工仔"30 億元至 40 億元的血汗錢, 真的是多等 1 天也嫌太久。這對很多基層員工的影響尤甚嚴重。不論 是從事清潔、保安或飲食業的市民確實身處基層,他們賺得來的錢真 的用作應急及退休,是真正的遣散費。他們為何會提取強積金供款? 到他們退休時豈非不夠錢用,而社會的退休負擔豈非又沉重了?所 以,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真的要盡快、加快進行。

 至於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更要先立下好榜樣。政府應首先為 公務員及非公務員合約僱員(即 NCSC)或其外判員工優先取消強積金 對沖,以樹立良好的僱主榜樣。

 第二,我們不斷想,為何香港的強積金收費如此昂貴呢?有同事 剛才提到收費已略減,但實在減得很慢。過去 4 年,由 2015 年至今, 行政及基金收費只是由平均 1.6%減至現時 1.52%,只減了 0.08%,4 年 的減幅只是這麼少,當中更已計及受預設投資策略("DIS")政策的影 響。那究竟背後存在甚麼原因呢?其實,強積金並非一個完全開放競 爭的市場。大家聽到便會感到很奇怪,香港不是奉行自由市場經濟 嗎?強積金最大的受惠人是僱員或"打工仔",但他們不能選擇強積金 受託人,而是老闆代他們選擇的,而老闆是不會考慮回報好壞及收費 高低,主要考慮是處理僱員強積金的工作是否方便而已。僱主可能選 擇一向與其公司有業務合作的銀行或保險公司,只是貪圖方便而已。

 即使現在已實行強積金"半自由行",其實市場甚少實際競爭,導 致強積金受託人因所賺收費不受回報率高低影響而在管理上不太積極,以至回報不佳。此外,反正收費高低不會影響加入計劃的人數, 所以強積金計劃的收費亦不會出現很激烈的競爭。令"全自由行"至今 未能落實的其中一個技術問題,就是強積金對沖機制仍未取消。所 以,話又須說回前面,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真的要盡快進行,令"全 自由行"得以實施,解決這個技術困難。我相信,實施強積金"全自由 行"後,市場的競爭會更趨激烈,從而令收費降低。

 我的修正案提出的第三項具體措施,就是優化強積金的 DIS。現 時 DIS 的基金總收費上限是 0.95%,其實相對偏高。以瑞典 AP7 Såfa 計劃為例,行政管理費低至 0.06%至 0.10%,所以說香港的所謂"便 宜"收費,其實一點也不便宜。因此,我們認為 DIS 要繼續檢討,並 大幅下調基金收費上限,以及由政府或非牟利機構,例如香港金融管 理局,牽頭成立中央的預設投資,以盡量減低收費,或作為低收費的 標竿,以促進市場競爭。我期望將在 2020 年完成的 DIS 檢討盡快有 結果,而且有關的建議或措施能立即實行,以減低收費。

 第四,我希望政府鼓勵,甚至規管基金受託人推出更多低收費基 金,例如一些指數基金。其實,剛才有議員提到,指數基金的回報很 多時候反而高於積極管理的股票基金,最主要原因是省卻了管理費。 此外,我亦留意到市場上有一些回報貼近通脹、甚至高於通脹的保證 基金。我不想在這裏宣傳,但也要提及一下,中國人壽保險(海外)股 份有限公司的保證基金的保證回報率是 2.5%。即是說,市場上是有 公司能夠提供高於通脹的回報率,商業上是可行的。政府可否規管所 有受託人均須提供這類回報不低於通脹的保證基金?現時的保證基 金的回報實可說是非常"雞肋",遠低於通脹。這樣對"打工仔"的資產 起不到保障及抗通脹的作用。我希望藉此增加基金種類,令計劃成員 有更多投資選擇。

 第五,我亦希望政府為低收入人士作供款。現時低收入的僱員(即 工資少於 7,100 元以下)不需要供款。我認為這些僱員本身的工資已經 低,政府是否能夠代他們供款,令他們強積金戶口的存款不至於太 少,將來退休欠缺保障?最後而也最重要的當然是工聯會推動全民退 休保障,提倡三方供款(即勞、資、官)的綜合退休保障,這樣才能夠 為"打工仔"提供最全面的退休保障。但是,在達成這個目標前,我們 認為要洗脫強積金"強迫金"的惡名,政府有責任在回報、收費、多元 化選擇等方面進行改革,不論是透過訂立法例或實行其他的鼓勵措 施。政府必須就強積金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才能夠加強廣大"打 工仔"的退休保障( 計時器響起 )......多謝主席。 

Read 284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