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8 三月 2019 00:00

"檢討校本管理的推行"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3 月 2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8 March 2019

"檢討校本管理的推行"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回歸初心,應該是很多人想做但未必做到的事。 雖然我是教育界的逃兵因為我修畢教育文憑後不當教師,卻當上 了議員但我反而可以從外邊觀察以前的舊同學,教育界的朋友在 學校內的生活。我認為現時的學校制度所造成的掣肘,很難令教師回 歸初心。修讀教育文憑和教育的人,其實一開始都是希望把他們的經 驗及對小朋友的愛心在工作上展現出來,這都是他們修讀教育文憑的 原本想法。但是,當他們把教育、把教師看作一份工作及事業時,便 會感受到很多現行制度中的掣肘,令他們對學校管理或整個教學理念 是否與他們的原本想法一致產生疑問。

 主席,過去兩年,我們曾為數名老師把他們無法依賴教育局的既 有機制處理的問題局部公開,希望透過傳媒的壓力和市民的關心,令問題得到適當處理。處理這些個案與處理一般的勞工個案有所不同。 處理一般的勞工個案很簡單、很清晰,因為僱主與僱員之間的矛盾, 很可能都與金錢有關,只要將所涉金額計妥,僱主便會根據法例把該 付的支付,而僱員亦可根據法例把該收的收取,相對簡單清晰,雖然 有時亦會遇到較難處理的問題。

 但是,涉及教育工作的勞工個案則較為複雜。資助學校或官立學 校的教師,工資不是由其僱主(即學校)支付,而是由政府撥公帑支付。 他們不但受到勞工法例規管,還受教育規例監管。當然,教育規例的 條款較勞工法例優厚這方面我完全贊同,並覺得應予推廣,因為 勞工法例只不過是對"打工仔"的最基本保障。我們很多時收到投訴, 教師無法透過學校既有的渠道提出投訴,或投訴後不獲處理,而所涉 及的事項,在外人看來很明顯是違規的,但在學校卻得不到處理。我 們要找上一級的管理層,是否應先由教育局入手?但是,教育局(尤 其是分區)的同事,卻對有關個案置之不理,或把案件直發交予學校 處理,並不參與其中,沒有從第三者監管公帑使用的角度,去管好學 校的問題。

 我們最近接到一宗個案,有關教師在未找我們之前,其實已經走 了很多步,願意透過教育局或學校處理,但當他們到教育局投訴時, 官員對他們說:"不要對我們有任何期望。"官員竟對教師說不要對他 有任何期望,試問如何不教老師對這個制度感到絕望?我們幫忙跟進 時,要找其他部門包括勞工處,甚至更高級的教育局官員協助。有關 個案現時仍在處理中。主席,如果掌握公帑管理的前線官員,竟然就 教師的申訴表示無能為力,我不禁質疑政府即使每年撥那麼多資源在 教育上,仍未能有效管理學校。

 所以,我在修正案第(三)點建議,調查每宗申訴個案時,均應有 教育局官員參與其中,希望由第三方角度,看看有關個案有否違反教 育規例或《僱傭條例》,這才是合理的個案處理方法。教育局不應把 個案發還教師原本投訴無門的學校,將事件重演一次。我們不希望每 宗個案也要找我們舉行記者招待會,這不是好的做法,我希望在制度 上可以處理。

 局長,在接下來的星期五,我們會討論增加教育局人員對分區的 支援,我們對此十分贊成,因為現時每區的人手確實不足,希望透過 增加首長級人員,可以給予前線同事更多支援,從而為老師提供更多 協助。我們希望此事可以達成,這是第一點。  第二,教育局對學校的支援並不足夠。早前,我曾處理一宗個案, 有關一間學校向老師多付了款項,可能是出於會計部帳目出錯,以致 多付了錢給老師。根據《僱傭條例》,學校可以向老師索回有關款項, 每月不可多於該筆款項的三分之一,但這間學校膽敢直接從老師的工 資中扣除。學校帳目出錯,然後直接從老師的工資中扣除該筆款項, 完全違反《僱傭條例》的規定。學校可能事先曾諮詢教育局,但教育 局竟然沒有人可以告知該校此行為違反《僱傭條例》,並制止該學校 這樣做,簡直匪夷所思。凡接受過基本人事培訓的,都會知道不可以 這樣做。香港工會聯合會開辦過很多人事培訓課程,教導《僱傭條 例》,很多從事人力資源的人士都有參加,但不知為何教育局卻沒有 人報讀這些課程,導致出現以上情況。

 我們認同並希望教育局可以聘請更多前線人員,為學校提供支援 和培訓,因為學校沒辦法對所有行政管理工作都全部了解清楚。我們 期望政府在施政報告提出的"一校一行政主任(EO)"建議,可以盡快落 實,讓有質素、接受過培訓的行政人員去幫助學校處理行政工作,以 減少老師的投訴。

 第三,葉建源議員的原議案亦說明法團校董會的重要性,但有一 個很大的問題是:第一,目前法團校董會成員的選舉,是否可讓老師 完全自由地參與?第二,究竟法團校董會是否所有成員齊全?我們收 到很多老師的投訴,指有些學校即使有十多二十年的校齡,其法團校 董會的成員,包括校友校董,仍未齊全。究竟是學校無意招募,還是 找不到有心的校友擔任校董,協助管理學校?我們對此存疑。

 有關法團校董會的法例已實施 10 多年,究竟教育局有否掌握到 相關數字,督促學校盡快招募其校友或其他持份者,令法團校董會該 有的成員得以齊全。我想在教育局的監管下,法團校董會才可做到真 正獨立自主、妥善地管理學校,這才是妥當的做法。

 我在修正案的最後一點提出設立一個互評機制。其實大學裏,老 師會與學生互相評分,老師給學生評分,而學生亦給老師評分,這可 能會出現一些副作用,但這互相交流和監督的機制,令教育局得以及 早辨識,法團校董會有否按法例規定去監管學校,但是否監管得好, 我想作為持份者的老師,應有表達意見的渠道,希望這個機制得以確 立,讓老師"有冤有路訴"。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Read 422 times

搜尋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