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4 四月 2019 00:00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在談論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公司")這座"大 山"前,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個最近在"打工仔"界廣泛流傳的黑色笑 話、黑色幽默。從前,如果員工跟老闆說:"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因為今天港鐵塞車",老闆一定不會相信,說港鐵哪有理由會塞車和"甩轆",叫員工不要瞎說。時至今日,如果有員工上班遲到,然後 跟公司老闆說:"不好意思,我今天乘搭港鐵時遇到'甩轆'事故、塞 車",老闆就會回答:"你知道會'甩轆',就不要乘搭港鐵啦!"當然, 這個笑話可能不是太理性,但的確說明了市民對港鐵的金漆招牌失去 了部分信心。

 再說說有關港鐵的問題,它真的與市民的期望有很大落差。一間 年賺百億元的巨企(去年是賺了 161 億元),雖然事故頻繁,但卻仍然 可以"自動波"地加價,你說這是否不能接受?

 除了剛才說的笑話外,最近亦很流行港鐵式的荒謬邏輯循環 線。首先,由於港鐵經常出現事故,因此港鐵主席或負責人便會對外 發言,表示不好意思。當然,政府會就有關事故罰款,一宗事故最多 可罰款 2,500 萬元。這其實對港鐵來說只是小意思而已,不過可能也 會有一點影響。不過,最近的罰款事件卻很奇怪又很諷刺,因為在被 罰款的翌日,港鐵便宣布加價,你說市民看在眼裏是怎樣的感受?遭 受罰款後便要加價,藉此補回罰款,所以每年到了加價的時候,便 會"自動波"地加價,政府又不理會,也沒有人可以阻止它,世界上是 沒有人可以阻止港鐵加價的。

 即使加價有一個封頂機制,但港鐵仍嫌可以賺到的利潤不足夠, 因為港鐵賺得越多,高層的花紅便越多,因此,管理層希望取得多一點 花紅,那怎麼辦呢?就裁員好了,這樣便可節省金錢,包括聘請維修 人員的金錢。我們工會經常提及維修人員不足夠,車站的服務員也人 手不足。最近,在香港西九龍高鐵站有一群車務助理慘遭裁員,一支 300 人的隊伍有 200 人被裁掉,這樣裁員便可以省錢了,不過,在省 錢後,卻可能會發生事故,因為工作人手不夠。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一條很難忍受的循環線,而乘客則被迫乘搭這條循環線。

 其實,在談論港鐵的問題前,一定要知道港鐵的本質為何。港鐵 的本質其實是一間"國企"。香港並沒有國企的說法,但起碼可以說它 是一間公營企業。港鐵的前身是九廣鐵路("九鐵"),而九鐵的前身, 即在 1983 年以前,是一個政府部門,稱為"鐵路局"。在這種歷史沿 革之中,政府其實是不能撇清對港鐵的責任的,甚至港鐵在與九鐵合 併前,"MTR"亦是由政府全資擁有的。所以,政府有一個很重大的角 色,便是須看看怎樣在港鐵的董事局運用其影響力,特別是即使港鐵 發展至今,政府仍然佔有港鐵 75%以上的股權,因此須看看怎樣運用 其影響力。現時,政府只有 4 名官員擔任港鐵董事局的成員,包括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運輸署署長,以及發展局 的常任秘書長,他們在董事局內只佔少數,與股權並不成合理比例。 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委任多一些獨立非執行董事,以及加強官方和有 相關背景的代表,以加強政府在港鐵內的角色和發揮監察作用。

 另一事項是罰款機制。港鐵服務的表現的確須加以改善,因為大 家現時可以見到,每次港鐵發生重大事故,最高的罰款額也只是 2,500 萬元,對一間年賺百多億元的公司來說,影響根本不大。其次, 目前的釐定方法是非常取巧的,例如第一,就延誤而言,只是計算延 誤時間最長的班次,以及相對於原定時間的延誤時間;第二,延誤須 超過 30 分鐘才"起錶",大家有時乘搭港鐵也試過被延誤 10 多分鐘, 港鐵又不當作是一回事,但這些情況卻足以令"打工仔"上班遲到,正 如我最初提及的笑話一樣;第三,最大的問題是管理層完全無須負 責,花紅同樣"袋袋平安"。港鐵 CEO(行政總裁)的花紅及年薪高達 1,500 萬元,較特首的薪金還要高幾倍,但這些事故對他們的花紅是 絲毫無損的,那又怎樣可以體現問責制?因此,這必須作出重大變 更,以體現問責精神。

 另一方面是票價機制的問題。我剛才提到現在的"可加可減"機制 變為"只加不減",而且是 "自動波"地加價,間接加劇通脹,令市民和"打 工仔"百上加斤。因此,我們要求港鐵重新檢討票價檢討機制,在方 程式內加入營利增長這一項因素,而最重要的是由政府把關我又 談論政府的角色了為何要提及政府把關?舉例來說,巴士公司也 有類似的票價檢討機制,其方程式跟港鐵的其實也相當相似,但當中 有政府把關。例如最近新世界第一巴士服務有限公司("新巴")和城巴 有限公司("城巴")按機制申請加價 12%,但政府在考慮各方面的因素 後,行會最後只批准分別為 7%和 5.6%的加幅,大幅減輕了加價壓力。 政府為何不就港鐵把關?如果說因為港鐵是上市公司,所以政府不方 便改動有關方程式,難道新巴和城巴背後的不是上市公司嗎?這是怎 樣也說不過去的。

 至於其他重要的改革,我們必須向負責維修的同事致敬。其實港 鐵現時的維修團隊面對的情況就像"10 個煲,只有 7 個蓋"般肯定 9 個蓋也沒有維修人員經常須跨區、跨部門"撲火",在發生事故 時須動員全部人員,根本沒有足夠人手處理突發事故,而且年資長的 同事即中間年紀不算太大,但有一定經驗的那一層流失量很 大,現時要不便是依靠一群已工作十多二十年、很資深的員工,要不便是靠新入職的同事,為何欠缺了中層的員工?因為他們沒有士氣, 做三數年便離開鐵路團隊。

 其實維修是十分強調經驗的。第一,有經驗可以做得快。第二, 由於他們有經驗,因此預知將會發生的問題的能力和判斷力是很高 的。所以,我認為目前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再加上鐵路線擴展,我 們工會亦收到很多意見,指未有同步增加相關的人手。況且,鐵路系 統已漸漸步入"機械老,容易壞"的情況,以致意外頻生,也增加了維 修人手的壓力。故此,我們十分反對港鐵減少維修人手,以節省金錢, 以及搞外判,這是不可取的。如此核心的業務,怎可以假手於人、搞 外判呢?這樣會直接影響對市民的服務,亦侵害員工的權益。

 長遠來說,港鐵不能再做獨市生意,在未來,香港仍會有鐵路發 展,有重鐵的項目和地區上的環保運輸等。對於這些項目,政府不要 再閉上眼便判給港鐵,應在全球層面招標,看看有否更好的鐵路公司 或交通服務提供者,能夠提供新的服務給市民。

 最後,我們認為在融資方面,亦須檢討現時的服務經營權模式, 讓港鐵自行負上全部責任。使用傳統的擁有權模式是否最好呢?綜合 地回應"三座大山"的問題,我認為過去政府太過迷信"小政府,大市 場",導致公共服務過度市場化,政府未有承擔起應負的責任。如果 要撥亂反正,真的須視乎政府的決心及魄力,是否足以負起這些應有 的責任,處理好這些為市民提供服務的機構。多謝主席。

Read 92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