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04 四月 2019 00:00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4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4 April 2019

"要求政府解決民生'三座大山'"議案

何啟明議員:主席,自王國興沒有擔任議員後,香港工會聯合會已很 久沒有使用剪刀。我手上的剪刀當然不及王國興所用的大。我們"剪 布"時確實需要較大的剪刀,但對於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領展") 這個問題,我們要不斷運用大、小剪刀來應付。可是,問題在於政府。 其實,領展的寫法不是"發展"的"展",而是"剪斷"的"剪",因其剪斷 了整個社區的人情味和關係網,所以應寫作"領剪"。

 此外,我認為這個"領剪"更是"剪不斷,理還亂"。我不知司長及 兩位局長有否前度女友,我是沒有的,因為我的初戀女友就是我的太 太。為何我要這樣問?因為這種糾纏不清的情況,只有跟前度女友才 會出現,還會導致現任妻子、女友極度不滿意。現時,"領剪"有如政 府的前度女友,要與它完全斷絕來往是沒可能的。請陳帆局長試想一 下,如他的前度女友經常在他妻子面前出現,局長還要經常與她聊 天、合作,他妻子必定會很生氣。現時的問題是政府無法處理其前度 女友造成的問題。

 房屋署有很多工作與領展商討、合作,當中很多前同事也加入了 領展工作,即使現任同事按照手法處理問題,但兩個機構之間的契諾 如何清楚、完整地處理呢?對於在地區工作的前線同事,這確實是 一個很大的問題。

 這個問題有何後果?我相信市民也感受到,而在立法會不同委員 會的討論中,我們也聽到有關問題,就是領展不斷加租,市場的制衡 力根本無法處理。我想向數位官員提出一個客觀數字。2006 年是領 展拆售後的第一年,當年領展的租金是每平方呎大概 23 元,但去年 已上升至 87.8 元,升幅是 280%。有些人可能說這是因為香港市道興 旺,沒有人想香港衰退,所以當香港市道興旺時,各處的租金自然會上升。事實確實如此嗎?我們且看看甲級寫字樓的同期租金指數。在 2006 年,香港甲級寫字樓的租金指數是 121.6,今年是 348,升幅是 186%,"領剪"租金的升幅足足較甲級寫字樓的指數高出 100%。同期, 2006 年,本港住宅的租金指數是 139,今年是 376,升幅只是 170%。 大家想想,在"領剪"商場經營的小商戶所繳交的租金,較本港甲級寫 字樓、跨國企業支付的租金還要高出 100%,這簡直與"劏房"的租金 升幅有過之而無不及。

 局長,這是客觀數字,不是因為市道興旺,而所有價格一同上升。 領展的租金升幅遠超一般小市民可以承受的範圍,可以跑贏大市,難 怪報章經濟版經常提議市民購買領展的股票。這些客觀數字完全可以 反映現實。

 然而,這些數字背後反映的現實,就是政府確實無法處理領展在 公屋資產管理上的問題。我是觀塘區區議員,小選區的廣田商場確實 是一個很悲慘的經驗。我們可能會說領展已經很差劣,但拆售出來的 新業主更差。廣田商場最著名的不是有甚麼美食或貨品出售而是其管 理費,幸好張司長當年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叫停了向社福機 構大幅增加管理費的做法。對於商場內的社福設施,政府規定每平方 呎的租金是 5.5 元,但新業主竟然設法鑽法律空子,大幅增加管理費 至與租金水平相若,變相加租 1 倍。幸好,當年的局長即現任司長暫 時把問題處理,以致沒有再加管理費。

 然而,這些新業主確實違反了市場規律。現時整個商場沒有單位 放租,他們寧願加租,即使商鋪因無法經營而丟空鋪位,他們毫不理 會。有文具鋪因加租而被趕走,鋪位已丟空 1 年多;銀行也因為加租 丟空了 1 年多;有五金鋪也快將被加租;水果店亦丟空了 1 年多。街 市原本有兩個菜檔,現時只剩下 1 個。業主不斷加租,也不知是否想 繼續經營?我們也不理解為何業主要這樣做,但這是我們看到的實 況,而小市民無法買餸確是現實。

 因此,如果我們相信香港的機制是有效的,相信香港的資本主 義,相信香港有市場競爭的話,透過今天的議案,我們希望 3 位官員 想想政府應否適當地介入,對領展的商場引入應有的競爭。當天設計 領展的規模和公屋資產安排時,我們讓其擁有完全壟斷的設計。就當 區來說,領展擁有的商場在地理上已佔壟斷位置,這是最致命的,即 使政府其後引入競爭,我們一開始便已處於劣勢。可是,如果不引入 競爭,這種劣勢只會持續,小市民面對的困難只會更嚴重。 因此,我的修正案的第一項,是希望政府加緊興建更多公營街市 及公眾停車場,尤其是在新的公營房屋項目中。我真的希望陳帆局長 責成房委會,在興建新公屋時,不要只顧及新公屋的泊車需要,也要 考慮周邊市民因領展而面對的泊車需要,為他們興建一些公眾停車 場。我們在前線曾與房屋署商討,但他們對這事完全不予理會,他們 只會考慮某幢樓宇住有 300 多人,所以便興建 20 個車位。其實,他 們是否可以挖深一點來增加車位,多點顧及周邊市民現時面對的問題 呢?現時房屋署對此充耳不聞,這正好說明為何社區會對興建新樓有 意見。我希望陳帆局長可以處理此事。這是我的修正案的其中一點。

 第二,我們希望修訂《房屋條例》。麥美娟議員也提出了一項私 人條例草案,希望處理這個問題。我們希望對這些政府原有資產徵收 物業空置稅,有關物業原意是為當區居民提供服務,所以應該設立物 業空置稅。為何可以讓這些物業長期丟空呢?我們指領展經營不善, 但在其出售資產後,新業主付錢購買後理應要賺錢,但業主卻讓商鋪 丟空。新業主是否有責任設法將商鋪出租,為小市民提供服務,活化 市場,改善資產的價值呢?

 第三,我們希望房屋署設立一個專責小隊,巡查公契、地契、整 個契諾的執行情況。舉例來說,在費用分攤方面有否執行呢?房屋署 現時確實沒有做足工夫,我希望局長處理。

 此外,我們當然希望政府購回領展的物業,尤其是其在市區的物 業,如有適合回歸政府,我希望政府可以積極考慮。

 主席,我相信很多聆聽發言的市民或朋友也跟我一樣是香港中文 大學("中大")的校友。中大校友當年很喜歡到沙角邨吃火鍋,因為價 錢便宜。一大班朋友攤分一個 120 元的湯底,然後享用每位 100 元的 火鍋自助餐,但這位業主( 計時器響起 )......多謝主席。

 主席:何議員,請停止發言。

Read 89 times

搜尋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