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this page
週四, 18 四月 2019 00:00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1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8 April 2019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郭偉强議員:代理主席,我發言支持《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政府預計上年度財政盈餘為 587 億元,但最後"埋單",盈餘已逾 1,000 億元,而截至 3 月 31 日的財政儲備亦約有 11,000 多億元。香 港的財政狀況十分穩健。環觀世界各地,香港的資產算是雄厚,但我 們卻成世界上已發展地區中貧富懸殊情況嚴重的地方之一。

 根據政府統計處 2016 年中期人口普查的資料,堅尼系數已上升 至 0.539,顯示香港的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即使計算除稅及福利轉移 後,住戶收入的堅尼系數亦達到 0.473。大家都知道,其實系數 0.4 已 是一條界線,一條危險線。相比其他國家的堅尼系數,例如新加坡為 0.356、美國為 0.39、英國為 0.35、加拿大為 0.31,香港的情況非常 惡劣,亦為各先進地區中最高。2018 年 11 月,政府發表了《2017 年 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指出 2017 年全港貧窮人口約有 137 萬,貧窮 率達兩成。即使在服務或資助計劃介入後,也有 100 萬(或 14.7%)人 口屬於貧困。

 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政府的財政儲備非常豐厚,而且沒有債 務,因此絕對有能力為基層市民做得更多,為貧窮家庭的兒童提供更 多平等機會。但是,政府過去即使財政盈餘屢創新高,但亦只流於象 徵式增加開支或創立不同基金處理問題,缺乏長遠承擔。大家都知 道,貧富懸殊是香港深層次矛盾中一個重要部分。所以,紓緩或減輕 貧富懸殊是政府的首要急務。

 政府一定會說已針對貧富懸殊做了很多工作,從稅收或財富再分 配方面做了工作。不過,不要忘記,前特首將利得稅分為兩級,有盈 利的公司/中小企當然受惠,但連大企業也同 樣受惠,盈利超過 1,000 萬元的企業同樣享有首 200 萬元利潤半額徵稅的優惠。政府為 何不聽取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的建議,引入累進式利得稅?盈 利超過 1,000 萬元的公司,稅率加 0.5%或 1%;盈利超過二三千萬甚 至億元的公司,稅率是否應再上調,從而真正做到有能力便多納稅? 事實上,這個兩級利得稅制某程度上對沖了過去財富再分配的一些工 作及成效。

 另外,不少大地主可能靠炒賣物業或持有多項物業賺大錢,說的 不是自住而是炒賣的物業。為何沒有資產增值稅,令政府既有多些收 入,亦可以有多些資源運用於貧苦大眾身上?  此外,鑒於政府現時有龐大盈餘,有不少聲音要求政府"派錢", 但政府偏偏聽了反對派的建議,不作全民"派錢",而是選擇性來派, 所以便派得"一頭煙"。為何要"派錢"呢?事實上,如果退稅、退差餉, 很多人無法受惠,不但"N 無人士"無法受惠,其實每天辛辛苦苦照顧 家庭的主婦也不能受惠。她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所住物業未必屬 其名下,因此根本得不到政府一分一毫優惠。問題是她們照顧家庭, 這項"無償勞動"在社會中的價值,政府有否看到?還是為了方便而不 向家庭主婦"派錢"?其實,這個藉口不能夠接受。當然,其他的還有 照顧者,他們照顧身邊的長者或患病的親人,其實同樣減輕了社會的 醫療或院舍負擔,為何政府忽視他們?其實,"派錢"並非十惡不赦, 只是當局應想法令財富再分配更平均,成效更大。

 當然,有很多同事剛才也提過,政府"派錢"派得像"水蟹粥"一樣, 即"水皮"(差勁),"倒瀉籮蟹"及"一鑊粥",統稱"水蟹粥"。

 代理主席,這項關愛基金"派錢"計劃不是不好。不過,根據歷來 的經驗,政府日後如果再"派錢",似乎都會重蹈覆轍,因為根本沒有 一套合適的措施能更減省手續費。所以,我認為政府真的要洗心革 面,想想將來如何處理,看看是否有合適的方法可以盡量減省行政開 支,避免在市民之間引起無謂的紛爭,就是"派錢"原來花了不少行政 費,讓大家覺得不值得,質疑為何把納稅人或貧苦大眾的血汗錢,用 來支付行政費?這是大家的擔憂之處。

 第二,讓我談談房屋議題。香港另一個問題是樓價高、租金負擔 重,樓市嚴重失衡及扭曲。除了供求的問題外,我不知道政府有否考 慮租金這問題?事實上,由於沒有租金管制,租金不停上升,為投資 者帶來可觀的回報,間接令樓價繼續飆升。樓宇除了自住外,還可以 成為投資工具,而租金是計算回報的一個因素。租金高企,必然令樓 宇這項投資工具的價格上升,這是必然的事。所以,政府不實施租金 管制是大錯特錯。

 代理主席,現時貧困戶數目眾多,"劏房戶"就有 9 萬多個其 實應該不止這數目而輪候公屋的住戶有 20 多萬個。有些小朋友 要在上格床彎着腰讀書。雖然我小時候也是這樣,但也不想我們的下 一代面對同樣的困境。所以,希望政府能夠加大建屋力度。這份財政 預算案表示當局會預留 20 億元興建過渡性房屋,大家拍手贊成。不 論成本多高,最重要是解決問題。此外,另一重點是建屋速度要快。如果一再拖延,像興建公屋的情況,那麼市民要等多少年?因此,我 希望當局盡快花掉這 20 億元,盡可能提供更多單位,然後再思考下 一步。如果 20 億元可以提供 4 000 個單位,但要滿足 20 多萬宗公屋 申請,這當然不足。所以,我剛才要求政府盡快花掉這 20 億元,然 後再盡快"加碼"。當然,長遠而言必須興建公屋,因此覓地是最重要 的。

 第三,我想談談海濱發展。事實上,我相信全港居民都渴求使用 海濱及其休憩設施。對於政府額外撥出 60 億元發展海濱長廊,我們 表示歡迎。大家也期望港島北岸有一條連貫的海濱長廊,無論是中西 區、灣仔區、南區或東區也有相同的願景。然而,"心急吃不了熱粥", 所以大家很努力創造條件。

 我記得剛出任區議員,曾夥拍當時的委任區議員劉興達爭取海濱 設施。憑藉他的專業所長,我們一起在東區設立了很多新的海濱路 段。我們也知悉在北角碼頭東區走廊下的行人板道已經完成可行性研 究,日後只要區議會通過最後的方案,便可以向立法會申請撥款。預 留的 60 億元撥款可能是東區的曙光,因為有機會可以加快東區走廊 下行人板道的興建進度。然而,我想提出的是,按照現在的時間表, 大約要到 2025 年或 2026 年才能完成北角碼頭兩邊的行人板道。我希 望哪一邊板道先完成便先行開放,無須等到 2025 年。我希望板道在 2022 年或 2023 年已能局部開放。

 接着,我想談談擴大合資格獲得資助的樓宇範圍。眾所周知,施 政報告提出動用 25 億元讓舊樓優化升降機。我們接獲很多街坊和市 民的意見,表示現時的申請門檻是用單位的差餉租值來計算,而多年 來即使樓價增加數成甚至翻了 1 倍,這門檻亦從未放寬,因而令很多 舊樓,特別是市區的舊樓,不能申請。其實,那些舊樓不是豪宅,只 不過由於位處市中心,其租值被附近的樓宇拉高罷了。所以,我希望 有關當局能重新檢視申請門檻,令一些舊樓的住戶特別是沒有收 入的老人家有較大機會可以申請。當然,"樓宇更新大行動 2.0"亦 正在推展,我亦希望政府會適時檢討,以及考慮提供下一期的資助。

 最後,我想說的是政府會投放 2 億元設立的城市林務發展基金。 我們對此亦表示支持,因為有助加強樹木的養護和管理,以及培訓人 才。我記得,數年前曾和中華樹藝師公會、樹木管理辦事處和發展局磋商,就如何在資歷認證、培訓工作或減少行外人從事樹藝工作做了 不少工夫。但是,歸根究底,香港現時大部分的植樹工作均沒有規範。 政府聽到會很生氣,為何我說沒有規範?事實上,大家都知道樹木需 要預留足夠生長空間,但現時路旁種植的樹木根本沒有足夠生長空 間,很多時候樹根會"迫爆"路面或路磚,凸出來絆倒老人家。這些情 況其實大家預計得到,不能說不知道。

 為此,我覺得政府應有完善的植樹規劃,要預計將種植的樹木會 生長和應保留一段長時間,而不是像現時給我的感覺,就是政府有一 種心態,認為樹苗只是數千至數萬元一株,可以隨時換掉。政府如果 有這種心態,便不會愛惜樹木。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樹木很 多時候陪伴着我們成長,例如在北角邨現時興建豪宅的位置,原本有 兩棵很漂亮的樹木,未消失前很多街坊也會回來探訪。我相信其他區 也有這種情況,因為人和樹是有感情的,所以希望局方能夠重視。

 當然,樹藝業的發展亦關乎香港、九龍、新界的樹木安全和定期 檢查,因為樹木既然是社會資產,便應該得到合適的管理資源。因此, 我希望政府能夠加大發展力度,加強專業培訓,以及提供明朗的職業 發展路線,從而吸引較多青年人入行。

 代理主席,我的同事陸頌雄議員很關心政府外判合約員工的保 障,他剛才發言也提到,現時整項檢討只處理了一部分問題。因此我 們希望局方能夠繼續檢討,為最低收入、最前線、最辛苦,經常要清 掃垃圾的清潔員提供更多保障,特別是要認真處理每兩年轉一次合約 的問題,不能再作拖延。我謹此向所有負責清潔和清掃垃圾的行業同 事表示尊敬,並祝願他們身體健康。

 多謝代理主席。

Read 49 times
Los Angeles SEO Company Over The Top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