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this page
週四, 18 四月 2019 00:00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1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8 April 2019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當我們落區就財政預算案("預算案")舉行居民大 會時,市民最關注甚麼措施?是紓困措施,即直接讓市民受惠的"派 糖"措施。

 今年的預算案,我們形容為"派糖減甜"的預算案,只有領取福利 的基層家庭可以"出雙糧",以及有需要的學童可領取 2,500 元津貼。 當初,財政司司長不斷向我們進行期望管理,說今年政府盈餘不多。 在宣布預算案時,財政司司長預計盈餘為 587 億元,現在政府收入較 預期為多,盈餘最少有 998 億元,如無意外,盈餘甚至過千億元。在 此情況下,政府如何能夠利民紓困?市民對此抱有合理期望,政府不 能迴避。

 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有兩個很基本的訴求。第一,為學生 提供開學津貼。政府能否全面發放此津貼?能否無差別發放津貼,免 除 標籤效應?其實,政府今次只向本已領取書簿津貼的學生派發 2,500 元,反映出"斬腳指避沙蟲"、怕麻煩、怕做事、怕出錯的官僚 態度,局方至今仍然不敢正面回應我這個問題。據我了解,負責的部 門(即是學生資助辦事處)派發 4,000 元派到"一鑊粥"、"倒瀉籮蟹",所 以很害怕再有新工作和新申請。如要向全港學生派發 2,500 元,他們 豈非又要另設申請機制?

 可是,如果因為怕做事而不向有需要的學童派發補助金或開學 金,是否對某些家長不公平?我先申報利益,我也是一名小學生的家 長,同輩很多朋友亦非大富之家。由於現時申請書簿津貼的要求非常 嚴苛,所以只有大約不足三分之一的學生可獲發書簿津貼(包括全津 或半津);車船津貼更只有兩成學童成功申請。餘下的三分之二學童 是否全都大富大貴?是否夾心階層或中產家庭便沒有經濟壓力?我 認為政府不應如此官僚,應該向所有學生派發開學津貼。家長養兒育 女,眠乾睡濕,相當操心,政府如向學生派發開學津貼,其實等於派 給家長,是一項相當貼心又能夠幫忙家長的德政,為何政府不肯去做?因為怕麻煩。這是最令我失望的地方,不僅是因為無法領取津 貼,更因為政府無視家長訴求。

 第二個訴求更加卑微。政府早前把長者綜援的申領年齡調高至 65 歲,整個立法會和全城"鬧爆",認為政府孤寒涼薄。政府於是推 出"補鑊"的就業支援補助金 1,060 元,填補差額。可是,政府今年就 綜援"出雙糧",就業支援補助金卻沒有補發"雙糧"。政府做事,可真 有趣,做一半、不做一半,"出雙糧"也是半吊子。相關的"雙糧"受助 人自會認為政府計較小數目。主席,其實涉及的銀碼很小。在席的局 長也知道,在改制後,由本來領取長者綜援變成領取健全成人綜援的 初老者不足 1 萬人,即使向他們派發就業支援補助金的"雙糧",總金 額也不足 1,000 萬元。為何政府坐擁萬億元儲備竟如此吝嗇?長者領 取這筆"縮水雙糧"後,也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覺得可笑。長者又怎能沒 有怨言?

 說到這裏,不得不提銀髮就業的問題。政府半推半拉地鼓勵長者 就業說得好聽就是"鼓勵"但鼓勵措施卻不到位。除本會同事 作出批評外,日前連審計署也看不過眼,批評勞工處各種就業支援服 務欠缺成效。怎樣欠缺成效?舉例來說,50 歲以上人士使用勞工處 就業服務的成功率只有 17%,去年經勞工處轉介並成功獲聘的 60 歲 以上人士更只有 444 人,數字低得可憐。究竟出了甚麼問題?是勞工 處人手不足,還是方法不對?我認為勞工處和勞工及福利局真的要好 好檢討。

 此外,局長上次回應長者求職困難的問題時表示,勞工處已為此 推出中高齡就業計劃。乍聽起來,這個計劃似乎不錯,僱主每月可獲 4,000 元補貼,為期 6 至 12 個月。然而,此計劃的參與程度相當低, 據當局估計,合資格個案每年約有 2 600 多宗,但提出申請的個案只 有 565 宗,實際獲批的個案當然更少。只有兩成多合資格個案的僱主 提出申請,究竟是推廣不足,還是申請門檻過多,抑或行政手續繁複, 導致僱主即使可獲津貼也不願意申請?究竟是甚麼原因?中高齡就 業計劃又如何協助年長的求職者獲聘?求職者到了這個年紀,當局除 了以津貼形式提供就業支援,可能亦須為他們提供個人化或個案式的 服務,因為相對於其他年齡層的求職者,中高齡人士需要更貼心的服 務,亦要顧及他們的工作能力或身體狀況等。政府應該訂立良好的銀 髮就業政策,而不是以半推半拉的方式強迫長者就業。我希望局長和 司長可以反映這項意見。在長者問題上,政府其實也有作出承擔,包括在預算案中提出撥 款 200 億元,購置 60 個私人物業,以供設立 130 多項社福設施,例 如幼兒中心和長者鄰舍中心。但是,我們十分關注的長者日間護理中 心、長者中心、長者院舍及獨立幼兒中心似乎未有納入這項涉及 200 億元的計劃。我們認為這些設施更為重要,因為現時長者輪候政 府院舍要等候 38 個月以上,即使是輪候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名額,也 要等候 12 個月,就連最基本的上門綜合家居照顧服務也要輪候數 月。可想而知,長者的院舍服務及社區照顧服務均嚴重不足。

 工聯會早前曾經進行調查,發現 83%長者希望居家安老,在社區 接受長者服務。長者這個意願幫了局長一大把。事實上,並非人人都 喜歡入住院舍,長者只不過因為未能在社區得到妥善照顧,才輪候院 舍。香港的社區照顧比例極低,相比同樣面對社會老齡化的日本,該 國也是東方人社會,但他們有 5.5%長者接受社區照顧,澳洲亦有 2.5%,但香港只有 1%,所以我們很希望當局加強社區照顧服務。

 談到居家安老及社區照顧,現在有一個新趨勢,就是善用樂齡科 技,以資訊科技產品(例如警報裝置、扶抱裝置和洗澡裝置)協助長者 安全方便地居家生活,這些產品亦可協助照顧者照顧長者。但是,樂 齡及康復創科應用基金現時只供機構申請,就連獎券基金今年撥作提 供無線上網服務的兩億元款項,同樣只供機構申請,未能惠及居家安 老的長者。局長能否把這些款項用於長者在家安裝樂齡科技設施,好 讓他們居家安老?我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

 此外,政府計劃撥款 6 億元改善公廁衞生,令公廁不再骯髒不堪 和臭氣熏天。市民作為用家,自然歡迎這項建議,但更重要的是,我 們必須明白前線清潔工人的辛酸。早前有一張"熱爆"網上的照片,相 中有一名清潔工人在公廁內吃飯,見者怎能不心酸?可是,這個畫面 其實只反映外判工人被剝削的冰山一角。至於當中的深層次矛盾,我 知道局長在今年已完成討論和檢討,自 4 月 1 日起將推出外判制度改 革。然而,我們必須明言,這項改革只是一個中途站,屬階段性進展, 外判工人的年資計算方法、可否享有 17 天公眾假期及"飯鐘錢"等問 題尚未解決。我們甚至認為,在招標過程中,價格因素不應佔五成之 多,而應是三七之比,即三成是價格,七成是服務指標(包括薪酬待 遇和技術因素等)。當然,這個轉變牽涉額外的財政承擔,但政府應 該做良心僱主,最好是把全部外判工人改聘為政府工人,但萬不得已 需要把服務外判時,政府應繼續進行有效的制度檢討。 政府談及理財新哲學,表示有錢時"應使則使",但政府現在有幸 福的煩惱:年年有盈餘。問題出於政府有錢卻不敢花,因為其財政收 入非常不穩定,賣地和印花稅收入佔政府財政收入逾 35%,以致政府 不敢大幅增加經常性開支改善教育和醫療福利。

 要解決收入不穩的問題,我們認為政府應認真研究引入利得稅累 進制,令賺取暴利的大企業多繳稅款。此外,在投資策略上,政府可 能要更為進取,令投資收益由目前僅佔其收入 7%,增至較高的比重。 新加坡的淡馬錫基金就是一個好例子。我們認為政府值得加以考慮, 使其整體收入分布較為平衡。

 我希望政府理財時確能"急市民所急",不要再因為官僚而錙銖計 較,因為這會令市民非常憤怒。派發 4,000 元一事,就是十分慘痛的 教訓。主席,我並非想要翻舊帳,但政府當日為何要派發 4,000 元? 就是因為政府在公共理財上欠缺"共享"的概念。何謂"共享"概念?舉 例來說,內地的鄉村企業如有盈餘,村內所有村民均可分享。我們回 鄉時,常常看到村民因此而十分高興,因為這個機制很公平,人人有 份。政府能否在這方面深思一下?在社會上,並非只有繳稅和繳交差 餉的人才有貢獻。繳稅不多甚或無力買樓的人,平日在社會承受最多 不公、承受最多剝削,但他們的勞動卻是撐起社會至為重要的力量。 政府能否為這群胼手胝足、富有獅子山精神的市民建立恆常回饋機 制,令他們感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能否令他們看見庫房有萬億元儲 備、千億元盈餘時會感到開心,而非只得憤怒?政府和司長每年看到 盈餘便頭痛,我覺得他們需要深思。例如市民這次為申領 4,000 元而 填寫的資料,是否這次用完便沒用?"派錢"措施是否一定沒有下次? 如果還有機會"派錢",是否每次都要花數億元收集申請人的資料?這 樣的話,便每次都會製造社會矛盾和撕裂。"派錢"派成這樣,真的很 失敗。

 既然有"應使則使"的理財新哲學,我很希望政府會全面思考其理 財政策。多謝主席。

Read 40 times
Los Angeles SEO Company Over The Top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