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18 四月 2019 00:00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9 年 4 月 18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18 April 2019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何啟明議員:代理主席,我代表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對財政預 算案("預算案")有關長者及小朋友的內容發表意見。

 整體而言,我們認為這份預算案是"雞肋",幸好財政司司長命好, 命好比好波更重要,"派雞肋"也不會被罵,因為大家最近忙着吃"花 生",對嗎?"花生"比"雞肋"好吃。

 "安心"事件成為社會熱話,大家對預算案便較少關注,但何謂真 男人?可能楊偉雄局長不明白,但楊潤雄局長應該明白,"馬明"的回 應真正顯示出一個真男人應該擁有的特質。即使受到傷害,他仍然維 護身邊的女士,這種氣量不是人人學到的。很多市民表示十分欣賞"馬 明",這也是香港人、真男人和官員應該擁有的氣量。

 究竟香港政府、香港官員,尤其是"波哥"作為男司長,對香港的 弱小婦女提供的保護是否足夠?我們認為真的不太足夠,我不敢說他 不是真男人,但他做得不足肯定是事實。在預算案諮詢過程中,司長 不斷叫我們"交波",我們交了很多"波"給他,但他沒有接或接不到, 可能是"牛油手"。不論他是"好波"還是好命,很多"波"還是沒有着落。 就香港長期面對的一些問題,包括人口老化、生育率低等,工聯會曾 向"財爺"提出意見,但沒有一個"波"被他接到。

 我先談談生育率,香港的生育率一向十分低。如一個城市要靠生 育避免人口不斷減少,生育更替水平應是 2.1,即一對夫婦應誕下超 過兩名小孩,才能令人口保持穩定。香港的生育率屬全世界最低水 平,只有 1.125 人,即一對夫婦只誕下 1 名小孩便"收工"。香港人不 願生育有很多原因,大家都知道,供養小孩花費很大、很多市民連居 住的地方也沒有、工時又長,照顧小孩的服務也欠奉。誕下小孩後,沒有人幫忙照顧又沒有時間教育,這些問題令很多香港人不願意生 育。當中涉及房屋問題,也涉及工時問題,並不是這份預算案能夠處 理得到的。

 但是,司長可以採取財政措施,透過撥款減輕父母的負擔,這是 政府應做的工作。第一,我們建議政府撥款 30 億元,向新生父母提 供新生嬰兒津貼,解決初生子女的開支,紓緩他們的經濟困難。可是, 我們看不到政府這樣做。

 此外,設立子女培育基金。局長,香港學費相對便宜,10 年前升 讀大學的費用是 102,100 元,至今維持不變。萬一學生無法在港升讀 大學,而要到外地升學,費用便會十分高昂。我們希望政府幫助所有 學童開設期金戶口,由政府和父母共同供款,用於子女日後升讀大學 或進修,減輕家庭負擔,也令學童有更多出路。當然,司長沒有就我 們的要求作出回應。

 我們也明白,設立基金需時較長,所以工聯會希望有一些能夠即 時執行的建議,包括預算案所述,每名學童可以收到一筆款項,我們 建議的款額是 2,000 元。我們向司長提出意見後,知道局方可能基於 很多行政原因和面對行政困難,所以現時只是把津貼派發給正在領取 車船津貼或書簿津貼的基層同學,大約只有三分之一的學生能夠受 惠,我們對此感到失望。楊潤雄局長現時在席,希望他下年度能夠考 慮向所有學生派發津貼。既然無法向所有人"派錢",向學生派發津 貼,是否一個可行辦法呢?我們希望教育局考慮這種做法,以減輕家 庭用於教育方面的開支,因為家庭開支確實很多。

 香港最大的競爭對手新加坡也面對生育率低的問題,但當地提供 嬰兒花紅、兒童培育基金津貼、託兒津貼,以及 3 天育兒假來鼓勵生 育。香港政府的政策雖然羅致光局長不在席純粹建基於數十 年前的政策目標,不阻礙市民生育,也不降低市民的生育意欲,但已 完全不合時宜。即使香港有近萬億元儲備,政府卻沒有動用盈餘解決 問題。我們認為政府有責任處理這個問題。    我剛才提到新加坡的託兒津貼,其實香港也需要提供這種津貼。 在預算案公布前,我們曾進行問卷調查,訪問了 800 多名婦女,超過 半數婦女表示需要幼兒照顧或託管服務,但有七成婦女表示,附近的 幼兒託管或照顧服務完全不足;也有八成婦女希望政府能夠派發育兒 券,方便市民尋找地方或機構託管小孩。服務不足會直接影響婦女出 外工作,不是每個家庭有能力聘請外傭,不是每個家庭有家人可以幫

忙,也不是所有家庭有"四大長老"加"姐姐"。所以,很多母親被迫留 在家中照顧小孩,無法出外工作。香港現時約有 50 萬名婦女的潛在 勞動力,無法投入職場,這些資源都浪費了。我相信很多人希望輸入 外勞,但與其輸入外勞,倒不如大家齊心設法釋放這 50 萬名婦女的 勞動力,政府應該考慮這個方法。

 當然,我們也希望楊潤雄局長考慮,可否在幼稚園或中小學推行 託管服務或長全日制幼稚園?我們已多次提出這項建議,希望政府在 這方面也可以"落水"並進行跨局合作,有助解決香港市民的重大問 題。

 今年預算案提出撥款 1 億 5,600 萬元,增加 400 個獨立幼兒中心 名額,這對於本港每年 56 000 名嬰兒出生,說不上是杯水車薪而是"滴 水車薪",只可以幫助少數家長。再者,這 400 個名額只是填補 5 年 前時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所說的 1 000 個名額,只是"找數", 但至今仍未完全清數,到了 2023 年也只是提供了 900 個名額。五年 前即 2013 年制訂的政策,到了 2023 年也未能完全清數,試問政府情 何以堪?花費 10 年時間也無法提供 1 000 個名額,這個數字真是令 人十分難堪。

 社區保姆本來可以紓緩託兒服務不足的壓力,但這方面有很大問 題。我們建議政府加強社區保姆訓練,因為這不是一份正規工作,不 能像陪月般可以購買保險從而得到保障。社區保姆只是得到獎勵金而 不是工資,而且連最低工資水平也未達到,令到很多希望從事託管或 社區保姆服務的人卻步。

 所以,我們一直提倡應該投放資源為社區保姆提供培訓及建立註 冊制度,台灣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今年預算案就這方面完全沒 有着墨。我們希望政府透過其他方式協助在職婦女,釋放她們的勞動 力,以及認真檢討及增撥資源,改善社區保姆制度。

 至於我們建議提供資金補助,分別為 0 至 2 歲及 3 至 6 歲兩個群 組提供資助,令家長自行選擇合適的託管服務,無論是課後託管或聘 請社區保姆,以釋放他們的勞動力,這才是上策。

 代理主席,我想談談長者或"老友記"的問題。政府在 2018 年推出 中高齡就業計劃,但 60 歲以上成功配對的只有 336 人(13%),三成人 士的薪酬更少於 1 萬元。計劃的成效反映本港長者就業的確實困難。 昨天公布的審計報告更提到,中高齡人士難以取得資源,即使成功取

得資源,受惠的人數也很少。如何解決香港長者貧窮問題?本港欠缺 完善的制度,難以令人安心退休。香港也沒有惠及全民的退休保障計 劃,令很多長者退休後要繼續工作維生,的確是一個問題。

 去年預算案把長者退休年齡或申領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的年齡由 65 歲下調至 60 歲,減少社會對"老友記"的保障。我們覺得特區政府 應提供更多補貼,為在香港工作數十年的"老友記"提供更多幫助,尤 其是一些剛踏入老年的長者。銀髮就業是政府有意讓長者投身工作, 他們亦願意這樣做,但政府有否提供更多配套?我完全看不到。今年 預算案差不多沒有任何關於勞工或長者配對服務的措施,在預算案獲 得通過,我們被迫接受這份"雞肋"後,政府可否提供更多配套呢?我 認為政府一定要好好檢討。

 代理主席,推動一些政策與否,很多時候要視乎本港有沒有盈 餘。政府經常說因為庫房沒有錢,只有 400 多億元盈餘,所以不 能"派錢",這是司長常用的藉口或原因。例如,今年 2 月底,本港有 998 億元盈餘,政府最終決定"出雙糧"。其實,"派錢"4,000 元只須動 用 300 多億元,現時盈餘足以應付。然而,司長同樣低估了本港的收 入水平,令今年盈餘增加 400 多億元,達 900 多億元。政府可否設法 令儲備用得其所?現時香港政府有 12,000 億元盈餘,如果只是放着 不用,每年亦保守地估計收入不多,市民也會感受不到經濟發展的成 果。香港確實面對這些令人困擾的問題。

 因此,無論政府有多少儲備,託兒、安老、醫療、教育、住屋和 交通等問題均需要解決。政府用錢如此保守,其實政府應設法做好使 用儲備規劃。然而,市民覺得最簡單的"派錢"也遇到很大問題,"派 錢"也派到"一鑊泡"。每天只"派錢"給 5 000 人,不知何時何月才能完 成"派錢"給 270萬人?如何改善這個問題呢?大家要多花一點心思和 力量,不能只是抱着 12,000 億元的儲備。我認為,特首的理財新哲 學的原意是擺脫過去官僚架構的枷鎖。然而,在理財新哲學下,我們 看不出太大分別,所以我們說今年預算案是"雞肋",但我們仍然會支 持預算案。

 在我們為居民舉行的 10 多場財政預算案居民大會上,很多人都 表示,預算案真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計時器響起 )

 多謝代理主席。

Read 16 times
More in this category: « 《2019 年撥款條例草案》

搜尋

« Ma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