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30 五月 2019 00:00

"全方位支援 60 歲至 64 歲長者"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5 月 30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30 May 2019

"全方位支援 60 歲至 64 歲長者"議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動議通過印載於議程內的議案。

主席,就這項"全方位支援 60 歲至 64 歲長者"議案,今時今日, 大家也在談論"長命百二歲",即使尚未成為事實因為現在只是"百 零歲"而已,尚未至"百二歲"但無可否認,人口老齡化已是全世界 無可避免的事實,也是政府應該未雨綢繆,盡早作出安排的大課題。 數年前,政府曾成立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處理有關問題,但很可惜, 最後的建議卻是"有頭威,無尾陣",市民看不到年老後有何保障,亦 無法感到安心。相反地,由於有關報告指出人口老化問題有多嚴重, 於是政府一於捂住錢包,在退休保障及安老事務等方面均握緊資源來 處理,亦因為這種思維,政府才會認為 60 歲仍是中年,不用像 65 歲 的人般對待。此外,政府近年更把領取長者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 的年齡由 60 歲提升至 65 歲,並硬性要求受助人求職,在社會引起軒 然大波。

 所以,主席,我今天提出這項議案的目的,是希望政府能夠正視 在各方面對長者的支援。尤其是 60 歲至 64 歲的初老長者,他們更是 一直以來被政府忽略的一群,因為政府在安老、福利及支援措施等方 面的最大原則是先照顧有需要的人,而 60 歲至 64 歲的長者剛踏入流 金歲月,很多人的身體狀況尚算不錯,剛退休,又有一點資產,又有 行動力,真正掌控自己的生活和時間,不用為工作而奔波勞碌,於是 政府便把支援他們的優先次序放到最低,甚至好像掃入地毯底一樣,採用"鴕鳥政策",不聞不問。但是,其實他們在香港勞累了大半生, 很多初老長者可能已開始出現勞損問題,體能和身體狀況亦不及中年 人,加上現在大多數人也較遲婚,他們的子女可能尚未投身社會工 作,但由於政府要量入為出,一天未到 65 歲,便甚麼也不會給你, 因此這批 60 歲至 64 歲的長者朋友甚至須跟中年人競爭某些工作崗 位。

 主席,根據政府統計處的估算,在 2018 年,全港約有 55 萬名 60 歲 至 64 歲的初老長者。面對未來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政府便打他們主 意,叫他們繼續工作,說會推出銀髮就業措施來協助他們,並發展銀 髮經濟來拓展內需。我個人認為當然可以這樣做,但現在最大的問題 是,政府既要推動他們工作,但卻沒有提供任何額外保障和支援,試 問這跟推他們落火坑有何分別呢?政府推動他們加入勞動市場,會否 增加他們被剝削的機會呢?這便是政府在長者綜援一事上被人批評 為涼薄的原因,因為社會根本看不到政府有心協助這群長者為就業作 好準備。最簡單的例子是年齡歧視。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在 2014 年至 2016 年進行了一項研究,報告結論指有理由相信香港職場 確實存在年齡歧視問題;而平機會亦在報告內提出一些具體建議,希 望政府為立法作準備,以支援長者就業,但結果是政府連一項建議也 沒有實行。然而,今天政府表示要釋放勞動力,要長者就業,否則便 要輸入外勞,這些做法其實頗為荒誕,更置長者於不顧。因此,我強 烈要求政府盡快研究就年齡歧視立法,否則所有長者就業措施只是空 談而已。

 主席,政府和局長經常說,政府有提供支援;政府有專門計劃協 助初老長者找工作;勞工處有中高齡就業計劃,當中有很多空缺,而 且亦有向僱主提供在職培訓津貼等;因此不能說政府沒有做事。可 是,要一名初老長者跟中年人爭奪一個工作崗位,這是否可笑呢?這 本身已是一個問題,因為中年人與長者在身體狀況、條件、對時間的 掌控、精力等方面均完全不同。好了,即使僱主不介意年齡,唯才是 用,但他們也得考慮成本。年長僱員在勞工保險及醫療保險方面的費 用均較高,一些再就業的長者可能於退休時已終止其強制性公積金戶 口,如果他們重新就業,是否又須再開設新戶口呢?可是,開設新戶 口可能又不是長期使用,可能只是使用一兩年便要停用,根本毫無用 處。就這些具體問題,政府又有否研究和疏理呢?局長,問題是,設 立了一個計劃或向老闆提供津貼,不能說已經做了工夫。整個勞動市 場有多少適合長者的崗位、如何增加這些崗位的數目和擴展支援配 套,政府有否考慮和計算過?如果沒有,又怎樣叫人做呢? 根據立法會秘書處的研究資料,本港 60 歲至 64 歲人士的勞動人 口參與率是大約四成半,相比新加坡和日本的接近六成,我們相差一 成半。我相信正是因為這樣,局長想出了鼓勵多些長者出來工作的方 向。可是,日本和新加坡有制度、有法規保障長者就業。例如新加坡 有一項《退休與重新僱用法令》、日本就有《高年齡者僱用安定法》, 在社區又有銀髮人力資源中心,安排 60 歲以上人士就業。但是,在 香港基本上是零支援,試問又如何叫長者再就業呢?如果政府有誠意 促進銀髮就業,我希望它先跟僱主協商,制訂措施、"鋪"好路,不要 令我們的長者朋友擔驚受怕,或者奔波勞碌地找工作。

 當然,政府跟我們在理解法定退休年齡上有一個很大的差距。過 去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將法定退休年齡理解為,工作到這個年齡便須 停下來,不可再工作,如果再工作,就是犯法。但是,我們在參考新 加坡和日本的法例後的理解是,剛好相反,法定退休年齡是保障你可 工作到某個年齡,在這個年齡之前,不應被解僱,而超過這個年齡也 可以繼續工作。所以,在法定退休年齡上,政府和民間有一個大相逕 庭的看法。

 主席,根據資料,年長工人的薪金一般較低。在 2015 年,年長 工人的每月收入中位數只有 1 萬元,較整體工作人口的收入低 33%。 因此,對長者,尤其是對 60 歲至 64 歲長者的支援,應該更全面,以 惠及他們的一般生活。所以,我們在議案裏提出將 2 元乘車優惠擴展 至 60 歲至 64 歲的長者,即使不是給予全數優惠,也應該給一點,即 使是半價優惠也好,目的是為了增加他們再就業的動機和動力,亦當 作是一份交通補貼。此外,一些申領長者福利的合資格年齡,其實也 不必"一刀切"定為 65 歲,因為 60 歲至 64 歲的初老長者其實也有一 定的需要。因此,我希望現有的社會福利措施能夠涵蓋他們,例如長 者醫療券、長者生活津貼、"生果金"及長者綜援等。長者咭也可以涵 蓋 60 歲至 64 歲的長者。政府事實上是可以在行政、金額,以至受助 範圍等方面,訂定一些級別或不同分級,這樣就不會一下子構成很大 的財政負擔,但又可以支援這群初老長者,比起現時任何支援也沒 有,一定是更好。

 主席,最後我想提出的是,不是每個長者也想工作至身體勞損、 支撐不了才停下來。有些長者也希望早點退休,享受一下真正充實的 生活,例如現在有很多長者做義工。我參加很多活動,最傑出的長者, 或者服務時數最多的義工,很多時候也是長者朋友,既可過簡單而且 慢活的生活,又可以幫助別人。因此,政府在支援就業以外,其實也應該提供資源去舉辦合適的活動,令初老長者即使真的退休,也可以 退而不休,有更多機會服務社會。

 主席,大家都聽聞過瑞士有一間時間銀行,其實這個概念十分 好,現在只有在將軍澳有一項"織福長者互助發展計劃"正在落 實。但是,我們認為這類計劃值得政府廣泛推行,而不單是在某個小 區推行,因為很多長者都希望累積一些服務時間,當他們年老需要服 務的時候,可以用這些時間來換這些服務。

 主席,當然,除了資源、培訓或就業培訓外,我們的長者朋友也 可以參加很多鄰里互動活動或社區保姆照顧服務等,這些也可以增加 他們做義務工作的機會。

 主席,我的發言至此為止。我的同事會就個別對 60 歲至 64 歲的 長者支援再作補充,我會留待在大家辯論後,再發言回應,多謝主席。

Read 85 times

搜尋

« Sept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