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05 六月 2019 00:00

"改善公務員待遇,提升施政效率及推動創意與創新"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6 月 5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5 June 2019

 "改善公務員待遇,提升施政效率及推動創意與創新"議案

 何啟明議員:代理主席,我的修正案與謝偉銓議員的議案的大原則其 實大致相同。我提出修正案的內容,目的是增潤議案內有關公務員待 遇和人手方面的具體措施,因為我們所屬的公務員工會長期向我們反 映很多意見,但我們卻一直未能成功爭取得到。

 在過去 3 年,公務員退休人數大約為 18 000 人,我們每次參與這 些同事的退休飲宴活動時,都會祝賀他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熱廚 房"雖然局長身在"熱廚房"中,也可能感到很熱,但他屬下的公務 員同事其實也感到十分炙熱。我認為公務員就像《圍城》所描述的情 況,城外的人很想衝進城內,但城中的人卻很想逃出,現時便是出現 了類似的情況。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有甚麼現象、跡象讓我們看到 這情況呢?單在 2017-2018 年度,公務員不接受聘任的比率處於 14%,而超過六成的辭職者均在試用期內離任。隨着市民對公共服務 需求日增,政府的人手招聘亦越趨困難,尤其是公務員隊伍即將迎接 退休潮高峰。所以,政府公務員隊伍如何挽留人才其實是很重要的課 題。因此,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吸納今次議員議案的意見,藉提高公務 員薪酬、福利水平的競爭力,才可以與私營市場競爭,挽留到人才。

我的修正案中有 7 點,均是我們所屬公務員工會的長期訴求。我 特別要就公務員待遇及增聘長期職位兩方面作出補充。第一,在公務 員待遇方面,有關遞增薪點的安排方面,局長,其實這方面我們經常 在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上討論。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是 避免公務員獲得雙重增薪福利的措施,但我們看見現行的措施,對達 至頂薪點的公務員並不公平。公務員薪酬調整機制其實是每年按照薪 酬趨勢調查的結果,得出增薪的總指標,而由於這個總指標也包括私 人市場的勞績獎賞,以及花紅等額外獎金。同時,由於轉為長期聘任 的公務員每年也有"跳 points"的機制,但為免"雙重加薪",政府會將 總指標扣減遞增薪額開支後,得出一個增薪的"淨指標"。

 這個"淨指標"的問題,其實是未有考慮到頂薪點的公務員的實際 情況。這批公務員的薪酬已經達到職系的頂薪點,他們沒有"point 可 跳",但他們每年在薪酬的總指標下被扣減遞增薪額的開支,這變相 是減少薪酬或可增加的薪酬減少了。過去入職的新公務員比較少,影 響不太大,但我們看見現時每年入職的新公務員的比例越來越大,今 年的百分比已達 2%,這點我剛才已說了。就此,現時公務員團隊裏 有多少人受到影響呢?已是接近四成了,即有 77 075 名現任的公務 員已達頂薪點,即他們無"point 可跳",他們受到扣減遞增薪額所影 響,而當中有三成的公務員為中層公務員。由此可見,扣減遞增薪額 的方法,對於中、低層的公務員影響尤甚。我們希望政府積極處理該 批達到頂薪點的公務員所面對的增薪不公問題,以免打擊他們的士 氣,尤其是考慮到他們在公務員隊伍中經驗比較豐富,政府如何能善 用他們的經驗來協助政府,使政府的運作更完善,這是至關重要的。

 另一方面,是關於 5 天工作周的推進問題。香港工會聯合會("工 聯會")認為政府應該全面推進 5 天工作周。工聯會本身的辦事處已進 行 5 天工作周數年,讓同事有更多休息時間。試想一下,星期六早上 上班,其實不用做甚麼特別事,但同事卻要花時間搭車上班,可說是 廢時失事,而且對於招聘年輕人更為不利,因為大家也希望有更多的 休息時間或在公餘時間發展個人興趣,尤其是香港並沒有將兩類假期 法定假日及公眾假期合併,在假期天數這麼少的情況下,5 天 工作周更顯得重要。

 政府在推行 5 天工作周的同時,我們一直均要求須遵從 4 個基本 原則,即不涉及額外人手資源、不減少員工的規定工作時數、不削減 緊急服務,以及在星期六及日維持必須的櫃台服務。但是,該項措施 自 2006 年實施至今,仍有 25%,即 41 300 人無法按照 5 天工作周的模式上班。我們每年都在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上討論這 問題,但每年得出的結論也差不多,因為政府沒有推行甚麼特別的措 施以關顧這 4 萬名公務員,為甚麼處理不到?為甚麼不能把 6 天工作 改為 5 天工作呢?

 我們之前處理過的個案,我想局長都聽聞過,原因是由於一些公 務員崗位經常招聘不到人手,或編更問題,這些都涉及行政原因。只 要上層有動力和希望幫助同事,改為 5 天工作,其實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無論是局方或各政府部門的局長或署長可能也想這樣做,但由 於中層同事可能因為積壓太多工作、沒有辦法作出特別調配,或是不 了解前線人員的想法,導致無法幫最前線、最基層的同事編更,把工 作變為 5 天的工作。

 所以,我們認為這不但會減低公務員待遇的吸引力,也會分化員 工。我們希望局長可以加把勁,例如我們之前提過,能否建立一些特 別上書渠道,例如前線同事有方法編更,但方案卻被中層同事擱置, 讓他們可以直接向局長提出意見,若局長認為沒有問題,便再跟他們 討論,從中協調。公務員事務局作為整個政府部門的人事部,這應該 是可以做到的工作。

 另一點就是,長期性質的職位。政府需要增加長期聘用職位,以 穩定公務員隊伍及吸納更多人才。施政報告提到,每年增加不少於 3%的公務員。實際上,政府增加的公務員人手,大部分集中在紀律 部隊,其他職系的人手未見有大幅改善。即使早前康文署增聘數十位 公務員同事,是否已是很大的增幅,改善到部門積壓的問題呢?其實 不是,儘管有關增幅已經較其他部門多。所以,如何透過增加公務員 人手來解決現有問題呢?政府對這方面應該再大刀闊斧一點。

 與此同時,政府有一段時間傾向聘請 NCSC (non-civil service contract)即非公務員合約僱員。但是,大家要知道,NCSC 是"五無 員工",究竟甚麼是"五無"呢?既不是 5 毫子,也不是網民所耻笑的"五 毛(黨)",而是無晉升、無福利、無加薪、無保障、無前途的同事。現 在 NCSC 僱員大約有 3 404 人,他們任職非公務員合約僱員達 5 年或 以上,雖然他們沒有公務員之名,但行公務員之實。五年都是簽同一 份合約,但仍然無辦法成為公務員的,這對他們來說,情況並不理想。

 所以,在處理這些非公務員合約的問題上,工聯會希望政府要從 4 方面着手。第一,我們希望政府優先聘用在職 10 年以上的合約僱員,把他們吸納為公務員。第二,長期工作表現良好的合約僱員,應 該獲發增薪點,作為鼓勵和回報。第三,這亦是我們覺得很驚訝的做 法,就是原來還有 10 多個百分比的 NCSC 同事,在放少於 4 天病假 時,不能獲得病假工資,變相減薪。外判工也會出現這種情況,而 NCSC 的同事都要面對這樣的情況,儘管只是 10 多個百分比人數不 多。然而,我們希望局方正視這個問題。第四,希望長期受僱的合約 僱員都可以享受公眾假期,而不單是勞工假期現在大約 10 多個 百分比的員工正面對這個情況。

 所以,政府要吸引及挽留人手,應該從根本上着手,改善公務員 待遇及增加長期聘用的職位。

 我謹此陳辭。

Read 125 times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