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7 六月 2019 00:00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休會待續 議案

立法會 ─ 2019 年 6 月 27 日 LEGISLATIVE COUNCIL ― 27 June 2019

根據《議事規則》動議的休會待續 議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首先要多謝張華峰議員提出這項休會辯論,因 為眾所周知,香港是一個外向型經濟社會,亦是國際金融中心。金融 業在香港的產業結構中佔頗大比重,無論是對利好還是利淡的因素也 十分敏感。社會動盪不安必然對經濟造成打擊,所以任何一個真心愛 香港的人,對於現時香港面對的情況必然感到憂慮不安。在這個月內 連續出現兩次大遊行及多次示威和衝擊,包括衝擊立法會綜合大樓、 政府總部、稅務大樓及警察總部等,還出現隨意堵路的情況,所以我 覺得有需要給議員一個空間,表達大家如何關心香港。

 主席,我之前曾在立法會分享過一個故事,就是所羅門王的審 判。很簡單,兩個母親同時聲稱是一個小孩的母親,她們一起去找所 羅門王,要求他判斷誰是小孩的真母親。所羅門王提議把小孩一分為 二,一人一半來解決問題。就在這個時候,真母親為了令骨肉免受傷 害,便說:"所羅門王,你不要把我的兒子斬開,我寧願把小孩讓給 另一位假的母親。"而假母親竟然回答:"把小孩斬開兩半,一人一半 吧!"最後所羅門王判斷,不想小孩受傷害的那位才是真母親。這個 故事道理很顯淺,縱使道理在真母親那一方,但面對着孩子會受傷害 的危險,她還是逼於無奈,放下道理。

 其實,這個故事的道理也可引申至修訂《逃犯條例》一事上。《逃 犯條例》的修訂只不過是擴大一條舊有條例所涵蓋的地區,以及放寬 當中很多限制,以達致為一宗命案主持公義的目的。縱使有道理,現 在為何要暫緩修例?正正因為大家不想條例的修訂繼續撕裂社會,不 想把香港一開為二。但有誰想把香港一開為二?就是那些繼續挑釁、 繼續將示威定性為和平,那些對多次衝擊事件隻言不提的人,這群人 真真正正想把香港一開為二。

 主席,陳志全議員剛才發言時,一開始便改變了他最初的口風。 大家也會留意到,他之前不停地針對警方,又說看不到示威者有任何 衝擊行為,剛才卻煞有介事地表示他也看到有衝擊的情況,但關於對 衝擊者的暴行和警方兩方面的評論,他還沒有足夠時間處理。他之後 的發言一直繼續維護示威者或有參與暴力行為的暴徒,指他們妨礙市 民進出稅務大樓之後也有道歉,還為他們宣傳、為他們解難。陳議員 究竟是時間不夠,還是根本自知理虧而不敢發言?批評警方就大大 力,要求他公平一點批評那些阻路及阻塞稅務大樓,甚至是作出暴力 行為的暴徒,他卻不敢多言,他哪會是公道?

主席,政府明明已經暫緩修例工作,為何還有人要死纏?反對派 接着會說五大訴求仍未解決,其實曾鈺成所寫的題為"不能答允"的文 章,已經充分解釋為何不能答應該 5 項訴求。很簡單,因為如果答允 任何一項訴求,後果極之嚴重。

 先說第一項訴求,就是不接納"暫緩"修例,一定要"撤回"法案。 縱使現在"暫緩"已等同"自然撤回",反對派也不接納。雖然實際效果 是"暫緩"等於"撤回",但不能夠用"撤回"這用詞,是因為政府明知反 對派一定會得寸進尺,第一關過了,會繼續嚷着要通過隨後的四關, 所以不能夠應承。

 第二及第三項訴求就是說明"六一二"不是暴動及釋放所有被捕人 士。事實上,警務處處長已解釋得很清楚,不會將"六一二"當日的事 件全面定性為暴動,只有使用暴力的人才會被指有份參與暴動。如果 應承反對派釋放被捕人士,變相是破壞法治,同時只會令衝擊政府總 部的行為好像昨晚般變本加厲。

 此外,第四項訴求是要求全面調查事件,坦白說,由於現時已有 機制進行調查,如果再設立另一些機制,事實上只會將現有機制的武 功廢除。第五項訴求是要求特首下台,眾所周知,特首已表示她在不 久的將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而很多工作亦已開展,如果在任期內下 台,她提出的很多政策便不能夠延續,對香港會帶來更大傷害,所以, 該 5 項訴求根本是無法答應。但是,為何反對派仍然要提出?他們真 的認為 5 項訴求有道理,還是好像坊間所說,他們根本知道政府不可 能接受,但正因為這樣,他們才可以繼續搗亂、可以繼續糾纏?為何 要繼續糾纏呢?主席,我認為有數大客觀因素。

 第一,今年年底便是區議會選舉。當然,反對派一定想進行政治 炒作,從中撈選票。例如,郭家麒議員昨天下午說政府令香港在國際 間蒙羞,他晚上到警察總部外便被示威者罵他不要來拉票。事實上, 他便是令自己在國際間蒙羞。

 第二,台灣將會舉行大選。民進黨搞不好台灣的經濟,唯一的選 舉牌便是大打政治"台獨"牌,所以,大陸委員會對於香港修例內容 的"一個中國"原則表示反對,寧願埋沒良知也不處理謀殺犯的移交, 正正是由於台灣大選。 另外,當然還有中美貿易戰。特朗普明明表示想在 G20 峰會見習 主席,但習主席一直沒有回應,特朗普便覺得沒有面子,所以便煞有 介事地介入香港的立法。當然,美國大選對特朗普也有很大影響。基 於種種因素,《逃犯條例》的修訂便弄得如此複雜,這樣才能解釋為 何修例的主要矛盾已經解開,但仍然有人不想停下來。

 主席,區議會選舉一直也是以民生優先,但反對派一直想把區議 會選舉政治化,選舉前必定找話題作政治炒作,務求將 2003 年的氣 氛帶回來。他們想製造不安和社會不穩定的氣氛是事實,但是,過去 數屆區議會選舉的經驗告訴大家,其實市民看得很清楚,區議會選舉 應以民生優先,而且要回歸理性。所以,反對派近年來大派"蛇齋餅 粽"之餘,還要舉辦高鐵團,便是這個原因。

 主席,這數晚衝擊警察總部的行為其實令大家憂慮,因為香港唯 一的執法部門便是警隊,如果警隊也被綁手綁腳,甚麼也做不到,將 來大家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便很難得到保障,這是很多市民大眾告訴我 們的真心話。

 此外,我們當然仍然認為需要堵塞法例的漏洞。對於不能處理這 項條例,我們感到可惜和表示憂慮。只要大家願意理性分析,不要人 云亦云,也不要偏聽網上的虛構資料,我相信對大家也會有所裨益。 但是,主席,大家也理解香港的情況,販賣恐懼、特別是"恐共"情緒 是反對派的一張王牌。不用說太遠,兩年前民主黨在"釘書機事 件"中,已經想販賣恐懼和"恐共"意識。林子健計劃得很周密,但又 錯漏百出,所以警方很快便印證這是虛構事件。但是,在警察查出真 相前,民主黨"不理三七二十一",一於"打蛇隨棍上",將林子健視為 至寶,由 3 位前主席一起高調召開記者招待會。

 在 2019 年 3 月,媒體 "思考香港"刊登一篇寒柏寫的文章,題為"泛 民為何不肯認錯?",寫的便是林子健事件。為何民主黨由始至終都 不肯認錯?胡志偉議員剛才說,他苦口婆心叫政府認錯,但他們自己 做錯事卻從不認錯,這是雙重標準。寒柏的文章亦提到,傳播心理學 論及一種選擇性注意,指人們會選擇性地接收與自己偏見相符的事 物,以強化自己的觀點,即是確認觀點或偏見。事實上,大家可以看 到民主黨有很強的偏見,連他們的高層也有這些偏見,因此,他們向 群眾渲染這種偏見也是無可避免。

  主席,最後我想大家思考,究竟反對派是否因為要取得示威者的 選票,便說他們都對?這又代表甚麼?如果為了選票而埋沒良心,甚 麼道理也不談,其實只會斷送香港的法治精神,同時亦會禍延下一 代,危及香港未來長遠穩定的發展,所以,我真心期望反對派回頭是 岸。最後,我亦要提醒大家,網上有很多虛假資訊流傳,事實上,"無 間"再"無間"也很容易出現,所以,每次接收信息前也要反覆思量, 不要太快下判斷。

 多謝主席。

Read 154 times

搜尋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