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23 十月 2019 00:00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9 10 23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今天審議的《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 草案》("《條例草案》")本應在暑假前 6 月底完成,但眾所周知,因 為《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引發 的爭議,社會出現很多暴力示威,更甚的是立法會在 7 1 日被大群 暴徒入侵、破壞、蹂躪,導致整個議會運作停頓,直至今天才能審議 《條例草案》。 香港已經受創,撫平創傷,盡快止暴制亂,確實是現時社會的當 務之急。當然,稅務寬免特別是 8 月份政府公布"加碼",把薪俸 稅、個人入息課稅、公司利得稅等寬免由 75%提升至 100%,上限是 2 萬元確實為現時的社會氣氛帶來少許"甜頭"也不能說是" ",可說是一點安慰。對有經濟壓力的家庭而言,少繳 2 萬元稅當 然是種安慰;對中小型企業來說,或許也能救命一下子,因為現時各 行各業確實受到極大打擊,特別是旅遊、百貨、飲食、零售、運輸等 行業,均是重災區,很多人面對失業、裁員、減薪。收入以佣金為主 的人士,收入也大減。所以,這些紓困措施其實旨在減輕社會所受的 衝擊。

 

事實上,《條例草案》也讓我們看到,香港的公共財政其實有很 強烈的反思空間。每年的財政預算案("預算案")也面對一個幸福的煩 惱,便是我們有巨額財政盈餘。俗語說"淡淡定,有錢剩",但特區政 府一旦"有錢剩",如何"派錢"回饋市民也是令人頭痛的問題。為何每 年也有這麼多盈餘呢?我並不是說有盈餘不好,或要求政府把錢花光 以致出現赤字,但每年有盈餘已成為常態,盈餘並非數十億元,而是 數百億元,甚至上千億元,年年也計錯數,為甚麼呢?因為我們非常 倚賴土地財政,即很多收入與賣地、地產交易有關,如印花稅等,而 這些收入是非經營收入,可以大上大落,市道好時確實會有上千億元 盈餘,但市道不佳時可能出現赤字。所以,政府永遠不敢視這筆款項 為穩定收入,不敢把它用作長期的社會財政承擔,通常會撥入基本工 程儲備基金內,越積越多,市民又不知道剩下來的錢有何用途,形成 社會矛盾。 我們認為土地財政是一種不健康的現象, 公共理財 的角度 說,我認為形容為飲鴆止渴也不過分。為甚麼?表面上,土地收益、 高地價政策,印花稅等確實可帶來豐厚的收入。舉例而言,土地收益 佔政府收入的比重已由 2000 年至 2005 ( 10 多年前)的約 8%,飆 升至 2015 年至 2020 年的 21%。以 2017-2018 年度為例,加上補地價、 印花稅等與地產相關的收入,更佔政府收入接近四成。然而,這麼大 的比重會導致:第一,政府覺得地產收入是一頭"聖牛",是不能觸碰 的利益,一旦地價下跌,政府恐怕會沒有收入,政府也會出現問題; 第二, 我認為這是 飲鴆止渴 ,因為 土地得來的 "打工仔"或中小企帶來甚麼後果?便是住宅、商鋪及寫字樓的價格 和租金高昂,令小市民或中小企均百上加斤。有人形容這是"租金間 接稅",其實是不健康的,因為稅款應該由政府收取,為何會由地產 商代政府收取呢?這是非常不合理的現象,亦進一步造成資本壟斷、 地產壟斷和霸權的現象。此外,地價極受市場波幅影響,如果出現無 法賣地或地價下跌,政府收入便會減少,盈餘隨時變成赤字。 說回公共財政的問題。一直以來,政府強調香港的其中一項優勢 是低稅率及簡單稅制,但我經常也叫人反思,低稅率是否便是最好 呢?若然如此,避稅天堂開曼群島一定是最好了,主席。我們相信香 港的優勢其實是我們的法治、人才及自由開放的體系。當然,現時法 治正受到嚴重衝擊,我們確實要修補重建,但這些才是我們真正的優 勢,而不是只靠低稅率來吸引投資。我經常說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便 是從商者 包括主席在內 若能賺取豐厚利潤,不會介意加稅 1%2%,最重要是在這個地方營商有沒有錢賺,如果沒有錢賺,即使不用交稅也沒用。所以,最重要是維持香港良好的營商環境,包括 基建和人才,令在香港營商者獲取合理、穩定的利潤,他們自然便會 在香港投資,而不是靠低稅率吸引人來香港投資。所以,我認為特區 政府不應該再執着這點迷思兜轉。 其實,香港的利得稅稅制也有改革,為了照顧中小企,在 2018-2019 年度已調整為兩級制,首 200 萬元的利得稅稅率降至 8.25%200 萬元以上的利潤則維持按 16.5%徵稅。不計避稅天堂,相 比其他主要經濟體,16.5%利得稅稅率也是全世界最低的。所以,其 實我們有一定空間提高大企業、高利潤企業的稅率。2016-2017 年度, 106 700 間要繳稅的公司之中,應評稅利潤超過 1,000 萬元的公司 只佔 6.8%,但它們貢獻的稅款佔總利得稅收入的 88%,證明應評課 稅利潤超過 1,000 萬元的公司只佔很少部分,但它們繳交的稅項卻佔 總額接近九成,這顯示了甚麼呢?顯示只要稍為提高稅率,整體稅收 便可大幅增加。 我看看大公司的財務報表,有些著名的上市公司原來真的繳交很 高額的稅項。以下全部是 2017-2018 年度的數字,我讀給大家聽,分 享一下。新鴻基:46 億元;香港鐵路有限公司:19 億元;長江實業 集團有限公司:17 億元;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9 億元;恒基兆 業地產有限公司:6 7,000 萬元;太古集團:6 3,000 萬元;新世 界發展:5 4,000 萬元;國泰航空有限公司:3 5,000 萬元;中華 電力有限公司:18 7,000 萬元;恒生銀行:20 億元;香港中華煤 氣:7 1,000 萬元;中國銀行:57 億元;滙豐控股:120 億元。這 些均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上市大公司。其實這些超級企業、超"巨企" 數十間繳交的利得稅已達數百億元,只要把它們的稅率增加 1% 2%,形成梯級式的利得稅累進制,便可令我們的稅收有比較穩定的 增長,同時又不會打擊 力量不太強的中小企。我們建議,純利高於 5,000 萬元的企業,應該要加稅 1%,以達致垂直公平和能者多付的 原則。 何謂垂直公平呢?即企業有能力賺取豐厚利潤,取得這麼高的市 場佔有率,甚或多少有些壟斷市場的情況,就理應有能力、有責任繳 付多些稅款。良好的社會營商環境,讓這些大公司能賺取豐厚利潤, 或政策有意無意配合,例如香港鐵路有限公司便是政策保護下的產 物,那麼他們是否有責任多點回饋社會,從而體現垂直公平和分配正 義呢? 我們經常說,今次的修例風波很大程度是民怨大爆發。民怨大爆 發除了由於一些人煽風點火,甚至外國勢力不懷好意插上一刀之外, 我們亦要檢討內因,內因是甚麼呢?便是社會分配不公、貧富極度懸 殊。香港的堅尼系數是 0.539,根據外國的社會學研究,早已可能出 現暴動,現在很不幸真的出現暴動,怎麼辦呢?一定要解決社會的分 配不公,這便要靠稅制改革。實施稅制改革,透過社會的二次分配和 產業政策,做好教育、醫療、房屋等要花錢的領域,甚至乎提供現金 福利,令市民感受到社會朝着公平的方向發展,讓大家共享社會發展 的好處,才不會有人喊"攬炒",對嗎? 我們現在說要止暴制亂,當然我們要支持警察嚴正執法,也要呼 籲社會各界對任何暴力說不。但是,我們要治療內在矛盾,要真正解 決內部問題,解決社會分配不公平的現象,就真的要放棄港英時期遺 留下來的放任自由主義。官員切勿繼續迷信"小政府,大市場",甚至 抱着偏袒商界的思維,迷信商界賺到錢自然會產生滴漏效應,那滴不 到會怎樣呢?便會民怨沸騰。真的要讓市民看得到,政府有決心為社 會帶來公義的改變,令那些別有用心的政客、挑撥民粹的壞人沒有生 事的空間,社會才會長治久安。 所以,藉着《條例草案》,我希望社會能夠思考一下香港的公共 財政如何透過稅務制度,特別是利得稅累進制,以體現垂直分配的公 義,達到穩定社會的效果。多謝主席。

 

Read 27 times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