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4 十月 2019 00:00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草案》

 

立法會 ─ 2019 10 24 LEGISLATIVE COUNCIL ― 24 October 2019 199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草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首先辛苦你"老人家"了,因為內務委員會仍未選 出正副主席,所以便要你坐一整天主持會議,辛苦你了。 我是支持《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條例草案》("《條例草 案》")的。其實,稅務寬免即是扣稅,基本上是沒有人會反對的,而 且今次政府更"加碼"把寬免額由七成半增至十成,對於"打工仔女" 言,可能便會多出一千數百元可供使用,我相信他們對此也是歡迎 的。《條例草案》本應在暑假前便應該獲審議和通過,但很可惜,大 家也有一個深刻的經歷,就是由於立法會大樓在 7 月被無情摧殘,令 會議無法召開,因此這些民生事情亦一拖再拖,減低了條例的正面成 效,同時亦令社會空轉。事實上,無法無天的暴力衝突造成嚴峻的社 會紛亂和經濟衝擊,"打工仔""飯碗"被打破,這才是真正造成民不 聊生的禍根,再加上政府在止暴制亂的表現上欠佳,令暴徒有恃無恐 地破壞社會安寧。 雖然政府因為環境惡劣而把薪俸稅、個人入息課稅及利得稅等寬 免措施,在維持原先 2 萬元上限的規定下加大寬減比率,寬減總額亦 由原來的 189 億元增至 207 億元,但其實也只是增加不到一成。然 而,"打工仔女"均認為與"打爛飯碗"、令全家人須勒緊褲頭相比,這 些額外寬減其實是微不足道的。以一名原本應繳交 2 萬元稅款的家庭 為例,在調整後他們可能只少交 5,000 元,但他們的收入是否只減少 5,000 元呢?大家也聽到建造業早已停工,零售業和飲食業所減少 的生意額亦已超過三成,當中所指的三成並不代表工資減少了三分之 一,而是有些人很可能已失去工作,相信這亦是很多家庭也不願意看 到的情況。所以,我認為有關額外寬減的聲音是不及止暴制亂的聲音 來得響徹的。 有不少聲音也認為,香港未來需要有一個大轉變、大變革。雖然 今次的施政報告缺乏這些長遠的部署及構想,但社會上的深層次矛盾 和民生矛盾其實已經累積很久,一觸即發,政府是不能夠坐視不理 的。特首提到她認為房屋是其中一種深層次矛盾,並說下年會做得更 好,但大家卻看不到她有甚麼系統性部署。除了說下年會做得好一些 外,在接着下來的 5 年、10 年或 15 年,她究竟有否長遠的鋪排,告 訴大家事情已經拍板了,是一定會有的呢?我暫時聽不到。另一個我 們關注已久的問題,就是貧富懸殊。貧富懸殊並不是由於有能力的人 賺錢較多,或能力較低的人賺錢較少,而是由於政府沒有做好應有的 稅制角色,就是再分配。老實說,這個再分配的功能過去一直也是不合格的,不然我們的堅尼系數沒有理由會一直上升。就此,我希望局 長可以聽得入耳。 主席,根據財政預算案,今年 2019-2020 年度政府的總開支達 6,000 億元。當中,我們受到《基本法》的框架限制,須量入為出, 因此必須有相對的收入才可以訂定這筆支出,而我們的收入主要有 4 類,即薪俸稅、利得稅,然後就是間接的印花稅,其次就是賣地收 入。 在這 4 類收入當中,佔最大比例的就是利得稅,佔了大約四分之 一。雖然現時利得稅增加了兩級,即 8% 16%,但仍然較全球平均 23%為低。至於賣地收入亦佔了政府收入的兩成,但大家不要以為賣 地收入高是由於我們有很多土地可供出售,而是因為價格高昂,而高 地價同時會產生樓價貴、租金高的問題。至於第三類就是印花稅,約 佔一成多,其次就是薪俸稅,也是有一成的。 從以上收入分布可見,要令香港有一個穩健收入來源,空間便應 該放在利得稅上。當然,主席可能會立即皺眉頭,說我們又想打商人 的主意,但坦白說,在"打工仔"的角度而言,他們須捱貴租、捱貴樓, 其實就是承擔了地價,他們的承擔並沒有減少,而是同樣地沉重的。 可是,商界很多人本身便是業主和資本家,因此他們可能已經避開了 這方面的開支。此外,由於薪俸稅只佔一成,不論怎樣調整也不會突 然增加太多或佔很大比率,因此調整空間也是很有限的,而且正如我 剛才所說,他們捱貴租、買貴樓已經一肚子氣,所以政府亦不適宜再 在薪俸稅上作任何調整。當然,我們亦想提醒政府,每年的扣稅措施 對於中、基層市民而言,也是一種補助和紓緩措施,是絕對值得每年 也做的。 那麼,既然提出要調整利得稅,我們究竟可以怎樣改呢?主席, 昨天,我們的同事陸頌雄議員也提出了一個說法,就是能者多付,即 1,000 萬元以上的企業應該多交利得稅,為甚麼呢?請大家看看一 些數字:2017-2018 年度的利得稅收入為 1,400 億元,但有份繳交這 1,400 億元利得稅的公司只佔整體登記公司一成。這跟 10 年前,即 2007-2008 年度相比,當時兩成公司有份繳交利得稅,雖然金額並沒 有大改變,但可以看到利得稅的稅基是收窄了,須繳稅的人減少了。 另外,我們看看高盈利的大企業的影響力有多大。在 2016-2017 稅年度,利潤超過 1,000 萬元的公司所繳交的稅款已佔整體利得稅收九成,即一般中小企繳交的稅款很少,根本對利得稅收入沒有影響。 但是,這些大企業繳交的稅款佔利得稅收入九成。換言之,他們當然 是賺到盤滿缽滿,否則何須交稅?所以,我們認為如果就這些大企業 作出微調,稍為調整一下已經有很大作用,這就是我們的邏輯。 主席,有人會說,你是代表工會、代表"打工仔女"、代表中產基 層的,當然這樣說。不過,坦白說,在數年前,當香港的首富接受電 視台訪問時,這是他提出的,他也贊成可以把利得稅提升 1% 2% 因此而增加的收入可用於教育、醫療或工會很強調的綜合退休保障制 度當中,令我們的退休保障有穩健的收益,從而改善民生,亦可加大 再分配的成效。 主席,沒有人想針對有錢人,我們期望更多人賺到更多錢,多些 人賺到錢,便可以能者多付。況且,香港的堅尼系數是 0.539,實在 是太高了,滿分是 1,警戒線是 0.4,現在已超出警戒線一成多。所 以,大家都很關心香港如何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我再舉一個令大家 很苦惱的數字,就是香港最富裕的十大富豪的總資產佔香港本地生產 總值(GDP)三成半,即這 10 個人對香港有很大的影響,無論是對經 濟、民生,甚至政治也可能產生一定的影響。所以,我們認為政府應 該作一些調整。 當然,除了增加利得稅率外,政府亦可透過稅制給予這些企業一 些方向或壓力,例如日後在提高利得稅率後,如果它們想獲得減稅, 可以怎樣做呢?如果它們願意推行綠色政策、聘用殘疾人士,便給予 一些寬減。我覺得這對社會公平、公正和均衡發展的原則是有益無害 的。 此外,我們必須強調,當然,今時今日社會仍然面對很多問題, 現在立法會面對 "洗米派 ",這個 "洗米派 "或稱 "倒米派 "是來 自謝偉俊議員早前的發言,即你想逐粒米清洗乾淨,的確,這樣你便 可以安心進食,但所花的時間會多很多。現在議會正正是陷入這種謬 誤當中,我們花很多時間仔細審視,令整個項目拖延很長時間。但是, 議會本身的成本有沒有計入這些項目當中呢?對於工務、基建,反對 派一定有人會說是浪費公帑或並非用得其所的。但是,他們所耗費立 法會的額外資源"額外",即不是原定的資源他們又有沒有 計算在內呢? 所以,這些"洗米派""倒米派"的行為,只會令政府的施政滯後。 最簡單的例子是現在派 4,000 元,為甚麼有市民還未收到?因為你要 逐項檢查,浪費時間,令街坊們很生氣。原本可以很快完成的工作, 為甚麼你要花這麼多時間來處理? 另外,主席,我剛才說過,今時今日香港還有很多問題:在公共 醫療系統輪候專科門診,要等候 10 多個月至一年以上,這已經不在 話下。申請編配公屋要等五六年,入住安老院要等十年八年,就這些 民生問題,希望政府能夠透過稅制改革和增加資源,令市民感受到政 府是急市民所急,從而令民生得以紓緩。 主席,其實中美關係不會在短時間內緩和,這個衝擊波會長時間 影響香港前景,香港必須盡快鞏固實力,不要再讓別人覺得我們是" 老本",要有這個危機意識才是令香港重回正軌的一個基本點。 主席,說到底,正如我在發言開首所說,這些稅務寬減不是不好, 但比起止暴制亂,實在微不足道。今時今日,反對派的"攬炒"心態很 多同事都已經提及過,但令我更擔心的是焦土政策。關於焦土政策, 其實 "港獨 "分子已經說了很久,即他們 知道自己不能夠在香港搞 " ",搞不成,他們便寧願搞垮香港、摧毀香港,即寧願給你一件破 爛的東西也不願意跟你一起面對香港已經定下的政治格局。事實上, 香港就是實行《基本法》的。 昨天很多反對派同事要求進行獨立調查諸如此類,裝作很溫和。 但是,大家也記得在上星期開會的時候,他們每個人也在說"五大訴 " "五大訴求 " 有兩點是特 所有犯罪 實行雙普 選。我想在這裏強調,立即實行雙普選本身已經抵觸了《基本法》。 究竟他們是否已宣誓效忠《基本法》,主席,我對此有很大疑問。 主席,今時今日,香港市民必須齊心一致,一起止暴制亂,才能 夠步出這個陰霾。(計時器響起)

 

Read 24 times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