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4 十月 2019 00:00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二)

 

立法會 ─ 2019 10 24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想藉着是次在《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免) 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的發言,詳細說明我為何支持當局的 修正案,以及闡述我對公共理財的看法。回想有關修正案的產生原 因,其實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因為庫房"水浸",本財政年 度錄得過千億元的巨額財政盈餘,所以政府有概念要把較預期為多的 收入回饋納稅人。 第二階段的建議則在 8 月提出。政府原先提出寬免納稅人 75% 薪俸稅、個人入息課稅及利得稅,上限為 2 萬元,但後來卻有紓困的 需要,因為自 6 月起,修例風波對各行各業造成影響,特別是在暴力 衝擊下,不論僱員或僱主的收入都出現斷崖式的下跌,甚至面臨失業 和公司倒閉的狀況。基於這項紓困的因素,政府提出再增加多 25 百分點的退稅,對此我表示支持。 可是,我一直懷疑從公共理財的角度而言,究竟有沒有更好的方 法呢?政府是否每年因應收入增多而向市民提供退稅,便已足夠呢? 政府過去數年均抱持這種觀念,當財政盈餘較豐厚時便向市民退稅, 某年的退稅上限甚至高達 3 萬元。至於領取綜援或其他福利的基層市 民則可獲發"雙糧",有各種補貼。然而,一些繳稅不多或一人供養家 中數口的市民卻因此被忽略了。其實他們的收入亦是捉襟見肘,也屬 於基層或勉強可稱作夾心階層,大多居住在屋邨、居屋或租金昂貴的 私人住宅,但過去卻正是政府公共理財概念下,在財政預算案中受惠 較少的一群。政府也曾派發現金,在上一財政年度派發了 4,000 元,但卻弄得 滿城風雨及"一鑊粥",我至今仍會收到零星的市民投訴,指出尚未收 到這 4,000 元。所以,政府只向繳稅較多的納稅人退稅,向最弱勢及 最需要幫助的人發放"雙糧",但對於介乎上述兩者之間的市民卻沒有 給予太多照顧。 正因如此,儘管特區政府有很多盈餘,仍然深感煩惱,因為財政 資源的分配方式欠妥當或不平均,開罪了很多人。我雖然支持今次提 出的修正案,但卻認為政府要認真考慮如何在不同的經濟周期下,在 公共理財方面做到雨露均霑。特別是在經濟好景時,須讓每一階層均 能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不會讓人感到政府忽略了一大群人或分配不 均,因而引起社會不滿。 政府一直沒有嘗試建立一個分紅機制,而在公共理財併入這種機 制的一個例子是新加坡。當地政府會計算每年有多少盈餘可分派給市 民,並早已掌握人民的個人銀行戶口資料,方便入帳。故此,根本沒 有需要每年填寫一大堆資料,再交由政府部門輸入,過程中又可能出 錯,表格或會遺失,甚或會因為入錯資料而招致投訴,總之弄致" 鑊粥",令"派錢"工作延至翌年也未能完成,徒惹市民不滿。 另一個例子是內地某些村鎮的集體經濟活動,當中也有分紅的概 念。一個政府收到的稅款,可說是經營收入,因政府的工作有如經營 一間公司,為市民提供公共服務,當有盈餘或投資獲利時,便等於賺 得收入或投資股票獲利,應有分紅派息的機制。為何政府不能好好建 立一個派息機制,令每一市民可公平地成為政府、社會運作的持份 者?分紅機制可確保事事一清二楚,大公無私,人人感到合理和平 均,並令派發金錢的行政成本減至最低。我們很希望政府能好好思考 這個問題,否則每次出現豐厚財政盈餘時,便會面對幸福的煩惱,這 煩惱甚至會形成一個政治危機。 在今次修例風波中,市民對政府的信心逐漸消減,究其原因,派 4,000 元不力其實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有些市民感到當 局連派發 4,000 元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好,還說甚麼其他大道理呢? 當處理這麼簡單的工作也弄成這個樣子,政府的威信和信譽真的會受 到很大打擊。 第二階段的建議是由退稅 75%增至 100%,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 項紓困措施,而和退稅一樣,我們原則上一定贊成。所以剛才除一位議員之外,其他議員均投下贊成票。在紓困方面,我的看法是退稅無 疑是一種紓困手段,但是否有更精準或可以刺激內需的紓困措施呢? 我希望政府就此思考一下。 甚麼是精準的紓困措施?主席,政府最近一項舉措值得讚賞,那 就是向運輸業界提供燃料費用補貼,這便是精準的支援。運輸行業在 過去數個月的政治暴力或修例風波中深受其苦,因為整個社會變得很 蕭條,的士行業可說首當其衝。工聯會的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早就 提出,的士、小巴業界因此大受影響,特別是的士業,業內人士在這 數個月的收入大減三四成,在我們曾接獲的一些最嚴重個案中,他們 的收入更減少了一半。 按我們平常看到的情況,過往是乘客等候的士,現在則是的士在 等候乘客。如果單純減免牌費,將只會對車主有利,但為了對前線司 機作出支援,於是便調低氣價,每公升石油氣減免 1 元。雖然有些司 機仍然 ,認為是 杯水車薪,但 的確可以直接支援業界 士。根據他們的反映,每月可節省差不多 1,000 元,半年下來便可省 6,000 元。當然,對其他車輛也有提供燃料費用減免,有些車輛可 減免三分之一費用,車用石油氣則每公升減免 1 元,這都是為了很精 準地支援某一行業的從業員。 如要精準地作出支援,最需要的是甚麼?在這次修例風波的暴力 衝擊影響之下,各行各業尤其是旅遊、百貨、飲食、酒店等行業,均 有很多從業員失業。主席,你可知道他們一旦失業,手停口停,在上 有高堂、下有妻房的情況下能夠怎麼辦? 難道要這群"打工仔女"向社會福利署申領失業援助嗎?他們在心 理上必然難以接受,因為他們工作多年,一向以身為香港人自豪,敬 業樂業,自力更生,現在驟然要領取失業援助及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 劃,被迫應徵一些不合適的工作,試問如何能夠適應? 在這特殊情況下,為甚麼政府不能考慮設立緊急失業援助金,撥 款項以供 在一段 時間內使用 常說在 的失業保險計劃下,"打工仔"需要供款,所設立的更是一個長期的制 度。我也明白財政來源各有不同,但用意都是在工人失業的情況下, 在一段時間內提供支援。工聯會的方案是設立緊急失業援助金,但有 需要人士只可領取半年,而且獲發金額是其原來工資的最多八成,這樣便能直接補償他在受到風波影響而失業期間所損失的收入,從而減 輕對其家庭開支造成的影響。我認為政府既然有盈餘,便應考慮訂立 這項措施。 第二方面,除了派發金錢之外,亦要研究如何在市場播種,刺激 內需。就政府昨天公布的措施,我們曾諮詢旅遊業工會,他們大致上 認為措施過於零碎,流於隔靴搔癢,未能吸引更多旅客。現時旅遊業 面對的最大困境是本地導遊無團可帶......

全委會主席:陸頌雄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主席,我只是就公共理財作出舉例說明,解釋應如何投 入金錢實際協助市民、工友以至整個社會及市場。我只是舉例而已。 我們提出"香港人遊香港"的構思,希望政府資助市民參加本地旅 遊團,即使是一天或兩日一夜也好。到長洲一遊也可入住酒店,港島 或九龍的居民亦可到屯門黃金海岸的酒店住宿一晚,參觀某些景點, 輕輕鬆鬆地玩樂一天,既可旅遊又能刺激飲食業,並帶動一種開心玩 樂的感覺。 主席,開心的感覺很重要,人在感到快樂時會產生很多正能量, 所以刺激內需實在非常重要。至於如何加快進行政府一些惠民的公共 工程,讓政府工程更快上馬,亦是公共理財中有助政府在艱難時刻燃 點市民希望的舉措。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止暴制亂,重建香港的 法治權威,因法治有其權威性,市民必須遵守法律,不能以違反法例 為榮,以為"跳閘"是很正義的行為,蒙面破壞則完全無需負上刑責。 只有恢復法治權威,才能保障我們的自由,從而......

全委會主席:陸頌雄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陸頌雄議員:好的。只有我們的自由獲得保障,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經 濟體的收入及政府的收入才能獲得保障,這話何解?舉例來說,我們最重要的是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和做生意的自 由,不會有公司因其背景、其股東或負責人的政見而受到攻擊或抵 制。我們也要有出行的自由,不會因為擔心某地區可能有大型遊行、 暴力或騷亂事件而不敢外出。在恢復這些自由後,經濟便能恢復正常 狀態,而在這狀態下,政府才會有穩定的收入。只有確保有穩定的收 入,才能實行我在二讀辯論發言時提及的稅制改革,令我們擁有持續 和穩定的收入,不需要單靠賣地收入支撐,因這種畸形的收入並不理 想。 雖然我支持當局的修正案,但我希望透過主席促請局長聽取我們 就公共理財提出的建議。政府必須有改革和創新的思維,才能為香港 帶來轉機和希望。 多謝主席。

 

Read 33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四, 07 十一月 2019 02:23

搜尋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