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三, 30 十月 2019 00:00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 免)條例草案》修正案

 

立法會 ─ 2019 10 30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 )條例草案》修正案

 

麥美娟議員:主席,我發言支持政府就《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 )條例草案》提出的修正案。 我想特別指出,相信沒有人會反對有關的修正案,但為何會有相 關的修正呢?原因是政府本來就 2018-2019 課稅年度提出了一項退稅 安排,建議寬減薪俸稅、利得稅及個人入息課稅,扣減百分率為 75% 上限是 2 萬元,這是今年年初公布財政預算案時,為協助市民而提出 的稅務寬免措施。但是,正如大家所知,因應近數月香港經濟轉差, 財政司司長在 8 月提出第二輪寬免措施,把上述稅項扣減率由原來建 議的 75%提升至 100%,故此今天便要同時就局長提出的修正案作出 表決,以落實該項經修訂的建議。然而,問題是究竟有關措施可為納稅人和市民提供多大協助呢? 我想問局長,你們在計算和決定作出多大寬免時,究竟有何想法及如 何作出估算?是否先盤算把扣減率由 75%提升至 100%,上限訂於 2 元時涉款多少,以此作為 option A(方案 A),然後評估有關比率提升 80%,上限為 3 萬元時涉款多少,作為 option B,最後在 option A B C 中再揀選一個,以這些你們自行計算出來的數字作為稅務寬免 的基礎?你們可有想過,若真的希望幫助市民,便應從協助對象的角 度出發,衡量該怎麼做才能真正幫助他們? 我在上星期的立法會會議上已提到,當市民聽到"財爺"宣布提供 進一步稅務寬免,把扣減比率由 75%提升至 100%時,只有味同嚼蠟 之感。這樣的增幅是否真的如此顯著,試問又能幫助多少市民?為何 政府不考慮工聯會的建議,讓納稅人暫緩繳交 1 年暫繳稅?這做法可 能更加直接,因為一如我剛才跟同事們說,人們現時在繳稅時,很多 時並非真的自掏腰包,而是透過貸款來繳稅,若能暫緩繳交 1 年暫繳 稅,最低限度可讓他們即使要貸款應付也能少借一點。我估計以現今 時勢而言,會有更多人需要貸款繳稅,為何不能直接考慮讓市民暫停 繳交 1 年暫繳稅呢? 說到暫繳稅制度,政府當然曾經解釋,這些稅款並非真的暫繳, 而是政府會在一個財政年度差不多完結時才收取薪俸稅,即是延遲了 一年才徵稅,所以並無暫繳。有些國家實行所謂 Pay As You Earn 制度,亦即人民在賺取薪金後須隨即繳稅,但香港的稅制並非如此, 所以政府在計算稅款時要加入一筆暫繳稅。 但是,須知當初訂立暫繳稅制度時,有關的構思是要確保政府有 一筆收入作為營運開支,可是"財爺"數天前提出新一輪紓困措施時已 提到,香港仍有盈餘,既然如此,便無須擔憂沒錢支持政府的營運, 那麼為何不能在收稅時只收取當年的稅款呢?為何一定要市民繳交 暫繳稅? 況且,對政府來說,暫停收取暫繳稅 1 年,並沒有太大影響。市 民如能維持良好的工作能力,來年仍能賺取一定收入,這些稅款 1 後也要繳交給政府,這對政府造成的財政負擔其實並不太大,但卻可 真正幫助市民。因為他們的收入確實正在下跌,開工不足,為何政府 不能考慮採取其他方法,讓市民即時真正感受到紓困措施的效果?以 政府現時建議的這項稅務寬免措施而言,市民在接獲繳稅通知書時雖可知道已獲得退稅,但卻不會感到真正獲得一筆款項,可為他們提供 或多或少的幫助。 所以,我很希望政府更加"接地氣",嘗試從需要繳稅人士的角度 思考這問題,因為能少交一筆暫繳稅,納稅人真的會快樂得多,這總 比現時這項寬免措施優勝。當然,我們不會反對這項措施,但對很多 人來說,這措施帶來的快樂、滿足感、獲得感和幸福感,一定比不上 在收到繳稅通知書時,發現可不用繳交一筆暫繳稅般高興。我很希望 政府能切實考慮這項建議。 當然,我們也知道一如政府所說,若有市民在工作上真的遇到困 難,面對失業或收入下降,政府可另作安排,他們可申請暫緩繳交暫 繳稅。市民沒錯可提出申請,但卻要提供收入證明等種種資料,這實 在擾民。政府總喜歡作一些擾民的安排,正如去年派發 4,000 元一般, 現在仍有個案需要處理。政府總是要求市民提出申請,甚麼東西也要 申請,擾攘一番。 正如剛才有同事提到,有一名商界人士捐出一筆金錢協助中小型 企業,人們紛紛叫好,當中最重要的是甚麼?政府撥作紓困的款項一 定不會少於該名人士捐出的款額,但對於受惠人士而言,後者最低限 度可省卻提出申請的麻煩。政府總愛要求人們做一些麻煩事,不是申 請這樣便是申請那樣。 所以,就這項修正案,我們認為政府提出修正及作出稅務寬免的 目的既然是要幫助納稅人,好能在現時經濟困難時減輕他們的經濟負 擔,那便不要老是想出一些"九唔搭八"、古靈精怪的做法,以致付出 金錢後市民也不感激。當局不如切實推行一些大家輕易得見,能立即 贏得人們謝意的措施,例如可否考慮暫時取消繳交 1 年暫繳稅的做 法? 再者,若明年仍可賺取相同水平的收入,相信大家也不介意屆時 再向政府繳稅,但最低限度在今年經濟這麼困難的時候,當有很多人 像我剛才特別指出,須貸款繳稅時,政府能提供切實的援助。當局其 實也掌握相關數字,知道有多少人要借助稅務貸款應付這方面的開 支。儘管現時仍未發出稅單,但每年在稅單發出後,有很多人皆要作 出貸款安排。如不用繳交暫繳稅,他們即使要借貸也可少借一點,支 付予銀行的利息也可望減少一點,政府能否提供這協助呢?就這項修正案,我重申我們一定會予以支持,但我其實不知道政 府的邏輯何在。這比率是如何計算出來?為何要由 75%增至 100% 並將扣稅上限定為 2 萬元?其目的何在?希望能幫助些甚麼人? 即使提供這項稅務寬免,究竟是否可真正幫助市民呢?市民現時 的憂慮是不知明天和下個月是否還有工作,特別是我所屬工會現正協 助很多飲食業工友,他們原來服務的食肆,很多皆已倒閉。我們現正 協助逾千名工友尋找工作,因為食肆紛紛倒閉,他們皆被裁員,有些 甚至要追討欠薪,明天的生計亦無着。一些旅遊業從業員更面對" 出團"的情況,完全沒有收入。 政府宣布向旅行社提供每名入境旅客 120 元,以及每名出境旅客 100 元的獎勵金,但這並不能惠及從業員。他們也很想享受這項稅務 寬免優惠,但他們會告訴你,如他們有資格繳稅便好了,這便不致如 現在般全無收入。政府除了提出這些稅務修正事項,作出這些稅務寬 免安排外,究竟還有何措施可確保"打工仔女"的收入,確保他們得以 維持生計,甚至最好能確保他們有資格繼續繳稅?若不能達到此目 的,即使通過這項寬免措施也不能惠及他們。此外,如香港的經濟情 況繼續惡化,暴力事件一直持續不斷,很多旅客依然不敢前來香港, 無論投資者或旅客均卻步,政府是否打算一再提出類似的建議? 這項法案本來應在 6 月審議和通過,但當時的情況令我們不能繼 續開會進行審議,所以才會拖延至現在,碰巧當局提出將 75%的扣稅 率提升至 100%,所以便加入是項修正案。如在通過這項法案後,香 港的經濟繼續惡化,局長會否再提出另一法案?屆時會想出甚麼點 子?與其如此,政府其實應否從根源之處着手解決香港社會動盪的問 題,令經濟盡快復蘇? 政府常說要止暴制亂,但這只是空談,行政長官亦如是,只懂呼 籲大家譴責和反對暴力,但除此之外,政府做了些甚麼?過去數月, 除了表示要對話之外,政府還做了些甚麼?對話過後,表達意見的人 被迅速 "起底 ",身份被揭穿,日後還如何能再次對話?這些 "黑色恐 "和暴力事件,一直在社會蔓延。 最近,區議會選舉展開,候選人的宣傳品被破壞,我那 20 條橫 幅全被??破,辦事處亦三度被破壞。面對這麼多暴力事件,政府採取 了甚麼措施,真正做到止暴制亂?現時藉審議這項法案把扣稅率由75%進一步提高至 100%,是相對容易做到的措施,但除此以外,政 府有否採取其他較棘手但有效的措施?當局會否檢視其他法例,探討 有何方法可真正做到止暴制亂?政府能否用盡所有法例,遏止現時的 暴力事件?有甚麼法例能真正保障市民免於恐懼,不用活在"黑色恐 "之下?政府有否檢視所有現行法例,還是只藉着有法案尚待立法 會審議之機,捨難取易,因而提出把扣稅率由 75%改為 100%的建議? 能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有否採用? 我們已談論了數個月,市民每天生活在惶恐之中,"打工仔女" 不到出路,"餐搵餐食餐餐清"。我上次已曾指出,我們正協助很多旅 遊業從業員轉行當保安,因他們實在沒有辦法,不知道半年或數個月 後有沒有旅行團,還有沒有生意。現時的情況較 SARS 時期還要差, 因那時候知道只要遏止疫情,經濟便會好轉,但現在卻不知何時才得 見曙光。 所以,政府只藉着現正審議的這項法案下工夫,根本並不足夠。 我們固然會支持有關的修正案,但更重要的是,政府必須檢視所有現 行法例,研究如何可遏止現時的暴力事件,令市民不用再活於"黑色 恐怖"之中。我老在想如本會在 7 月審議並通過了這項法案,這些官 員今天會怎麼做呢?他們會提出另一法案,還是會放棄把稅務寬免比 率由 75%進一步提高至 100%,另覓其他方法?究竟他們有否想過應 如何真正幫助市民? 主席,我希望再次指出,是項法案的各項建議,對市民來說只是 聊勝於無。最重要的是,政府要真正改善現時社會經濟惡劣的情況, 遏止各種暴力衝突事件,真正止暴制亂,切實行動起來而非流於空 談。(計時器響起)

 

Read 35 times

搜尋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