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31 十月 2019 00:00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 免)條例草案》修正案

 

立法會 ─ 2019 10 31 LEGISLATIVE COUNCIL ― 31 October 2019 265

 

2019 年稅務(修訂)(稅務寬 )條例草案》修正案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本來準備直接討論稅制,但聽到反對派議員的 回應後,認為有必要作出適當回應。今次稅務寬免與以往的做法不盡 相同,以往都是例行公事,但今次是在社會暴亂的困局下,提出把稅 務寬免由 75%提升至 100%,正好反映政府就社會局勢作出回應。因此,我不能夠不討論社會局勢。主席,我會用大約 5 分鐘論述整個局 勢與稅制的關聯和我的理解,然後用剩餘的 10 分鐘討論稅制。 很多同事已表明,對於把稅務寬免由 75%提升高至 100%,但上 限維持為 2 萬元很有意見。但是,如果大家知道政府過往的運作模 式,不難猜中政府為何要設定上限,因為政府派發 4,000 元的情況混 亂不堪。去年財政預算案("預算案"),本來只是建議退稅及寬減差餉, 並沒有建議"派糖",即派發 4,000 元;後來被大家責罵後才改為派發 4,000 元。問題是部分市民已經收到 4,000 元,部分市民卻仍未收到, 但政府不能在短期內就 4,000 元的金額作出改動。由於 4,000 元的金 額不能改動,2 萬元的上限也不能改動。如果政府把 2 萬元的上限提 高至 3 萬元,已收取 4,000 元的市民便會問,為何我只收到 4,000 而不是 6,000 元、8,000 元或 9,000 元呢?所以,政府自設框架。老實 說,政府經常劃地為牢。 主席,我回應一下剛才反對派議員的發言。其實,反對派現已成 "縱暴派"。主席,我是否"老屈"他們?不是。事實上,在這個自由 發言的地方,他們對黑色暴力隻字不提。主席,大家都知道,他們把 矛頭指向警方,目的是要令警隊被綁手綁腳,不能有效執法,從而令 黑衣暴徒繼續在社區肆虐。究竟葫蘆裏賣的是甚麼藥,大家都心知肚 明。 主席,大家都理解,"止暴制亂"是中央發出的明確信息,是針對 坊間的暴力事件及暴徒發出的信息,但剛才胡志偉議員發言的時候, 刻意曲解止暴的"",還問究竟是指政府政策,還是警方。很明顯, 他們是詐傻扮懵或認知能力不足。為何反對派在議會內對黑色暴力隻 字不提?這是割席與否的問題。大家也記得,在去年兩次九龍西補選 中,反對派把結果歸咎於他們無法取得激進票,所以未能在選舉中勝 出。所以,他們全心全意討好激進派,希望取得他們的選票。反對派 深信傳統泛民支持者不會流失,而且,只要他們取得激進票,必然可 以贏得區議會和立法會的議席。然而,他們是否真的不割席呢?如果 他們真的不割席,便應撐到底,更要明知故撐。換言之,雖然他們明 知黑色暴力是自己人搞出來的,更應撐到底,這才算是不割席。可是, 他們已經靜悄悄地割席。我為甚麼這樣說? 第一,他們剛才對黑色暴力隻字不提,這是一種割席,因為他們 當作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這些人也是甚麼事情也沒有做。可是,大 家也知道,黑色暴力並非出現了一次半次,而是每個星期出現數次,試問他們怎會看不見;怎會沒有意見;怎會聽不到有聲音要求盡快止 暴制亂呢?很明顯,他們是在扮無知和扮看不見;扮看不見已經是蔑 視,表示他們不想與那些人站在一起,這是一種割席。可是,...... 全委會主席:郭偉强議員,請你返回這項辯論的議題。 郭偉强議員:......主席,我會盡快返回這項辯論。 主席,扮無知不是最突出的割席,還有一種最醜陋的割席是說出 一句"警察扮暴徒"。主席,大家也知道,有警員想混入人群當中找出 核心滋事分子並拘捕他們,令整件事的暴力程度減低,原意是要保障 示威者的安全,但他被人發現後卻被他們即場"私了"。事實上,他們 建立了聯繫,可以輕易分辨誰是警察,誰不是警察。所以,他們說在 前線投擲汽油彈及磚塊的人是警察扮的示威者,只是自欺欺人。歸根 究底,他們只是明知故不撐,明知故不認,這是更醜陋的割席。 主席,最後,大家都心知肚明,特別是所有理性的市民都心知肚 明,前線激進暴徒必然是"港獨"分子,他們以"五大訴求"作為擋箭牌。 所以,希望市民大眾一起表達主流意見,必須止暴制亂。 主席,說回稅制,大家對稅制很有意見,很多同事也提到 2 萬元 的上限維持不變。如果往後退一小步,涉及款項只是 18 億元,約是 原來的 189 億元的一成。老實說,數千元的額外寬免,對政府來說只 是九牛一毛,根本算不了甚麼。 ,我曾翻查資料, 發現有些資料 很有趣,值得政府考慮。 2019 3 15 日,《香港 01》發表一位經濟學者莊太量先生的分析。 他提到 2016-2017 年度薪俸稅的評稅分布,全港有 176 萬人繳交薪俸 稅,實際繳交的稅款約為 588 億元,當中 16 萬人繳交的薪俸稅稅款 588 億元稅款的 75%。換言之,在稅制方面,除了現時的 5 個稅階 以外,如果政府願意對一些"打工皇帝"或收入超高人士實施累進薪俸 稅,在原本要交稅的 176 萬人當中,可能會有 130 多萬人無需交稅。 只要超高收入的"打工皇帝 "多交少許稅,便會有 100 多萬人無需交 稅。請副局長核對一下這個數字,我覺得這個數字頗為驚人。該篇文 章提到,如果年薪逾 750 萬元的"打工仔"的薪俸稅增加 3%,便可抵 銷另外 130 多萬人所繳交的總稅款。換言之,如果對 16 萬人徵收多 些稅款,政府便可少寄出 135 萬份稅單。有人會問為何要向有錢人"開刀",但"能者多付"一向是社會的共 識。主席,我按照上述文章附有的試算表計算過,年薪 750 萬元至 1,000 萬元的人士,平均每人交稅 125 萬元。如果他們的薪俸稅增加 3%,平均每人便要交稅 160 萬元;125 萬元與 160 萬元之間相差 40 元。但是,在他們接近 1,000 萬元的收入當中,40 萬元所佔比率其實 很低。然而,一個更厲害的數字是,年薪逾 1,000 萬元的人士,平均 每人交稅 300 萬元。如果他們的薪俸稅增加 3%,只是約 370 萬元至 380 萬元。多交稅數十萬元,對他們來說不是大數目,但 100 多萬" 工仔"便可能少交稅數千元,而有關金額佔他們的家庭開支的五分之 一、六分之一或七分之一。為何政府不加以考慮?大家都說現時稅制 未能發揮再分配的功能,而"能者多付"的確能夠填補不足,所以,希 望局方能夠考慮。 此外,不得不提的一點是,政府收取的稅款很多,但卻不知道該 怎樣花,多一點寬免便算是大恩大德,皇恩浩蕩。為何不採用更實際 及更長遠的措施呢? 主席,你一定猜到,我想說工聯會提出的綜合退休保障計劃。事 實上,如要真正達到財富再分配,政府收到稅款 便 法回饋大 家。這是大家都有份,大家都應該得到,也不介意大家都得到的。綜 合退休保障的確是可行的出路......

 

全委會主席:郭偉强議員,你扯得太遠了。請你返回全委會的辯論議 題,針對《條例草案》的條文及修正案發言。

 

郭偉强議員:多謝主席。其實真的不遠,因為這不是今次節省多少的 問題,而是稅制能否幫助市民大眾。

 

全委會主席:郭議員,全委會現在並非討論稅制,而是審議《條例草 案》的條文及修正案。請你針對議題發言。

 

郭偉强議員:主席,好的。就這項修正案而言,我在二讀辯論發言時 提到基本上沒有人會提出反對,因為大家都不介意"袋住先",亦認為 當務之急是取得實際利益,"袋住先"絕對沒有問題。如果好像反對派一樣採用以往那"一把尺",認為未算最理想的話便不如不要,事情就 嚴重了,也許連 2 萬元稅務寬免也得不到。 事實上,"袋住先"不算太差,先袋下來再要求更好的並沒有壞處, 千萬不要"攬炒",千萬不要說全部不要,令大家要一齊捱。 主席,剛才很多同事提到今天是萬聖節,很多餐廳、酒吧都靠今 晚的營業額來支撐一兩個月的開支。事實上,暴徒已預先聲明會到中 環鬧事,令該區如臨大敵。在區內不能到處去,港鐵又會提早關閉, 這還不算是"攬炒"嗎? 事實上,飲食業已經大叫救命,張宇人議員在電台節目上說,業 界已經撐了 4 個月,再多撐兩個月的話,全線結業潮便會出現。難得 有機會"抖抖氣""回一回氣",但暴徒就是不讓別人回氣。即使他們 明知同坐一條船,但他們仍要把船隻鑿沉,寧願一起沉到海底。如果 這種想法繼續在社會蔓延,政府減稅多少也沒有用,因為大家都沒有 機會享用。 大家在星期六日本來開開心心,可以帶子女出外遊玩消費,吃喝 玩樂,但現時外出相當危險,倒不如留在家裏看電視。"打工仔"辛苦 工作並繳交薪俸稅,以往他們都說"辛苦搵來自在食",但他們現時的 要求已不一樣。平時工時長,工作辛苦,令他們滿肚子氣,星期六日 想休息一下但也沒有機會,不但作息不平衡,身心也不平衡。坦白說, 少交多少稅也沒有用,因為難聽一點,省下來的錢最終可能要用來看 醫生。 希望政府聽到市民大眾對止暴制亂的強烈訴求,而且加大力度, 盡快除暴安良,令香港重回正軌。多謝主席。

 

 

Read 29 times

搜尋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