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01

週四, 21 十一月 2019 00:00

休會待續議案

 

立法會 ─ 2019 11 21

 

休會待續議

 

何啟明議員:主席,首先我作出申報,我是一名區議會選舉候選人。 主席,我恨不得明天便進行選舉,這比星期天才進行更好。這場 選舉越早舉行,我便可越早解除負擔。或者我更應該說,香港人很想 有一個公平機會讓他們自己發聲,而不是"被代表"發聲。 過去數月,很多人說香港人這樣那樣,但香港人真正的想法是甚 麼?現在沒有人知道,社會上沒有人敢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有人說 可以看民意調查,我相信無人敢在接受民意調查訪問時說真話,因為 受訪者不知道對方為何有自己的電話號碼,又被對方要求回答那些問 題,更不知道之後自己會否受到滋擾。所以,參與選舉投票尤其 是這次區議會選舉是很多市民的殷切渴望。 如果你問我,作為現任區議員,我怕不怕落敗?我告訴你,我既 怕落敗亦不怕落敗。我怕落敗,當然是因為個人因素我是現任區 議員;我不怕落敗,因為作為現任區議員,我代表了一種立場、一種 態度,如果市民已不再喜歡這種立場和態度,市民已換了想法,他們 便會另作選擇,這是正常的,選舉就是這樣。所謂"食得鹹魚抵得渴" 我不怕落敗。選舉結果反映市民的要求、選民的想法,結果如何都沒 有問題,是正常的事情。不過,這次選舉最大的問題,是有人刻意將 某種聲音強加於所有人身上。 主席,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每個市民的想法各有不同。有人會 將政治問題的優次排在最前,但請他們不要忘記,另外有些人會將房 屋問題、環境問題、交通問題、屋苑管理問題,或者他們希望有人幫 忙處理的問題的優次,排在政治問題之前。香港這個多元社會原本就 每個人都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作出選擇。有人支持某候選 人,是因為該候選人曾經幫助處理他的個案,或者有人會因為某候選 人對處理屋苑管理問題有豐富經驗,所以投該候選人一票。另外也會 有人因為 某候選人 的政治立場,希望他在 議會裏幫自己發 聲,所以投他一票。這都沒有問題,選舉就是這樣,這就是香港的多 元性。 但是,主席,我們覺得這次選舉最恐怖、最令人擔憂的地方,是 有一群人、有一種力量......他們意圖將一種聲音強加於所有香港市民 身上。如果你不聽從這種聲音 這聲音很明顯是他們的政治訴求 蓋過他們這聲音 ,不認同他們這聲音的話 他們便會將你滅 聲。我所指的不單是早前被火燒的阿伯及被"私了"的市民,還有在網 上發言的普通市民,他們都會被滅聲。主席,我所屬選區的居民都依賴一個港鐵站的出入口,而這個出 入口設有數條長的扶手電梯供市民使用。早前,這個出入口被人灌水 破壞,扶手電梯裏面的摩打全都壞掉,需要時間修理。另外,有巴士 又因封路而停駛。很多人既沒有地鐵又沒有巴士可乘搭,沒法外出。 雖然大家仍能進入港鐵站,但卻需要步行 340 級樓梯才能到站內。有 些人會認為......我在一些關於我所屬選區的網上"公海"群組裏,看到 有人表示走那 340 級樓梯真的令人很累,但他隨即便被一群人圍剿, 將他"洗版""多走一步身體好,多走 8 000 步身體便更好,我數十年 都沒有做運動,現在便有一個做運動的機會,340 級樓梯沒甚麼大不 "。很明顯,這類留言代表一種來自相對年輕的人的聲音,而這種 聲音主導了網上的"公海"群組。 主席,我告訴你,我仍有擺設街站,沒有畏縮,因我希望直接聽 到市民的聲音。當我在街站時,有很多居民告訴我,不能外出的,不 單是他們家裏七八十歲的長者。對長者來說,要走這 340 級樓梯固然 是很嚴峻的考驗。外出和回家時都要走一次這數百級樓梯,你要他們 怎麼辦?但即使對一些五六十歲的在職中年人來說,每天要來回這數 百級樓梯,他們的膝蓋亦未必承受得了。這其實是市民一種很基本的 聲音,但卻被人滅聲。抱怨的聲音都會被滅聲,更遑論那些表示自己 希望香港社會穩定和平的聲音。這種聲音在網上會被人瘋狂攻擊,甚 至被人踢出群組。這就是現在我們在社會上和網上看到的情況,但是 這跟我在社區所聽到的市民想法並不一樣。他們希望透過這次選舉告 訴整個香港社會,自己需要一種怎樣的生活。 主席,我想,參與過選舉的人都有在街上用麥克風向住在樓上的 居民宣傳的經驗,因此,都知道有人叫罵回應是很正常的,正所謂" 公也有對頭人"。用麥克風進行宣傳時有居民叫罵回應,即證明他們 聽到你說的話,大家政見不同也是很正常的。我之前從沒試過被人從 樓上擲東西,但是,我上次到所屬選區的屋苑用麥克風進行宣傳後, 有人從樓上擲下兩個水瓶、一包果汁、兩隻雞蛋。明顯地,對方知道 我未吃早餐,所以請我吃早餐。這種威嚇、威迫......當然,我們出來 參選的人,早有心理準備會遇到這類事情。一星期後,我的一名義工 告訴我,原來當天他被擲中肩膀,但當時他沒有跟我說。我問他是否 需要報警,他說不用了,因為事隔一星期,瘀痕已消散了。 究竟這次選舉中,選舉法例能否執行呢?選舉的公平性在於我們 的選舉法例這個遊戲規則能否執行。主席,對於我們今次能 否執行選舉法例,我沒有多大信心,因為我們的法律已被 "違法達義"這種思想徹底影響,大家根本不再......有些人已不遵守任何法例, 只知道自己的理想,完全無視早已訂立的法例或遊戲規則。所以,如 果連這條界線也守不住的話,試問我們又如何能確保選舉的公平性 呢? 主席,選舉不單是選舉事務處或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 ")的工 作,有很多部門也要執行選舉法例,包括廉政公署 ("廉署")、食物環 境衞生署("食環署")、民政事務總署("民政署")、警方、房屋署及地政 總署。我想問,由我們報名參選至這一刻,究竟選管會為這次選舉發 聲多少次呢?至於廉署,過往如果你在計算選舉經費時少算了"一角 幾毫",他們可以纏着你一年半載,為的是把整盤帳目徹查清楚。我 想問廉署,今次選舉,街上有這麼多針對某些候選人的......促使某些 候選人有更大機會當選的宣傳,他們有否就此主動進行調查呢?對於 食環署不負責任的行為,我已不想再提了,因為滿街所見的情況已無 需再說。民政署方面,各區的民政專員也好,聯絡主任也好,他們做 過甚麼?至於房屋署,早前在房屋署轄下地方,有一些未有預先申請 便擺設的街站,以及未有預先申請便進行的集會活動。我知道房屋署 由得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免得挑起事端,惹來衝擊,但它這種不執法、 不作為的處理手法,如何能令市民有信心會有一個公平、公正的選舉 呢?我還未說我們有多個選區收到匿名信,內容是對工聯會、民建聯 各式各樣的指控,而被攻擊的對象當中更包括"象哥",但"象哥"並沒 有參選。我不知為何寄信人要把 " "的照片放在信內 " "在席"象哥"明明很精神,但寄信人卻故意只用他的某一兩個截 圖。"象哥"的照片已被寄給不知多少戶人家了,所以 ......現在,有人 連寄匿名信這種手段也使出了,究竟我們的執法部門有否執行我們的 選舉法例呢? 局長、主席,如果我們的選舉法例不能獲執行,我們的執法部門 不對人說:"我們會嚴遵法律來執行選舉法",試問我們市民又怎會有 信心這次選舉會公平呢?更甚的是,選舉當天,究竟有沒有人能確保 相關的選舉法例會獲切實執行呢?主席,我不希望局長對我說:" 方會執行",因為警方只有 3 萬人,香港卻有 400 多個小選區,警方 根本沒有足夠人手可派遣到每個票站進行 及確保 安全。此 外,我們可如何確保沒有人會進入票站的禁止拉票區內拉票呢?難道 當局打算單靠一批擔任臨時工作人員的公務員替你 " "嗎?政府 不可提出這種要求。有關禁止拉票區的法律或選舉規則,該由誰執行 呢?當局如何確保票站不會遭受破壞呢?局長,我看不到局方有任何 確保選舉能順利進行的詳盡預案。所以 ......我希望各個執法部門......我們已訂立了相關法例,選舉便應按着這套遊戲規則進行,讓大家有 一個相對公平的環境 沒有可能有絕對公平 這套規矩能 讓大家有一個公平發聲的機會。我希望局長的預案能詳細一點,令市 民能安心上街投票,表達自己的聲音。這是他們最希望做到的事。 主席,我最近記起一句話。每次想起這句話,都令我感觸良多。 這句話是毛澤東說的:"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個人輸贏對於我 並不重要,我也相信我們工聯會很多候選人也是這樣想。我們代表的 是一種聲音,如果這種聲音真是市民不想聽到的、想換掉的聲音,我 們無怨無悔,我們的立場仍不會變。我們工聯會自創會至今,立場仍 是一樣。如果你不選我,是你的損失。只不過我們希望市民真的可以 如願表達他們的聲音。 我們已作最好的準備及最壞的打算,我亦希望局長會與我們一 樣,作最好的準備及最壞的打算,因為我們無法知悉那些有心搞破壞 的人會做甚麼。我們希望政府會為香港未來的發展,與奉公守法的市 民站在同一陣線,告訴他們香港政府有能力保障香港的發展,以及市 民能如願表達自己聲音的權利。局長,這事你有責及有權處理。 多謝主席

Read 66 times

搜尋

« Januar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分享